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那寂寥的群山

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那寂寥的群山

    这条白色光影不是真身,没有任何气血的气息,像是一段神念,没有迫人的威压,一举一动都似十分的平淡。

    但是魏索等人的呼吸全部停顿了,这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气氛,这条白色光影让他们由心的感到敬仰,只是因为这条白色光影身上散发的气息。

    而淡淡的回响在他们脑海之中的声音,却是让他们的浑身都忍不住战栗。

    “你…?”两名正在迅速恢复元气的域外天魔大帝颤声道:“你是谁?”

    这条白色光影只像是一名身穿普通白色法衣的年轻人的影子,但是给他们的感觉却是太可怕了,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恐惧。他们这一生之中也见过无数的强者,但是却从来没有这样古怪的感觉,感觉根本就看不透对方,连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都根本看不透。

    “你们还是违背了祖训,唯有新鲜的教训,才能让你们再行铭记十万年。”白色光影依旧发出了淡淡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却是充满了强烈的爱恨,十分的鲜明。

    “难道…”两名域外天魔大帝和数名准帝级域外天魔都是忍不住往后倒退了数步,脸上都是出现了惊骇至极的神色,给人一种想到了什么恐怖记载的感觉。

    白色光影没有再和这些域外天魔说话,而是朝着魏索和灵珑天等人点了点头。

    “唰!”

    一股无形的气机从他的身上发出,落在魏索的身上。

    一篇篇玄奥难言的法则,陡然出现在魏索的脑海之中。

    “他是在传法!”

    “他最多只是一段神念…装神弄鬼,难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倒我们么!”

    黑发飘舞的域外天魔大帝首先忍不住了,大叫了一声,直接扯下了自己的一条手臂,化成了一柄黑色的骨剑,甚至不亚于魏索演化的雷火长剑的威能,斩向了这条白色光影和魏索。

    “若是没有敬畏之心,反而会让你们灭亡。”

    白色光影淡淡的出声,没有任何的攻击动作,没有任何的剧烈元气波动,这一名黑发飘舞的域外天魔大帝就惨叫了一声,身上的神光连着手中的黑色骨剑全部崩碎。

    “接下来就要靠你了。”与此同时,淡淡的声音也在魏索的脑海之中响起。

    时间在这一刻突然静止,魏索眼前的景物全部彻底的变幻。

    他发现自己位处在一处独立的山峰之巅,荒风呜咽,俯瞰之处,一片无尽的寂寥和荒芜。

    在山崖的一头,悬崖峭壁的边缘,有一条生锈的铁索,旁边站着一名朴素至极的素净女子,以及一名白衣年轻男子。

    “你们是?”

    魏索心中大震,不由得倒退了一步,以他此刻的修为和感知,竟然都根本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虚幻。

    而那名朴素至极的素净女子身穿普通麻衣,恭谨的站在那名白衣年轻男子的下首,她和这名看上去像是她师长的白衣年轻男子,目光和煦的看着他,充满了温暖之意。

    两人同样不带任何烟火气息,似是和整个天地融为一体,又似随时会消隐在这座寂寥的山巅,消失在一抹流过的白云之中,或是消失在一道吹过的凛冽山风之中。

    “不错。”白衣年轻男子看着魏索微微的笑了一笑,坦荡荡的爱恨,充满赞赏和满意之意。

    “是不错。”朴素女子看着魏索,点了点头,也笑了笑,目光柔和。

    “这里是罗浮群山…我们这一脉,便是源自这里...你既然得了我们的传承,我想至少要带你看看这里,这或许算是我的迂腐。”看着满心震撼,张开了嘴却发不出声音的魏索,白衣年轻男子缓缓的说了这一句。

    “我和师尊一样,不想强加给你很多东西,所以我也只是传给你一些这天地之间的奥妙。”一连素净的女子看着魏索,认真的补充道。

    魏索终于彻底将这一切和某些传说联系在了一起,“你们…”

    “我知道你心中的诸多疑问,你看过天穹的一些画面,应该也知道,天穹并不是我一个人化出。”白衣年轻男子似乎洞悉魏索此刻的一切所想,看着魏索说道。

    “那这仙境之钥到底是怎么回事?”魏索终于强行收敛了心神,看着这名白衣年轻男子和这名朴素女子,完整的问出话来,“难道你真是可以看清所有的过去未来?计算到这么多万年之后发生的事?”

    “谁也无法真正看破世间因果,过去可追,未来却是变幻莫定,但是这世间总有些大势存在,从一个星空穿梭到另外一个星空需要多少的时间,人心的变化和演变…冰山一角融化,而多少年之后会引起哪里的一场雨,这冥冥之中,总有些痕迹可循。”白衣年轻男子看着魏索,认真的解释道:“我可以隐约看到这十几万年之后的大变,而且不管在任何时候,总有一些人会站出来,但是有可能是你,有可能是其他人,到底谁会站在我的面前,我却是不知道。”

    “仙境之钥只是你们的一个考验,只是为了寻找你们一脉的传人?”魏索觉得自己有些想明白了,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仙境之钥可以说是我们的一个考验,但是我所说的仙境,到底如何,你却是很快就会知道。至于我们,自然也不是你此刻所想的高高在上,袖手旁观主宰这一切,我们需要找寻一个传人,也同样需要有人能让我们在意的这片天地不要毁灭在某些人的私欲之中。”白衣年轻人看着魏索,目光微微的闪动了一下。

    “唰!”

    魏索的神识瞬间就似乎穿过了无数星空长河,他的脑海之中骤然多了无数的画面。

    这画面以他现在所接触的层面都根本想象不到。

    有整颗星辰直接炼制而成的神王巨殿,有无数比大帝还要恐怖许多的修士在星空太虚之中激战。

    一尊尊超出他想象的强大存在,随着一片片宇宙的湮灭而陨落。

    “你们在无数星空之外….遨游太虚?!曾有更强大的存在,想要侵灭我们这方天地…”魏索明白了一切,声音忍不住颤抖。

    “总有些人,想要令整个天地都按他的意志而运转。这十数万年,我们未必能回到我们的这方天地,而任何人,也总有起始,总有落幕之时,而总有些人,却是不想让那些自认为高高在上,主宰众生,想按自己的意愿而活,所以我们这一脉,总是能传承下去。哪怕在十数万年,我隐约看到大势的走向,看到曾经的一些战友的后代走向令人心痛的不归路,却还是没有怀疑过这一点。”白衣年轻人看着魏索,微微的一笑道。

    “师尊!”

    此刻魏索的脑海之中已经有了清晰的脉络,他再也难以自抑,只是因为对前人走过的路的敬仰,对前面两人的由心敬畏,拜服了下来。而且他此时也根本不需要问此刻到底在发生什么,这到底是虚幻还是真实,因为他十分清楚,只要有面前的人在,这天地便不会塌下来。

    “我罗浮最不喜这些繁文缛节。”素净女子看着白衣年轻人笑了笑。

    白衣年轻人也是笑了笑,不再多说,却是转身看着这座孤高的山峰下,那些寂寥而荒芜的群山,始终呼啸而凛冽的山峰,将他的发丝和白衣都吹了起来。

    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神光,似乎十分平凡。

    但是他和素净女子站在那里,和这座孤傲的孤峰一样,却似人心中那挺直的脊梁,撑住这方天地的巨柱。

    “我当年便是在这里得了师尊传承。你觉得这罗浮…寂寞么?”白衣年轻人没有看魏索,却是微微的笑着,说道,“站在这种高度看着这个天地,似乎总是会让人觉得有些寂寥。”

    “应该不会。”面对这名让人由心敬畏的人物,魏索很是认真,摇了摇头,“因为还有很多我在乎的人,还有很多人和我在一起。”

    “我也是这么觉得。只是那些人恐怕不明白,就算成为他心中那至高无上的存在,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心中,也一定会很寂寞。”白衣年轻人和素净女子相视一笑,似乎对魏索的这个回答,又是十分满意。

    “轰隆!”

    群山之中,突然响起了雷声,一场暴风雨,似乎马上就要来临。

    “…”魏索张开了嘴,但是依旧没有来及得发出任何的声音,他眼前的一切景象,已经彻底变化。

    “啊!….”

    黑发飘舞的域外天魔,正在倒飞而出,手中的黑色骨剑正在崩碎。

    白色光影已经在迅速的变淡,透过这白色光影,似乎那名白衣年轻人和素净女子又微笑着对着魏索点了点头。

    而就在下一刻,这白色光影完全消失。

    原先的乳白色灵光光罩所在的地方,只留下了一扇暗金色的大门。

    “曾横扫了我们魔域古星的人物彻底消失了!”

    “那是通往何处的大门?!”

    “杀了他!”

    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域外天魔,全部发出了惊喜的大叫,一股股恐怖的气机,罩向了魏索。

    ***

    (这是今天第二更了,前面一更大家不要漏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