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命悬一线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命悬一线

    元阴老祖等所有人都已经停下了,都在看着魏索炼制血月神铁法衣。

    千套千月轮飞剑已经彻底炼制完成,和魏索和巫神女自己预计的一样,以巫神女目前的修为,的确只能御使千套千月轮飞剑发动一击。

    千套千月轮,百万柄飞剑,数量实在是太恐怖了。就像一座巨山,以巫神女的力量只能刚刚搬起来,就要放下来了。

    飞剑的数量实在是太多,高阶纳宝囊都根本装不下,为了装下飞剑,魏索不得不将纳宝古戒空出来,专门让巫神女装这些飞剑。

    血月神铁法衣的炼制也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

    为了尽可能的保证这件法衣的防御威能,魏索将这件法衣炼成了贴身甲衣的式样。

    节省了许多不必要的修饰之后,这件血月神铁法衣的胎体厚度大为增加,更不容易损毁。而在法阵的选取上,魏索也是煞费苦心。除了两个控制和融汇自身真元威能的法阵之外,魏索还将一个分散伤害的“微星禁”和一个专门用于隔绝和缓冲震荡的“弱水”法阵也用在了这件法衣上。

    前者可以让集中冲击在这件法衣上的威能,分散到这件法衣的全身,除非将这件法衣全部击溃,否则不可能洞穿一个孔洞处来。而后者是在修士和法衣之间产生一层威能,吸收强大的冲撞和震荡力。

    这件贴身甲衣式的法衣的样式很普通,看上去就像是南宫雨晴第一次和魏索相见时穿的紧身软甲,但是因为这血月神铁本身材质的原因,此刻这一件法衣却是显得极其的美轮美奂。

    血月神铁是那种最最艳丽,最最纯正的红,这种色泽是任何后天的炼制都根本难以媲美的。

    这种色泽,使得这件法衣有种说不出的生动的感觉。

    而且天然的血月纹理和魏索打入其中的纹理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就好像鲜嫩至极的花瓣之中,若隐若现的脉络。

    这种因为材质本身而形成的极致美感,使得所有人身上的法衣和这件法衣一比,都有种黯淡失色的感觉。

    现在魏索正在打入的是最后那层“弱水”法阵的符纹。

    他用的是内刻符纹的手段,而且最后的一层法阵也将近完成了,所有围观的人都见到这件法衣的内里有隐隐约约一层如同露珠般的水光散发出来,这使得这件法衣看上去更加清新艳丽。

    虽然将近结尾,但是魏索更加的小心。一是这个法阵本身的难度就很大,如果不是已经到了真仙两重的修为,神识又大幅度提高的话,以他真仙一重时的神识,还根本没有能力布置这个法阵。而且他也十分清楚,越是将近结尾,心神越是容易松懈,反而更容易出岔子。

    “大人!大人!大人!”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而嘹亮的惊叫声从古丝丽的口中发了出来。

    “怎么回事?!”

    巫神女和姬雅顿时怒喝出声。因为她们看到魏索的眉头都是猛的跳了一跳,要是受了影响,那这法阵功亏一篑不说,还有可能影响到先前布下的法阵,使得这件法衣根本无法御使!

    “古丝丽,你是想故意捣乱不是?”呼的一声,魏索长出了一口气,转头郁闷的看着古丝丽和阿苏利说道。

    “这件法衣炼制完成了?”巫神女和姬雅等人的惊怒顿时化成了惊喜,因为她们看到一层更加鲜活的灵光在这件法衣的内里流动了开来,就像有一个个无比细小的清澈泉眼在涌动。

    “还好没被古丝丽捣乱掉…”

    “大人!我不是捣乱,是释珈蓝大人的气息!释珈蓝大人进来了,正朝着我们逼近!”魏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古丝丽急促的惊叫声打断了。

    “什么?不是炎和黎回来了?”

    本来也是满心兴奋的魏索的脸色顿时沉住了。

    “万一炎和黎…”韩薇薇和水灵儿都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都快要马上掉出来了。

    她们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她们一直下意识的以为,这风暴屿里面是安全的,但是忽略了一点,那是在释珈蓝和其他域外天魔没有进入的情况下,要是炎和黎遭遇到这些域外天魔,他们几乎不可能有逃脱的机会。

    没有仔细考虑到两名乖宝宝荒神奴的安危,只是让他们干活,这和荒族还有什么区别?

    “大人,大人,他们没有遇到释珈蓝他们,我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他们在我们的后方,正朝着我们赶来!”但不等铺天盖地的自责将她们的心吞噬,古丝丽又连连点着那条巨大虚空裂口的后方惊叫了起来。

    “走!”

    魏索没有丝毫的停留,一连串的唯我心剑不停的斩杀在刚刚炼制成的血月神铁法衣上,同时朝着古丝丽指点的方位带头掠去。

    本来魏索还期待能有几天的时间可以让他好好用术法威能再淬炼一下血月神铁法衣的,但是现在两名荒神奴还没有回来,巫神女的修为还没有提升、混元银娲还没有提升到化形,释珈蓝却是已经来了。

    “释珈蓝他们距离我们还有多远?”魏索一边看着血月神铁法衣,一边又问古丝丽。

    他的唯我心剑对血月神铁法衣根本造成不了任何的损伤,十分奇特的是,每一道唯我心剑斩杀上去,血月神铁法衣上也有一层青光闪过,只是具体有多少变化,却是根本感觉不出来,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不知道,但应该还在万里以上,因为我们只是感觉到释珈蓝大人的心神威压,他在感应我们的方位,但是我们还感觉不到他具体在哪里。”古丝丽面无人色的飞快说道。

    魏索的面色变得略微好看了一些。

    因为他此刻神识放开,却是也感知清楚,那两名荒神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神识覆盖范围之中,已经距离他们不到四千里。

    只是片刻的时间,两名荒神奴的遁光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韩薇薇和水灵儿激动的差点眼泪珠子都要下来了。更让人略微宽心的是,释珈蓝还没有进入古丝丽和阿苏利的感知范围之中,和他们至少还距离万里之上。

    两名丝毫不知道已经引起魏索等人自责的乖宝宝荒神奴又和之前一样飞掠到了魏索的身前,然后两人都摊开了手。

    一股股奇特的灵药香气,顿时散发了开来。

    一共有五株灵药!

    男修荒神奴炎的手中有三株灵药,女修荒神奴黎的手中,有两株灵药。

    朝着魏索摊开了手之后,这两名如同一张白纸般的荒神奴都是看着魏索,似乎在等着魏索喊他们两个名字的样子。

    “谢谢你们,炎、黎。”这种神情让魏索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的对着两名荒神奴点了点头。

    两名荒神奴却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和平时有什么不同的样子,听到魏索喊他们两个的名字,嘴角又是咧了咧,很开心的样子。

    “这三株灵药是给她的么?”魏索看着男修荒神奴,点了点混元银娲问道。

    此时所有的人都已经感觉到,韩薇薇身旁的混元银娲的所有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了男修荒神奴手中的那三株灵药上。

    “是..是的..”男修荒神奴又是慢了半拍之后,点了点头。

    “这是她的..”女修荒神奴也是伸手朝着巫神女摆了摆。

    五株灵药马上被魏索点到了巫神女和混元银娲的面前。

    “有厉害的对手来了,你们不要离开我们了。”连续说了几遍,确认这两名荒神奴都听懂了之后,魏索将紫玉葫芦祭了出来,让众人带着已经开始全力炼化灵药的混元银娲和巫神女和自己继续前行,这样好歹能为他们赢得一定的时间。

    “你是要和我们就此分开,还是要和我们共同对敌?”与此同时,魏索也转头看着噬灵兽所化的年轻人说道。

    这名噬灵兽所化的年轻人和他交易,也是得了不少好处,按照灵珑天的感知,此名噬灵兽所化的年轻人的修为至少也已经相当于一名真仙两重的大能。而且这名噬灵兽所化的年轻人的天赋隐匿神通也是十分惊人,如果不是有噬心虫的天赋,他一隐匿起来,就连魏索都未必感知得到。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我留下和你们一起对敌的话,到时候若是能够解决对手,你是否能让这两名荒神奴也帮我寻找两株适合我的灵药?”此名噬灵兽所化的年轻人微微犹豫了一下,看着魏索说道。

    “好。”魏索没有丝毫的犹豫,点头同意。这噬灵兽虽然生性阴险狡诈,但是至少也看出来,和魏索交易是很有保障。

    “轰!”

    也就在此时,混元银娲身上的元气,突然火山喷发一般剧烈震荡起来。

    “喀喀喀…”

    随着元气的一阵阵剧烈的震荡,混元银娲的整个肉身都剧烈的形变,好像一团面团在被人用力的揉|搓,变形一般。

    她身上的银色鳞甲赫然开始变成一件银色镂空甲衣,一股股玄妙的气息围绕着她旋转着。

    “噗”的一声,突然之间,一颗银色的妖丹从她的口中喷出,碎裂开来,化成了无数的银色光星,又纷纷射入她的体内。

    “怎么回事?”

    但就在此时,让魏索和韩薇薇等人原本惊喜的脸色猛的一变的是,混元银娲身上散发的光华却是散乱了起来,给人一种快要衰竭的感觉。

    “化形失败!元气不足!”噬灵兽所化的年轻人马上发出了一声惊呼。

    “什么!”

    姬雅和长孙小茹的脸都彻底的白了。她们自然也清楚,化形失败就和冲击真仙失败一样,都是轻则修为尽废,重则陨落的结果。

    “有什么办法么!”韩薇薇都看着噬灵兽所化的年轻人尖叫了起来,她和此头混元银娲有独特的心神联系,此刻已经感觉出这头混元银娲的生机在急剧的消失。

    “没有。”噬灵兽所化的年轻人摇了摇头。

    “嗤!”就在此时,两名一动不动站在魏索身旁不远处的两名荒神奴中,女荒神奴黎却是突然用力一咬,好像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般,一条红黄相间的气血喷了出来,打入了混元银娲的口中。

    “黎!”

    眼见此幕,所有的人都是一震。

    “啊!”让韩薇薇发出惊喜至极的一声大叫的是,混元银娲吸入了这一条气血之后,身体一震,身上的生机却是迅速壮大了起来。

    “轰隆!”她的整个身体,突然变成了一个漩涡,一股股的星辰元气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她的身体也在漩涡之中飞速的旋转着,形成了一个银色的光团。就连远处的虚空裂口之中,都再次涌出了一股虚空风暴。

    “化形成功了!黎的气血和元气,居然对混元银娲有用!”

    这情景让魏索等人都是惊喜异常,他们都感觉得出来,那团银光之中,混元银娲正在脱胎换骨般的蜕变。

    “大人!”

    也就在此时,古丝丽一声哀鸣。

    随着她的手指点去,极远处,一点点陨星般的光华正在显现出来。

    释珈蓝等人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