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两百四十六章 六臂

第一千两百四十六章 六臂

    神澜王燕北归和天九神君一样,也是十分接近真仙的修为。

    但是此刻他却明明没有突破真仙,真元修为并没有明显的提高,但是真元力量却是脱胎换骨一样,明显提高了一个档次,此事就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一股股寒意骤然在天九神君等人的心中升腾起来。

    “不错!不错!…”

    不费吹灰之力的挡住天九神君的一击之后,神澜王燕北归却是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副很是满意自己现在状态的样子。

    “嗤!”

    但是与此同时,一片扇状的靛蓝色神光却是已经从他的身前化出,朝着天九神君狂涌而去。

    天九神君身前紫光一闪,一层紫色纱帐状的法宝顿时也浮现在了他的身前。

    “兹!”的一声,天九神君的脸色顿时大变,紫色纱帐只是和燕北归发出的靛蓝色神光一触,就要被熔毁,抵挡不住的样子。

    “轰!”

    汇聚在他身后的金丹大修士的一道道华光冲了出来,一阵剧烈冲撞之下,靛蓝色神光崩散,天九神君大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血色回复了少许。

    正前方远处的神澜王燕北归微微一笑,眼中充满了讥讽的神色。

    “唰!”

    就在此时,一条靛蓝色的神光如同小龙一样从他的右眼中游出,只是一闪,就冲击在了他的紫色纱帐法宝上。

    “不好!”

    天九神君吓得几乎魂飞魄散,神澜王燕北归不仅真元力量远超从前,就连神识都大大提高,施法速度此刻竟然远超于他,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一片暗金色的古符从他的手中飞腾了起来,但是还未来得及激发出来,“啪”的一声爆响,他身前的那层紫色纱帐般法宝已经被打得四分五裂,靛蓝色小龙一般的神光直接就破开了他身上法衣散发的灵光,冲击在了他的身上。

    惊骇欲绝的神色只是在天九神君的眼中一闪而过,他的整个身体就已经像一块陨石一般往后倒飞而出,同时胸口和后背都是冲出了一团血雾,开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前后通透的孔洞。

    “啊!”

    眼见此幕,原本还想纷纷扑上的逆火盟金丹修士全部发出了骇然大叫,朝着后方飞退起来。

    “想走?恐怕没这么容易吧,天九神君,先对付了你再说。”神澜王燕北归狞笑了一声,又是一条靛蓝色神光如同小龙一样从他的左眼之中钻出,瞬间到了天九神君的面前。

    “啪!”

    天九神君此刻手中的暗金色古符激发了,形成了一面暗金色的宝伞,硬生生的挡住了这一条小龙般的靛蓝色神光。

    但是神澜王燕北归的脸上却是再次浮现出一丝讥讽的神色。

    不等天九神君有什么动作,又一道靛蓝色神光已经冲击在了他身前的暗金色宝伞上。这一道靛蓝色神光,却是神澜王燕北归右手大拇指的一片指甲所化。

    天九神君身前的这面暗金色宝伞猛的一震之下,直接四分五裂。

    天九神君的面色顿时变得雪白,“噗”的一声,一枚椭圆形白色晶符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瞬间化成了一条晶莹的白色光柱,散发出一股空间法器独有的气息,似乎要将天九神君一下传送出去。

    “早知道你会如此。”神澜王燕北归却是早有预料一般,哈哈一笑,呜的一声,他身前一直静止不动的陀螺状仙宝一声怪啸,一团靛蓝和乌金两色的小漩涡马上落在了晶莹的白色光柱上方,随即整条晶莹的白色光柱变得支离破碎,被破碎的力量推得东倒西歪的天九神君在其中现出了身影。

    天九神君的脸色白得可怕,但就在此时,一团红色的晶光却是从他的头顶冒了出来。

    此团红色的晶光和他身上的元气波动截然不同,眼见这团红色晶光冒出来,原本狞笑着的神澜王燕北归却是面上寒光一闪,双手一抓,一朵靛蓝色的宝莲瞬间出现在天九神君的下方。

    天九神君头顶冒出的红色晶光居然围绕着天九神君,瞬间凝成了一尾鲜艳至极的红色鲤鱼,波光闪闪,给人一种似乎才刚刚出水的感觉。

    “喀嚓”一声,这尾红色鲤鱼被靛蓝色的宝莲一压,瞬间也化成了无数碎片。

    但是其中天九神君却是已经踪迹全无,好像从中消失了一般。

    眼见此幕,已经变得靛蓝面孔的神澜王燕北归却是微微一怔。旋即他却是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去,望向了一名正在飞快逃遁的逆火盟金丹大修士。

    那名逆火盟金丹大修士顿时骇得魂飞魄散,但是也根本不等他做出多余的动作,一条小龙般的靛蓝色神光已经破开了他所有的护体灵光,打在了他的心脉处。

    与此同时,神澜王燕北归已经掠向了另外一名逆火盟修士。

    “嗤!”

    一名逆火盟的金丹老者感觉到燕北归的逼近,猛一咬牙之后,眼中也顿时冒出了决然的神色,也不施放任何的防御术法,却是伸手一点,放出了一道白色的神光。

    一道靛蓝色神光将他的心脉洞穿的瞬间,这道白色神光也打在了燕北归的胸口。

    但是让这名垂死的金丹老者一呆的是,他这道瞬移类的白色神光打在燕北归的胸口,却是啪的一声,根本没有打得进去。

    燕北归的肉身都似乎比之前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样子!

    而就在片刻之前,天九神君的威能冲击之下,燕北归的肉身似乎还没有这么强横。

    但他已经没有时间思考更多的东西。

    就在他一眼看到自己激发的法器威能根本打不进去的瞬间,燕北归已经到了他的身旁。

    只见“喀”的一声裂响,燕北归的一个手掌已经将他的头颅硬生生的捏爆,抓出了一颗白色的金丹。

    “咕噜”一声,就像蟒蛇吞蛋一样,燕北归直接就将他这颗金丹吞了下来。同时将这名金丹老者的尸身和气血全部一卷,收入了随身的纳宝囊之中。

    “啊!”

    看到燕北归竟然是直接吞噬修士的金丹,所有逆火盟的金丹大修士更是惊骇欲绝。但是根本没有办法,他们的遁速比起此刻的燕北归实在相差太远。最远的都已经和燕北归拉开了近千里的距离,但都是被燕北归一一追上。

    除了消失无踪的天九神君之外,所以这批逆火盟的金丹大修士全部都被燕北归击杀,尸身全部被收入了纳宝囊之中。

    击杀了这批金丹大修士之后,这神澜王燕北归身影一动,似乎准备又沿着原先的路线前行,但只是飞掠出了不到千丈的距离,他的整个身体一顿,却是猛的停了下来。

    随后他的两颗眼珠全部变成了靛蓝色,而且一阵转动,似乎在飞快的思索什么事,又似乎在接受什么讯息一样,样子极其的诡异。

    大约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他的眼珠停止了转动,但是靛蓝色却是并不消隐。

    随后,他直接落了下去,落在了下方巨大陨石上的一株古木顶端,伸手一抓,却是抓出了一名逆火盟金丹修士的尸身出来。

    “噗”的一声闷响,这名金丹修士的尸身在他的目光一闪之间,被一股庞大的威压直接压成了一蓬血雾,只有一些碎骨和一颗光华闪闪的金丹悬浮其中。

    “咕噜”一声,他张口猛的一吸,又将所有的血雾和这名修士的金丹也全部吞入了腹中。

    他的腹部高高的鼓出,随后就盘坐在了这株古木的顶端,身上靛蓝色的光华有节奏的闪动,似乎是就地修炼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燕北归身上的靛蓝色光华越来越为浓烈,突然之间,一条碧蓝色的光焰从远处出现,直直的朝着他飞掠过来。

    这条碧蓝色光焰,赫然就是那奇特的,长着五条尾巴的碧蓝色小兔状的月兔仙草!

    一条细微至极的靛蓝色光华首先从月兔仙草的眉心之中飘了出来,射入了燕北归的口中。

    随后,这株月兔仙草通体一颤,一股股碧蓝色的药力,接着涌入燕北归的口中。

    “轰!”

    燕北归身上的元气波动顿时炸开,他的整个身体化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周围无数的元气形成了一条条的星云,卷吸过来。

    “喀喀喀…”

    他身上的骨骼都发出了爆响声,整个身体都往外膨胀了起来,尤其是两条手臂的下方,高高的鼓起,就好像有一个人在他的体内,想要把手伸出来。

    只是十几个呼吸之间,燕北归的两条手臂下方,竟然是又生出了两条手臂!

    他身上的法力波动和神光,比起之前也明显强横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是神澜王燕北归并没有停止,又是数具修士的尸身被他压成了血雾,连着金丹吞到了腹中,同时,月兔仙草也像是没有丝毫自控能力一般,一股股碧蓝色药力不停沁出,流入他的口中。

    只是一炷香不到的时间,月兔仙草的五条尾巴枯萎了三条,通体碧蓝色的灵光和香气也明显减弱了不少。而燕北归的身上再起剧变,浑身靛蓝色的肌肤上,出现了一个个耀眼的光斑,再次剧烈的吞吸天地元气,。“喀喀喀…”一阵爆响声中,他的四条手臂下方,又生出了两条手臂!

    “吼!”

    这两条手臂一生出来,燕北归满意至极的一声低吼,伸手一抓,却是将月兔仙草也抓在了手中,目光一闪,却是并不朝着先前行进的方位,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位狂掠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