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两百四十五章 荒变

第一千两百四十五章 荒变

    “有了这分光仙盾再加上这沉醉星云,对方一下子就晕了,雨晴姐单打独斗一名真仙三重的域外天魔肯定没有什么问题。”韩薇薇兴奋的看着南宫雨晴说道。

    “只可惜这沉醉星云笼罩的范围太小,恐怕只能对付对方一名这种级别的对手。”元阴老祖点了点头,又补充了这一句。

    所有的人都点了点头。这沉醉星云连魏索都抗不住,威力是毋庸置疑的了,只是因为自然的戒心和施法时互相影响的关系,一般所有的大能都不会靠得太近。所以这种笼罩范围数十丈的沉醉星云不太可能同时将对方两名大能笼罩在内。

    “对了,夫君,之前对敌的时候,释珈蓝说无法捕捉到你脑子里的想法,你是用什么方法做到的?”巫神女突然想到了这点,马上问道。沉醉星云这种东西是秘密武器,如果被对方发现用途的话,恐怕就起不到任何的效果了。

    “我也是试试,没想到真的有效。”魏索马上解释道:“我是用了大道仙音,同时在脑子里面飞快的想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想他这捕捉神识也就相当于我们看一副画面,但是如果眼前一下子就是无数副画面在不停变幻的话,他瞬间看清的某一副画面或许一点用处都没有。而且宇加鹰说过,这种捕捉我们脑海之中所想的手段,也是要消耗大量的心神。他一发现无效之后,也应该不会还一直消耗心神来捕捉的。”

    “我们到时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还有湛台灵澜的这件东西也应该能够阻挡他的神识捕捉,不知道到底有什么来历。”姬雅点了点头。

    “这件东西叫紫府仙葫,是上古一名大能的本命法宝…”就在这个时候,湛台灵澜的声音却是平平的响了起来,把姬雅和韩薇薇等人吓了一跳。

    “湛台灵澜已经被度化了?”众人转过头去时,看到北明神君叶紫魅还在不停的施展普渡神光,但是湛台灵澜却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别相信他,他就是装的。”魏索却是看了一眼湛台灵澜之后就鄙视的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原本毕恭毕敬,低眉顺目的湛台灵澜顿时变了脸色,尖叫了起来。

    “本来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以你的修为这时间还短,随口试一下,结果现在就知道了。”魏索说道。

    “啊!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奸诈之徒!”湛台灵澜顿时不停的尖叫了起来。

    “雨晴,要不你也先施展普渡神光帮忙度化,好歹这个葫芦娃到时候还能隐匿在虚空之中偷袭,有点用处。”魏索看着湛台灵澜笑了笑,转头对南宫雨晴说道。

    “好。”在湛台灵澜杀猪一般的大叫声中,南宫雨晴也开始不停的施展普渡神光,度化湛台灵澜。

    “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正在不停凝炼千月轮飞剑剑胎的女域外天魔突然又发出了声音。

    “怎么?”女域外天魔的这一叫却是让魏索等人都是吃了一惊。

    “那两名荒神奴回来了,正在追赶我们。”女域外天魔古丝丽飞快的点了点后方右侧远处,说道。

    “他们回来了?”魏索等人顿时心中一动,都停了下来,朝着古丝丽所点的方位看去。

    只是片刻的时间,两名荒神奴的遁光就已经电射而来。

    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两名荒神奴一直飞掠到了魏索的面前,然后男修荒神奴朝着魏索伸出了手。

    他的手心之中一共有三件东西,一株有着奇异的黑色和白色条纹的参状根茎,一株长着三片锯齿状叶片的古铜色灵草,以及一串朱红色的硬壳小果。

    “这…”这无疑是魏索等人最期待见到的场面,但是欣喜的接过这三件东西,神识只是一扫,魏索的神情就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这三株东西的内里,对他来说都有种惊涛骇浪的感觉,明显都是充斥着强大水灵元气之物。

    也就是说,这三株东西,都只是适合他提升修为的水系灵药,而且品阶明显还是十分惊人。

    要是在平时,魏索肯定是欣喜若狂了,但现在却是有些尴尬了,因为他现在最希望提升的是韩薇薇等人的实力。

    之前魏索以为这两个乖宝宝荒神奴是全部听懂了,但现在看来,要么就是没有彻底听懂,要么就是两个人只认魏索一个人,只帮魏索采集东西,如果是后者,那情况就真是十分不妙了。

    “多谢你们两个…可是现在光是帮我提升修为是没有用的。到时候有一大堆很厉害的家伙来杀我们,我一个人对付不了…必须要尽量帮她们提升修为才有用。你们能不能帮她们采集一些灵药?”魏索马上又飞快的对两名一张白纸一样,牵着手的荒神奴解释了起来。同时还让韩薇薇和巫神女以及南宫雨晴都激发出了一股真元,好让这两名荒神奴感知到韩微微的等人的真元属性。

    两名荒神奴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又转头,直接飞掠了出去。

    “他们到底听懂了没有?”

    看着两名荒神奴牵着手飞掠出去,长孙小茹忍不住说了这一句。

    “我也不知道。”魏索有些欲哭无泪。

    ……

    “燕道友,你真确定这沿途有月兔仙草行经的气息?”

    就在魏索等人也不知道两名荒神奴到底听懂了没有,到底帮不帮他们的时候,天九神君和神澜王燕北归以及一批逆火盟的金丹大修士,却是正从一块巨大的陨石上空掠过。

    这块巨大的陨石足有数千里方圆,而且包裹着气层,看上去就像是一颗独立完整的星辰,上面郁郁匆匆,到处都是蛮荒丛林,而且生长的巨木、植株,比起他们所在的修道界之中的蛮荒荒原之中的古木还要巨大,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

    这块巨大陨石周围的空域之中,却是漂浮着一条条紫红色的星辰元气凝聚而成的星光带,就像一条条长河漂浮在空中,充满了瑰丽的风情。

    “我可以肯定,月兔仙草在此处经过不久。”神澜王燕北归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好。”天九神君点点头,似乎也没有什么异议。继续跟着神澜王燕北归往前飞掠。

    “那是什么?”

    突然之间,一名逆火盟的金丹大修士发出了一声惊呼,朝着左侧前方远处点去。

    “恩?”神澜王燕北归顿时眉头一跳,不由自主的朝着这名金丹大修士点的地方看去。

    “唰!”

    就在此时,神澜王燕北归身旁不远处的天九神君眼中突然厉芒一闪,张口一喷,一道黄色神光瞬间就到了他的身旁。

    “轰!”“轰!”“轰!”….与此同时,后方一名名金丹大修士身上也是迸发剧烈的元气波动,一道道光华也是升腾而出,朝着神澜王燕北归打来。

    眼见天九神君发出的黄色神光就要落到身上,神澜王燕北归突然一声低吼,脸上罩上了一层浓浓的靛蓝色神光,伸手一挥,“啪”的一声,一片靛蓝和乌金两色的神光挡住了天九神君的这一击偷袭,但是他半边身体的法衣也在这一击之下,碎裂成一片片的飞灰,体内也传出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很好,原来你们早已经暗中商量好了要对付我。”倒飞而出的同时,神澜王燕北归发出了冰冷至极的声音。

    “你当我们是傻子么,带着我们飞掠了这么久,根本连月兔仙草的影子都没有见到,你到底是什么用意…”天九神君眼见神澜王燕北归在自己的一击之下,已然受了不小的损伤,顿时连连冷笑了起来,但一眼看清神澜王燕北归此刻的景象,嘴角却是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下来。

    只见神澜王燕北归半边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已经全部变成了靛蓝色,上面布满一条条精金般的粗精,指尖尖利得如同一柄柄的短刃,看上去哪里还有半分修士肉身的样子!

    “我倒是的确没有想到你们居然直接就暗中下手了,只是天九神君,你以为你偷袭我,就能对付得了我么?”神澜王燕北归再次被数名金丹大修士发出的一击震得往后抛飞,但是此时他却是已经乘机将他那件陀螺状的仙宝祭了出来,同时发出了阵阵怪笑声。

    “夺舍?”

    天九神君等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因为此刻神澜王燕北归不仅肉身起了变化,而且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也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你们不需要知道太多,乖乖的听我号令的话,我或许还能给你们一条活路。”神澜王燕北归说话之间,连一张脸都变得靛蓝起来。

    “唰!”

    看到这样的变化,天九神君更是心寒,一伸手,一面残破的三角白色古旗顿时从他的手中显化出来。

    瞬息之间,这面残破的三角白色古旗上散发出强大的真仙气息,一尊手持拂尘的白色道尊虚影升腾而起,朝着神澜王压了过去。

    “轰”的一声爆响,但是神澜王燕北归身前只是靛蓝和乌金两种色泽的神光一闪,这尊白色道尊直接就被绞散。

    “怎么可能!”眼见此幕,天九神君和其余逆火盟的大修士顿时不可置信的惊呼了起来。

    神澜王燕北归的修为在此之前和天九神君也就是在伯仲之间,就算全力御使手中的仙宝,天九神君这一件压箱底的法器必定可以对他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但是此刻,神澜王的真元力量,却是骤然比之前强横了许多,抵挡他这一击竟然是不费吹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