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两百三十章 再遇荒神奴

第一千两百三十章 再遇荒神奴

    “用不着试。”这是啃下了一口天雪神铁之后,灵珑天给魏索的答复。

    用不着试这四个字在平时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解释。

    一种就是知道压根没用,所以不用试,另外一种却是知道肯定有用,所以才不用试。

    但是魏索对灵珑天的脾气和性格了如指掌,此刻一看灵珑天说话的样子,就知道是后者,这灰色手镯的厉害,恐怕还在他的想象之上。

    而且这一瞬间,魏索也反应了过来,为什么灵珑天要这么着急的时时啃精金了。

    灵珑天原本的修为,反而是他们这群人之中最高的,随着修为的恢复,她的肉身力量和激发灰色手镯的威能也越来越强,对付域外天魔也都是有用。在这种凶险的形势之下,她自然是比平时更急着提升修为。

    “此种级别之上的域外天魔都有十余名…南宫雨晴应该能够牵制一名,钢牙妹能够牵制一名,湛台灵澜度化之后…”得到了灵珑天的肯定答复之后,魏索一边继续前行,一边却是在心中计算了起来。

    如果真是和两名域外天魔所说的一样的话,十余名和这两名域外天魔差不多,相当于真仙一重两重战力的倒是不在话下,魏索一个人都可能对付得了。但是数倍于这两名域外天魔战力的,魏索最多同时应付一两名,多来几个,肯定是顾不过来,必须南宫雨晴等人一齐出手对敌才有可能胜得了。

    现在好歹他们这一方是有如来神芒这样的强法在身,但是满打满算,以目前的实力的话,魏索自觉恐怕只能对付三四名真仙三重左右战力的域外天魔一同前来,更多的话,他们这方恐怕就比较危险了。

    而且关键在于,这两名域外天魔的话,他也是不敢全信。

    所有修道界有关域外天魔的记载之中,都有一句雷同的记载,域外天魔,生性残忍,狡诈至极。

    之所以有这样雷同的记载,并不是因为域外天魔每一次降临都是修道界的大敌,屠杀修士无数,因为修道界之中也出过不少杀人成狂的大能,有关记载之中有残忍好杀,但未必有狡诈至极这一项。无风不起浪,所有有关域外天魔的典籍之中都有这样的记载,只能说明域外天魔不可信。

    而且魏索也根本无法确定,自己的那些可以辨别对方说话真伪的术法对这诡异的域外天魔到底有没有用。

    不能相信术法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只能和他在灵岳城做小生意一样,通过不停的对话试探和仔细观察对方细微至极的变化,来自行判断真伪。

    而现在他已经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域外天魔在这片空域之中的数量绝对不少,而且的确有很多修为超过这两名域外天魔的人物存在,否则一开始这两名域外天魔在铁定不敌他的时候,就不可能还那么嚣张,还是一副他们已经死定了,下场必定极其凄惨的神色。

    现在对于魏索来说,几乎所有亲朋好友都在这里,在这片空域之中和已经到处都是妖兽的修道界之中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一时能不能回去根本无所谓,但关键想要生存下去,以他们目前的实力,明显还是不够。

    在心里又暗自嘀咕了几句之后,魏索的目光又停留在了风梧苍身上,和风梧苍暗自传音了几句。

    随后风梧苍点了点头,眼光落在了那名半死不活,还没能逼出屁股里断臂的男域外天魔的身上。

    一阵玄奥的元气波动之中,一条条的星辰华光凝成了一尊璀璨的道尊,落在了那名男域外天魔的身上。

    “呀!”

    男域外天魔这次很干脆,直接身体一颤就昏死了过去,发出尖叫声的是正在绘制这片空域地图的女域外天魔。

    在记载之中,域外天魔很少用法器或是法宝,在这两名域外天魔被擒住之后,魏索也已经搜过他们的身上,并没有任何法宝或是法器的存在,关于这点,魏索还没有来得及仔细问,而这名女域外天魔交出这片空域地图的手段也是极其的独特,一丝丝的惨白色元气也好像一条条细细的骨刺一样,从她的手中游出,然后在她的身前不断变化,然后凝成一颗颗微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陨石的样子,就好像在用一颗颗大大小小的沙砾,堆砌出这个空域的立体样子。

    现在她身前的这副立体空域图已经有数丈见方,而且是凝成了实体,好像是用白色的骨头雕成的一样。看到风梧苍突然施法,一击将男域外天魔打得昏死过去,这名女域外天魔发出了一声尖叫之后,顿时无比愤怒的尖嘶了起来,“我已经听从你的号令,你要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付我夫君!”

    “放心好了,以他的出手威能,对你的这位夫君造成不了太大的损伤,他这样昏死过去不是更好。”魏索和风梧苍点了点头,这一下是已经试出,北冥斗转燃元天法这门强法汇聚的星辰元气和星辰射线,对这种域外天魔也依旧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而且似乎在此种空域之中,威力还要更超出以往。和风梧苍点了点头之后,魏索却是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非常平淡的看着女域外天魔面前的空域图,“你这副空域图也这么古怪,该不会也有夺舍的能力吧?”

    “呀…”魏索这种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态度更是让这名女域外天魔抓狂,忍不住又尖叫了起来,但是看到魏索的目光在自己的手臂和屁股上扫过时,她的屁股顿时又是一紧,感受到了那种从未体验过的便秘十七八天般的感觉,“除非是我们的血肉,才具有夺舍能力,此种元气凝结,没有夺舍能力的。”这名女域外天魔顿时在一阵发麻的寒意之中夹着屁股收声,乖乖回答,她想到以魏索的神通,就算那截断臂已经烧化了,要折下她的手臂来也是轻而易举。

    “没有夺舍的能力就最好,你们域外天魔,不炼制什么法宝和法器的么?身上连带个法宝和法器的纳宝囊之类的东西都没有?还是你们存放东西是放在了别处?”魏索的目光又若有若无的在这名女域外天魔的屁股上扫过。

    这名女域外天魔顿时又是屁股一紧,“这片空域,包括你们所在的天地之中,适合和我们元气相容的材料极少,所以我们虽然也有炼器的方法,但是都极少有炼制法宝和法器。而且我们这一族是以骨为兵,自身的骨骼便像是法宝,所以除了少数的族人之外,其余人根本不带任何的法宝和法器。”

    “到目前为止,我们这生意谈得还是很愉快的。我也不管你们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厉害的族人可以对付得了我,但是我的神通你们也已经很清楚了,就算对付得了我们的人到来,我要杀你们也是十分简单。”魏索很是平淡的说道,“如果你说话都是老老实实,那我可能会放你们一条生路,但如果我到时万一和你们的人对敌,发现事实和你说的有些出入的话,我可以保证,我一定先会让你的这名夫君死得很难看,然后再让你死得更难看。”

    “愉快?都这样了,你还说谈得很愉快?”听到魏索的前半句话,这名女域外天魔都快要疯了,忍不住都要这么叫了,但是听到魏索的后半句话,她的身体就顿时又是一颤,忍不住哆嗦着点了点头。

    “好,你继续凝炼这空域地图,同时我们再愉快的谈谈。比你们厉害的那些域外天魔,和你们相比,他们有没有什么更加特别的能力和神通?”魏索看了这名女域外天魔一眼,说道。

    “除了术法和肉身威能比我们强大之外,他们….他们对神识和精神也有强大的感知力,哪怕不发出任何的元气波动,也可以通过一些游离的神识来感知对手的存在,甚至能够通过精神来感知对方脑海之中的想法。”这名女域外天魔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语气颤抖的说道。明显提及她们域外天魔之中更为强大的存在,她也是极其的敬畏和害怕。

    “通过精神来感知对方的想法?”听到这名女域外天魔的话,魏索和灵珑天等人顿时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想到了有些典籍之中的相关记载,“那岂不是我们要是面对这样的域外天魔,想什么,下一步做什么,包括想动用什么术法,对方都是知道,而且这样的存在,他们对于神识的冲击和控制,想必也更为厉害吧?”倒抽了一口冷气之后,魏索马上接着问道。

    “是的。”女域外天魔咬牙点了点头,“若是意志稍微薄弱的,面对他们,就算不被直接控制精神,意识之中肯定也满是幻象,难以对敌。”

    “不知道湛台灵澜身上的这个葫芦,到底能不能抵挡得住。”魏索郁闷的在心中暗骂了一声。伸手一动,却是抓出了一个一尺来长的紫玉葫芦出来。

    这个紫玉葫芦通体晶莹剔透,表面没有任何的符纹,但是内里却是有无数连神识都根本感觉不清的细微至极的光符在流转,形成了一团漩涡状的紫色华光。这个奇异的紫玉葫芦却并不是随着靛蓝色断臂一起得到,而是湛台灵澜在一处上古遗迹之中无意得到,就是凭借此物,湛台灵澜才抵挡得住魏索的神识杀伐。

    这件东西,魏索已经试过,激发之下,还是能够护住数丈方圆,若是聚集一处,好歹能够护住他们这批所有人,只是这东西能抵挡他的神识强度,能不能抵挡比他更厉害的,那就不知道了。

    “你们域外天魔,想必也有修炼功法吧,等这张空域地图凝完,你把你们修炼功法也用我们的语言记录下来。还有这空域里面,什么灵药,什么材料有什么作用,也全部记录下来。”

    “…..”

    一路前行,魏索一边继续不停的从这名女域外天魔的口中榨取有用的消息。

    在女域外天魔的感知之下,他们走的路线,就是和那股元气波动行进相对的路线,所以只是不到半日的时间,魏索等人的视线之中,已经看到了那一点遁光。

    “这是什么?”

    等那点遁光进入魏索的感知范围之后,魏索的眼中却顿时充满了惊诧至极的神色。

    “荒神奴,是那荒神奴!”而荒武神君一隐约看清那点遁光之中的人影,就马上身体一颤,有些怨毒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