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章 一个可能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章 一个可能

    “你能感觉得出是我们修士,还是你们的人?”魏索目光一闪,马上拍着手上抓着的那一条断臂,看着女域外天魔说道。

    “不是我们的人。”女域外天魔看到魏索拍着那条断臂的样子,顿时屁股又是抖了抖,脸色发白的答道。

    “似乎说得有些不够详细啊。”魏索扫了两名域外天魔一眼,“我的手和脚似乎都有点痒了。”

    “应该是你们修士,那元气波动也不是这空域之中星兽的元气波动,从这元气波动来看,应该不会比你的修为高。”女域外天魔的脸顿时更加的白了,连连补充道。

    “那人数呢?”魏索很不满意的样子,瞥了女域外天魔一眼,说道。

    “我们此种感应只是能够感觉得到异样的元气波动,具体有多少人,却是感应不出来。”女域外天魔在魏索的不断压迫之下,已经是习惯性的往外说了。

    “帮我们指示方位,我们先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将此处天域战场的地图马上交出来。”魏索对着灵珑天等人使了个眼色,玄煞鬼爪抓着两名域外天魔,便一马当先的朝着女域外天魔指示的方位飞掠而去。

    后方灵珑天和南宫雨晴等所有人马上紧紧跟上。

    “这位道友是叫荒武神君是吧?说实话我在两百几十年前,倒是也见过一名大能的功法和你几乎相同。不知道你的传承,是有什么来历?”魏索一边飞掠,一边却是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一时停留在原地,只有半截身体,正有些举棋不定的荒武神君顿时浑身一颤,也咬了咬牙,跟了上来。

    “我原本是黑芜大陆的修士,我的传承来自荒神宗。”荒武神君一边跟上,一边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此刻他就算是再笨,也是看出接下来魏索要逼问他了。而方才魏索的神通也已经让他彻底胆寒,知道自己不合作的话,接下来恐怕就是和两名域外天魔一样的下场。

    “两百多年前,我荒神宗的确是有一名宗主出山,然后失踪。难道道友见过的,就是我们荒神宗的那位宗主?”荒武神君说了一句之后,看到魏索一时不出声,又是马上心中一寒,说道。

    “看来应该是了。”魏索转过头看了这名肌肤上有靛蓝色符文流动的荒武神君一眼,“你们荒神宗是什么来历,你们所说的荒神祖宗是什么意思?”

    荒武神君脸色猛的一变,似是没有想到魏索竟然知道这么多,但是他已经见过了魏索的手段,也不敢有任何的犹豫,咬了咬牙,也马上答道:“我们荒神宗一脉的祖师,据说是得了一名四条手臂的大能的传承,那名大能当时传法时便令祖师发下重誓,以他为祖,并让我们这一脉不停的寻找和他类似的人的踪迹。我们这一脉的祖师本身只是一个垂垂老矣的普通散修,得了传承之后,却有了不凡成就,心中感激之下,立下门规,代代遵守。我们口中的荒神祖宗,就是指当时传功的那名四条手臂的大能。”

    “你们用心倒是不错,只可惜你们那名荒神祖宗的用意并非那么简单。他传给你们功法,只是相当于帮他们准备好一个个合适夺舍的炉鼎而已。”魏索听这名荒武神君这么说,当年对那名神秘神玄大能的一丝疑惑也顿时豁然而通。

    “请前辈解惑。”听到魏索的话,这修为还在当年那名神秘大能之上的荒武神君顿时浑身一颤,脸色大变的看着魏索道。

    “说得简单一些,就是当年传你们功法的那名四臂大能,本身也就是和这些域外天魔一样的异类。修炼他传给你们的功法,他们那一族可以将你们夺舍。你所说的那名两百多年前的宗门,就是被那样一名四臂大能夺舍了,当时我也在场亲见。”魏索解释了一句,又看着这名脸色变得难看至极的域外天魔道:“你是如何进入到这天域战场之中来,又怎么会被这两名域外天魔追杀的?”

    荒武神君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他是荒古盟的盟主,相当于一个修道国度的帝君,但是眼下非但神通远不如魏索等人,而且连本身所修的功法都有问题,这对于他来说,简直真是从九天之上跌落到了无尽深渊之中。但是面对魏索,他也不敢有什么迟疑,只能咬牙道:“我们是发现了逆火盟的一些大能进入到了洛菊荒原附近,随后又发现了一些大禁华光异相,我到了洛菊荒原附近之后,却是有种独特感应,往上探索之下,最后发现了一处庞大的遗迹,在那处遗迹之中一座擎天巨山的顶部,有一条庞大的黑色神光光柱,我进入了那道黑色神光光柱之后,便到了此处,刚刚探了不到方圆五千里,就被这两名域外天魔追杀到此。”

    “你是不是也追踪一株药力惊人的灵药,所以才进入了那条庞大的黑色神光光柱?”魏索转头又看了荒武神君一眼,说道。

    荒武神君的身体顿时又是一震,嘴巴张了张,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苦笑,点了点头,道:“启禀前辈,我的确是追踪一株通灵仙草,才到了此处。”

    “难道那株通灵仙草是一直将人引入那条黑色光柱不成?”听到荒武神君这么说,韩薇薇等人顿时面面相觑,忍不住互相传音说道。

    “钢牙妹,你说有没有可能当年北邙一战,你们灵荒双方的顶级大能最后从那处浮屠一路战到了这天域战场之中,结果两败俱伤之下,后来反而正好遇到大批的进入这片空域的域外天魔,结果反而让这些域外天魔占了便宜。”魏索点了点头,传音到灵珑天等人的耳中,“但是还有荒族大能存活了下来,不停设法飞出断臂,打出传承,吸引人进入此处空域。”

    “很有这个可能。”灵珑天面上神色复杂,眼睛眯了起来,射出一尺来长的金光,“他在打出的功法之中都是做了手脚,只要有修炼了他功法的修士进入这片空域之中,就会马上被他控制。他不是要这些修士恢复元气,就是要令这些修士帮他去做什么事情。”

    “这么说,当年你们灵荒大战,打到后来,反而有可能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韩薇薇忍不住和水灵儿、姬雅互望了一眼,神色都是古怪了起来。

    “我干….如果是这样,那双方,尤其是最终肯定要获胜的一方,可真是要吐血的。”绿袍老头一阵嘀咕,将韩薇薇等人没有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要知道当初那一战,无论是灵族还是荒族,肯定都是做了无数的算计,结果算来算去,争到后来反而都是被域外天魔渔翁得利的话,那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那株通灵仙草能够往返这个天域战场和那浮屠之中,那这处天域战场之中,至少有返回那浮屠的布置。”魏索看了一眼韩薇薇等人说道。

    “不错。”所有人顿时精神一震。

    “噗!”

    一团黑色的太古凶火此时在魏索的手中冒了出来,裹住了依旧在他手中乱扭的那一截断臂灼烧了起来。

    “嘶….嘶…嘶…”

    所有的人顿时看到,在魏索的这团太古凶火的灼烧之下,这一条断臂都没有任何毁坏的迹象,直到魏索目光又是一闪,一条真火和雷罡凝成的神光又交缠上去,这条断臂的表面,才开始一层层被烧化,一条条白色长须般的骨刺,才开始被烧成飞灰,而这一条被不停灼烧的断臂,竟然是完全如同一个魔婴一般,扭动得更为剧烈,并且还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叫声。

    魏索的眉头顿时也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雨晴,你试试你的大荒问道经的威能,对这域外天魔有没有用?”

    目光一闪之下,魏索太古凶火和雷火一涌,将这截不停乱扭的断臂推到了南宫雨晴的身前不远处。

    在这种空域之中,以一般真仙一重的大能的术法威能,恐怕还根本无法对付不了这样的一截断臂。

    “唰!”

    南宫雨晴知道魏索的用意,点了点头,也不多说,身上昏黄色神光大放,马上将魏索点来的这一截断臂罩在其中。

    “嘶…嘶…嘶…”

    只见这截断臂马上挣扎得更为剧烈起来。

    但也就是数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后,这一截断臂就马上龟裂干枯,随后像一截截朽木一样腐朽,彻底变成了一滩飞灰。

    眼见此幕,那两名被魏索玄煞鬼爪抓摄之中的域外天魔也顿时脸色大变,看着南宫雨晴的目光之中,也多了几分惊骇之意。

    魏索的眉头却是一松,南宫雨晴的大荒问道经的威能对这域外天魔也同样十分有用,看来只要南宫雨晴有厉害的防御法宝,面对同级的域外天魔倒是不会吃亏。

    “钢牙妹,你觉得你灰色手镯的威能,对这域外天魔的术法威能会不会同样有用?”魏索的目光,顿时又停留在了灵珑天的灰色手镯上。而灵珑天此刻却是喀嚓一声,咬了一口天雪神铁吃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