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两百十三章 荒神奴反水(第五更!)

第一千两百十三章 荒神奴反水(第五更!)

    这名年轻人的双目一睁开,就马上有一股瘆人的气息以他为中心散发出来。

    “唰!”“唰!”“唰!”…

    所有果实之中的人影,全部睁开了双目,就好像一盏盏鬼火灯笼全部突然点亮一般。

    包括这名白袍大能前方的这名年轻人在内,这每一颗果实之中的人影,目光之中全部都是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却是都齐刷刷的看向了白袍大能。

    尤其是那一颗颗还没有破壳的果实里面的人影,全部都泡在淡黄色的浆液之中,隔着淡黄色的浆液看白袍大能,这种感觉更是瘆人至极。

    白袍大能也是浑身一僵,明显心中发虚的样子。

    一时间此名白袍大能僵在当地,不敢动作,而其余这些果实里的人影也都是一动不动,极其诡异。

    “唰!”“唰!”“唰!”….

    数个呼吸之后,除了白袍大能前方浆液已经流光的果实之中的年轻人之外,其余那些好像被惊醒一般的人影,却是全部由闭上了眼睛。

    浑身流淌着黏黏的淡黄色浆液和诡异气息的年轻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白袍大能。

    “出来,听我号令。”

    这名白袍大能目光剧烈的闪动了数下之后,咬了咬牙,对着果实中的年轻人出声。

    “遵命,主人。”一声平平的,好像是僵尸一般的声音,从年轻人的口中发出,随即,“啪”的一声,白袍大能面前的果实外壳全部化成了飞灰,内里浑身赤裸的这名诡异年轻人一步跨了出来。

    “穿上这件法衣。”

    见状,白袍大能马上脸露极其狂喜的神色,伸手一抓,一件灰色的古式行云流水式样的长法衣被他从随身的纳宝囊中取了出来,点到了诡异年轻人的身前。

    而诡异年轻人没有丝毫废话就将他取出的这件法衣穿在了身上。

    这件灰色古式法衣一上身,却是遮住了诡异年轻人的大半面目,没有了太过诡异的感觉。

    “你对这处地方有什么了解么?”白袍大能微微犹豫了一下,看着此名诡异年轻人问道。

    “不知道,主人。”诡异年轻人干脆利落,不带丝毫感情的回答。

    “你知道自己的来历么?除了我是你的主人之外,你还知道什么?”白袍大能眉头一跳,接着问道。

    “我只知道你是我的主人,其余我都不知道。”诡异年轻人又干脆利落的回答。他现在身上的气息十分古怪,隐隐是真仙的气息,有血气,不像是死物,但是和一般修士的气血气息却又截然不同,有种像是修士的气血和妖兽气血,以及植株的生气混杂在一起的感觉。

    “看来这的确是荒神祖宗记载之中的荒神奴了,除了奉命行事之外,根本就是像一株植株一样,不会考虑任何问题。”白袍大能眼中惊喜的神色再次一闪而过之后,却是又眉头皱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但是此处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荒神奴?难道此处古怪封地,和荒族祖宗有关?”

    “主人,你说什么,我不知道。”诡异年轻人声音又是平平的说道。

    “从现在开始,你就叫荒神奴。”白袍大能根本就不回话,只是又看着这名诡异年轻人说了这么一句。

    “遵命主人,我叫荒神奴。”诡异年轻人一动不动的回答。

    “荒神奴,你有什么神通?”白袍大能看着这名没有丝毫感情,连声音都没有什么波动的诡异年轻人,又问道。

    “主人,什么是神通,我不知道。”这名被称为荒神奴的诡异年轻人干脆的说道。

    “我倒是老是不习惯此点。荒神奴只能当成一株可以听从言语号令的杀人植株来看,我却还问这样的问题。”白袍大能的脸上现出些哑然失笑的神色,随即又是自己嘀咕,冷笑道:“有什么神通,到时候对敌之时就可以看出来了。以我的这名荒神奴的实力,那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古战神和那头化形妖兽要是再来的话,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荒神奴,跟在我身边。”嘀咕了几句之后,此名白袍大能冷哼了一声,身上冒出一层靛蓝色神光,朝着前方掠了出去。

    “遵命,主人。”荒神奴身上一股恐怖的气息涌出,却是不快不慢,一直跟在白袍大能的身旁,身上冒出淡黄色的光华。

    白袍大能身上元气波动连连震荡,遁光连连加快,但是看到荒神奴依旧是不紧不慢,轻而易举的跟在自己身侧,顿时眼中冒出得意和满意的神色。

    “至少逆火盟的人也进入了此地,万一有人也知道一些控制此种荒神奴的手段…”

    眼看这名白袍大能和被他呼为荒神奴的诡异年轻人就要飞射出这个山谷,但是突然之间,这名白袍大能却是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在山谷的另外一头猛的顿住。

    荒神奴顿时也顿住,却是根本就不说话的等着。

    “荒神奴,你将这些植株和里面的其它荒神奴全部毁去。”白袍大能阴冷的转身朝着那些荒古植株一点,对着身旁的荒神奴说道。

    “遵命,主人。”

    身穿灰色古式法衣的荒神奴平平的出声,“唰”的一声,他的心口有一团铜绿色的神光爆发,瞬间弥漫到他的全身,随即,一片铜绿色的神纹从他的手中射出,形成了一柄长达上千丈的铜绿色长刀,一刀朝着一株奇特的荒古植株斩下。

    那株荒古植株居然活物一般一颤,通体也散发出了层浓厚的淡黄色神光,竟然是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淡黄色光罩。

    “啪!”

    但是这一刀斩下,这半圆形的淡黄色光罩僵持了片刻,就马上碎裂了开来。

    淡黄色光罩碎裂的同时,内里的那株荒古植株也是表皮破裂,内里无数淡黄色汁液像鲜血一样一股股喷出来,上面结着的几颗果实也都炸裂了开来,里面一名名熟睡修士一样的荒神奴又全部睁开了眼睛,看向一片阴森的白袍大能和他身旁的那名荒神奴。

    而手中化出铜绿色神刀的那名荒神奴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唰的一声,铜绿色神刀一划而过,直接将这几名从炸裂的果实之中掉落出来的荒神奴全部斩成了数段。

    “啪!”

    一刀斩杀这几名荒神奴之后,白袍大能身旁的这名荒神奴心口处的铜绿色神光又是一闪,手中的铜绿色神刀又是神光大盛,又是斩破了一株荒古植株自动发出的淡黄色光罩,并将那株荒古植株炸裂的果实之中掉落下来的两名荒神奴斩杀当场。

    “啪!”“啪!”“啪!”…..

    一株株奇异的巨大荒古植株炸裂,淡黄色浆液四溅,一名名从中掉落,看上去还没有抵御能力的荒神奴被灭杀。

    瞬息之间,整个山谷之中,全部流满了淡黄色浆液,漂浮着荒古植株的碎片,已经只剩下了五株荒古植株。

    “啪!”

    又是一株荒古植株炸裂,有三名荒神奴掉落出来。

    本来白袍大能旁边的这名荒神奴的铜绿色神刀依旧斩杀过去,但是就在此时,铜绿色神刀已经临近这掉落出来的三名荒神奴时,白袍大能身旁的这名荒神奴却是突然停住了,铜绿色神刀停留在空中,只有一股股毁灭性的气息在虚空之中不停的吞吐,震荡着。

    他一直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双瞳之中,似乎突然多了点什么别的东西。

    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三名荒神奴之中的其中一名身上。

    那赫然是一名女修,背上被植了一大片火红色的甲壳,双臂上透出一颗颗指甲大小的尖锐白色神铁,给人的感觉是好像从她体内的骨骼中生长出来一样。

    “恩?”看到被自己控制的荒神奴突然停顿下来,白袍大能顿时目光剧烈的一闪,瞬间也感觉出自己这名荒神奴的异常来自于那名女修荒神奴。

    “不能杀…”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声,他身旁手持铜绿色神刀的荒神奴突然却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你说什么?!”此名白袍大能顿时连呼吸都瞬间停止,满眼骇然的望向身旁的这名荒神奴。

    他对于此种东西的了解可是要比天九神君等人多得多,他十分清楚,此种东西,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自己的思维,不可能违反掌控者的命令的!

    “不能杀…”

    他身旁的荒神奴突然再次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同时,这名荒神奴的目光,却是反而盯在了他的身上。

    白袍大能下意识一般,身体化成了一条急剧的白色流光,朝着后方狂退而去。

    几乎同时,这名荒神奴身上的铜绿色神光已经再次迸发,铜绿色神刀带着恐怖至极的气息,划破了苍穹,瞬间斩杀到白袍大能的身上。

    “啊!”

    白袍大能这一瞬间浑身的寒毛都炸了开来,但是根本阻挡不住这铜绿色神刀的一击,他体内喷发出来的无数靛蓝色神光全部瞬间破碎。只在一声惨叫之间,只见他的身体被一划两段。

    几乎同时,他的头颅自行脱落,继续往后飞出,而他的身体却是轰的一声炸开,变成了一片耀眼的蓝色光幕。

    这白袍大能也真是倒霉到了极点,一方至尊,但是进入到这浮屠之后,却是连连遭遇强敌,受创不轻不说,到现在收服了这样一名实力惊人的荒神奴,竟然反而是引火烧身,被迫施展秘术,只有一个头颅逃遁。

    “噗!”

    白袍大能身体所化的蓝色光幕在一个呼吸之间,就被铜绿色神刀横扫一空。但是看着白袍大能头颅消失的方位,这名荒神奴却是没有追击,而是身影一动,却是掠到了那名掉落在地的女修荒神奴的身旁。他的双目眨动了几下之后,却是将那名女修荒神奴抱了起来,看了一眼四周,又是彻底迷茫,甚至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