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当年的模样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当年的模样

    “这第二件贺礼是什么?”

    西海城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这数十名显露出身影的天玄盟修士吸引。

    这批天玄盟修士的修为十分普通,只有其中一人是金丹一重的修士。“是北沙岭附近修士聚集点的修士。”只是依稀看清这些人和身下青色巨鹰状妖兽的轮廓,大多数天玄盟的老辈人物就已经认出了这批天玄盟修士的身份。

    这批天玄盟的修士脸上都是红扑扑的,看上去都是十分的激动和兴奋。

    “这第二件贺礼,是北明神君。北明神君叶紫魅,也觉得跟着我们天玄盟有肉吃,决心痛改前非,加入我们天玄盟。”

    在万众瞩目之中,赶来的这批天玄盟修士之中,那名身穿赤红色袍子的干瘦天玄盟金丹修士,连连深吸了几口气,才说出了这么一句,同时伸手一挥,从后方也是押出了一人。

    “轰!”

    这一下,就连长孙景和长孙小茹等所有西海城中的神玄大能都是只觉得大脑之中被一道闪电劈中,所有的人都是不可置信的身体发颤。

    那名被押出的白衣大能,分明就是北明神君叶紫魅!

    此刻这北明神君叶紫魅明显是被人彻底制住了,浑身都僵着,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一连狂怒和抓狂的神色。

    但是他的手中,却是同样抓着一根树枝,上面插着一大块烤肉!

    甚至他的嘴里,还塞着一块油腻腻的烤肉!

    这哪里是觉得天玄盟有肉吃,自愿加入天玄盟,分明就是被人抓住,弄成了这副样子。

    但是谁能够生擒住神玄五重修为的北明神君?

    “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样的神通,而且这么神神秘秘,连极阴神君都不说?”

    一时之间,长孙小茹和长孙景等人都是被震得大脑近乎空白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个时候最难以接受的就是银烛神君了,他只觉得这根本就是天玄盟弄出来的幻觉,但是他此刻距离极阴神君等人的距离最近,血雨神君等人身上的神玄气息,他可是感觉得清清楚楚。

    他本来是来这耀武扬威来着,但是这么一会,情况却是彻底的反过来了,就连他们四大巨头之一的北明神君,都被人生擒了下来。

    “是什么人?”

    “连北明神君都能生擒,这人岂不是至少要真仙的神通?”

    “有谁有这样的神通,还会搞出这么多事来,让这些人都拿根树枝捅块烤肉?”

    长孙小茹和心有兰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就在这一瞬间,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对方的一个念头。

    如果说是真的老友的话,两个人的心中,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也有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因为也只有那人会搞出那样一柄飞剑,还命名为你妹哟。弄得天穹破裂之前,很多记载他的典籍里面,都是画着他身前悬着一块门板,很多域外天魔灰飞烟灭的景象。

    长孙小茹和心有兰的身体都是晃了一晃,心里都有些发慌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这人怎么可能还会出现。

    “第三件贺礼也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极阴神君又说了这一句,神情十分唏嘘。

    “第三件贺礼?”

    所有的人都是忍不住朝着极阴神君转头的方位看去。

    只见这次却是在西海城的南侧方位,出现了一道金光。

    “那是什么?”所有西海城的修士再次目瞪口呆了,有一座断了一半的庞大金塔,高达五十余丈,由几名修士拖动,在虚空之中飞掠前来。

    “啊!…”银烛神君的表情好像瞬间给人用力在脸上踩了一脚一样,脸都扁了,浑身就好像风中的落叶,索索发抖。

    “这是?”

    所有西海城的眼光不错的天玄盟修士都是发愣,因为这一座庞大金塔靠得近了,看得清楚上面纂刻着很多符纹,看上去不是法器和法宝,而是一个残破的大禁,需要很多名修士贯注真元驱动的那种。下方拖动这座庞大金塔的修士,倒也都是天玄盟的修士,同样都是激动和兴奋得满脸潮红,浑身都在发抖的样子。

    这带一个残破的大禁塔体来,是什么意思?

    “这第三件贺礼,是这一个破塔和纳宝囊两万个。”

    就在银烛神君死鱼一样的神色和所有天玄盟修士不解的目光之中,带着金塔前来的一名天玄盟修士用颤抖不止的语气大声说道。

    “纳宝囊两万个?”西海城中所有天玄盟的修士又是轰然一响。

    现在可不比两百余年之前,纳宝囊更为稀少,就算是空的两万个纳宝囊,从何得来?

    “这破塔,是金顶山的…”这时,那名出声的天玄盟修士又补充了一句,而说到这里,这名天玄盟修士却是已经说不下去了。

    “什么!”

    这一下,顿时嗡的一下爆震,长孙景、厉若海等所有人全部心神震颤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一团团神光如同烈日一般升腾了起来。

    金顶山,是逆火盟的三处大城之一!

    天玄盟这方,也根本没有任何大能靠近过。这金塔是金顶山中的大禁,现在却是残破,被人拖来,难道这处大城…!

    所有的天玄盟修士,都是有点不敢往下想去了。

    “长孙前辈,厉前辈,你们那位老友听到你们还都在,十分高兴。他让你们收下这三件贺礼,静等湛台灵澜过来。”那名金塔下方的天玄盟修士又是连连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又出声说道。“至于他是谁,他让我给你们这片玉符,说你们看了就知道了,但是不要声张。”

    “奶奶的!都这个时候还要玩这个!”听到这名天玄盟修士这么说,极阴神君却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在心中叫骂了这一句。

    但是骂了这一句之后,极阴神君却是想想,要是自己发现已经过去两百余年了,发现自己朋友还在,已经有了这样的变化,说不定也会忍不住弄点这种故弄玄虚的手段,给他们一个惊喜。

    所有的“贺礼”,包括那座残破的金塔都进入了西海城中,“收”了起来。只有银烛神君还一连受惊过度,一脸白痴和茫然的样子,孤零零的飘在西海城外的虚空之中。

    长孙小茹第一个接过了那名天玄盟修士递来的玉符。

    她的脸色很白,玉指有些微微的颤抖,而只是一扫这名天玄盟修士递来的玉符,她就“啊”的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嘴,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一瞬间,她只觉得一股巨大的眩晕和幸福感扑面而来。

    “这…啊!”

    心有兰和长孙景被长孙小茹的神色吓到了,而两人神识一扫之下,也是马上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

    接着,厉若海也叫了起来,玉天宗宗主也叫了起来…

    “这到底是谁?”

    所有天玄盟的修士看着自己盟中这批神玄大能一副失神、狂喜和震惊、不可置信等诸多感情交缠在一起的神色,都是愣愣的。

    这一片记事青符之中只有一句话,“诸位道友,两百多年不见,别来无恙乎?”

    其余,便是一副副的画面。

    这画面,都是在天穹崩裂之前,都是这些人当年的景象,好像当年有人将他们的样子,一副副的记录了下来。

    但是这些画面的最后,还有一副画面,却是一柄大大的金色门板飞剑。

    这使得这些人全部想到了,这就是自己当年第一次见到某人时,自己的模样!

    玉符的画面之中,心有兰身穿火辣至极的镂空甲衣,坐在一头巨大妖兽之上,在一个城池之中行走。

    长孙小茹满脸崇拜,满眼小星星…粉雕玉琢的样子。

    ……

    竟然是他回来了?他竟然回来了?!

    她们都不能置信,但是除了他,整个修道界之中,谁能连金顶山的这座金塔禁制都拔了过来?

    一时间,西海城之中,似乎只有风声飘过,没有人出声。

    “唰!”

    突然之间,远处的虚空之中,又出现了一条时隐时现的金光。

    一团庞大至极,令所有人看到这光华都是已经忍不住惊悸不安的气机,潮水一般的涌来。

    这是一股完全超越神玄的气息,真仙气息!

    很快,所有的人看到,那是一个似乎在虚空之中沉浮的金色葫芦,荡漾着独特的空间法宝特有的灵光。

    虚空金葫,是湛台灵澜到了!

    虚空金葫之上,只见湛台灵澜的面目和两百多年前依旧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是身上已经多了一股不可一世的玄妙气息,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点缀着无数星光的古法袍。好像卷着漫天星光和云霞在身上。

    他的脑后,有一个葫芦状的乳白色光轮,内里好像有无数尊细小的道尊盘坐。

    湛台灵澜真的已经修到真仙。

    此刻他的整个身体都如同神玉,嘴角浮现着一丝胜券在握的微笑,手里捧着一蓬晶莹的粉红色灵花,横空而来,说不出的风流倜傥,飘洒俊逸。

    “哦,呵呵,看来我的贺礼都到了啊。”

    湛台灵澜一眼看到西海城中的极阴神君,顿时呵呵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