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他在就好了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他在就好了

    “搜纳宝囊咧,我最喜欢咧。”

    在所有天玄盟的修士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时,魏索却是已经兴致勃勃的把北明神君的法衣也扒了下来,搜起了北明神君的东西起来。

    这北明神君叶紫魅在神耀三十年之中出人头地,神玄五重的修为,又得了北明感应经等北明宗的无上强法,也已经是当世屈指可数的人物了,但对于同样是神玄五重,而且渡过了天劫,无论是真元力量和肉身都比他强横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还有如来神芒等诸多强法在手的魏索来说,这北明神君在他面前是的的确确的小弟弟。

    当年魏索没渡劫之前,就已经一人单挑十名拥有诸多传承法器的神玄大能了,现在魏索实际上也已经相当于真仙,多一个最多神玄级的精金傀儡帮手,对于他来说又算什么。

    “堂堂一个神玄五重的大能,居然穷成这样?”

    一边风骚的唱着,一边搜了北明神君的纳宝囊之后,魏索却是又郁闷了起来,随手提着那残破的精金傀儡,“当”的一声在北明神君的头上敲了一记,“不要和我装死,这精金傀儡的炼制方法有没有?”

    和以前的神玄大能相比,这北明神君的纳宝囊里的东西也实在是可怜了点,非但连一件像样的传承法器和传承法宝都没有,而且都没有什么仙阶的灵丹。更让他不爽的是,刚刚一举制住了北明神君之后,那头精金傀儡却是不受控制,所以他都只能将精金傀儡也先毁去了再说。

    不然这一尊极其罕见的神玄级精金傀儡也好歹有些用处。

    “你到底是谁?”北明神君的脑门都被打得凹陷了下去,不过这点伤势对于神玄五重的大能来说也不算什么,只是他看着魏索,也已经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他根本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一两个照面就能生擒住自己的存在,但是现在这个人却偏偏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不过看在你这么急切的份上,你告诉我你们逆火盟的计划,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告诉你我到底是谁。”魏索一边研究着精金傀儡,一边看着北明神君说道。

    这精金傀儡倒是也十分奇特,似乎是用高阶火系妖丹驱动的,内里全部是一些古怪的法阵,而且给魏索的感觉并不久远,就应该是最近几十年才炼制出来的东西。现在擒住了北明神君,反正巫神女和灵珑天、姬雅等人还要不少的时间才能赶得过来,魏索也不着急,要是北明神君真是咬牙不说,那就用普渡神光对付他。

    “好,我就算要死也做个明白鬼。”北明神君却是也有些光棍气,听到魏索那么说,却是也很干脆的说了出来,“告诉你也无妨,我们便是要借这次西海大会,彻底灭掉天玄盟的气焰,让天玄盟彻底名存实亡。”

    “哦?怎么个名存实亡法?”魏索收了破碎的精金傀儡,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此次西海大会正值长孙小茹出关,天玄盟肯定是想借此一壮声势。但是天玄盟也决计想不到,我们逆火盟也有大能出关,而且已经突破到了真仙修为。”北明神君阴狠的说道。

    “是哪个?”魏索一副毫不在乎的神色。

    “装,你再继续装,不就是个神识特别强大,有神识冲击之法的神玄么,难道你听到真仙还不怕?”看到魏索这副样子,北明神君顿时在心中叫骂了起来。只可惜他是不知道魏索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反而是心中又大定,因为听他的语气,魏索就隐隐感觉出来,逆火盟也就是有一个大能刚刚到真仙,别的还没有人能到真仙修为。一个刚刚到真仙的大能,就算法域威能再过厉害,对于魏索来说却是根本没有什么威胁,以他现在的肉身,站在那里不动,让一名刚刚到真仙的修士打,都根本打不动。

    “是湛台灵澜!”在心中一顿暗骂之后,北明神君咬了咬牙说道。

    “湛台灵澜会直接前去西海大会,现在应该已经在出发前去的路上。”北明神君看到魏索依旧还是一副无所谓,等着听下文的样子,又在心里骂了一句装逼之后,接着说了下去,“至于我们,会设法灭掉每一个我们所知的天玄盟的修士聚集点。”

    “胃口不小啊。”

    魏索这下倒是忍不住撇了撇嘴。

    这倒是的确让他有些意外,原本他还以为逆火盟这次是想大挫一下天玄盟的威势,但是现在听这北明神君所说,却根本就是想要一口吞掉天玄盟的态势。

    湛台灵澜敢直接前去西海大会会场,就算没办法对付长孙小茹等人,肯定也至少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一名神玄五重大能出山,对方却是直接来一名真仙,西海大会被直接捣乱掉,外面的天玄盟修士聚集点再被铲除许多的话,天玄盟恐怕就真是没有半分颜面可言,很快就要彻底的分崩离析了。

    先前魏索已经暗中问过天玄盟的那几名金丹大修士,知道西海大会的会场是在天玄大陆中部,原先的玄武城附近。

    这处地方,天玄盟是建立了一个城池,连续百年,布置了不知道多少禁制,比起当年的一个大宗门山门恐怕还要多的大禁,这些年的西海大会也都是在此处举行,也正是诸多厉害禁制的原因,所以这数十年来,虽然天玄盟渐渐不敌逆火盟,外面节节失利,但是逆火盟却还是没有大能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西海大会的会场。

    现在几乎都没有传送法阵的存在,都要靠短路,如果不用洞虚步法,以普通灵光遁法和法宝赶路的话,就算是魏索,从此处赶到西海大会的会场,估计也是至少要七八天的时间。

    “你们这么嚣张?难道天玄盟的大能是死的,随便你们来么?”皱了皱眉头之后,魏索看着北明神君接着问道,“天九那个白痴居然还没到真仙?”

    “自从琼光城一战之后,天玄盟的这些神玄大能,哪个敢和我们正面对敌了?”北明神君看着魏索,完全是一副你才是白痴,你被天玄盟蒙骗了都不知道吧的表情。“天九神君虽然还没到真仙,但也已经快了。”

    “琼光城一战是怎么回事?”

    “天玄盟的这批大能和我们抢夺一处恰好出世,封存了不少灵药的上古散修洞府,结果被打得落荒而逃,几个都受了致命重创。”

    “看来这样的话,倒是的确该送点更大的礼了。”北明神君此刻看着魏索的目光还有些得意了起来,但是让北明神君没有想到的是,魏索却是若有所思的样子,自言自语的嘀咕了这么一句。

    “我们动身了,你们先帮我将这批人送到西海大会的会场去,就说是我送给长孙小茹的第一份贺礼。至于我是什么人,你们先不要多口,就说我是她昔日的一位老友。我到时自然会出现。”自言自语的嘀咕了那一句之后,魏索却是传音到了后方飞蜈岭之中,天玄盟的那名络腮胡金丹大修士耳中。

    “你们逆火盟的老巢现在在哪里,天九神君和另外一个神澜王燕北归又在哪里?那个所谓的神澜王又是什么来路?”在此处天玄盟所有修士激动和惊疑不已的目光之中,魏索却是身影一动,一边继续问着北明神君,一边飞掠而走,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

    清晨,一片平静的湖面上薄雾弥漫,灿烂的朝霞在蔚蓝色的湖面上投下美丽的倒影,几只水鸟悠然飞过,落入了湖边一片茂密的水草地之中。

    清冷的晨风吹拂着岸边的水草,一块陡峭树立的大石后方,是一个巨大的城池,整个城池的建筑全部建立在一座大山的半山以上,而半山以下的山体,似乎被人截去一般,全部用深蓝色的精金、神铁浇筑而成,看上去说不定的气势雄伟,森寒逼人。

    而岸边陡峭树立的大石上,一名清丽脱俗的女子翩然而立,在晨风之中秀发飞扬,豌豆黄色的法衣上有柔和的霞光缭绕,一条条神光形成的光环在她身外若隐若现,更是衬托得这名面目只有二十如许的女子如同真正的仙女。

    此刻这名清丽脱俗至极,宛如不应该在尘世存在的女子淡淡的看着天空上的白云和朝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突然之间,后方巨城之中有清越的钟声响起,激荡入云。随即响起了一片巨大的欢呼声。

    这名女子眉头微微一跳,转眸望去,远处的一片彩霞之中,上百头巨大的妖兽飞掠而来,背上也都是站着一名名修士,也都是在欢呼的样子。

    “小茹,你在做什么,想得这么入神,连我过来都不管?”从她身后远处,一阵银铃般的轻笑声随着一阵大风传来。

    一名身穿黑金两色法衣的妖冶女子,驾着一头身外翻卷着奇异白色冷火的麒麟降落下来。

    这名妖冶女子眼角已经有微微的皱纹,但是身材曼妙,依旧美艳不可方物,一脸似笑非笑的神色,却正是当年魏索的旧识,心有兰。

    站立在大石上,清丽脱俗的女子脸上现出欣喜的神色,正待说话,只听心有兰取笑道:“想得这么认真,我看是又想到你的偶像魏大哥了吧?”

    这名清丽女子羊脂白玉般的脸上微微一红,却是也不否认,笑了笑,“我总是觉得他有一天会回来的。”

    “是啊,要是他在就好了。”心有兰面上微微一笑,心中却是微微叹了口气,脑海中浮现出了某人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