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谁才是厚礼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谁才是厚礼

    “哦?难道这里还窝着一条大鱼?看来这次我倒是真来对了地方啊,这倒是又可以给长孙景和长孙小茹一个厚礼。”

    一名白衣赛雪的男子负手站在一座山崖的边上,看着远方隐隐的一条银光,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名男子三十余岁,身体颀长,俊逸的脸庞上带着一丝不近人情般的冷漠,星眉下的深邃剑目,闪着睥睨当世的气概。挺直的鼻梁和自傲的嘴角,更使人感觉到他像一座高高在上的险峻高山。

    有些外在的东西,只要装饰得好,都可以弄得像模像样,但是这种从骨子里自然散发的强大威势,却是装都根本装不出来的。

    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之后,这名白衣赛雪,丰神如玉的男子悠然自得的飞掠了起来。

    一条条白色的神光在他的脚下形成一条条的白色浪花,在虚空之中踏浪而行。

    这名白衣男子一阵显眼至极的风骚飞掠之后,前方遥遥的出现了三个包子状的山头,正是飞蜈岭。

    “恩?”

    但是让这名白衣男子非常惊讶的是,飞蜈岭的方位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什么大战过的迹象。

    “烤雪鲵肉,我最喜欢吃…”相反,山林之中倒是有一个声音传出来,“这位兄弟,看你赶得也挺辛苦的,你也过来吃块烤肉吧。”

    这名白衣男子明显也是艺高人胆大,眉头微微一皱之后,就朝着声音发出的方位掠了过去,很快他就看到依旧青衣蜡黄脸中年修士模样的魏索正在一个火堆前烤肉。

    因为之前吃的人太多,那一头体型不小的飞雪大鲵已经没什么肉了,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

    “我们逆火盟的人都被你对付了?”看到举着一根树枝在饶有兴致烤肉的魏索,这名白衣男子很有世外高人的风范,脸上依旧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你是天玄盟的哪位大能?既然我来了,你也用不着隐瞒身份了吧。”

    “当然不用,这样吧,你也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然后把法衣也脱下来给我,来吃块肉,我们就是好兄弟了,我就全告诉你。”魏索对着这名白衣男子呵呵的一笑说道。

    “就算是长孙景和玉天宗那个老家伙也都不敢和我这么说话,看来你是长孙景新请到的人物?”白衣男子看了魏索一眼,淡然道:“不如你现在给我跪下,然后把旁边那个骨架子都吃了,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这么说你是敬肉不吃要吃罚肉了。”魏索摇了摇头,“那等下只能让你把这骨头架子也吃了。”

    “是么,那就看看你的真本事有没有装神弄鬼的本事大了。”白衣男子很冷酷的笑了笑,同时右手伸手一点。

    “唰!唰!唰!唰!…”

    只是一瞬间,这名白衣男子就点出了七条三尺来长的血红色剑光,朝着魏索斩杀而去。

    每一条剑光发出之时,都是一股强大的元气波动,很明显就是一道单独的术法。

    这名白衣男子的施法速度可以说是快的惊人,这一瞬间,一般的修士可能最多只能施放出一道术法,但是这白衣男子却是连着施放出了足足七道术法!

    一般的修士要是和这名白衣男子对敌,恐怕根本反应不过来,还没来得及施放一道术法,就被斩成好几截了。

    “杀生血剑?天剑宗的术法,你这可真是…”但是让人根本想象不到的是,面对这名白衣男子这瞬间爆发,魏索却是摇了摇头,然后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也是伸手一点,居然也是七条同样的血红色剑光,轻松的斩杀在这名白衣男子发出的血红色剑光上。

    “居然也会这道术法?”

    白衣男子还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虽然魏索也连发七道一模一样的血红色剑光,但是他可是不相信魏索还能快得过自己。

    “唰!唰!唰!唰!…”

    又是一道道清脆的破空声响起,白衣男子有心和魏索比快,也不发别的术法,就是全力激发本身就以快而著称的昔日天剑宗杀生血剑,一瞬间斩出了八道血红色剑光。

    “喀!”“喀!”“喀!”…

    连续八声爆响,这是同样的血红色剑光碰撞在一起的声音,但是八声爆响声响起的同时,一条血红色剑光却是已经到了白衣男子的面前。

    白衣男子可以肯定,就算是遇到长孙景等任何一人,他的施法速度都不会落于下风,但是对方这名蜡黄脸修士,却是直接压过了他的施法速度!

    这人到底是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好像身上的生机十分强横,年纪还根本不大。难道是星月盟或是荒古盟有什么大能暗中和天玄盟联合了?

    白衣男子在想着这些一时根本不可能得到答案的问题,但身为这个修道界之中顶尖的存在,他的动作也是没有半分的迟疑,整个身体像块陨石般往下一坠,避过了魏索的这一道剑光。

    “还不赖么,躲得好像很轻松嘛!”

    但就在这个时候,魏索呵呵一笑,“唰唰唰”的一阵爆响,一瞬间就是十道血红色剑光斩向了白衣男子。

    “这么快?!”白衣男子的寒毛都一下竖起来了,下意识的拼命激发杀生血剑,同时身影拼命狂掠,拼命抵挡躲闪。

    “太慢了,杀生血剑不是这么用滴…”但是让白衣男子差点啊的一声大叫出来的是,魏索却是又摇了摇头,一瞬间血红色剑光,一道一道,激发的更快了。

    白衣男子一瞬间激发七道杀生血剑的时间,魏索竟然是随手激发出了十二道杀生血剑出来。

    “轰!”

    白衣男子终于明白光靠以快打快根本不是魏索的对手,一股股金色的神纹从他的身前化出,形成了一片金色月刃,庞大的威能将所有血红色剑光绞得粉碎。

    “哦?这是北明宗什么术法演化的法域强威,我倒是没有见过。”

    魏索嘿嘿一笑,一朵内蕴无数黑色神纹的灵芝状黑火一撞,将金色月刃硬生生撞散,于此同时,一条细细的暗金色剑光嗤的一声,斩杀而出。

    “啊!”

    只见这次白衣男子终于发出了一声尖叫,头颅一转,却是堪堪避过了魏索这一道速度快得惊人的暗金色剑光。

    “看来你还是真得到了明王感应经,不然以你的速度,应该是避不过我这一击了。”一看到白衣男子避过自己一击,魏索是又对着白衣男子嘀咕了这一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这名白衣男子已经彻底变了脸色,再也没有一开始高高在上的神色了。

    “我刚刚让你吃肉,我就告诉你是什么人,现在你想要我告诉你,也只能把这个骨架吃了再说了,而且还要看我的心情。”魏索冲着这白衣男子笑了笑。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真的连北明神君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时候,后方飞蜈岭之中,偷偷的看着这一战的所有修士都浑身酥麻了。他们想不到是那章老怪传讯的令符一发,竟然是真的把北明神君引了过来,而让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神秘的蜡黄脸修士,居然是真能对付得了北明神君的样子!

    “你以为这样就能稳吃我了么!”

    白衣男子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红的,一声大叫之下,这名白衣男子身外黑光一闪,却是又陡然多了一名浑身黑漆漆的修士。

    这名浑身黑漆漆的修士,浑身都是闪着强大至极,不亚于神玄大能的元气波动,但是身体却都是闪着冷冰冰光泽的黑色神铁,上面布满许多浮雕状的花纹。

    这根本就不是修士,而是一尊强大的精金傀儡。

    “神玄级的精金傀儡?我们那时候最强的精金傀儡也好像只有金丹实力,就连我在青城墟里面看到的那尊残破精金傀儡,也不及这尊精金傀儡厉害啊!这精金、神铁好像不错,就算钢牙妹没有用处,也应该能够用来炼炼东西。”魏索的眼睛顿时反而亮了。

    “杀了他!”一放出这尊精金傀儡,白衣男子顿时又得意了起来,一声厉喝,一条条奇异的橙色神纹在他的身外显化出来,却是凝成了一株琉璃宝树的模样。

    同时,浑身漆黑,看上去说不出森冷的精金傀儡身上,也是散发着强大至极的元气波动,一圈圈黑色的神纹在这精金傀儡的身外凝成了一柄柄黑色的古矛。

    两股庞大而充满毁灭性的气焰在虚空之中升腾,让后方飞蜈岭之中的所有修士都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

    “算了,不和你玩了!”

    但就在这时,所有的人却是看到魏索好像没有什么兴趣一样,看着白衣男子说了这么一句。

    就在这一句声音传出的同时,一股让人根本无法逼视的白光瞬间充斥了整个天空。“啊!”几乎同时,白衣男子的一声凄厉惨叫声响了起来。

    “啊…!”

    海啸一般的白光似乎是从魏索的眉心之中发出,只是一闪就又消失了,而所有的人再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却是都彻底跳了起来。

    那尊黑色精金傀儡的脑袋已经碎掉了,被魏索一手提着。而那名白衣男子却是被魏索一股绿色光华卷着,擒住在旁边!

    只是说了一句不和你玩了,眼睛一眨之间,就将神玄五重的北明神君擒了,这是什么样的神通?

    他之前真是只和北明神君在玩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