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艰苦的消耗战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艰苦的消耗战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大的风,而且怎么这么绚烂的霞光?”

    魏索一引动天劫,非但八九万里之外都感到了惊人的元气波动,而且更远的天穹内里,都产生了一些天地异相。

    剧烈的元气流动形成了大风,而且天空之中的云气都是出现了异样的霞光。

    “难道是天穹出了问题?”联想到魏索之前关于天穹彻底崩裂的警示,很多修士都往天穹方面去找问题,而一出到天穹之外,很多人也就发现了天劫引动的方位有问题,越来越多的宗门和散修都赶往魏索引动天劫之地,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与此同时,魏索却是极其专心的化出一股股威能,将大诸天造化瓶托在自己头顶的正上方,不停的接受天火的冲击。

    “啪!”每一股天火冲击在大诸天造化瓶上面都是发出一声爆响,天火散开,而大诸天造化瓶却是依旧安然无恙。

    现在这个巨大山谷之中,那么多紫铜古殿上面迸发出来的威能,其中真仙以上的威能都有大把,不过魏索也只敢老老实实的让天火冲击大诸天造化瓶,不敢让大诸天造化瓶去硬磕那些威能,很难打破是一回事,另外关键的一点是,用大诸天造化瓶去硬碰那些威能,很难控制得住,一不小心就不知道被打到什么地方去了。

    在此种外面全部都是茫茫的天火,神识都扭曲,方位都已经分不清楚的情况下,一被打飞,根本就难以找到。

    “看来那么多渡劫的大能里面,渡这一开始的火云天劫,都没有一个人有我这么轻松的了。”

    魏索抬头看着天象,从一开始引动天劫到现在,只是短短几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但是整个老天都好像已经被点着了压了下来,除了依旧无穷无尽落下的天火之外,天空之中已经布满了浓厚至极的云彩,就压在头顶上方不到千丈的高度,而且这浓厚得就像泥土一样的云彩全部都是炽烈的火云,惊人的热力使得魏索和王无一等人全部就像置身在一个巨大的火炉里面。不过这巨大山谷里面的每一座紫铜古殿,就像是一名神玄四五重,甚至真仙级别的大能在出手抵挡天劫,无论是天火还是压下来的火云,都能够抵挡得住,看来这一开始的火云天劫,魏索是根本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就撑得过去了。

    果然,半炷香的时间过去,没有一片天火能够对魏索造成任何的威胁,而天空之中的火云色泽却是起了变化,除了慢慢变成金黄色泽之外,轰隆隆的雷震声不绝于耳,突然喀嚓一声爆响,一道金色光芒破云而下。

    随即,无数金色光芒和白色光芒破云而出,就像无数条巨蟒、巨龙冲击下来。

    “开始落下狂雷了!”

    这下魏索轻松的心情一点都没有了,按照他搜刮到的记载,这九天狂雷的威力可是远超一开始的天火,而且是要足足维持一炷香的时间。

    “哗啦!”“轰!”

    才刚刚和这九天狂雷打了一个照面,魏索就看到一条原本就像是一柄魔刀一样在空中乱扫的黑色神光被雷光轰得粉碎。

    又过了片刻,一片芭蕉叶一样在空中乱闪的绿色神光也被雷光轰得粉碎。

    “喀!”

    魏索旁边不远处的那座通体散发墨绿色光华,形成一股冲天墨绿色光柱的紫铜色古殿好像也快支持不住了,发出了隐隐约约的崩裂声。

    原本还算平静的下方山谷之中,也被恐怖的雷声和雷罡气息震得有些地动山摇起来。

    “要不要这么厉害的啊?”

    这下魏索坐不住了,为了缓解心中的紧张,他大叫了一声,将一片木片状的东西和一片金银两色的残布祭了出来,朝着那条墨绿色光柱上方顶了上去。“你们三个什么都不用做,就帮我定住这大诸天造化瓶,不要被打飞就可以了!”同时,魏索对着王无一和苏神血、碧玺宗宗主三人也叫了一声。

    从眼下的情形来看,这一轮要想每个禁制都不破是不可能的了,别的地方魏索也是没办法管了,而他身周的这数十里,却是一定要设法保一保,否则光是到这九天狂雷一落就被打得七零八落,那他下面肯定支撑不过去。

    至于大诸天造化瓶,他肯定也是要分出心神管的,只是生怕自己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才让王无一三人什么都不用做,专门帮自己盯着这件东西。

    只见魏索这一片像桃木状的东西和金银两色残布一祭出来,顶在墨绿色光柱上方,一道道水桶状粗细的雷光冲击上去,却是打不破那片桃木状的东西,而金银两色残布上光华闪动,却是将周围方圆数百丈的雷光都吸纳进去了不少,随即又是迸发出一张雷光太极图,和天空落下的狂雷抗衡。

    有魏索这两件法器相助,那座通体散发墨绿色光华的古殿压力顿时大轻,看上去一时是不会崩溃了。

    “噗!”但是魏索还没有来得及得意,也就是半盏茶不到的功夫,那片桃木状的东西首先通体一震,支撑不住,爆成了一团火花。两三个呼吸过后,那片金银两色残布上也发出了裂帛的声音。

    魏索祭出的法器和法宝虽然已经是专门用于抵挡天劫的,但是天劫之所以称为天劫,正是因为威力的可怖和难过。

    “这两件法宝就只能支持这么一会?我再顶!”

    魏索到这个时候可以说是真正开始体会出天劫的可怕了,但是这个时候除了咬牙苦撑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就是九天狂雷这么厉害,荒族大能现在不出来,肯定也是已经吓得半死,龟缩在那个古殿里面死撑了。一声怪叫之下,一片金色瓦片状的法器又从他的手中飞射了出去,对准一条落向墨绿色光柱的雷光撞了上去。

    “天都穿了么?”

    距离魏索至少有一万六七千里的地方,长孙小茹和长孙景等人已经全部凝固了,就像一座座化石,耀眼至极的雷光将他们的身上映射得一会雪白,一会儿金黄。

    他们的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雷海,无数的柱子一般的闪电和雷罡在从天上拼命的往下轰击。

    别说是自己抵挡,就算是在远处看看这样的景象,他们都感到一阵阵的胆颤。

    ……

    “妈的,还是渡厄金瓦有用!”

    无尽雷海之中,魏索郁闷的一声大叫,刚刚激发出的一面金黄色圆镜模样的法器,又被轰得四分五裂。

    这种无穷无尽的巨大雷光压落下来,给人的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魏索在里面都有些分不清楚时间,也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反正他已经连续祭出了十件法器,已经损毁了。

    “不要这样吧!刚刚夸奖你就顶不住了?”

    而几乎就在魏索刚刚一声叫声消失的瞬间,那一片已经坚持了许久,也不知道已经挡住了多少条雷光的金色瓦片状法器也是在雷火之中被炸得粉碎,化成了无数金色的流光。

    “王无一,从刚刚这雷光降落到现在,已经过去多久了?”

    不过到现在魏索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一边继续祭出一柄宝伞状的法器,一边马上问旁边的王无一等人。

    “已经过了半炷香的时间。”王无一等人此刻却是根本没有什么害怕的概念,飞快的回答魏索。

    “这九天狂雷才刚刚过半?不行,看来只能护住我这个光罩周围就差不多了。”

    魏索马上在心中开始飞快的盘算起来。他身上总共收集到,专门用于抵挡天劫的法宝和法器是一共一百六十七件,其中原来准备抵挡第一重天火的法器有二十一件,一件都没有用掉。接下来最适合抵挡九天狂雷的法器和法宝是二十五件,现在已经耗掉了十一件。虽然九天狂雷也已经过半,但是接下来还有几次强大的雷罡轰击,能够余下更多,成功率就更大。

    而且现在魏索方才已经全力激发了列缺残月和登仙法域等各种强威试过了,在这种外面元气极其紊乱,而且各种九天雷火撕扯厉害的情况下,元气威能十分脆弱,他的列缺残月和登仙法域一打出去,根本打不到目标雷光前就已经被扯得粉碎。

    在这种天劫里面,强大的术法似乎还不如一面强大的法盾或是法宝胎体有用。

    “当!”

    只见魏索的目光一阵剧烈闪烁之下,伸手一点,将一个底座雕刻着四面天尊的金色莲台大|法座打上了天空。

    “轰!”“轰!”“轰!”…

    只是三四条雷光落下,这个依旧被魏索用来挡在那条墨绿色光柱上方的金色莲台法座也被打成了一条条飞散的金色液体,不仅是被击碎,而且直接就被熔融了。

    “好,好歹有点用处!”

    见此情景,魏索却是不惊反喜,又将一个巨大的金色平台也祭了出来,点到上方抵挡。

    方才那金色莲台法座是已经有些残破的四神王法座,是以前皇天道的东西。他试着将这些东西当成法盾用,方才一试之下,虽然只是坚持了短短一会的时间,但是总算有点用处。

    现在他是真正知道了天劫的恐怖,对付这天劫,就明显是一场异常艰苦的消耗战,所以他现在是宁愿拼着先将手头上其它法宝和法器消耗光,也要将手头上用处比较大,专门用于抵挡天劫的法宝和法器多留一些下来,留到后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