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大家这么有缘分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大家这么有缘分

    这么多神玄大能同时打出最强威能,这是在之前十名神玄大能对敌魏索时都根本没有的。

    正常对敌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这么多神玄大能的威能,都同时轰击到一个点上。

    此刻这么多神玄大能打出的最强威能冲击在一起,就好像很多颗小星辰同时撞击,到处都是毁灭性的光焰,恐怖的威能让十方云朵都刹那溃散,虚空全面扭曲,让皇天城周遭眼见此幕的修士都是感觉到窒息。

    “没有破!”

    “在这样的威能冲击下,竟然还是完好无损?!”

    “这大诸天造化瓶的胎体也实在太过惊人了!”

    但是在毁灭性的光焰散开,虚空扭曲产生的晶光消失的瞬间,所有的人却都是看到,大诸天造化瓶依旧完好无损,表面都根本没有遗留下什么伤痕,依旧闪耀着清冷的蓝白两色淡淡灵光。

    “竟然强横到这种程度?这帝器的胎体真是不可想象!”

    黄道君等人也都是十分震撼,要知道这件大诸天造化瓶是根本没有人御使,根本没有激发出什么元气威能,完全是胎体硬撼,但光是胎体,不激发任何威能,竟然能够完全承受住他们的一击。

    “这怎么办?”

    魏索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他的感知比其余大能不知道敏锐多少,感觉得更清楚,这么多人打出的强威,压到这大诸天造化瓶上面都是鸡蛋碰铁块一样。这件大帝炼制的东西,和他们的威能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钢牙妹留下的话里面,是只说打破,而且魏索感觉得出她话里的意思,在外面怎么打这大诸天造化瓶,估计内里的她们都不会有事。这么小的瓶子能够收纳她们进去,内里也必定是有独特空间。但是这根本打不破怎么办?

    明显以他们这种强度的威能,再多打上去也根本打不动。

    就像一块铁块放在哪里,一瞬间砸再多的鸡蛋上去都是根本没有用。

    “恩?”

    就在此时,让魏索和黄道君等人突然目光剧烈一闪的是,一团金光突然从虚空之中透了出来。却是湛台灵澜乘着魏索等人都出手轰击大诸天造化瓶,御使着虚空金葫从虚空之中透了出来。

    “不要杀我!我有话说!”

    但是湛台灵澜御使着虚空金葫从虚空之中一透出来,却是没有设法逃遁,而是马上害怕至极的对着魏索大叫了起来,满头都是冷汗。

    “你有什么话说?”湛台灵澜这样的举动倒是有些出乎魏索的意料,看了无比仓皇的湛台灵澜一眼,魏索也不动手,马上问道。

    “这大诸天造化瓶是帝器,以神玄之力几乎不可能打破,如果我能给出些有利于你打破这件东西的消息,你能放我一条生路么?”湛台灵澜看着魏索,十分紧张,一副随时准备再次遁入虚空的神色。

    “你知道有关可以打破这大诸天造化瓶的东西?”魏索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哆嗦了一下。

    “不错,我的确知道一些。”湛台灵澜看到一副可以谈的样子,脸上终于恢复了点血色。

    “你若是让我种下禁制,乖乖回答我的任何问题,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魏索也没有什么废话,马上说道。

    “不行,这样有些太过了。”湛台灵澜看到魏索也很紧张,心里马上大定,马上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不放我的话,我也难以逃脱,可是你要是和我这样耗下去的话,很有可能救不了她们。”

    “我身上有可以抵挡你神识冲击的法器,虽然逃不脱,可是一下遁入虚空,还是应该做得到的。”看着魏索好像有些犹豫的样子,湛台灵澜又马上补充了这一句。

    “好,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你如果有一句假话,你就别想离开了。”魏索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究竟还是不行啊,就这样威胁一下,心就乱了,要是没有这样的弱点,你要是狠辣一点,那我为了保命,恐怕还是要让你种下禁制。”一听到魏索这么说,湛台灵澜的心里顿时得意了起来,觉得换了自己是绝对不会这么放虎归山的。只要自己这次逃得了,远远的躲起来,以后就还有翻本的机会。湛台灵澜可以说是越想心中越是得意,但是面子上却是不动声色,大声道:“我保证不会有任何虚言。”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要废话了。快说如何打破这大诸天造化瓶!”魏索心急难耐的模样。

    “好。”湛台灵澜看着魏索,说道,“我发现这件大诸天造化瓶里面有绿星核金。”

    “绿星核金?”魏索马上看着手中的大诸天造化瓶。

    “不错,方才你们轰击这大诸天造化瓶的时候,我看到此瓶瓶身上有星星点点的绿色光华透出,每一点绿色光华都像是一条漩涡形的神纹,这就是胎体之中加入了不少绿星核金的最显著特征。”湛台灵澜说道。

    “他说的倒不是假话。”黄道君微微一愣,忍不住看了魏索一眼,刚才他也的确看到了大诸天造化瓶上有湛台灵澜所说的绿色光华透出,只是绿星核金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却也是不知道。

    “这绿星核金,是一种绿色的陨铁精华,也只在真正的星核中存在。这种陨铁精华极其的惊人,加入一点,胎体就会到惊人的地步。这大诸天造化瓶炼入了这么多绿星核金,就算是真仙五重的大能都未必打得破。只有在经受域外雷火的长时间冲击的情形下,这种陨铁的品质才会脆化,才能打得破。”看着魏索和黄道君等人都没听说过绿星核金的样子,湛台灵澜解释了这一句之后,又马上道:“现在这么多道友在场,我相信里面可能也应该有见过有关这种精金的记载的,你只要问一问,就可以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

    “不错,我们是天坠大陆的散修,魏神君,我们也见过这种精金的记载。”魏索也不客气,问询下去,却是有两名散修证实了湛台灵澜的话。

    “就只是这样?”黄道君和玉天宗宗主、极阴神君却是有些牙痒痒的,觉得这湛台灵澜实在是有些奸诈,投机取巧,就算知道可以用域外雷火冲击又怎么样,不是真仙,谁能将这大诸天造化瓶带着飞到域外?

    但是魏索却是并没有生气,看了湛台灵澜一眼之后,却是传音到湛台灵澜的耳中,直接问了一句,“你那条靛蓝色断臂,是从何得来?”

    “你怎么知道我有一条…?”湛台灵澜顿时吓了一跳,不可置信的看着魏索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的身上果然也有一条荒族大能的断臂!”魏索刚刚是故意直接说这么一句试探,现在一看湛台灵澜的反应,魏索就知道自己猜得不错,湛台灵澜的身上,果然也有一条荒族大能的断臂!

    林枫华、卓青凝、湛台灵澜,目前自己所知的这三名得了荒族传承的人身上,都有一条荒族大能的断臂,这让他心中隐隐感觉不妙。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先老实告诉我,你这条靛蓝色断臂是从哪里得到,还有你的功法和传承,是不是也是从这条靛蓝色断臂中得到!”魏索看着湛台灵澜,马上道:“你该不会见到这条断臂的时候,这条断臂也是在天上飞着吧?”

    “你…”湛台灵澜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但是倒抽了一口冷气之后,他却是彻底反应了过来一般,不可置信的传音到魏索的耳中,“原来你也是和我一样,是从这条断臂之中得到了传承?!”

    “竟然真是如此?”一看到湛台灵澜的这神色,魏索心里顿时已经有了底,眉头一挑,传音冷哼道:“我是问你,你居然问起我来了?”

    “怪不得你当时第一次见我,就明显异样,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看来你知道的比我多。”湛台灵澜却是彻底会错了意,以为魏索也是和自己一样,连连吃惊的传音了几句,这才镇定下心神,用古怪的眼神看着魏索,传音道:“不错,我的确是因为这条断臂得到的传承,我见到这条断臂的时候,这条断臂的确是像陨石一样在天空之中飞遁着,不过我不是从这条断臂之中得到的传承,当时是这条断臂抓着虚空金葫,我是在虚空金葫之中得到了几部古典,得到了传承。”

    “当时是这条断臂自己飞到我面前,认主一样的。你呢?也是一样么?”说了那几句之后,湛台灵澜还是忍不住,找到知音一样,又对魏索说了这一句。

    “不错,我也是这样。”听到湛台灵澜这么说,魏索皮笑肉不笑的索性点头说了这一句,又马上道:“你到底是在哪片区域正好碰见这条断臂的,当时碰见这条断臂之前,你是什么身份?”

    “我是在洛菊荒原附近,你呢?当时我遇见这条断臂之前,我和你之前也是一样,也只是一个小散修,我是正好跟了一个商队,经过了那里。”湛台灵澜更是兴奋了起来,“魏道友,既然我们都这么有缘分,恐怕都是源自同一传承,那你总该网开一面吧。”

    “洛菊荒原?!”魏索的眼睛瞪大了,要知道卓青凝可也是告诉他,是在那片荒原之中正好见到荒族大能断臂,看来那处地方,很可能有古怪!

    魏索心中暗惊,不过面上却反而还露出了一丝笑容,“早说清楚不就好了。既然如此,你就把几部古典记录下来给我,然后你就可以离开了。”

    “这…魏道友,你现在的功法和术法,已经无敌了。就用不着我的东西了吧?”湛台灵澜一副和魏索好朋友的样子,讪讪的笑道。

    “好,大家既然这么有缘分,你以后别和我作对就好了,你可以走了。”魏索对着湛台灵澜说道,最后一句你可以走了,是公开说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真的?!”湛台灵澜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愣了一愣之后,才狂喜至极的对着魏索连说了几声多谢,随后便架着虚空金葫就要离开。

    “就这样放过了此人?”皇天城周遭的修士也都是觉得不可思议。

    “等等!”

    突然,就在此时,圣王宗宗主和玉履神君一左一右,拦了上去,“湛台灵澜,你以前答应我们的事还没做到,你就这样走了?”

    “什么事?”湛台灵澜顿时有些发愣。

    “你先前就和我们说好,用虚空金葫换我们宗门的几名女弟子做道侣的,现在我们宗门的几个女弟子都已经做了你道侣了,此间事了,你就要实行诺言,把这虚空金葫交给我们了。怎么忘记了,还要带着虚空金葫走?”

    “我…”湛台灵澜本来想下意识的说,我什么时候用虚空金葫换女人了,你们两个有病啊!但是他这一瞬间,却是反应了过来,顿时脸色发白,气急败坏,对着魏索破口大骂,“魏索,你太无耻,太卑鄙了,你都说了放我走了,居然用这种手段!”

    这实在是太明显了,就算是个人恐怕就想的出来,这是魏索暗中指使的,谁会用虚空金葫这样的法宝,去换几名女弟子。但是魏索却是摊了摊手,一副无辜的样子,“这是你们的事,湛台灵澜,这就不管我的事了。”

    “两位宗主,虽然这人占了便宜却不履行诺言,但好歹也给我点面子,你们也不要发怒,也不要灭杀他,就简简单单种下点什么禁制,让他把虚空金葫啊什么的交出来就好了。”接着,魏索还对着圣王宗宗主和玉履神君说了这么一句。

    “魏索,你太卑鄙了!”湛台灵澜悲愤欲绝,差点眼泪和鲜血一齐喷了出来。

    “我就说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对于这样的情景,皇天城周遭的修士却都是反而大多暗自点头,互相暗中议论,在他们看来,湛台灵澜只是取巧说了一点东西,就想脱身,魏索要是放过他就反而说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