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十九章 到了反杀的时候了

第一千一百十九章 到了反杀的时候了

    在整个修道界彻底掀起惊涛骇浪之时,魏索却是并没有离开寒香城多远。

    只是掠出了五六千里之后,魏索便直接在一处荒芜冰原降落了下来,直接和以前一样,往下挖了数千丈,开辟了一个简陋至极的临时洞窟出来。

    天九神君和王无一等人联手起来,对他现在虽然也极有威胁,但是魏索十分清楚,黑菩提天母和圣王宗宗主、玉履神君这三人都被自己对付了的消息一传出去,这些人必定十分惊惧,恐怕短时间内,根本就不敢到寒香城周遭来,要探查的话,恐怕也是让别人前来探查。

    对于他来说,现在唯一需要顾及的,就只有那名四臂荒族大能。

    不过在寒香城中之时,魏索也已经暗中传音,让圣王宗宗主和玉履神君也都暗中问了有关四臂荒族大能的消息。

    黑菩提天母和圣王宗宗主等人原本也都十分顾忌这四臂荒族大能,但是当日那名四臂荒族大能追击古帝尸之后,却是再也没有展露过行踪,直到此时,这些超级宗门,也都没有发现四臂荒族大能的踪迹。

    那名四臂荒族大能出世之时,就已经是一副自认天下无敌的态势,根本不掩饰行踪,这么久没有在寂寒大陆显露踪迹,便极有可能是根本不在寂寒大陆境内,很有可能都追古帝尸追出天穹之外了。而且他听灵珑天说过,一般修士的术法和法宝,荒族也无法动用,所以在没有像圣王宗宗主等人先前追踪他的一些法宝的情况下,就算赶来,在地气和他布置的掩护下,也基本不可能发现他的踪迹。

    而且他现在的神识状况,也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必须马上炼化那两株荒古灵药静养。

    一挖出准备静修的临时洞窟,魏索也不多说,直接将黑菩提天母和圣王宗宗主、玉履神君封印住,然后将噬心虫放了出来。

    将噬心虫放出来之后,魏索才从纳宝古戒之中取出了一张银丝草毯,铺在地上,盘坐了起来,将两株荒古植株取了出来。

    这两株荒古植株一株是奇异的紫色,外表如同普通的荆棘,连着根,三尺来长的一枝,十分的沉重,坚硬,没有什么气味。

    而另外的一株,却是墨绿色,是一根小手指般粗细的藤蔓,只有六七寸长,长着一个个同样墨绿色的小绒球,看上去十分的奇特。

    魏索伸手一点,先行将这两株荒古植株的外观直接记载了下来,因为荒族对于这些荒古灵药的记载,荒古本草经,对于修士的意义,同样是一篇不亚于洞虚步法的无上古经。这名华衣年轻人交出的荒古本草经之中,记载了足足有两百余种现在几乎所有宗门都根本不知道用途的荒古灵药,只差这两株荒古植株,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名字,但是只要知道用途,也就已经足够了。荒古本草经,也是彻底的齐全了。

    “唰!”

    将这两株植株记载了下来之后,魏索先行化出了一股水灵元气,朝着那株紫色的荒古植株上一冲,冲出了一丝药力,马上试着炼化,感受起药力起来。

    “此人以为我中计,得意忘形,说的倒的确不是假话。”

    这丝药力一被魏索化入体内,魏索的眼睛就是马上一亮,原本都始终有些火辣辣和堵塞感觉的眉心之中,顿时一片清凉,说不出的舒服。

    “不知道这株植株的药力,又有什么不同。”

    魏索马上又是一股水灵元气,冲刷到了另外一株墨绿色的荒古植株上。

    “嘶!”这株墨绿色的荒古植株的一丝药力一化入体内,魏索却是马上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这株荒古植株的药力却是十分的霸道,直接就如同一条条飞剑在他的神识之中穿刺,却是好像要以蛮力硬生生的劈开他神识之中的堵塞之处一般,脑海之中,却是瞬间充斥极其刺痛的感觉。

    不过魏索反而是心中大定,因为这种极其痛楚的感觉稍微减退之后,他就马上感觉出来,这药力对自己的神识也是有好处的,而且也没有什么不利的药力在体内肆虐,也就是说,那名华衣年轻人自以为肯定逃脱时,却并没有说假话,这两株的确都是可以弥补神识损伤的灵药,只是现在微弱的药力,也不知道到底那一株还有壮大神识的功效。

    没有丝毫的停留,一股股水灵元气从魏索的窍位之中透出,直接先将紫色的荒古植株包裹了起来,不停冲刷,不停的炼化了起来。

    这一株荒古植株看上去也不大,但是内里的药力,却是十分惊人,魏索足足用了半天的时间,才将这株荒古植株彻底的炼化。

    “看来这一株才是兼具壮大神识效果的灵药了,想不到光是这一株荒古灵药的药力就这么惊人,我却是已经不需要在此处多浪费什么时间了。”

    一完整炼化这株紫色的荒古植株,魏索只是神识一转,眼中就顿时充斥了惊喜难言的神色,深吸了一口气,直接从银丝草毯上站了起来。

    现在他脑海之中灼热和痛楚的感觉,已经完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反而是类似大热天吃了冰块般的舒爽感觉,而且那种脑袋发沉,思维受阻的感觉,也完全消失,脑海之中十分的清晰。

    也就是说,只是炼化了那一株紫色的荒古灵药,他的神识损伤至少已经恢复到连他都已经感觉不出来的细微地步了,现在对敌起来,应该根本没有什么妨碍了。只是和之前相比,神识强度,却是并没有什么提高,那么显然这另外一株药力特别凶猛的墨绿色植株,才是兼具壮大神识效果的灵药了。

    从银丝草毯上一站起来,他的眼中还有惊喜难言的神色,但是身上,却是顿时迸发出了一股强大至极的肃杀气息出来。

    现在,不是被追杀,而是到了追杀那些大能的时候了!

    “唰!”的一声轻响,魏索将墨绿色的植株也用水灵元气裹了起来,不停炼化,同时目光闪动,将黑菩提天母和圣王宗宗主、玉履神君的封印解了开来。

    “恩?”

    一解开这三人的封印,魏索的眉头却是又跳了跳。

    原来黑菩提天母修为完全废除,肉身气血又是几乎燃尽,虽然生机强大,但是现在也已经到了极限,明显生气快速消退,是正好到了快要陨落之时了。

    “魏索,我答应你的,已经全部做到,我只希望你也做到承诺,不要让我大喜宗断了传承。”黑菩提天母自然更是清楚自己到了油尽灯枯之时,她也知道魏索必定不会反而花大力气救助自己,所以此刻一解除封印,她也只是惨然的一笑,说出了这一句。

    “你放心好了,我答应你的,我自然会做到。”魏索看了黑菩提天母一眼,点了点头。

    这黑菩提天母只差一点就让他陨落,对于黑菩提天母,他自然不可能有丝毫的好感和同情,但是黑菩提天母却也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强者,对于这样的一名对手,在最后弥留之际说出的请求,他却是也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尊重。

    黑菩提天母又张了张嘴,但是最终眼神却是彻底黯然了,没有再说什么,吐出了最后一口气息。

    在这最后之际,她的眼神之中也没有了怨毒和愤恨,只有无比的不甘和后悔。因为到了此时,所有一切成空,她也十分清楚,自己追杀魏索,魏索灭杀她,根本没有什么对和错,错的只是她不该来趟这浑水,以至于落得如此凄惨下场。

    “看到好东西要抢,贪图好东西,这本身没有错,但是也要看那好东西是否是有主,想要恃强凌弱硬抢,这本身就是错了,希望你下辈子和我一样做个小散修,或许你就不会天生自高自大了。”看着黑菩提天母的尸身,魏索在心中说了一句。随后,他伸手一点,将黑菩提天母的尸身和噬心虫都收了起来。

    “你们全力帮我打探出王无一他们的下落,等这件事结束,我便解开你们的禁制,让你们自行回各自宗门。”

    收起了黑菩提天母的尸身和噬心虫之后,魏索直接卷起圣王宗宗主和玉履神君,掠了出去,解开了两人身上的几道禁制,同时对着两人说道。

    听到魏索这样的话,圣王宗宗主和玉履神君在心中顿时又是不自觉的一个哆嗦。魏索这句话说出来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圣王宗宗主和玉履神君却是瞬间有种尸山血海,天地变色的感觉。

    “我们一定会全力打探的!”两人一个哆嗦之后,根本不敢废话,马上说道。他们自然魏索说的这件事结束,是什么样的意思。

    “你也是一样,说起来倒是反而要谢谢你,你若不是这样的心性,当日我问询你,你直接将荒族断臂的事告诉我,说不定还能从我身上得到不少好处,我倒是还得不到这么多好东西。”魏索不看两人,伸手一动,却是将那株已经蕴育出了灵性,一打开纳宝囊就想要飞遁逃走的绿油油的灵药取了出来,同时在心中对着那名华衣年轻人也说了这么一句。

    这次他从这名得了荒族传承的华衣年轻人手中得到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

    静念心剑和荒古本草经,光是这两样东西,就不知道可以给他带来多少的好处。而且他的身上,本身就有这么多株荒古灵药。

    像这一株已经蕴育出灵性,药力必定已经惊人至极的荒古灵药,在荒古本草经上记载,便是名为荒古悟仙草。

    这株荒古灵药,荒古本草经上也记载得清清楚楚,神玄三重的神玄元气,方可炼化,可以提升诸多感知。这荒古悟仙草,本身就是一种可以让人更为清晰的感知天地元气,帮助领悟大道法则的灵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