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十七章 阴到阴人祖宗头上

第一千一百十七章 阴到阴人祖宗头上

    “意念越生死…”

    静念心剑,这篇古经和洞天神火一样,也让魏索感到深深的震撼。

    可以说,就算东如来没有留下洞天神火,从这篇古经上,魏索也能得到和看到洞天神火一样的感悟。

    而且这片古经上对于精神和意念的记载,可以说比洞天神火还要深,还要博大。

    魏索第一眼看到这篇古经的经文,就已经彻底感觉出来,创下这篇静念心剑的人,境界比起东如来要不知道高出多少。

    东如来已经达到了此种自创强法的地步,如此的理解,若是没有陨落在大弑天洞府之中,将来的成就,又何止是普通真仙一流的人物。

    这篇静念心剑,一开篇就直接说,强大的意念,甚至能够超越生死,意志是一切的根本,有些事,之所以人做不到,是因为一个人的意志,已经觉得做不到,所以才会真正的做不到。

    也就是说,这篇古经,一开篇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世上生来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这对于魏索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这就像人一开始生来,就知道石头比水重,放在水上是会沉下去的,生来的意识,就是普通的石头放在水上,不可能浮着。

    但是这篇古经,却是说,任何修炼,本身就是逆天,打破天道法则,就如同一个人本来最多只能活上百年,但是修士修炼,却是偏偏能活上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一样,是你觉得石头会沉下去,所以石头才会沉下去。

    就像是你自己觉得肉身被重创到一定地步,就会死去,所以你才死去一样。这篇古经,却是彻底的颠覆,一开始就是说生死根本并非是人意识之中接受的这种道理决定的,关键在于,你的精神、意志,能否足够强大到打破这种既定的规则。

    即便肉身崩溃,也根本不用寻找新的肉身夺舍,甚至可以以强大的神念,自己重塑肉身,或者直接打破元气规则,光凭神念,就可以不被消磨,同样长存。

    而下面的经文,同样描述强大的意念可以洞穿虚空,改变元气规则。

    这种描述,远远超过了洞天神火和现今修道界之中,所有可以分化神念,留下像剑王老祖那样的一段神念的境界,完全的逆天。

    但就是这一篇一开篇就是极其逆天的经文,给魏索的感觉,却偏偏是十分平和,就好像有一个人在平静的阐述着本来的道理,告诉世人,本来就是万物平等,天、地、一切法则,也都是和人平等,没有谁凌驾于谁之上的道理。

    万物平等,和天地平等,如果心中没有这样觉得自然的道理,一名修士,又如何能超然物外,脱出这天地的桎梏?修为再高,也是在这天地之下。

    一时间,魏索的背心又是冷汗倏然而落,这篇古经的神识斩杀和壮大神识的字句,他还没有来得及细看,但是这篇经文包含的逆天道理,却是又让他的感悟,瞬间拉高了一大截,如同让他置身在极高的虚空之中,看着这个天地。

    “怎么样,以你的见识,也应该知道,我给出的这些经文都肯定没有什么问题了吧?而且你也有探知我说话真伪的术法,也应该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就在这时,华衣年轻人却是突然说了这一句。

    这一句让魏索的心神略微平复了下来,而只是目光一扫,魏索对此人就又浮现出了一丝更浓的杀机。

    华衣年轻人的神色,让他瞬间就感觉出来,他在这个时候突然说这句话的用意。

    这名华衣年轻人,分明就是也从他的神色判断出来,他是得到了一些感悟,所以才突然出声,想打断他的感悟。

    有些道理,要是一时感悟不出来,想不明白,可能今后就要很长时间才能重新想得明白,或许永远也想不明白,想得偏差。

    一名修士所处的环境、心境,甚至情绪等等,都会对感悟产生极大的影响。这名华衣年轻人出声想打断他的感悟,心机是十分阴险,只可惜魏索得到洞天神火在前,已经得到了诸多感悟,这篇经文的意境,却是一下就想清楚了,这名华衣年轻人这种做法,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你的神识损伤,是越快修复越好,否则就算有其他大能赶来,你将他们灭杀,神识受创就越重,到时我的这两株荒古灵药,也未必能彻底恢复你的神识了。所以我劝你还是马上出发,按照约定,将我送到哪一个传送法阵处,让我离开。”华衣年轻人却是以为魏索没有察觉他的用意,看了魏索一眼,又接着冷笑道,“以你现在的修为和神通,恐怕要杀他们,也不急在一时吧?”

    听到华衣年轻人这么说,魏索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继续仔细的看起了这篇静念心剑具体的杀伐和壮大神识之法。

    静念心剑的杀伐之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玄奥,只是将强大的神识,化成利剑一般,斩杀对方的神识。但是壮大神识之法,却明显是这篇古经最精华之处。

    这篇静念心剑的壮大神识之法,竟然是相当于施法,将自己的神识化成两股,就像是自己和自己交战,这就像是上古佛门斩三痴的法门。

    上古佛门的斩三痴法门,是将心中的善念和恶念分离开来,然后用善念斩杀恶念,自身的神识之中争斗,来提高自己的神识和其它修为。

    修为低的,是观想斩三痴,神识之中,将善念和恶念观想成两尊神魔,互相交战,而修为高绝的,甚至直接可以神识化形,化出真实的形象。

    这篇静念心剑,也是这种自身神识交锋,来壮大自己神识的手段,但是静念心剑的经文,却是十分平和,而且魏索感到了一股浓浓的人情味。经文上说,善恶本身存于一心,一念万生,哪里分得清楚,恶念又是怎么可能斩杀得完的,更何况,任何情绪,欲望,甚至都是强大的意志的来源,只是不要失了自己的本心就好。

    “不要失了本心…”魏索回味着这句话。本心是什么,这篇经文上没有再行细说。

    “或许就是问心无愧,不要因为做了什么坏事,担惊受怕,纠结于心吧?这篇术法,恐怕也是荒族从远古大能的手中得到,根本不是荒族大能所能创出来的。”魏索的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你大概也看到了,我这篇术法,修炼之时,是分化两股神识自身争斗,从而壮大神识,以你现在的状况,是根本无法修炼此法的,要想修炼的话,还是要从我口中得知那两株荒古植株的炼化之法,将神识彻底恢复了才行。”就在这时,华衣年轻人看到魏索不说话,目光剧烈闪动,以为魏索又是感悟到什么东西,顿时又是说了这么一句。

    “好。”华衣年轻人此次一出声,魏索却是也没有什么废话,伸手一点,将不灭净瓶和手中的记事青符全部收了起来。

    “如果我记得不错,距离此处最近的长距离传送法阵,应该是寒香城通往大寒城外蛮荒荒原的一个传送法阵,距离四万里左右。”收起了手上所有的东西之后,魏索又看了华衣年轻人一眼说道。

    “也就这个传送法阵好了。”华衣年轻人眼里不可察觉的光华一闪,“我倒也可以告诉你,为了防止你用传送法阵逃遁,天穹边缘几处长距离传送法阵,包括冰天池的传送法阵,也早就已经毁坏了。”

    魏索冷冷一笑,也不再多说,伸手一点,却是祭出了玉履神君那件黄玉大剑外形的飞遁法宝,直接真元一卷,将黑菩提天母等人全部载起,又放出一朵太古凶火,破开山体,直直朝着寒香城的方位狂掠而去。

    玉履神君的这件黄玉大剑状的飞遁法宝名为丹气神剑,速度也是极其的惊人,瞬息也是十数里的距离,除了那力山龙龟之外,魏索还根本没有看到比这件东西更快的飞遁法宝。

    寒香城距离冥永冰川七万里不到,只是半天左右的时间,魏索等人就直接到了寒香城的上方。

    “魏索,现在已经到了寒香城,你应该解开我所有禁制了。”一到寒香城的上空,华衣年轻人就马上冷笑着对魏索说道。

    “啊!”

    但是他的话音还未消失,却是又马上发出了一声剧烈的惨叫,整个身体又瞬间抽搐了起来。

    “你…魏索,你竟然敢食言!”惨叫声中,华衣年轻人又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

    “谁说我要食言,我只是看不惯你落在我手中还这样的态度。”魏索冷冷一笑,道:“我发动如来神芒,也只是确保你无法再行施法对付我。”

    “你!…啊!”华衣年轻人还想再骂什么,但却是又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没有丝毫停留,魏索连续发了三道如来神芒,将这华衣年轻人神识重创至肯定无法施展静念心剑的地步,才伸手点了数下,打出了数道华光,解开了华衣年轻人身上所有的禁制。

    “你…”华衣年轻人剧烈的喘息了一阵,才缓过了气来,想要破口大骂,但是终于忍住了,脸色极其难看的闭目调息了起来。

    片刻的时间之后,华衣年轻人身上骨骼喀喀作响,此刻他修为未失,真元流动起来,却是很快将浑身骨骼接得七七八八。

    “传送法阵就在下方了,距离此处大概一千四五百里。你就停在此处,不要动了。”此刻华衣年轻人的神识也受创不轻,脑袋之中也是依旧像是钉了许多火钉,脸孔都痛苦得扭曲,怨毒的看了魏索一眼之后,这名华衣年轻人站了起来。

    “你将我重创至此种地步,没有什么保障,这两株荒古植株,必须先行放在我身上,还有别忘记给我一袋灵石,支付传送费用。等我到了传送法阵之中,我再行丢出,将这两株荒古植株的炼化之法告诉你。”一站起来,这名华衣年轻人便又咬牙说道。

    “好。”魏索也不看此名站起来都摇摇晃晃的华衣年轻人,将一袋灵石和那两株荒古植株以及一片记事青符点到了华衣年轻人的面前,往下看去,遥遥看到那处传送法阵就在城中一片山谷的中心,矗立着数十根巨大的晶柱,不是华光闪动,有修士进出。

    华衣年轻人咬了咬牙,看到灵石和两株荒古植株无误之后,也不说什么,马上身影一动,直接狂掠而下。

    此刻他虽然战力恐怕连一名金丹修士都不如,但是真元强大,元气波动惊人,而且身上带着神玄气息,只是瞬息之间,那处传送法阵周遭的修士,就顿时知道有一名神玄大能降临下来,顿时人人惊惧,所有人都纷纷避让了下来,只有这名华衣年轻人一人进入到了传送法阵之中。

    “你们马上给我发动这传送法阵!”一进入这传送法阵,华衣年轻人顿时对着两名负责发动传送法阵的修士,发布了施令。一名神玄大能这么说,两名负责发动传送法阵的修士顿时不敢怠慢,马上开始激发传送法阵,一股股灵光从传送法阵之中升腾了起来。

    “哈哈!魏索,你上当了!”看到传送法阵已然开始发动,一股股灵光从传送法阵之中升腾出来,华衣年轻人顿时发出了震天的狂笑声。“喀嚓”,他直接就将手中的记事青符捏得粉碎,“魏索,你太托大了!你以为你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么,我告诉你,这两株植株,根本就是不需要其他配药,可以直接炼化的!而且这其中一株,不仅有疗养神识,甚至有壮大神识的功效,只是我在追击你的途中,采集到,还没来得及炼化而已。我原本以为,只要自身逃脱就可以了,想不到你竟然如此愚蠢,如此相信我所说的,连这两株灵药都让我带在了身上,你以为我还会给你么?!现在这法阵已然发动,你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来得及阻拦我?你就等着你的神识恶化吧!”

    “此人竟然阴了魏索一道。”这一瞬间,听到这名华衣年轻人的狂笑,黑菩提天母和圣王宗宗主、玉履神君,全部都是心中冒起了这样的念头,同时三人也都觉得魏索此次的确是太过得意忘形了,竟然如此疏忽。

    “你当只有你聪明,别人都是傻子么?”

    “就算作为一名奸商,你的手段也太拙劣了。你以为我将你神识击伤到这种地步,只是为了防止你用神识杀伐之法攻击我么?既然这两株东西可以直接炼化,那我也根本不用留手了。”

    可是魏索的脸上,却是反而浮现出了一丝讥讽的神色,他出口的话,瞬间让华衣年轻人的脸色一变,突然感觉到什么似的,抬头往上看去。

    “啵”的一声轻响,华衣年轻人的头还未抬起,头顶上就冲出了一团血光。

    “啊!”

    和这寒香城相通的传送法阵之外,停留着不少等待传送的修士,但是灵光一闪之间,这群修士却是都发出了骇然的尖叫。

    只见一名身上流淌着神玄气息的修士,显现在传送法阵的瞬间,却是眼睛不可置信的鼓出,生机断绝,头顶上冲出一团血光,血光之中,似乎有一条透明的妖兽存在。

    在这群修士骇然至极,浑身毛骨悚然,都是齐齐往后退去,数十个呼吸之后,更多修士问询赶来之时,传送法阵之中却是又灵光一闪。

    摄着黑菩提天母等人的魏索,从中显现了出来,真元一卷,直接将两株荒古植株和这名华衣年轻人的尸身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