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十四章 赎命

第一千一百十四章 赎命

    “全是我的错,魏索,我给你赔罪认错,我圣王宗,今后再也不敢和你为敌了!”

    一看到玉履神君和华衣年轻人竟然是被魏索生擒,还浑身抽搐,无法施法的圣王宗宗主,顿时无比仓皇的剧烈大叫了起来。

    “你来对付我,这样就想和我谈条件?也想得太好了点吧?”魏索一声冷笑,停在原地,只是看了圣王宗宗主一眼。

    只是看了圣王宗宗主一眼,但是圣王宗宗主却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也是根本控制不住真元,从空中坠落下来。

    “嗤!”的一声爆响,魏索也是玄煞鬼爪一抓,将圣王宗宗主抓摄到身前。只是玄煞鬼爪无法捏得动圣王宗宗主的肉身,“喀喀喀喀”一阵连响,魏索双手连击,如同敲打瓷器一般,直接将圣王宗宗主的全身骨骼也打得粉碎。

    “嘶!”

    将圣王宗宗主也一举擒住,魏索也顿时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直如同虚空之中天龙吞吸风云一般,裂响阵阵,使得许多冰川都产生了雪崩。

    得到如来神芒这样的无上强法,一举生擒三名先前将自己追得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大能,魏索此刻的心中,也是说不出的快意。

    一声长嘶之后,魏索也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真元一卷,又化出一朵太古凶火,在前面开道,势如破竹一般,片刻的时间,又穿入了丢着瞒天古符和黑菩提天母的山腹洞窟之中。

    黑菩提天母躺倒在石屋被魏索烧化之后的浮灰之中,一看到魏索摄着圣王宗宗主、华衣年轻人和玉履神君飞掠进来,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任何的话来,只是又惨然一笑。

    她可是亲眼见了如来神芒的经文,她十分清楚,以魏索的修为和对敌经验,加上这门无上强法,就算是再来两名大能,恐怕最终也是和圣王宗宗主等人一样的下场。

    早知道魏索有如来神芒此种强法的话,她怎么都不可能搅入这浑水之中,但是她又怎么知道,魏索原本一直没有这如来神芒,但是冲到此处,此处却是又记载着如来神芒的经文。

    “啪!”

    魏索直接将圣王宗宗主等人如同一块石头一样,丢在了黑菩提天母的身旁,伸手一动,却是直接将神秘华衣年轻人的纳宝囊抓在了手中,伸手一点,打了开来。

    这名得了荒族传承的神秘年轻人纳宝囊中的东西却是不少,纳宝囊的光华一喷出来,马上五光十色,照得整个黑暗的洞窟都亮了。“嗖”的一声,但与此同时,一道绿油油的光华,却是马上腾空而起,拼命的往外逃遁。

    “啊!”黑菩提天母方才张了张嘴,都是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此刻一见这道绿光冲出,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道绿油油的光华,赫然只是一株绿色的植株,叶片和普通的青草一般,只是顶端结了一颗绿色的果实,只有黄豆般大小,晶莹剔透,宝光流转。

    此刻这株植株飞速遁走,看上去极其仓皇的样子,明显是仙级顶阶的灵药,已经惊人的年份,蕴育出了灵性。

    “恩?”

    这株植株一冲出来,魏索的眉头也是猛的一跳,但是他也没有丝毫的动作,只是眼光一闪之间,黄光一闪,这株植株就马上被一朵淡黄色水晶般的莲花封印其中,只是光华闪动,却是一动都没有办法动了。

    “啊!”魏索一将这株植株封印住,黑菩提天母就又是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一条庞大的靛蓝色断臂,悬浮在空中,在这株绿色植株之后,吸引住了她所有的目光。

    魏索看着这条庞大的靛蓝色断臂和这名华衣年轻人纳宝囊中的其余东西。

    他和这名华衣年轻人的冲突,也是因这一条荒族断臂而起,所以看到这样一条惊人的巨臂,他是没有丝毫的意外。

    这华衣年轻人的纳宝囊中,几乎没有什么法器,只是有着一些各色的丹瓶,还有二三十株魏索都根本没有见过的荒古植株。

    “嗤嗤嗤..”几道轻微的声响,魏索点出数道华光,让被他制住的圣王宗宗主和玉履神君、以及这名华衣年轻人有了说话的能力。

    “如果你们不想死的太难看的话,就不要废话,问到你们的时候再说。”在这三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中,魏索说了这一句,随后没有任何的废话,直视着先前心机十分敏锐,甚至在圣王宗宗主之上,明显天资十分不凡,但是现在却是已经如同一条烂蛇一般的华衣年轻人,直接问道,“你是从哪里得到了这条断臂?你又是从哪里得到了传承?”

    “虽然你叫我们不要废话,但我反正已经如此下场,却是忍不住要废话两句,如果我全部告诉了你,你准备如何处置我?”华衣年轻人面色变了数遍,却是最终长叹了一口气,看着魏索问道。

    “你觉得你现在有可以和我讨价还价的余地么?”魏索眼中寒光闪动了一下,说道。

    “你也不用恐吓我,我既然这么说,自然是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华衣年轻人却是反而彻底镇定了下来,冷静的看着魏索,“你就是因为这条断臂和我结仇,现在又不管其它,先第一时间问这断臂的来历,这断臂的来历恐怕对你意义非比寻常吧,若是我现在就陨落了,你什么都无法知道。而且你难道就对我的功法和术法,以及这些荒古植株不动心?若是我陨落了,这些植株,你也根本不可能知道用途。”

    “我不妨告诉你,你的神识杀伐的术法,虽然对敌威力,比我这道神识杀伐的术法对敌威力还要大,但是我这道神识杀伐术法,却是有一个法门,叫做归寂,这个法门,原本就是为了防止落入对手被逼供,你现在就算用你那道神识杀伐的术法再行攻击我都根本没用,因为我只要有一丝思维能够保持清醒,便能够施展此法。随时可以陨落,就算是普渡神光,也对我…啊…”华衣年轻人越说越为得意,嘴角甚至带起了一丝讥讽的神色,但是还未等他说完,他的脑袋之中有如一道火箭冲入,瞬间爆射出无数火焰,狠狠的穿刺在他的神识之中。让他顿时再次发出了剧烈的惨叫声,整个身体也瞬间抽搐了起来。

    “你…!”华衣年轻人脑袋欲裂的浑身抽搐惨叫的同时,也充满了不可置信,魏索难道就不怕他自尽么?

    “你别忘记,我也有这样的一条断臂,我只是好奇,你是从哪里得来而已,至于你的功法和术法,你自觉能超过我现在的这些强法么?我有上古十大攻伐之法之一的列缺残月,还有从黑菩提天母手中得到的上古十大防御术法之一的优昙魔莲,还有大乘法音和如来神芒这样的无上强法,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魏索发出了冷笑,冷笑声如同寒针一般,扎入华衣年轻人的耳膜。

    事实上魏索自然十分想要知道华衣年轻人身上的诸多隐秘,但是华衣年轻人想要活命的想法,却是逃不出他的双目,而且从小到大,当了那么多年奸商,在此种占据绝对上风的情况下,他自然知道如何应对。

    “魏索,你够狠!”华衣年轻人也咆哮了起来,魏索的话彻底击溃了他居高临下的心态之后,他却也是豁出去了,“既然如此,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除非你答应放过我,否则我绝对不会说出任何的东西,只要你再用一道如来神芒对付我,我便马上发动归寂法门!”

    “不管你到底看不看得上我的功法或是术法,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身上的这么多荒古植株之中,有两株植株,可以大补神识,但是我不告知你,你绝对不知道如何炼化!我不相信以你现在的神识状况,会不动心!”接着,华衣年轻人又剧烈的咆哮了一句。

    “好,只要你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我可以放过你。”华衣年轻人本来还要嘶吼,但是魏索的这一句淡淡的话,却是让他一下子就呆住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魏索竟然会一句废话都没有说,直接平淡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这反而让他一时根本回不过神来。

    “你们有什么条件,可以为你们赎命?”平淡的说了那一句之后,魏索却是不看一下子呆住的华衣年轻人,而是看着圣王宗宗主和玉履神君,又平淡的说了这一句。

    “你真的可以放过我们?”圣王宗宗主和玉履神君,也都是彻底的呆住了。

    “那要看你们能够给出什么样的条件了。如果给出的好处,可以远远大过我杀你们得到的好处本身,放过你们,有什么不可以。”魏索看着这三人,冷笑了一声。若是此刻灵珑天在此,看到他这样的做法,知道魏索心中的所有算计,必定又是狠骂一声死奸商,并暗中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这样陡然抛出一根救命稻草让对手抓,绝对比起自己开条件,得到的好处还要多。为了活命,对方是绝对不敢少开好处的。而且魏索说可以放过华衣年轻人之时,心中就是已经下了一个更深远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