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十一章 我可算真传

第一千一百十一章 我可算真传

    如来神芒,这道曾让东如来步上巅峰的无上强法,终于彻底呈现在了魏索的面前。

    神识,是精神和意识,这门如来神芒,是完全透入这个层面,在这个层面杀伐,交锋,如同直接斩杀对方的精力、感知、判断、反应,甚至记忆,所知…这篇无上强法,记载的,完全是脱离肉身的那个层面,如同给魏索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但是魏索却没有直接沉浸在这门可以说是事关他生死的术法之中,却是又先行不停的朝着这道术法下面看了下去。

    因为下面还有一门术法,洞天神火。

    东如来那仅有的一句留言虽然十分简单,但是魏索却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出东如来当时的欣喜和洒脱之意。这一门洞天神火是在东如来大成之后留下,很有可能是在洞虚步法和如来神芒之上的术法。

    现在他的情形可以说是凶险到了极点,那些追杀的大能恐怕随时都会到来,如果洞天神火对他现在的作用更大,他自然是要先行参悟洞天神火。

    “以洞虚步法及如来神芒为引…这洞天神火,竟然是这样的一门强法!”

    魏索逐句的看着东如来留下的洞天神火的经文,不自觉的在心中诵读,逐字逐句的揣摩其中的意思,不知不觉之间,却是心中大为吃惊,背心之中,沁出一层冷汗出来。

    原来东如来的这篇洞天神火,竟然是从洞虚步法和如来神芒这两门术法得了感悟,创出的一门可以洞穿虚空的无上强法!

    这篇经文的意思,是说任何有形之物,想要突破虚空的限制,必定要克服惊人的阻碍,就如同一件飞遁法宝,一达到惊人的速度,光是冲击气流产生的音波,便是要损耗不少威能的音障,但是神识扫出,意识所达,你的所想在何处,便马上到何处,相比有形之物,却是少了诸多阻碍。所以这洞穿虚空的强法,却是以纯粹的精神和意识,无形之物,先行洞穿虚空,然后再在那处虚空之中,引发威能。

    这篇经文,除去术法威能本身,却是又在魏索的面前打开了数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让他有种瞬间悟道,发现自己之前的许多所知有极大局限,甚至很大错误的感觉。

    醍醐灌顶,幡然知错,所以魏索才会心惊而不自觉的沁出一层冷汗。

    精神和意念,本身是无形之物,但是按照如来神芒经文的注解,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独特的威能,神魂之力。既然神识可以调动修士整个肉身的休戚运转,真元流动,若是强大到一定程度,感知和威能足以直接触动某些元气法则,自然可以化出强大的威能。

    这洞天神火的意思,说起来十分简单,简单来形容,就是说只要你要将一盆菜放到一张桌子上,未必是一定要将这盆菜在厨房里炒好了端出来,也可以直接在桌子上做出来的。但前提就是,你要掌控这既定的元气规则,你要在这张桌子上得到这些菜的原料。

    先前魏索心中所想,所有术法威能,自然是要先行调用真元,化出威能,再将威能打出,说是将真元打出,打到对方激发威能,但是东如来的这篇经文,却是让他也产生了顿悟,知道自己之前对于真正的洞虚和碎虚之力,是完全的错误。

    真正的洞虚和碎虚之力,根本就不是自己打出一片强威,击碎一片虚空,而是调动这片虚空的强大元气法则,使得这片虚空自行崩碎,一切不复存在。

    要敲碎一颗坚硬无比的宝石,自然要花费不知道多少的力气,但若是能将这颗宝石本身产生改变,变成如同普通冰块一般脆弱,要击碎起来,就相应简单了许多。

    可以说,这道洞天神火,是一下子让魏索,触及到了修道界中最强横的力量,传说之中的“碎虚”的一点边。

    “这道术法,简直就是将神识当成真元一样来用,神识要有这样的威能…恐怕以我的神通,到神玄五重巅峰,还不知道能不能使用。现在却是绝对无法御使得出来的。”

    完整的看过了这篇经文之后,魏索联想到古帝尸双目之中打出的黑色神光,洞穿虚空对敌,魏索就彻底明白,古帝尸的那道术法,也是同样的道理,是越强大的威能,要突破界限,打入虚空,所受的阻力就越大,所以此种术法,都是用无形的神识,先行打入虚空,再行触发强大威能,有种近乎将神识当成真元来用的感觉。

    这道洞天神火,恐怕至少要到他神玄五重巅峰,才有可能施展得出,所以他此刻,是只有先行修炼如来神芒了。

    不过魏索的心中除了庆幸和顿悟的欣喜之外,却是没有半分的懊恼,因为这如来神芒,相当于就是这洞天神火的基础,无法御使如来神芒,更不用说能将神识打入虚空了。

    “这洞天神火是在虚空之中带出无穷太阳真火,并汇聚虚空破裂之力,威能肯定不会比天级顶阶强法低,要是我能掌控了这道术法,就是虚空金葫,在我面前也根本没有用处,湛台灵澜就算用虚空金葫遁入虚空,我也可以和那古帝尸一样,直接透入虚空杀敌了!”魏索同时知道,这道洞天神火,就是他之前一直想要得到的,可以洞穿虚空,对付湛台灵澜的术法。

    “只是可惜,这如来神芒和洞天神火,都没有温养或是提升神识的辅助术法记载。”

    将目光回到如来神芒的经文上的同时,魏索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的情形依旧不容乐观,到时候面对那华衣年轻人,必定还要想办法先发制人,否则被那名华衣年轻人的神识杀伐之法一击,他就算胜了,也必定是惨胜。

    现在他只希望这些人来得慢一些,好让他参悟出这道术法之后,还有一些温养神识的时间。

    至于术法本身,这道原本源自灵族,却又被荒族用来做诱饵的如来神芒,在对敌威能上,却是要远超华衣年轻人的那门不知名的神识杀伐之法。

    他那道术法一击,只是相当于狠狠斩杀了一刀,但是这如来神芒,却是不仅狠狠斩杀一刀,而且伤口之中还持续燃烧火焰,不停灼烧,对于神识的损伤更大,更为持久。

    只要能先行发动一击,那名华衣年轻人恐怕就顿时没有了什么威胁。

    心中大定之后,魏索顿时不做他想,全部精神彻底沉浸在了对如来神芒的参悟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魏索只觉自己的整个神魂都似乎脱出了肉身一般,如同在广阔自己的虚空之中,看着自己的肉身,整个精神、意识,有种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感觉。

    嗤!嗤!嗤!嗤!

    突然之间,一连串剧烈的破空声响彻大千,魏索顿时从这种奇特意境之中惊醒过来,顿时觉得眉心之中猛的一痛,如同有一条火线迸发而出。

    “啊!”

    几乎同时,魏索只觉自己的眉心到脑海之中,如同都有火在灼烧,简直是痛入骨髓,就好像整个意识之中,被人钉入了无数火辣辣的长钉。

    但是与此同时,魏索的心中,反而却是被一股莫名的狂喜而充斥。

    这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一股神念,直接打入了虚空,带起了一蓬难以言明的威能。

    “这简直就是以强大的意志和意念杀伐对敌,有了这如来神芒的法门,若是这次能够杀出一条生路,我将来甚至可以感悟出和剑王老祖一样的神通,划出一股神念,如同一尊神祗!”

    如来神芒!这就是如来神芒!这门术法,终于被魏索领悟、掌控。之所以在这施法之时,有如同剧痛感觉,只是因为他本身神识的受创,相当于牵扯到了伤处。而且此刻魏索联想到天剑宗剑王老祖的那一道差点灭杀自己的神念,更是得到了更多的感悟。

    这处地方是当日东如来自己突破的悟道之地,而冥冥之中,数千年之后,魏索在此处得到的感悟,恐怕更多。

    “东如来,你是超凡入圣的人物,只可惜东荒宗不宵,毁于我手中,不过我才是真正得到你的传承,我可以算是你的亲传弟子。”

    心中这样一个念头闪过,魏索却是对着这三篇经文行了一个大礼,接下来,他却是又闭上了双目,如同死了一般,施展术法,不停的温养神识起来。

    此刻没有厉害灵药相辅,想要彻底恢复神识损伤是不可能的,但是此刻如来神芒他已经完全掌控,对于他来说,只要他的神识能够恢复到令他施展如来神芒无恙,现今修道界中,所有露面的这些大能,若是单独对敌,他恐怕也只惧四臂荒族大能和古帝尸了。

    ……

    又是一动不动的盘坐在地,不知道过了多久,魏索的身体突然一震,睁开了双目。

    “从我开始研修如来神芒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多久了?”如同感知到外面的什么动静,睁开双目之后,魏索却是伸手一点,神色平静的解开了黑菩提天母的其中一道禁制,让黑菩提天母开口说话。

    “想不到此处竟然留有这样的无上强法。”而黑菩提天母的禁制一解开,却是神色惨然的说出了这么一句,完全不复先前的狰狞和歇斯底里。

    “你是想看我如何陨落,但只可惜,你看不到了,我留着你,却是可以让你看到这些追杀我的人的下场。”魏索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你若是想死得痛快一些,就不要再和我有什么废话了。”

    “若是我将我所知的所有术法传给你,你能否放过我们大喜宗?”黑菩提张了张口,她有很多忍不住想问,但是张了张口之后,却是惨然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

    (今天感觉太累了,因为感冒还没有彻底好,想稍微休息一下,所以今天就两更吧,下一更在下午四点钟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