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终于到了!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终于到了!

    “这是圣王宗宗主发出的讯息,先前不是说黑菩提天母已经追上去了,怎么,到现在难道还没有能够擒住那人?”

    圣王宗宗主连连发出冲天光焰,射上高空,如同一颗星辰从地上升腾而起,其中一个方位,有一名身穿淡黄色法衣,法衣上全部牡丹状花纹,留着长须,温润如玉的中年男子,马上就看到了其中的一道冲天光焰。

    这名温润如玉的中年男子有些惊讶的淡淡自语了一句之后,便没有丝毫停留,一伸手,也是数道冲天光焰先行发出,随后身影一动,便马上化成了一条流光,朝着圣王宗宗主和那名华衣年轻人的方位飞掠了过去。

    “你的体内有大量生命精华贯注,是植入了元始神木的神根。哈哈,但即使如此,你的内腑和经络,在这数日之内恐怕都会衰败,术法威能恐怕只有平日的数分之一。还有你的神识也已经严重受创,一时根本恢复不过来,甚至都有彻底崩溃,变成疯子的可能!魏索,你怎么都不可能跑掉了,注定要和我一样陨落!”另外的一方,又强行施展了数十次洞虚步法之后,魏索落下了地面,依靠肉身力量纵跃,同时解开了黑菩提天母的封印,而黑菩提天母的封印一解开,就马上发出了狂笑。

    “废话少说,你身上有可以温养神识的术法的话,马上给我交出来。”魏索心中杀机如炽,看了黑菩提天母一眼,没有什么废话的说道。

    “术法?魏索,你可是别忘记了,你我一开始就说好,我不会将任何功法和术法交给你,你难道想反悔么?”黑菩提天母顿时又是狂笑了起来。

    “我有说过么?”魏索面无表情的看了黑菩提天母一眼。

    “你…”黑菩提天母的笑容一僵,陡然反应过什么似的,霎时咆哮了起来,“魏索,你自称言出必行,极有信誉,难道你想食言!我已经按照我们双方约定,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如果你不想做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你现在就将我杀了!实现你的诺言!”

    “笑话,我本来就是灵岳城的奸商,而且我的守信,也只是对普通修士而言,对你们这种拼命围杀我的人,难道我还要迂腐到和你们讲什么信誉?”魏索冷笑道,“你如果不想太难看,就马上将你的术法交出来。”

    “好…好!好!”黑菩提天母彻底笑不出了,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起来,“魏索,你居然食言,不过你也注定要失望,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温养神识的术法,你就等着再次被圣王宗宗主他们追杀上来,死在他们的手中吧!”

    “怎么样,知道我没有说任何虚言吧,你注定逃不脱的!”一看到魏索此时已经用上那道东荒宗术法,黑菩提天母又是疯狂的狂笑起来,“从现在开始,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任何东西,休想从我的身上得到任何的术法。”

    “你不想告诉我也根本没用。”魏索看了黑菩提天母一眼,“我到时自然会用普渡神光度化你,到时候你什么都会说出来。”

    “普渡神光?功德宗的这道秘法我倒是听说过,但是以你现在的神识,还能施展此道术法么?好,你留着我,我就亲眼看你是如何被人灭杀的!”黑菩提天母又是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来。

    魏索根本不和黑菩提天母废话,目光一闪,再次直接将黑菩提天母封印了起来,继续不停的默然朝着前方纵跃而去,又纵跃了几步之后,他突然察觉到什么一般,眼光剧烈的一闪,随后在自己的奴兽袋上一拍,却是将他的噬心虫也放了出来,随后马上发动洞虚步法,带着噬心虫朝着前方一座冰雪覆盖的矮山狂掠了过去。

    就在魏索的遁光消隐在这方天地之间之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一条明亮的黄色流光,也一路以惊人的速度追来,突然一落,也落到了矮山的上方。

    这条遁光,却是一柄黄色玉剑状的飞遁法宝发出,而这件法宝的上方,却是圣王宗宗主、华衣年轻人和那名温润如玉的中年男子。

    此刻圣王宗宗主正祭着他那件可以追踪魏索气血的法镜,但是目光四扫,脸色却是十分的难看。

    “怎么回事?”一看到圣王宗宗主脸色难看,明显失去魏索方位,四下查看的样子,华衣年轻人和温润如玉的男子顿时也是脸色一变,马上问道。

    “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我的法镜,竟然是感知不到他的气息了!”圣王宗宗主气急败坏,近乎咆哮。

    “恩?”

    温润如玉的男子目光四下一扫之间,却是落到了矮山上的一处,他落下的那片冰雪之上,有一小片青黄色的粉末一般。

    伸手一摄,将其中一点粉末摄到面前,只是拈了一拈,这名温润如玉的中年男子就马上目光一闪,看着身后跟着落下的圣王宗宗主和华衣年轻人道,“是巨飞蛾。”

    “巨飞蛾?玉履神君,你是说此处是巨飞蛾巢穴?此人是借助巨飞蛾逃遁了。”圣王宗宗主左右一看,看到山体上几个巨大的窟窿,心中也是一动,但却是又马上眼睛一眯,道:“但就算是依靠巨飞蛾逃遁,我这法镜也不可能感知不出来的。”

    “若是此人隐匿在巨飞蛾的体内,以巨飞蛾的血气遮掩,你这法镜还能感知得到么?”这名温润如玉的中年男子,赫然就是黑菩提天母对魏索提及过的丹元宗宗主,玉履神君。此刻看了一眼圣王宗宗主,这名温润如玉的中年男子平静的又说道:“以巨飞蛾的体型,破开创口,放下几人都根本没有问题。”

    “竟然用这样的手段逃遁?”圣王宗宗主顿时脸孔都扭曲了。为了追杀魏索,他已经连宗门的传承法器都动用了,要是这样都让魏索逃了出去,那真是要让他疯狂。

    “放心,我们无法追踪他的气息,依旧可以追踪巨飞蛾的气息。而且此人又是用肉身纵跃,又是动用此种手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神识也即将到了崩溃的边缘,以我们三人,追上去也应该足以对付,所以我们根本就不用再让其他人知道踪迹了。”玉履神君微微一笑,话语中的意思不言而喻,明显是想要和圣王宗宗主以及这名华衣年轻人一起吃独食了。

    “不错,此人先前就已经神识受创,现在再中了卓道友一击…要是再追到此人,光凭卓道友,就很有可能彻底压制住此人!”听到玉履神君这么说,圣王宗宗主顿时反应了过来,叫了出来。

    “听玉履前辈你的意思,是有追踪妖兽的法器?”华衣年轻人却是看了玉履神君一眼,问道。

    “我身上虽然没有,但是按我所知,此处距离寂寒大陆的一个城池也不算太远,此种法器并不算稀缺之物,肯定可以在城池之中找到。虽然来回需要一些时间,但是巨飞蛾只是四级低阶妖兽,飞遁的速度不快,我们必定不会落后太久,应该不会失去此人的踪迹。”玉履神君微微一笑道,“我们所要做的,是尽可能不要让其余那些人赶在我们的前面,捡个便宜。”

    “玉履道友你此言不错,我们来指示个方位,若是后方有人跟来,让他们也走段弯路,不要赶在我们的前面就可以了。”圣王宗宗主马上点了点头,三人朝着一个方位又连续行进了两千余里之后,圣王宗宗主又是连连朝着四方,放出了数道冲天飞焰。

    ……

    “嗤”!

    一片连绵不断的冰川,冰山的上方天空之中,急剧的寒风和雪花之中,突然有一条红光,发出了破空声,如同一块陨石一样砸落下来。

    这一条红光,赫然是一头浑身赤红色,但是身上一寸来长的赤红色短毛上,却是又自然带着一些白色斑点,如同冰霜图案的巨大蝙蝠,不算双翼,也有两三个桌面大小。

    这种巨蝠,正是寂寒大陆特有的五级低阶妖兽红雪巨蝠。

    此种妖兽十分奇特,生来是冰系妖兽,但是若是进阶一次之后,体内却是又会生成一颗火系法珠,会打出冰火两重的威能。

    眼下这头蝙蝠背上一片血肉模糊,似乎受了什么重创,从高空之中如同石头一样坠落而下的时候,身上明显还有些温热,但是此刻一坠落下来,已经生机全无,瞬间就冻得极其坚硬,砸在地上,喀的一声,砸出了个深坑。

    又是“喀”的一声,这头巨蝠砸在地上,刚刚震荡跳起,背部就猛的裂开,内里的魏索提着黑菩提天母,跳了出来,在地上站定。

    一片呼出的白气,瞬间结成了冰。

    放眼所有的冰川、冰山,全部沁入了灰尘,呈现蓝黑色,映得天空都是灰蒙蒙的,天空之中,寒风如刀,又在飘着大雪。

    冥永冰川,终于到了!

    和玉履神君推断得一模一样,魏索是用了兽潮之中的手段,藏匿在巨兽体内,依靠噬心虫的御使,一路上换了数头妖兽,最终是依靠这头想要捕杀魏索藏身的妖兽,但反而被魏索制住的红雪巨蝠赶到此处。

    赶到此处时,这头红雪巨蝠也彻底到了极限,生机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