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艰难的路途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艰难的路途

    魏索这么做,是故意恐吓,以他此刻的情形,对上圣王宗宗主和这名华衣年轻人没有必胜的把握,就算是胜的话,恐怕都是惨胜,能把两人直接吓走,自然是最好不过。

    “此人竟然凶横到了此种地步,连黑菩提天母都不是他的对手!”

    圣王宗宗主在魏索的手下吃过大亏,虽然此次身上带着传承法器,又和华衣年轻人联手,原本是来势汹汹,但是一看到黑菩提天母那凄惨的样子,此刻在一听到魏索的冷笑,顿时心上如同被泼了一桶雪水一般,浑身都打了个哆嗦。

    “此人很可能是虚张声势,否则以他的个性,此刻恐怕根本不会和我们废话,早就反杀过来了,还会停留在哪里等着我们?”但是华衣年轻人目光只是一闪之间,就从一开始的彻底震骇之中反应了过来,阴沉着脸传音到了圣王宗宗主的耳中。

    “此人连大诸天造化瓶的威能都可以抗衡,说不定真有什么我们所不知的法宝和法器在身上,现在黑菩提天母都不是他的对手,光凭我们两人上去和他硬拼,恐怕极其的危险。”圣王宗宗主心中还是十分惊惧,飞快的传音到华衣年轻人的耳中。

    “若是此人真有足以对付我们的法宝和法器,早就光明正大的大杀四方了,先前根本不用躲来躲去。黑菩提天母最多就是中了他的算计。”华衣年轻人越发冷静的传音道,“正所谓大道险中求,此刻黑菩提天母都在他手中,被他擒住,我们要是对付了他,非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就连黑菩提天母的那么多强法,都要落在我们的手中!”

    “以我的神识攻伐秘法,至少可以第一时间压制住他,抢得一次动手先机,宗主你直接祭出那件传承法器,若是一击就足以对付他,那我们便可得到惊天际遇,若是不行,我们就马上退走。这道上清飞天符的威能,至少可以让我们发动一击之后,再行退出个两万里的距离,到时候他也不可能追得上我们!”微微一顿之后,这名得了荒族传承的神秘华衣年轻人,又是冷然扫了魏索一眼,飞快的传音了这么一句。

    “好!”圣王宗宗主原本还在暗自惊惧,直听到华衣年轻人的这句话,圣王宗宗主才彻底动心,猛的一咬牙。

    “看来这两人是真有厉害传承法器在身!”只是一看到圣王宗宗主和华衣年轻人微微一顿,便又马上前行的态势,魏索心中就是一凛,知道没有吓住这两人,心念电闪之间,“嗡”的一声,身外无数白色霞光绽放,直接就先行演化出了登仙法域。

    “他的这道神识攻伐之法,竟然如此强横,连登仙法域的扰神威能,都能破解?他突破神玄之后,神识竟然强横到了这种程度,可以笼罩如此范围?”

    但就在这一瞬间,魏索马上感觉到,一股如凉水浸身般的感觉唰的一下,席卷在他的身上。

    “嗤!”

    也就在他心中刚刚闪现出这样的念头的同时,他的眉心之中,又如同被一根长钉狠狠的钉入!

    魏索的神识本来就损伤不小,此刻再被这样重重一击,他顿时是一声闷哼,整个身体都猛得一抽,连身外的登仙法域都控制不住,直接崩散开来。

    此刻圣王宗宗主和这名华衣年轻人和他之间的距离,足足还有一千三百里。

    这名华衣年轻人突破神玄之后,神识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竟然在如此的距离,就发动了攻击,这完全超出了魏索的预计。

    “魏索,你上次击溃我的肉身,这次我也让你尝尝同样的滋味!”

    看到魏索身外的登仙法域都崩裂开来,圣王宗宗主顿时也是发出了震天的狂啸,他头顶悬浮的一片白色古符上光华瞬间暴涨,他和华衣年轻人的遁速,瞬间又暴涨了一倍不止,简直就如同跨越了虚空的界限一般,只是唰的一闪,就是横跨了数百里的距离,简直可以和那四臂荒族大能发动洞虚步法的遁速相比。

    这一击也是圣王宗宗主和华衣年轻人早已谋划定了,没有丝毫的停顿,一片闪耀出无数蝌蚪状光字得奇异三角形古符,从圣王宗宗主的身前升腾而出。

    这片三角形古符的色泽,看上去是陨铁一般,通体黑灰色,而且高低不平,给人的感觉,是自然这样的形状,然后整片被某名大能炼制成了这样的古符。

    这片古符在圣王宗宗主的身前一升腾起来,“噗”的一声,圣王宗宗主的口中就是马上喷出一股红光,打在了这片古符上,瞬间,这片古符化成了一条黑灰色光柱,只是一闪,就落在了魏索的身上,透了进去。

    “丝…”这一道黑灰色光柱一打入体内,魏索体内的气血,瞬间以惊人的速度一条条化成飞灰,整个身体都瞬间干枯了下去。

    “唰!”魏索这段时间本身在领悟太古凶火诀的大道法域,这道黑色光柱一沁入体内,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顿时发动太古凶火诀,整个体内都瞬间燃出了黑火,想要将这道黑灰色光柱炼化。但是和黑灰色光柱的威能只是一触,他发动的太古凶火诀的威能,就如同直接撞入了一个惊人至极的漩涡,反而直接被搅成了飞灰!

    一股庞大的法域力量,瞬间让他感觉了出来。这一道黑灰色光柱,分明也是某位惊人的大能,用某种术法,封印的一门大道法域的威能,完全是惊人的元气法则,专门衰败气血!

    “轰!”

    但就在与此同时,一股磅礴的精气,也从魏索的后脑窍位之中透了下来,和这股毁灭性的威能对抗,魏索的身体也顿时猛的一震,如同一段朽木之中,正在不停有清泉灌溉。

    这个变化,圣王宗宗主和华衣年轻人也瞬间感觉到了。

    “原来你所仰仗的东西,是这样的一片古符,但你以为你有这样的一片古符,就可以破坏掉我的气血,将我的肉身化灰了么!”

    与此同时,魏索也发出了滔天的嘶吼,整个人包裹在旭日的光华之中,朝着圣王宗宗主和华衣年轻人一步跨出。

    “元始神木神根!难道他真是已经有办法,将化天教中的元始神木神根植入了体内!不好!他这样拼命,我们不是对手!”圣王宗宗主一看到这样的景象,顿时就反应了过来,也是剧烈的咆哮了一声,头顶上方的白色玉符顿时再度光华大放,唰唰连响,一道道白色神光划破苍穹,瞬间就彻底拉开了和魏索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魏索,就算你有元始神木的神根,我圣王宗的这道神陨血符,也足以让你的内腑和经络衰败,一时无法复原,等到下次再见之时,我必定会将你灭杀!”

    一彻底拉开距离,圣王宗宗主怨毒狠辣的声音,也马上在虚空之中传了出来。

    只是片刻的时间,声音几乎才刚刚在虚空之中震荡消息,包裹着圣王宗宗主和华衣年轻人的白色遁光,已经逃遁得彻底消失在了魏索的视线之中。

    一看到无法追得上,魏索就马上在虚空之中顿住,他的脸色一片焦黄,体内好像有一条水流在和无数的火气对冲,干枯的肌肤下面不停的鼓荡。

    和圣王宗宗主所说的一样,此刻魏索已经感觉出来,那一道神陨血符的威能也是会慢慢衰竭,有元始神木神根中继续的大量精气相冲,他的肉身绝对不至于崩溃,但是同样,他也感觉得出来,这道古符的威能,深入内腑和经络,这段时间,他体内的内腑和经络得不到足够元气的滋养,必定会出现一定的衰败,数日之内难以复原。

    只是数日难以复原,消耗掉对手这样的一件传承法器,事实上就纯以这一个照面的交手而言,他并没有吃亏。

    但是就整个现在的形势来说,却是十分不妙,内腑和经络衰败,在这数日之内,会对他的真元流淌造成极大的影响,大大影响他的术法威能。

    而且这名华衣年轻人的神识杀伐,也是再度对他的神识造成了损伤,这使得接下来他在赶路之时,还必须依靠肉身前行一阵,否则神识都会支持不住。这就使得他恐怕无法将圣王宗宗主等人甩得很远。而且这还是那名华衣年轻人和圣王宗宗主没有和他拼命的胆气,否则留下一拼的话,恐怕还会对他的神识造成重创,甚至击杀他都有可能。

    “嘶!”在虚空之中一顿住,魏索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让他体内神识到肉身的灼热都稍微一轻,他也没有丝毫的停留,将不灭净瓶一收,真元卷住黑菩提天母,再次朝着冥永冰川的方位一步跨出。

    此刻多想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只有继续前行。

    “啊!啊!想不到他之前肉身受创恢复,并不是依靠其它良药,而真是依靠元始神木神根,体内化入元始神木神根的方法,也不知道失传了多少万年了,化天教都根本没有,他竟然知道!”

    另外一方,一击不成便马上遁走,已经距离魏索五六千里的圣王宗宗主,却是在剧烈的咆哮着。

    虽然他方才遁走时的话听上去似乎十分得意,但实际上他却是也气得眼前发黑,怒火中烧。因为接下来魏索实力大减,那是必定的,但就算如此,他和华衣年轻人两人,也没有足够对付得了魏索的把握,也只有再联合其他大能了。这样一来,他们的独食,就必须再分出去了。

    “嗤!”“嗤!”“嗤!”…

    在剧烈的咆哮了数声之后,圣王宗宗主连连挥手,数道用以传讯的冲天光焰,朝着不同的方位,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