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逼供受虐狂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逼供受虐狂

    “天穹都…这件东西到底…”魏索的目光已经停留在了他手上的灰色手镯上,但是他的整个人却是还彻底的僵着,体内那一股彻底的寒冷还没有消退下来。

    灰色手镯黯淡无光,材质看上去非金非玉,没有出奇之处。

    而且方才那一瞬间,天穹之威就如同淹没一切的大海,魏索也可以感觉出来,以这灰色手镯的威能,也根本不可能抵御得住。更何况这灰色手镯失去了灵珑天的御使,根本就没有迸发出什么强威。

    这个手镯面对毁灭的一瞬间,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机,明显也不是对抗,似乎也是一种敬畏和朝拜。

    但是天穹之威,似乎也感知到了这股气息,竟然是没有摧毁一切,而且远远从他的身边,避开了千丈!

    难道这灰色手镯,和这天穹都有什么关联?

    灵珑天的确是有很多秘密,但是很多次面对天穹时的敬畏,以及面对天穹威能时的惊骇,魏索却是至少可以肯定,灵珑天不是装出来的,而且时代隔得那么久远,如果说灵珑天和这天穹有什么直接的联系,魏索是绝对不敢相信的。

    那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可能会有连天穹之威都能抵挡的法宝!”他前方的地上,黑菩提天母不停的连连疯狂尖叫。

    这一声声的尖叫,却是让魏索的眉头一跳,回过了神来。

    且不论这灰色手镯和这天穹有什么关系,他此刻却是真真切切的活了下来,而且就在灵珑天给他的留言之中,就已经明确告知他,这灰色手镯只是她这种灵族所能动用,探究起来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一眼刚是冷冷的扫向了躺在地上,已经一动都不能动,如同已经彻底疯了一般,还在不停尖叫的黑菩提天母,在下一刻,轰的一声,他已经横渡虚空,到了黑菩提天母面前不远处,凭空一摄,将黑菩提天母抓到了他身前。

    此刻黑菩提天母已经完全不复原先的形象,十分的凄惨,浑身就好像被用利刃割了一遍一样,全是裂口,而且头发都断掉了大半,披头散发,如同老鬼婆一般。

    而且就连元气波动都彻底的没了,魏索只是随意一抓之下,被威能一逼,她连叫都叫不出来,只是喉咙之中咯咯的作响,嘴里泛出血沫。

    “如果你想死得痛快一些的话,我问你的话,你最好如实答来。我收刮了不知道多少宗门的术法,光是阴尸宗,就至少有数十种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术法。”

    魏索一把摄住黑菩提天母,也没有什么停留,看了看方位,却是重新落在了地上,随手在附近抓了一根老藤,将黑菩提天母一捆,像一块石头一样拖着,将黑菩提天母的纳宝囊抓在了手中,同时利用肉身力量,朝着天穹掠去。

    现在这一批围杀他的大能之中,对他最有威胁,也是让他之前只有逃遁,没有一战之力的黑菩提天母被他生擒,他就少了许多威胁,准备直接穿入天穹,在天穹之内的荒原穿行,朝着冥永冰川方位前行,以节省时间。

    此刻黑菩提天母的修为已经尽废,连浑身气血都打出了大半,但是其肉身的生机,魏索感觉出来,却是依旧十分的强横,就是这样被他拖着,也绝对不会死去。

    “死?我修为都已经尽废,难道还怕死么?”黑菩提天母一被魏索随便用一根老藤拖在身后,也知道魏索是故意羞辱,但却是反而发出了凄厉的狂笑声。

    魏索眼中寒光一闪,没有什么废话,也甚至没有回头看黑菩提天母一眼,直接双手连动,十数道绿色的光焰从他得手中射出,打入到了黑菩提天母的体内。

    他之前被黑菩提天母追得极其凄惨,而且现在时间对他来说极其的重要,被这黑菩提天母追得消耗了那么多时间,他对这黑菩提天母,可以说是已经恨极,根本不会有什么留手。

    “啊…啊…啊…哦…哦…”

    可是让魏索忍不住一愣,转过头去看黑菩提天母的是,被他施展的阴尸宗的这一道熬尸油的术法打入之后,黑菩提天母却是没有发出他预料中的震天惨叫声,反而是发出了十分享受般的声音。

    只见黑菩提天母浑身的肉都在颤动着,但是脸上的表情,却的确是连一丝痛苦都看不到,反而还是十分的愉悦。

    “竟然这么硬气?”魏索的眉头顿时猛的一皱,他这道术法,可是已经用来对付了数人,屡试不爽,可是黑菩提天母竟然丝毫不为所动。

    皱眉之间,魏索又是伸手连弹,几颗黄色的光球也马上隐没在了黑菩提天母的体内。

    “啊!啊!哦!…哦!”

    但是让他更加不可置信的是,他这一道同样是极其厉害的禁制打入黑菩提天母的体内,黑菩提天母却是反而更加舒服,更加兴奋的样子,甚至叫得声音有些不堪入耳起来,而且看上去是绝对不像是硬生生装出来的一样。

    怎么都想不通的魏索打出数道华光,消除了这两道禁制,黑菩提天母的这叫声消隐了下去,一阵剧烈的喘息之中,黑菩提天母却是反而狞笑了起来,“魏索,我不妨也告诉你,我们每名大喜宗的亲传弟子,在一被挑选成为真传弟子之前,就会由宗主亲手进行摩顶礼,布下独特的禁制,越是痛苦,神识之中越是舒服,你大可继续炮制我,我反而要谢谢你,可以舒舒服服的死去!”

    “什么?”魏索都忍不住有些目瞪口呆了,要不是他此刻心情沉重,心中只是充斥森冷杀意,否则他都恐怕要忍不住笑起来了,这不是变成了受虐狂么?越受虐越高兴。

    一时魏索倒是有些无计可施的感觉,索性也先不理会黑菩提天母,伸手一点,将黑菩提天母的纳宝囊先行点了开来,将内里的东西都取了出来。

    虽然他此刻已经完胜,但是这整整一夜的剧烈斗法下来,他的神识情况更为糟糕,若是短时间内得不到什么对神识有极大温养的灵药,他的神识肯定会形成一些永久性的损伤。

    黑菩提天母的纳宝囊一打开,魏索的瞳孔,却是不由得猛的一缩。

    和他的纳宝手镯之中的东西相比,黑菩提天母纳宝囊里面的东西,可以说是很少,连灵石和丹药都几乎没有,总共也只有二十几件法宝法器也一些炼器材料之类,但是其中的东西,却大多数都是气息十分不凡,都明显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古宝,古法器,而且除了那件黑菩提天母自己介绍过的遂人经纬盘之外,其余的大部分样式也都是十分奇特,都根本看不出用途。

    此刻绿袍老头和灵珑天不在,就算魏索能够利用手头上的东西,试探出这些东西的御使之法,也是不能轻易试用,因为这其中大多数都是法器,一经激发,可能威能就彻底耗尽,而且谁也不知道,激发之后到底是什么用途,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这些东西,明显都不是凡品,其中很有可能有惊人的传承法器,但是黑菩提天母只要不开口,这些东西,魏索便没有办法用。而且黑菩提天母的这纳宝囊之中,明显也没有可以温养神识的灵药存在。

    “怎么样,不认得这些东西吧?”魏索脸上神色的微妙变化,却也是落入了黑菩提天母的眼中,她顿时又发出了狞笑声,“这些东西的用处,你永远别想知道了,得到也没有什么用,恐怕倒是会便宜接下来将你灭杀的那些人了。”

    “我不妨告诉你,苏神血、王无一、天九、甚至圣王宗宗主,他们身上都有可以对付你的东西,你注定都是丧家之犬!现在你的所有道侣和元阴老祖等人已经被收,你已经如同丧家之犬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修道界。你以为你胜了么?不知道你死的时候,会是何等的场景,如何的凄惨…哈哈哈哈哈。”顿了顿之后,黑菩提天母更是嚣张的狂笑了起来,笑得浑身的裂口都在发颤。

    “你说完了么?既然你说完了,那就该我说了。”魏索一直只是冷冷的看着狂笑的黑菩提天母,从她的狂笑之中,魏索却是也能得不少他想要知道的讯息。等到黑菩提天母笑声渐止,魏索才伸手一点,先是点出了数颗完全晶莹透明、表面在阳光的折射下,微微泛出点紫色光华的晶石。“黑菩提天母,你的那些东西,我的确大多不认识,但以你的见识,你应该认识这种晶石吧?”

    “留影法晶?”黑菩提天母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耻笑的神色,“此种晶石可以连续记录一些画面,你是想用这法晶记下折磨我的过程,流入修道界之中,羞辱我么?你以为我会怕你这种手段么?而且以你现在的情形,说不定很快被人灭杀,就算你有这晶石,都根本传不出去,王无一他们这批人,绝对不会容可以助长你威名的东西流传出去的。”

    “这瓶东西还剩下一点,不过应该足够了。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种东西?”魏索却是也不答话,冷淡的看了黑菩提天母一眼,将一瓶丹瓶点到了黑菩提天母的面前。

    “天云精?你想做什么?”黑菩提天母一看到魏索点出的这瓶东西,只是一眼,却是彻底变了脸色,浑身一抖,脸上耻笑的神色瞬间变成了惊骇。

    “若是我将这东西抹在你身上,应该会有无数的妖兽对你感兴趣吧?”魏索看了已经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天穹一眼,平淡而森冷的说道,“马上可以穿入天穹,距离内里的修士城池,应该也不会太远,到时候我只要在内里将这东西涂在你身上,应该也能发动一场小规模兽潮。而小规模兽潮的中心,就会是你。”

    顿了顿之后,魏索看着已经彻底变色的黑菩提天母,“不知道那些赶来剿灭妖兽,抢好处的寂寒大陆修士,看到内里的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而且应该有人还可以捡到我放置在那里,记录着过程的这留影法晶吧?以你的肉身,想必承受多少妖兽,都应该没有问题,根本不会陨落吧?我倒是很想知道,到时候在你们大喜宗的那禁制之下,你是不是还会这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