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最终决战的时刻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最终决战的时刻

    一见魏索从纳宝古戒之中摄出上百颗水系妖丹,黑菩提天母顿时又是一阵冷笑,大嘴张开,浑身黑红,简直就是如同厉魔老枭一般。

    “轰!”的一声爆响,一名双手结火焰印的庞大黑色天母,又好像从虚空之中钻出,钻出的地方正好被魏索占了一般,狠狠的朝着魏索一撞。

    第五种大道法域强威!

    黑菩提天母显现出来的这第五种大道法域的威能,更是超过其余几道攻击法域的威能,“咚”的一下,魏索刚刚激发的生死书和登仙法域的威能,全部被撞碎,刚刚取出的上百颗水系妖丹,在庞大的威能对撞之中全部震成了飞灰,被瞬间吹出了不知道多远,就连魏索也是浑身铮然巨震,若不是他的肉身和生死书的胎体本身也十分强横,否则这一下,生死书都恐怕要震裂,他的肉身,也要出现损伤。

    “哼”,眼见此幕,黑菩提天母又是一声冷笑,脸上再次浮现出戏谑的神色。

    “笑什么,忘了丑了么?”

    魏索面无表情的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同时身影一沉,却是落到了距离地面不足百丈,感应地脉,暗中发动地母真经。

    “你…很好,你的确已经彻底激怒我了,但是你彻底激怒我的后果,便是你会死得更加凄惨。”

    “试想当日的霸气神君,被废除了所有修为,吊在山门外任人羞辱,是什么样的情形!”一听到魏索的这句话,黑菩提天母的脸色顿时再次变成了酱紫猪肝色,连连低沉的咆哮,此刻她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魏索生擒了。

    “是么?”魏索也不废话,继续不停的发动洞虚步法,同时再次激发列缺残月,打向黑菩提天母。

    “这肥黑女的的真元厚度竟然如此惊人,加上肉身修为都这么惊人,还有无上防御强法在身,就算当日火域神王和圣王宗宗主联手,都未必是她的对手,怪不得如此模样,万凰公子都要和她结为道侣。”

    轰轰轰,虚空之中不停传出巨大的爆音,魏索和黑菩提一逃一追,将一条条山脉不停的抛在后方,而数千里过去,魏索也是暗自心惊。他时不时的发出强威,也是想要尽可能的多消耗黑菩提天母的真元,虽然他激发这些威能,大多都是靠地母真经发动,施法的速度比起平时全力对敌时慢了许多,其中施展洞虚步法,还有停顿,但是这数千里之中,黑菩提天母也是不知道演化出了多少次大道法域,但是她的体内的真元,却还依旧无穷无尽一般。

    “即便是你的双神玄,又怎比得上我的七宝大密法的真元雄浑,此次你想要逃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此时黑菩提天母却是连连在心中冷笑,魏索不知道的是,开创这大喜宗的开山祖师,却是分别从远古一门佛宗残经和一门上古魔宗的功法上得到了感悟,创出了七宝大密宗这门亦佛亦魔的功法。远古佛宗之所以被称为佛宗,是因为其功法一施展出来,都是光明灿烂,佛光万丈,而且真元和浑身精华,是凝成舍利,而魔宗之所以称为魔宗,却是功法都是魔气深深,显化出来的化身都是凶神恶煞的天魔,甚至是要以一些魔物的魔气,甚至修士尸身来增加功法和术法的威能。所以黑菩提天母的功法和术法,显化出来的虽然都是远古佛宗的形象,但是却是都凶横异常,魔光深深,完全不像佛宗功法的那种光明灿烂。而这门七宝大密宗的法门,却是也可以在体内结成七颗真魔舍利,这舍利却又不是上古佛宗的命性舍利,反而像是妖兽的妖丹一般,是在平时以秘法汇聚真元,凝聚而成。

    这七颗真魔舍利,到对敌之时,每一颗都可以化开,补充大量真元,就像是平时在体内准备了七颗专门用于补充真元的仙阶顶级丹药。

    这七颗真魔舍利,完全化开的话,足以让黑菩提天母两次将体内的真元补充到充盈的状态。

    现在整个修道界也都是十分清楚,魏索修的也是顶阶的功法,肉身修为极其惊人,而且是双神玄,体内真元的浑厚程度,恐怕是比同修为的神玄四重大能要多出三倍之多。

    但即使如此,也绝对不可能比她的真元厚度都多出三倍之多!

    无论是肉身力量还是术法威能,魏索都完全无法和她相比,所以在黑菩提天母看来,魏索就是一只真正的老鼠,连半分可以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轰!”“轰!”“轰!”…

    魏索和黑菩提天母一逃一追,两人之间,庞大的威能如同两颗陨星不停的对撞。

    “这么密集的斗法声…”此刻,就在黑菩提天母和魏索一开始碰面的地方,却是两名神玄大能,这两名神玄大能一个是光头,身材魁梧至极,另外一名却是潇洒飘逸,身穿极其华丽的古法衣的年轻人,正是圣王宗宗主和那名得了荒族传承的神秘年轻人。

    暴风雪之中,如同春雷一般的轰隆隆的斗法声,不停传来,甚至每一声传出之时,整个暴风雪都似乎猛的一震,充满惊心动魄之感。

    “既然如此剧烈的斗法,那说明黑菩提天母已经彻底缠住他了。以黑菩提天母的修为和神通,再加上那几件法器,他是怎么都不可能逃脱的。”听着这不停传来的斗法声,圣王宗宗主眯着眼睛,对着身旁的华衣年轻人说道。

    “既然如此,我们反而要跟得再紧一些了,宗主,以他们的遁速,恐怕此次必须要动用你圣王宗的那道上清飞天符了。”华衣年轻人听着剧烈的斗法声,却是看了似乎不想再追上去的圣王宗宗主,淡然的说了这么一句。

    “哦?为什么?”圣王宗宗主的眉头顿时跳了跳,看着这名华衣年轻人,“以我们两个人的神通,未必有灭杀黑菩提天母的把握,若是无法灭杀她,便是天大的祸事。”

    “宗主你会错我的意了,我们自然不可能对付黑菩提天母。但以我们两人的神通,黑菩提天母要灭杀我们,我们也有自保的把握。宗主你想想,若是黑菩提天母擒住了此人,逼问出了此人的功法和术法,却是一拍手,将此人灭杀了,然后说从未生擒过此人,斗法太过剧烈,直接将此人灭杀了,又如何?”华衣年轻人看了圣王宗宗主一眼,道。

    “不错!若是我们能够到场,黑菩提天母便不好推说没有擒住此人。独吞此人的功法和术法了!此事倒是你想得周全!”圣王宗宗主的目光一凛,顿时也不多说,一催遁光,以更快的速度,朝着黑菩提天母和魏索斗法声音传来的方位,疾追了下去。

    ……

    暴风雪已经停了,天色也已经彻底的放亮。

    魏索和黑菩提天母,已经一追一逃,足足一夜的时间,也不知道已经横跨了多少万里。

    此刻魏索在离地数十丈的低空狂掠,每一次发动洞虚步法和打出强威,都是激起了方圆数千丈范围之内的冰雪。

    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条狂暴的冰龙在前,而后方一尊咆哮的黑色弥勒大佛在追,中间一层层虚空崩裂,周围都是白浪滚滚。

    “黑肥婆,我双神玄的真元,岂是你所能想象。想耗尽我的真元,你简直是痴心妄想,不过像你这样的猪脑袋,恐怕和你说了也不明白。”突然,在前方的魏索又是发出了一声森冷的冷笑。

    发出这一声冷笑的同时,魏索的心中,却是也十分的惊疑不定。

    黑菩提天母之前几乎不在修道界显露,她所修的功法奥妙,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但是她不像魏索既有隐匿气息的数门术法,又有无法无天这样的强法在身,身上元气波动不显,一路追击,剧烈斗法之中,黑菩提天母身上的元气变化,他却是感知得十分清楚。

    双方这样长时间的剧烈斗法,真元消耗是极其的惊人的,这足足一夜的时间,黑菩提天母身上的真元,明明已经消耗尽了两次,但是每次消耗殆尽之后,却是又会很快恢复!

    这就像一个巨池,其中的水耗光之后,却是又会自己满出来。

    这只能说明,黑菩提天母的身上,必定也有某种秘术在身!

    若是也有类似地母真经此种强法,那他最多有可能逃遁得出去,绝对不可能将黑菩提天母反杀。

    “我找死!”

    魏索一句话发出,黑菩提天母顿时又是发出了剧烈的咆哮。

    “咚!”的一声巨响,又是一股惊天威能在她和魏索之间爆开。无数的冰雪,带着惊人的余威溅射而出,甚至如同一根根钢针一般,冲击到了魏索的身上,以魏索的气血,都有种刺骨的寒冷。

    “难道说,她的这门秘术,也将近到了极限?”但是这一瞬间,魏索的心脏,却是又再次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之前魏索已经彻底摸清楚,一说黑菩提天母的容貌,她必定暴跳如雷。这和黑菩提天母极其狭窄,睚眦必报,极其好面子的心性,是分不开的。她这副容貌,很可能是因为修炼法外金刚和其它法门导致,明明知道自己长得奇丑,但是却不容人说,甚至心底里,还想让人认为自己好看。

    要是之前魏索就此点攻击这黑菩提天母,她必定发动最强威能的一击,显化出她那第五道大道法域,但是此次,她显化的,却是那背上插满上千长枪状古兵的天母。这门大道法域所要消耗的真元,相对少得多。

    这样细微的差别,却是让魏索的心中如同有一条冷电划过。

    他知道,生死成败,最终决战的时刻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