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九十八章 救命的稻草

第一千九十八章 救命的稻草

    如同一具尸体一般,一动不动的盘坐在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嘶”的一声,就好像从无边的噩梦之中惊醒一般,魏索的身体猛的一震,睁开了双眼。

    “喀喀喀喀…”

    睁开双眼之后,魏索就马上从地上站了起来,浑身的骨骼都好像重整一般,发出了响声。

    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这一段时间里面,没有任何一人大能追踪上来,否则他这段时间里面,神识的损伤已经到极限,疗伤时真是连任何还手之力都没有,随便来任何一个人,都足以将他灭杀。

    但是一站起来,站在这黑漆漆的山窟里面,魏索的心中,却是瞬间充斥冰冷的凄苦。

    他的神识损伤现在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但是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已经如同留下了一些暗疾一般,若是一时再剧烈的斗法,无法得到一些高阶的滋养神识的灵药,这些自己目前的术法已经无法完全复原的暗疾,就会彻底损伤|精神,使得他的神识出现难以弥补的损伤。

    而且他的身边,现在没有任何人在,就连这一次疗伤,他到底花了多少时日,他都根本不知道。

    “嘶!”但是又深深了吸了一口气之后,他的身上,就又瞬间充斥了和黑菩提天母对敌时的那种森冷至极的气息。

    现在虽然那些大能还没有追踪上来,但是之前他逃过来时那些施法,必定会留下些气息,而且此处距离天穹并不深远,必须马上离开,否则以那些大能的能力,恐怕就算不能马上将他找出,势力也足以覆盖这样的区域,让他彻底变成网中之鱼。

    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心神,准备马上离开之时,魏索先行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随后将身上的这件古铜色法衣脱了下来。

    这件得自东荒宗祖师的古铜色法衣接近仙阶,防御威能和不灭净瓶也已经不分上下了,但是在黑菩提天母的连连重击之下,却是已经彻底破损,胸口已经被强行撕扯出了三个大洞,上面的神鸟状符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神光。

    将这件古铜色法衣脱下之后,魏索又放在眼前翻来翻去看了一下,随即眼中又流露出一丝失望之意。

    东荒宗祖师东如来,至始至终都恐怕是那荒族大能寿元将尽时埋下的一个陷阱,最终东如来又是自己挖出了这个陷阱,跳了进去,发现了真相而陨落在大弑天洞府之中。但不管如何,这名曾经无敌于一时的东荒宗祖师,却是得到了两门无上的传承,其一是洞虚步法,另外一门是如来神芒。

    如来神芒的威力,魏索自己已经亲身领略过,而且就连那古帝尸都根本无法抵挡四臂荒族大能的这门术法的攻击。若是有这门术法在身,他就算面对黑菩提天母,也足以有一战之力了。

    这件法衣可以说是东如来的唯一遗物,品阶十分不凡,魏索现在的情况,几乎就相当于一名处身于大江大河,快要淹死的人,勉强抓住了一根浮木,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当然有些平时没有的侥幸或是希冀心理,想着要是东如来将这门强法留在了这法衣上就好了的心态。

    但是眼下,除了破开的三个大洞之外,这件他已经查看过的,布满神鸟符纹的古法衣上,却是没有任何的痕迹,当然没有如来神芒的任何记载。

    眼中闪现出一丝失望之意之后,魏索便随手准备将这件法衣丢在洞窟一处,毕竟现在连过去了多少时间都不知道,他也无法肯定,对方距离他到底有多远,或许就连激发一丝真元,打开纳宝手镯和纳宝古戒,都会马上被人感知到。

    但就在这一抖手,准备将这件已经彻底损毁的法衣遗弃在此处,先纯粹凭肉身力量逃遁的时候,魏索的目光却是又剧烈的闪动了一下,反而将这件法衣重新抓到了自己的面前。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在这件法衣上,他看到了一丝异样的纹理,和法衣上的神鸟符纹的纹理截然不同!

    这一瞬间,魏索的呼吸都彻底停顿了,整个洞窟之中,只有他刻意压制,已经跳动得极其轻微的心跳声。

    他没有看错,这一丝异样的纹理就在这件法衣的后背处内里,是一条淡淡的斜线。

    这条斜线,像是原本有什么独特的颜料,用真元像画符一样映上去的,但是因为年代长远,那不知道什么颜料或是其它材料已经完全化灰剥落了,而且再加上被魏索的水灵气息冲刷过,已经没有任何的痕迹,只是现在这件法衣这一片地方被魏索的鲜血浸透,浸入了内里,才有一些淡淡的痕迹显现出来。

    没有任何的犹豫,魏索伸手一划,在自己的手上又是硬生生的划开了一条口子,极其小心的将自己的鲜血慢慢的浸入到这一条淡淡痕迹的周围地方。

    很快,这件法衣的整个后背内里,全部被魏索的鲜血浸透了。

    魏索的心跳都似乎完全停顿了,随着越来越多的淡淡痕迹显现,一条山脉的图纹显现出来。

    而且除了这条山脉的图纹之后,还显出了四个朦朦胧胧的字迹。

    “冥永冰川!”

    魏索的双目在黑暗之中闪着异样的光彩,这四个字迹,他看得极其的清楚。

    冥永冰川,这四个字,是一处地名,而且是他听说过的,就在位于寂寒大陆大寒宫以南五万里的一处冰原之中,这是一条几乎没有什么出产的恒冻冰山,而且因为年代极久,风沙都打入冰雪之中,连一层层冰层都是黑灰色的,玄冰都不纯净,所以寂寒大陆很少有修士会到达那里。

    现在这显现出来的山脉的图纹,加上这个字迹,使人产生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山脉应该是一份有关这条冰川的地图。

    而且现在最为清晰的是,就在这条山脉的图纹上,有一个深深的细点,似乎是加重了力量点过,比任何图纹都清晰。

    这个细点,是在这条山脉之中一个山峰的中部,似乎是特意标明了这处地点。

    “难道这是东如来陨落之前,特意留下,那处地方之中,就有他的东西遗留?”此刻不可遏制,魏索的脑海之中,完全充斥了这个念头。

    “嘶!”又是深深的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魏索的心情才重新略微镇定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做出决断,如果是能够得到如来神芒,便能够反压黑菩提天母等人一头,只要不被五六名大能一下围住,他根本不用惧黑菩提天母等任何人。但是光是这四个字和这一副简单到了极点的地图,却未必有如来神芒,甚至很可能什么都没有。

    或许只是代表着别的意思,根本就没有任何东如来遗留的东西。

    而且东如来的时代,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数千年,谁也不知道,当时的地形地貌和现在相比有没有什么变化,如果是其它宝藏,或是他遗留下来的东西,这么多年,甚至也可能被其他人取走,现在根本没有遗留。

    最为关键的是,那冥永冰川位于寂寒大陆南部天穹内里的荒原之中,他此刻却是位于偏西北的天穹荒原之外,要赶到那处地方,不知道要跨越多少的距离,还要穿入天穹,在寂寒大陆里面行走。

    返身回寂寒大陆,这无比的凶险。

    以现在的情形,恐怕无论是寂寒大陆还是流火大陆,天穹的这些边界处,都已经拉开了大网。

    为了灭杀他,这些宗门,连需要损耗一颗真正星核的大诸天造化瓶这种帝器都出世了,现在被他逃脱出来,恐怕更是不知道动用了多少人力。

    是逃往蛮荒荒原的更深处,还是返回寂寒大陆之中?

    只是眼神的数个闪烁之间,魏索便已经下了决定,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抓着这件破洞的法衣,朝着这个深入山体的洞窟外面纵跃了出去。

    现在他也已经是彻底的困兽,被逼到了极致,而且就连大弑天洞府都已经探过,连绿袍老头都不在身边,已经根本没有什么其它机会,只有去这东如来法衣上标注的地方一拼了。

    “啪!”“啪!”“啪!”…

    魏索一路纵跃,不停的依靠肉身力量飞纵,很快就出了山体,消失在了这片荒古山林之中。

    “嗖!”

    而就在魏索离开此处不到两个时辰之后,一道天蓝色的华光就已经疾掠而至。

    天蓝色的华光之中,却赫然就是圣王宗宗主和那名得了荒族传承的华衣年轻人。

    此刻圣王宗宗主的身边,却是悬浮着一片红色玉石的法镜,这片红色玉石的法镜一接近魏索纵跃出的地方,便马上浮现出了一层炽烈的黄光,散发热气,如同有一股庞大的气血在上面升腾。

    这面看上去外表光滑,没有任何符文的红色法镜,竟似一件能追踪修士气血气息的奇特法器。

    “他离开此处应该还不久!”

    只是一看到这样的黄光,圣王宗宗主的眼睛就马上眯了起来,射出了寒光,随即伸手一点,一道明蓝色的光焰,射向了天空,在天空形成一条明亮的细线,一时根本不见消散。

    一放出这道焰光之后,圣王宗宗主和这名华衣年轻人马上就朝着魏索逃遁的方位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