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七十二章 洞府枯尸

第一千七十二章 洞府枯尸

    魏索眼前的景象马上骤然一变。

    他竟然是置身在了一片峻岭之中,山峰林立,足有数百里方圆。

    头顶的上方,看上去竟然也不是水面,而是如同外面一般的黑夜。

    这大弑天洞府的禁制,极其的独特,连阵眼都是机括式触动。机括式的阵眼,更没有什么元气波动,更是让修士难以发现。而除此之外,这个禁制却是将外面水面上的景物,都一一投射了下来,处在这数百里方圆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一举一动。

    根本来不及感叹这种奇特至极的禁制,魏索马上全力放开神识,同时飞快的四下查看起来。

    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的脸上马上充满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按照灵珑天给他的精金小卷上的详细描述,大弑天的这个洞府之中,非但布置有很多帮大弑天引聚独特元气,用于修炼的法阵,而且还有数个中远距离的传送法阵,其中至少有百余间的殿宇,而且遍植灵花灵木。

    通过外面的阵眼进入到这大弑天的洞府之中后,置身的所在应该是一个接引台,接引台有一个灵光禁制。

    灵珑天只是描述这个灵光禁制是一个金黄色的灵光光罩,解开之法只有大弑天知道,就算她进来,也是要强力破解,不过这个灵光禁制,以魏索现在的修为,也应该可以强行破入。

    但是眼下,魏索置身的的确是一个方形的精金古台,但是现在这个奇异的淡蓝色精金古台已经破损得十分严重,裂成了十几块,古台的周围,也已经根本没有任何灵光禁制的存在。

    而此刻这能有数百里方圆的大弑天洞府之中,也是到处都是巨大的凹坑,裂痕,连几座占地并不算大,但看山势原本应该很陡峭的山峰,都已经倒塌。

    有半座山头,甚至如同一截断裂的飞剑一般,倒插在魏索身前不到百丈之处。

    除了其中一座山头上的两间殿宇看上去还完好之外,其余所有的殿宇和建筑,都已经彻底损毁。

    地上厚厚的一层浮尘之中,有许多亮晶晶的东西,全部都是一些晶石和玉石的碎屑。

    所有的这一切看上去触目惊心,让魏索甚至第一时间想到了北邙墟。

    很明显,这里必定爆发过一场大战,至于到底有多少人斗法,暂时还无从判断,但是从一些凹坑和地上深痕的边缘,有些普通的泥土甚至被冲击得出现了结晶,其中甚至带上了百锻钢一般的花纹来看,这斗法双方的威能必定惊天动地。

    魏索的目光惊疑不定的闪动之间,神识飞快的扫过。

    这整个数百里的方圆之内,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生气,但是神识扫到其中一座山头上那两座殿宇上时,他的眉头却是又马上的跳了一跳,目光随即死死的盯在了那两座殿宇之上。

    他的神识触及到那两座殿宇上时,是被反弹了出来,无法探入,很明显那两座殿宇周遭至少有防止神识探查的禁制还是完好无损。

    那两座殿宇是银白色,都是四四方方,其中一座明显是正殿,有上下两层,而另外一座位于左侧,只有一层,应该是偏殿,而且从外表来看没有任何进入的大门,似乎要进入的话,也要通过那间正殿进入。而这两座尚且完好的殿宇都是闪动着一层精金特有的光芒,通体都是用某种银白色精金制成。

    停顿在原地,眼光闪动了一阵之后,只见魏索如同下定了主意一般,双手微微一动,“嗤!”“嗤!”两声空气裂响,两道唯我心剑朝着那两座银白色殿宇打了过去。

    “铮!”

    “铮!”

    两座银白色殿宇的表面上爆开了两团耀眼的火光,但是火光消失,那两处被唯我心剑打中的地方,却似乎连条划痕都没有留下。

    一发出两道唯我心剑,魏索马上是一副蓄势待发,随手都准备逃遁的样子。

    但是银白色殿宇之中接下来却是依旧一片死寂,整个到处都是布满巨大凹坑和裂纹的数百里方圆之中,也是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又是微微的犹豫了一下之后,魏索身影一动,朝着那两座银白色殿宇慢慢的飞掠了过去。

    再往前飞近了数十里之后,魏索才发现,在正殿大门口上方,有三个浮雕般的同色银白色古文,看上去也是灵族的文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三个字并不大,都是数尺见方大小,但是通体却是散发着一股凌厉的光芒,似乎被封印了什么强大神威一般,魏索只是稍微看久了一会,双目之中竟然都有了刺痛的感觉。

    魏索继续小心翼翼的前行,突然,让他顿时寒毛竖起的是,就在他前方不远处,一截横卧在地的断裂山体的后方,竟然隐约可见一尊身影盘坐在地上!

    “唰!”

    让魏索更是悚然一惊,差点直接施展洞虚步法,先行一步跨出的是,那尊盘坐在地的身影表面,突然闪现出了一层古铜色神光。古铜色神光之中,如有一个个古字在闪动。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飞速蔓延着。

    “这不是什么活物。”

    魏索的心中都渗出了寒意,但是他马上镇定了下来。

    虽然之前这尊身影如同朽木山石,他神识扫过也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而现在有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在蔓延,但是却没有强烈的元气波动,没有气血涌动的气息,没有神识扫过的感觉。

    “是我的气息,激起了身上法衣的反应,这件法衣,似乎有感应元气波动,自动护主的功效。”

    魏索很快感觉了出来,那一层古铜色神光完全是那条身影身上的法衣发出,但是他的神色变得更加的凝重,伸手弹出了一条火焰,点到了那条身影的前方。

    虽然只是法衣的反应,但是法衣上荡漾而出的气息,却是令他十分心悸,不管这条身影是生是死,能够让法衣荡漾出这样的气息,这条身影的修为,肯定是在他之上。

    火光之中,魏索马上看清了这条身影。

    这是一具已经彻底坐化的枯尸,浑身的血肉已经消失,只剩下了一具淡黄色的骨骼,但是魏索的神色依旧不见轻松。

    这具淡黄色骨骼给他的感觉绝对不会超过万年之久,也就是说,这人陨落在此,也绝对是这一万年中,而且这人浑身的血肉虽然已经化光,但是一具淡黄色骨骼在火光的照耀下,却是依旧闪动着淡淡的幽光,有如神玉。这人的修为和神通,必定十分不凡。

    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名修士,坐化在此?

    “有字迹?”

    魏索仔细的看着这具枯骨,希望能从此人遗留的一些东西上找出些线索,这具枯骨身上的法衣样式十分的古朴,是高高的立领,下摆极长,材质非金非玉,看上去没有丝毫损坏,古铜色的法衣上,全部是一头头九足神鸟状的符纹。这件法衣,魏索也从未听说过,也从未在任何典籍上见过记载。而几乎就在他一眼扫过这具枯骨身上法衣的瞬间,他的眼光马上剧烈的闪动了起来,看到这具枯骨身前地上的浮土似乎有些地方有些微微的下陷,似乎刻着什么字迹一般。

    “呼!”

    没有丝毫的停留,魏索马上小心的一股水灵元气一震,冲去了那具枯骨身前地下的浮尘。

    “吾乃东”

    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马上出现在了魏索的面前。

    魏索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又忍不住四下扫了一眼。

    这三个字迹,很明显像是这名坐化在此的修士要说明自己的身份,或者还有可能想说明在此处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还想留下什么遗言,但是只留下了这三个字,却是最终大限已至,坐化在此。光凭这三个字,无论是任何人都无法推断得出此人的身份和发生了什么事。

    看清四周没有任何其它痕迹之后,魏索又发出一股真元,小心翼翼的将枯骨上的古铜色法衣除了下来。

    这件法衣十分沉重,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炼制,至少数百斤的份量,而法衣之中,却是并没有任何纳宝囊等物的存在,除了这件法衣,这具枯骨周围连一件法器和其它物品都没有。

    这让魏索的眉头锁得更紧。

    如果说纳宝囊等物全部在这名修士陨落之后,被击杀了他的对手取走,那为什么要留下这件法衣?

    虽然现在魏索还没有测试出这件法衣到底是什么品阶,但是光凭现在法衣上依旧不断闪出的淡淡一层古铜色华光的气息,他都可以肯定,这件法衣绝对不会低于半仙阶。

    “唰!”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魏索没有急着朝着那两间近乎完好的银白色殿宇前行,而是鼓动水灵元气,将这具枯骨周遭数十余里方圆之内的所有浮尘全部冲刷得干干净净。

    “恩?”

    魏索点出数百道火光,将这片区域全部照得如同白昼一般,而他很快发现,除了惊人的斗法痕迹之外,还有一片黄豆大小的深坑。这一片深坑,看上去竟然似乎是被某种炽烈的,如同雨滴大小的液体喷洒融化而成一般。

    ***

    (悲催的病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