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五十一章 为什么愿意这么做

第一千五十一章 为什么愿意这么做

    “嗤!”

    火域神王的这十数道华光似是要将某种力量禁锢住,但是一股阴沉至极的气机,却还是迅速在阴丽花的体内蔓延开来。

    她看着魏索,脸上挂着一丝笑容,但是眸中的光芒却是瞬间黯淡了,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得出,她的生机在迅速的断绝。

    魏索横渡虚空,他的身前洒落一滴晶莹的光华,那并不是仙泪小罐激发出的晶光,但却似一滴真正的仙泪,仙王掉落的一滴泪珠。

    “啊!”

    火域神王发自内心的恐惧,并不只是来自于身上荡漾着疯狂的气息,不断发动洞虚步法,朝着自己逼来的,还在于身前生机迅速断绝的阴丽花。

    在骇然的大叫声中,火域神王将阴丽花直接朝着魏索打出,同时身上的真元再次激发到了极致,身后演化出一条条的神纹,撞破虚空一般,疯狂的逃遁。

    “这…”

    所有登仙城周遭的数百万修士全部呆住。

    “阴丽花用自己交换那两人,随后发动秘法自尽…让火域神王无法威胁魏索。”

    “为了魏索,阴丽花竟然如此决烈,不惜如此…”

    所有这些围观修士,都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的情景。

    登仙宗山门上方的景象,十分凄艳,令人心神颤抖。

    妩媚动人的阴丽花的身上在放着光,在空中如同一颗流星般飞行,魏索果然出现了停顿,将她抱在怀中。

    “唰!”

    但就在此时,一片泪海般的晶光却是横扫而出,再次和火域神王发出的各种神光对撞。

    这是真正的仙兵气息,大片大片的虚空如同彻底湮灭,连声音都似乎粉碎。这一片晶光是元阴老祖打出,此刻仙泪小罐已经交在了他的手中。

    “轰!”

    一片片青色、赤色和白色的神火横卷在整个天空之中,一颗巨大的红色星辰也显现在了火域神王的头顶。

    至少数种大道法域的力量在火域神王的身外交替显现,这名神玄五重的大能虽然自斩了一阶修为,但还是瞬间显现出了完全超越一般神玄四重大能的实力,依靠自身演化出的强大威能的阻挡,竟然是堪堪避过了元阴老祖手持仙兵的全力一击。

    神火烧天,其神威还是如同真正的神王,但是此刻他的神色,却是极其的仓皇。

    “啊!”

    被元阴老祖阻断一方退路,他马上朝着另外一个方位逃遁,但是那个方位,混元银娲、阳脂鸟、青鸾、李写意、风梧苍、羽凰真人等人已经全部聚成一团,一瞬间,各种威能形成了惊涛骇浪,朝着他压来。

    不需神识细扫,眼睛的余光之中,抱着阴丽花的魏索,已经带着一种让他心悸的气息,不断的朝他逼近。

    火域神王的头皮发麻,说不出的惊惶。

    “唰!”

    甚至,他突然感觉到有一头隐形的妖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阴冷感觉,欺近到了距离自己头顶不足百丈之遥,但是让他心中更加骇然莫名的是,他打出一条神火,击向那处,却是彻底打了个空,完全就是一团虚空,那头明明出现在了他感知之中的妖兽,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

    所有登仙城周遭都陷入了一片死寂,唯有庞大神威在空中冲撞发出的巨大轰鸣,所有的人看到,这名真正神王级的大能,在空中被逼得团团乱撞,惊惶无比,如同真正的丧家之犬。

    “啊!”

    火域神王再次发出了更加骇然的尖叫。

    魏索已经距离他不到三百里,他仓皇之中打出的一颗红色星辰,直接就被魏索躲过,一步甩在身后。

    此刻早已经在魏索的施法距离之内,但是魏索却是依旧没有施法,只是疾速的朝着他逼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魏索根本就没有看火域神王,只是紧紧的抱着阴丽花,如同抱着一根随时都要飘逝的羽毛。

    “我们都很了解你,只要我们之中任何一人落在他的手中,他无论逼你做什么,你恐怕都会答应。就算是必死之局,你肯定也会选择一拼…”阴丽花的声音越来越低,但是声音却是极其的欣慰,“这一生,我不后悔做你的道侣…”

    “唰!”魏索的身前再次洒落晶莹的光华,他看过阴尸宗所有的术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阴丽花是发动了什么样的秘术。

    “能解阴尸宗死心咒的人,可以交换我任何秘法,我助他突破神玄!”旋即,魏索发出最强音,方圆数千里都如同雷鸣。

    所有登仙城周遭的修士全部变色,这一战已经注定以魏索这方的大胜结局,但是此刻的声音是仙王的悲吼,所有的人都感觉得出这声音之中包含的意思,这绝对是一种无上的,不容质疑的承诺。

    魏索身上的秘术,这一战之中所有的人都看到,无论是洞虚步法还是万古圣王经都是难以想象的至宝,而且魏索已经是双神玄四重,这一战过后,威势和实力又不知道会上升到何种底部,他的承诺,绝对比任何超级大宗门都要有用,任何超级大宗门,都恐怕无法给出一定能将一名修士打造成神玄大能的承诺,但是以他的实力,恐怕真是能够将一名普通的低阶修士,都最终成就神玄。

    “死心咒,这是一门什么样的术法?”不管是想不想帮魏索,没有人不动心,甚至连对魏索怀有敌意的修士,都开始打听这到底是一门什么样的术法。

    “嗡!”虚空震动,一滴晶莹的光华在魏索的身前洒落,发出最强音的同时,一朵淡黄色水晶般的道莲出现在阴丽花的身上,将阴丽花封印其中,同时,魏索将不灭净瓶也祭了出来,将阴丽花收入其中,护了起来。

    “轰!”

    他的洞虚步法未停,继续朝着走投无路的火域神王逼近。

    “…!”

    火域神王的眼眶都快瞪裂了,他身上的真元流动到了极致,头发都被各种元气规则所激,一根根竖了起来。他此刻最多都只有接近神玄四重中阶的实力,打出的一片片神威根本无法阻止魏索的逼近,一颗化出的红色星辰魏索此次都根本没有闪避,在和魏索身外的登仙仙域撞击之后,直接就被魏索一手拍碎了。

    “啊!”

    火域神王再次发出骇然至极的大叫。

    魏索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身侧,距离他已经不到数丈。

    毛骨悚然的火域神王拼命的演化出了自己的最强法域,连某种压箱底的秘法都释放了出来,整颗心脏都从胸膛中浮现了出来,上面出现七个窍孔,流出七条紫色的小龙,和他身前演化出的青、白、红三色神火融合在一起,再次形成了一柄演化着无数元气法则的神火长枪。

    “嗤!”

    这一枪重重的扎在魏索的身上,令所有的人眉头都不自觉的猛的跳了一跳,就好像扎在自己的身上一般。

    魏索的前胸到后背,被彻底的洞穿了,被这柄神火长枪穿身而过,一片片血肉都直接化成了飞灰。

    “啊!”但是火域神王却是反而发出了更加惊恐的叫声。

    魏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顿,同时一手拍在了他的身上。

    就好像崩碎了一块石块一般,火域神王的整个身体被再次打成了三截,往后飞出。

    魏索继续前行,神火长枪从他胸口穿过,失去了控制,飞射向天际,瞬间不知道打出了多少里远。

    “魏索!你杀了我也决计不会有好下场的!”

    “你太过逆天,非但修为速度远超于同时代所有人,而且神通远超同阶修士,你这种人,根本就不容于世上,没有一个同时代的大能会希望你活下去,你注定会成为所有人的敌人,遭受天嫉!我已经看到了你的结果,你注定很快就会陨落!”

    火域神王发出了近乎诅咒般的疯狂叫声。

    “想要灭我的你却死了,我却还活着,你还有什么可叫嚣的。”火域神王的叫声戛然而止,根本没有等到他的肉身重组,魏索生死书激发的神威、千剑诛邪剑阵和登仙法域同时演化,恐怖的威能已经狠狠镇压在了火域神王的身上。

    火域神王的身体彻底的崩碎了,化成了一团团的飞灰,连一股股冒出的神玄元气,都被彻底的震散。

    神玄五重,跨越两个大陆而来,前来灭杀魏索的火域神王,连逃遁都没有能逃遁出去,被彻底的灭杀,形神俱灭!

    “火域神王竟然都被他灭杀了!”

    “为什么,为什么阴丽花竟然会为了他这么做…”此刻登仙宗的山门之中,巫神女也已经彻底麻木,如同失去了自己的思维。

    而此时,有关阴尸宗死心咒的讯息也已经在登仙城周遭的修士之中彻底的传播开来。

    这是阴尸宗一门只有金丹期女修才能发动的禁制,而且这种禁制必须是要金丹期女修失去初阴之后,又预先刻入某种阴尸宗的禁制之后,才能施展。

    这门禁制,据说是阴尸宗一名被人抛弃的金丹期女修所创,施展此术后,会心脉迅速萎缩,浑身气血变成阴气,心死而亡。

    这原本是因为道侣抛弃而心死而创出的术法,但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阴丽花是不愿意魏索受胁迫,而施展了此法。

    宁愿自己陨落,也要为道侣扫平障碍。

    神威消隐,狂风依旧在空中呼啸,所有人都感到了其中的凄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