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三十九章 彻底驯服

第一千三十九章 彻底驯服

    魏索一听巫神女的乞求声,就知道这名高傲至极的女帝的傲气已经被他彻底的压下,心境已经彻底被破。“既然你开口求我,我便让她们不要进来。”魏索点了点头,对着外面发出了声音,“我正在盘问她一些事情,你们暂且先做自己的事去吧。”

    “我竟然会求他…我竟然会求他…”巫神女乞求的话一出口,有种自己都难以相信的感觉。

    “你的元阴怎么会这么充裕,难道你也是什么独特的妙炉鼎之身?”魏索却是没有停止,故意又说了这么一句,继续攻巫神女的心境。他知道这种事情就像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被逼着去做七百灵石一次生意的女修一样,第一两次肯定是以死反抗,但是一次次反抗根本没有用,反而会遭受更大的羞辱之后,就基本上是破罐子破摔,根本就是逆来顺受,甚至只要给灵石,就可以不管你一次来几个人,今晚你可以不把我当人了。现在他就是要一次次的破巫神女的心境,让她在他的面前根本不再有什么高傲和反抗之心,说这句话的同时,他的双手依旧不停的在巫神女的身上不停的游走,甚至用出了以前和姬雅、韩薇薇等人经常用的许多“电光毒龙”“游龙点水”等刺激情|欲的手段,让根本未经开发,根本没有经受过此种肉身欢娱的巫神女连连身体绷紧,呼吸都为之停顿,想要叫却是又羞耻至极,不敢叫出声来,一时甚至又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而魏索的这句话倒是也没有乱说,他此刻施展玄煞大|法,明显感觉出就算没有姹女培元丹的药力,巫神女的元阴比起一般的女修,都不知道要浓厚多少,恐怕就连韩薇薇平时也无法和她相比。

    “我…”巫神女一副想说又不肯说的样子,呼吸都是一顿一顿的,好像要窒息一般。

    “怎么,我问你的话你不答,你还是想让她们进来看看你此时的样子了?”魏索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是欺男霸女的恶霸,不过如果要是怜香惜玉,恐怕就会马上功亏一篑,因为这明天一战的关键,恐怕就在能否彻底降伏巫神女,能否再刻入一条神纹上面。以巫神女的修为和心境,也就是此种太过大起大落的情况下,才会一时被他征服,若是时间一长,恐怕她反倒是彻底豁出去,难有作用了。所以现在魏索是索性将恶霸做到底,双手都要抓,哪里都要硬。

    “我求你…不要。”巫神女在心神连连剧烈冲击,已经完全没有了主见和判断力一般,心神彻底失守,发出了近乎低泣般的声音。

    “那还不快说!”魏索一个猛力的动作,让巫神女的身体猛的一颤,脑袋往后一仰,嘴巴都张了开来,却是发不出声音。

    “我已经修炼一百二十余年…我的元阴未泄…”巫神女的身体又是猛的一僵之后,才终于低声的说出了这一句,又是两行珠泪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原来已经是一百几十岁了,她修的功法,倒是容颜不老。”魏索有些略略的意外,不过修士对于年龄都没有什么概念,一百余年修到神玄四重,领悟三门大道法域,资质也是十分惊人了。一百多年的修炼,加上她已经是神玄四重的肉身,体内的积蓄的元阴,自然不是一般的女修所能相比的了。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明白。”魏索是一下就明白了,但是却是故意打击巫神女的心境,故意大声说道。

    “我…”

    “快说!”魏索的手指又在她的某个敏感部位划过,不给她任何喘息机会的威胁道。

    “我…我从未被其他男修…其他男修如此过,我的元阴积蓄了这么多,自然比起一般的女修多。”巫神女的大脑几近空白,几乎是羞愤难当的喊出了这句话。

    “原来如此!”魏索的目光一闪,故意说了这么一句,巫神女连这句话都被他逼得开口说了出来,显见心神是已经彻底崩溃了。

    “巫神女,只要你听我的话,降伏于我的话,我可以饶你不死。”看着这名已经彻底崩溃的天之娇女,魏索接着说道。

    “你…你如此对我,还想我降伏于你!”但是突然之间,一听到魏索的这句话,巫神女紧闭着、滚滚流出珠泪的双目却是突然睁了开来,回过了神来一般,厉喝出声。

    “你是想利用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明日火域神王到来,你也会形神俱灭。”接着,她如同彻底清醒,做出了准确的判断,连眼神都坚定了起来。

    “糟糕!想不到我还是小看了她。”魏索的眉头猛的跳了跳,巫神女的心境修为还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没想到就是他那一句话,巫神女就已经重拾了心境,一下子豁出去了。

    “我是给你一个自己选择的机会,你要知道,我若是要你做的话,你就算不愿意也没有用。”但是魏索的神色却是没有什么变化,随着一些奇特音阶的出口,他的头顶上方浮现出了一尊金色的佛尊,发出了一圈圈的佛光,笼罩在巫神女的身上。

    巫神女的眼中才刚刚闪现出狠辣,豁出去的神色,但这一下,瞬间就是被无比的惊恐代替。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吧!这是功德宗的普渡神光!就算是登仙宗祖师的遗留意志,也全部被我们施展施法炼化了。所以我才能安然无恙的炼化登仙仙胎,并完整的得到了他的大道法域。以你的修为,根本抵挡不住这普渡神光,我和元阴祖师他们联手施展的话,在火域神王明日到来之前,你就彻底是我的人,我想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就算让你跪下喊我主人,做任何羞耻的事都可以!”事实上按照巫神女的修为,一日的时间,就算魏索等人全力施展,也是根本不可能将巫神女的意识抹灭的,因为巫神女毕竟是完整的意识,不像登仙宗祖师只是留下了残存的意志,但是魏索却是直视着巫神女的眼睛,说得理直气壮,极其的霸气,就和说着不容置疑的事实一般。

    “我…你要我做什么!”这一下,巫神女顿时失去了所有抵抗的心念,刚刚生起的不惜一切和魏索玉石俱焚的念头,荡然无存。

    “既然此次你潜入,是和火域神王商议过,那除了火域神王和阿鼻神君、万凰公子和湛台灵澜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来?”魏索知道巫神女仅有的一点反抗心念也已经被再次击溃,也不多说什么,直接问道。

    “除了他们几个之外,火域神王还有一名朋友到来,修为也和我差不多,我那件本来用于逃脱的法器,便是从他身上得来。”巫神女已经完全如同一名弱女子,有些呜咽般的说道,不敢有什么隐瞒。

    “还有一名神玄四重的大能?”魏索的面色顿时微微的一变,“那人是什么身份?”

    “我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也十分神秘,火域神王行事十分小心,似乎也根本不想透露那人的身份。”巫神女闭着双目,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

    “啊!”这句话方才刚刚说完,她又是一声求饶般的大叫,却是魏索在逼问她之时,其余的动作却是根本没有停止,依旧在施展玄煞大|法,依旧肆意的挑逗她的情|欲。

    “其余那几人,已然到了么?”魏索继续问道。

    “他们已经全部聚在了一处。”巫神女有些呼吸困难的答道。

    “你给我的那条神纹,是何种大道法域的神纹?你是否就领悟了和我对敌时施展过的三种大道法域?这三种大道法域之中,是哪种的神纹相对最为简单?”魏索连连的逼问。对方竟然还有一名神秘的神玄四重到来,这对于他们而言,形势陡然又变得十分紧张起来。

    “我给你的神纹,是‘一元乾坤’的大道法域,我的确是只领悟了三种大道法域,还有两种是‘天陨凡心’和‘妙空生花’的大道法域。”巫神女的声音连她自己听来都有点古怪,但是她的心神已经彻底沦陷,有问必答,而且生怕错过魏索任何一个问题的样子,“这三种神纹之中,还是‘一元乾坤’的神纹最为简单。”

    “看来你给我的,本来就是你三门大道法域之中,威力最差的一门大道法域的神纹吧。”魏索看着巫神女,说了这一句。

    “啊…我…”巫神女本来似是害怕的还想再解释什么,但是此刻她体内所有的阴元,正好全部被魏索转化干净,一阵空虚之时,在魏索的攻伐之下,却是又有一种惊人的快感,冲击得她的身体都剧烈的抽搐起来,“求…求求你,放过我吧…”她甚至不受自己控制的饮泣起来,这一瞬间,她有种快要死掉,快要被魏索这样折腾死掉的感觉,本来魏索一边和她双修,肆意玩弄挑逗,她一边还要回答问题,已经是让她羞耻得大脑空白,而现在她更是有种神魂和肉身已经分开,身体和思想都已经不是自己的感觉。

    “元阴前辈,姬雅…你们全部进来吧。”就在此时,魏索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不要,我求你…”巫神女惊恐的饮泣,因为魏索此时虽然和她分开,将她放下,但是她却是身体彻底发软的连手指头都似乎动不了,浑身都是香汗淋漓,身体表面都好像镀了一层水晶一般,闪闪发光。

    “你将法衣穿上吧。”就在此时,魏索却是伸手一点,解开了她其中一道禁制,让她的一小股真元可以流转,同时将一件法衣点到了她的面前。

    ***

    (看到有很多道友研究血不血的问题...汗,你们这群YIN荡的货色研究的真深啊!我自叹不如啊...其实是这样的,因为修士的体质不是一般人所能相比,一般的小伤口基本上一下子就愈合了,至于那一点点小伤,当然是一下子就自动止血了...真是猥琐啊,像偶这么正经的有为青年,居然和你们探讨这种问题,猥琐猥琐真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