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千零一章 星核飞、古地裂

第一千零一章 星核飞、古地裂

    “啊!”

    许多真武宗的修士纷纷涌上,想要拼命拦住魏索,让许神君逃脱。

    一名真武宗的老古董大叫,激发某种强大|法器,一片夺目的金色神光在他身前演化,化成一个庞大的金轮。

    “啪!”

    但是一名身披黑袍的红脸大汉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这名真武宗老古董身上的灵光全部消隐,直接就被一脚踢碎了胸口,从空中坠落,化出的直径足有百丈的金轮如同旭日一样,也直接失了方向,往上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

    “不想死的话就不要乱动手。”红脸大汉冷冷的出声。

    “是他的那名同伴!”

    所有的修士再次惊悚,和魏索一起扫平天剑宗的同伴出现了。很少有人知道灵珑天的真正身份,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魏索的这名同伴也是一名神玄级的强者。

    “啊!”

    许神君发出了凄厉的尖叫,一条手臂突然自斩,化成了一条星光长剑,直击魏索。

    这应该是真武宗一道无上强法,以自斩肉身激发出超越平时自己实力的威能。星光长剑上散发的光华,让所有人都无法正眼想看,极其刺目。

    “啊!”

    但是许神君却是再次尖叫,魏索一步跨出,竟然是早已预知这星光长剑的威能一般,直接躲过这一击。

    “走!”

    魏索的这一个动作,直接让那名身披金龙神甲的皇者和身外无数青色道莲显化的道人都再次脸上变色,这两名玉衡大陆的大能不再停留,发布施令,所有玉衡大陆的修士开始跟随两人撤离,往后离开。

    “唰!”

    一片泪光般的晶光闪过,从许神君身上飞出的一片古符也彻底崩碎,古符崩碎之处的虚空之中,竟然出现了无数房屋大小的陨石,飞洒四面八方,如同流星雨一般。

    这片古符显然也是真武宗的某件传承法器,但是依旧被击溃,许神君身上的法衣也裂开,身体上出现了数条深深入骨的裂纹,一条条血光从他身上迸射而出。

    “魏索,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许神君根本无法再战,突然发出绝望的厉吼,整个头颅突然爆开,化成元气,随即,从头到脚,整个身体,包括内里的神玄法身,全部崩塌。

    这是一种难言的景象,一名神玄大能自毁,完全如同一颗星辰在幻灭。

    产生的无量光和冲击波,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惊人的光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轰!轰!轰!轰!轰!….”

    所有在场的修士都是发出法宝和术法威能,阻挡扩散而出的冲击波,如同被一道巨大的海浪冲击。

    “那是什么?”

    原本已经在全速离开的身穿金龙神甲的皇者和身外无数青色道莲显化的道人都停了下来。魏索灭杀许神君在他们看来是必然的是,此刻让他们唯一感到惊诧的是,许神君自毁,身体完全崩塌之后,内里却是有一条乌沉沉的光华在闪耀,荡漾出一股难言的气机。

    那居然是一块婴儿般大小的乌黑色陨石。

    整块陨石的表面如同完全融化后又凝结而成一般,通体是一个尖锥的形状,让人第一眼看去,就感觉出这块陨石必定在星空之中经历过很长的时间,落到地面上时,又经过无尽雷火的煅烧。

    而这块陨石的表面和内里,却是又有许多条自然形成的纹理,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如同有无数大道法域在内里显化。

    “星核!”

    “有关真武宗的传说…竟然不是妄言,真武宗真是有这样的一颗星核!”

    这一瞬间,很多天玄大陆的老辈人物失色。

    这分明是一颗真正的星核!

    修道界的古典之中都有记载,远古修道界的某些惊天大能,神通惊天,能够摄取无尽星空之中的星辰下来,炼制极道仙兵,甚至更早以前的惊天人物,能够遨游太虚,直接在虚空乱流之中寻找适合修炼的材料,摘取星辰炼制法宝。

    而相传真武宗的开山祖师,正是无意之中得了一颗从天坠落的真武星星核,并从中悟出了些神通,才开山立派,创出了真武宗的庞大基业。

    很多宗门为了形成宗门威严,在很多记载上都有不实之处,甚至有些宗门会人为的伪造出一些神迹,流传于世,所以记载之中真武宗号称有一颗真武星星核,天玄大陆见过相关记载的老辈修士也未必信以为真,但是此刻许神君陨落,却竟然是真正的显化出了一颗星核!

    星辰的星核,是一颗星辰的本源汇聚,自然交织出许多大道,是上古大能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唰!”

    此刻许神君陨落,现出的这颗星核,瞬间带出了无数道光纹,如同彻底燃烧一般,朝着魏索碾压而至。

    “嘶…”

    连黄道君和玉天宗宗主都彻底色变,倒抽冷气,这是真正的星辰之力,魏索身前的虚空都被压得暗了下去,而且无数独特的星辰元气交织的力量,根本无法抵挡,就算仙泪小罐是同级的东西,能够硬抗这种威能,但是恐怕整个身体都要被彻底震碎,震成飞灰。

    很多玉衡大陆的修士在骇然之余,心中都是泛出了一股难言的惊喜,这是许神君以自爆才能引动的杀招,看上去极有可能将魏索一击灭杀!

    “唰!”

    但就在此时,魏索的一个身体,突然变成了上百个,每一个都是气血和真元力量荡漾,完完全全就像是一个魏索,一下子分化成了百个,朝着四面八方飞遁。

    “这又是什么逆天秘术!”

    “此人身具的秘术之多,真是难以想象!”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之中,那一条带有许神君残存意志的星核也彻底迷茫,根本无法发现魏索的真身所在,一声震响之间,竟然摆脱了什么束缚一般,瞬间化成了一道流光,以任何人都根本无法阻挡的速度,瞬间消失在所有人的感知之中,不知道飞射到哪里去了。

    “真是大乱的时代…”魏索的真身停了下来,凝立空中不动,在心中感叹。

    这颗星核也是一件惊人的至宝,若是能有方法掌控,也是相当于一件极道仙兵,而且这种星核上交织很多元气规则,若是落到大能的手中,可能会从中领悟出惊人的术法和法域力量。

    这一颗星核飞出,就相当于这乱世之中,又有一件重宝面世了,不知道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动乱。

    “你们带他走吧。”

    “希望你们今后不要和我为敌了。”

    一层淡淡的黄色晶光突然将已经重伤的叶玄成包裹在内,在叶玄成一声厉喝,震碎他这自转天镇魔法的封印威能时,魏索的大乘法音已经落在了叶玄成的身上,将叶玄成直接震昏,随即,魏索没有下杀手,只是看着玄风门的一批修士说了这么一句。

    放叶玄成走,自然是有些放虎归山的意思,恐怕会有后患,但是因为水灵儿的缘故,魏索却是没有痛下杀手,毕竟他十分清楚,就像自己对灵岳城和天玄大陆有独特的感情一般,水灵儿对玄风门也有独特的感情。

    “你们将身上的东西全部留下。”

    而剩余真武宗和其它站于玉衡大陆一方的天玄大陆修士,魏索却是让他们交出了身上所有的东西之后,再行离开。

    “轰!”

    突然,所有人,包括魏索和灵珑天在内都是眉头猛的一跳。

    玉衡大陆占据的那座山头,庞大的绿色灵光光罩破裂了,虚空之中那股恐怖的气机已经消失了,在对方没有大能在的情况下,就算对方那股强大的禁制落下,碎玉古域这方也应该能够抗衡。但就在此时,数名玉衡大陆修士打扮的老人从绿色灵光光罩中飞射而出。

    一座古朴的道台在这几名老人的身下显化,散发出一圈圈的灵光,这座古朴道台明显是像登仙宗的登仙台一样,是用以逃遁的空间类法宝,一显化出来,这几名老人的身影都开始在灵光之中朦胧,将要化于虚空之中。

    同时,玉衡大陆修士占据的那座山头突然震动了起来,整座山头突然完全崩塌,陷落下去,方圆数千里的地面,同时剧烈的颤动了起来,整个大地都如同一锅热粥一般非同。

    “喀!”

    碎玉古域之中的两个庞大的灵光光罩也同时崩裂。

    “他们毁坏此处的地脉!他们自己无法得到此处的天地灵气,便也毁坏此处的地脉,让此处无法生成真正的灵气灵脉!”

    “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让其他人得到!这些玉衡大陆的修士太过歹毒了!”

    瞬间,几乎所有的天玄大陆修士都反应了过来,纷纷发出了怒骂。

    一股毁灭性的力量在这片地面之下蔓延,地下大片大片的区域震成飞灰,上方的地面山林都崩塌进去。

    这种力量不是片刻的时间就布置得出的,很显然玉衡大陆这一方虽然七名神玄大能齐出,自觉占据绝对优势,但是一开始也已经做好了万一争夺失败的打算,早就已经布置下了这样的禁制。

    “天地灵气本该所有修士共享,难道你们天玄大陆修士想要独占么?”

    “你们想要独占灵气灵脉,也是不可能的。”

    这几名激发了禁制离开的玉衡大陆老古董眼中都有了些报复得逞的快意,脸上都是露出了些阴笑。

    “锵!”

    突然,一声震响,魏索和灵珑天都是悚然,一股甚至完全超过双方先前禁制的恐怖气机突然从地下震荡而出。

    “唰!”

    那几名玉衡大陆老人下方的方圆百里地面完全掀开,一片湮灭一切,不知道有多少种色彩的光华绽放开来,如同成千上万个法域同时打出。

    “嗡!”

    虚空震动,所有人都彻底变了脸色,碎玉古域之中两股绝世的气机彻底爆发,一道白色神光如同宇宙星辰洪流一般从碎玉古域之中轰出,于此同时,三名祈仙教的老人大声喝出了一道法音,一尊无量光凝成的庞大身影带着恐怖的威势从空中踏下。

    “啊!”

    几名玉衡大陆的老人脸上得意的神情瞬间凝固,刹那间,古朴道台和他们所在的一方空间都彻底破灭了,几名老人直接被抹灭,什么都没有留下。

    “轰!”

    天玄大陆这方两股绝世气机和扩散而来的一些余光对撞,堪堪挡住,但是至少有小半修士都承受不住无形的震荡,大口大口的吐血。

    崩裂的大地下,五颜六色的光华闪动,无数碎玉、珊瑚和发亮的贝壳碎片、建筑残骸,飞洒出来。

    数道恐怖的金光,从地下透露出来,冲上天空,形成了数道庞大的金色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