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九十八章 祭出仙兵!

第九百九十八章 祭出仙兵!

    “只要他敢战,我不介意先行灭杀此人!”东莱秘境的这名年轻神玄大能气得脸都歪了,凌空大踏步上前,七窍之中都是神光升腾,真正的七窍生烟。

    魏索一击灭杀冥土宗宗主,虽然有取巧的成分在内,但是他是肯定不敌的,他胆子太大也不敢和魏索对敌,但是对风梧苍他却是根本不惧。

    先前风梧苍一下占得先机,打得他十分狼狈,结果弄得他现在被什么人都提起来说一说,好歹他也是真正的神玄大能,任何神玄大能,都是修道界中至高的存在,何等的身份和威严,结果弄得现在所有人都鄙视他的样子,这让他简直要歇斯底里。

    “废话少说,我杀你为魏兄这战祭天地。”风梧苍依旧是先前一副完全强势的样子,冷冷的抛下一句,朝着一侧高空行去。

    “这一战你们注定死的很难看。”巫神女这名女王没有阻拦,只是冷漠的看了风梧苍和魏索一眼,说了这么一句。

    “我只希望到时候你不要恼羞成怒。”魏索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

    “杀!”

    东莱秘境的年轻神玄大能一声厉啸,脚下青色虹光如同无数柄青色长剑在虚空之中蔓延开来,身前一片青色神玄神威显化成了一座苍翠巨山。

    “嗡!”

    虚空一震,一轮荡漾着死机的灰色残月在风梧苍的身前发出。

    两人都没有任何的废话,生死大战瞬间爆发。

    所有天玄大陆这方的修士都是有些愕然,所有人都觉得魏索不会让风梧苍白白送死,但是此刻所有人也不知道魏索有什么把持。

    “轰!”

    苍翠巨山震碎了灰色残月,余威不止,打到风梧苍的身前。

    “当!”

    一片冰紫色光华突然在风梧苍的身前绽放出来,风梧苍的身影消隐在一个流淌冰紫色神光的净瓶之中,流淌着难言道韵的净瓶挡住了神玄余威。

    “不灭净瓶!”

    “原来魏索早就已经将这件东西暗中给了风梧苍!”

    许多天玄大陆修士顿时眼中闪现了惊喜的神色,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还听信了传言,以为魏索的不灭净瓶也是真正的仙器。

    “哼!”

    但是玉衡大陆的此名年轻神玄大能却是反而发出了一声冷笑,几乎就在风梧苍祭出不灭净瓶的同时,他的身前也闪现出了一团五彩的霞光。

    这是一座只有一尺来长,有五个山头的五色小玉山,散发着古韵,上面瞬间有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在复苏。

    “当!”

    一片五色霞光如同彗星长尾一般扫中了不灭净瓶,将不灭净瓶打得凹陷下去,使得那片荒古巨螯的背甲都浮现了出来,散发蒙蒙青气。

    “这也是接近仙器的强大|法宝!”

    大部分天玄大陆这方的修士顿时惊悚,这座五色小玉山简直就像另外一名神玄大能在施法,估计任何金丹修士光凭金丹和术法威能都根本无法抵挡,是真正接近仙器的强大|法宝。

    “铮!”

    一道银光从不灭净瓶之中飞射而出,发出神铁清鸣的声音。

    这是一柄布满莲花纹的银色长枪,散发一片片银色神辉。

    “哼!”

    玉衡大陆的这名年轻神玄大能眼中浮现出一丝更为得意的冷笑,将浑身的威能催发到了极致,不停朝着不灭净瓶压去。

    一时间,一座座苍翠巨山和一轮轮列缺残月、一片片五色霞光和一片片银色神辉,冰紫色神光在空中不停对撞,一大片一大片天空就好像湮灭一般,无数绚烂的色彩瞬间化出,又瞬间灭去,好像被吞噬。

    “当!”“当!”“当!”…

    不灭净瓶不停的被打得翻滚倒飞,布满银色莲花纹的银色长枪也被打得不停哀鸣。

    绝大多数天玄大陆这方的修士心脏都是一阵阵紧缩,玉衡大陆这方的年轻神玄大能明显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风梧苍很明显岌岌可危。甚至很多斗法经验极其丰富的老辈人物推断,若不是风梧苍意志极其坚韧,否则光是此种震荡产生的痛苦,就足以影响他的施法。

    “这柄神铁长枪也是古物,至少有半仙阶吧,胎体也十分不凡,居然此种都冲击不坏…你暗中给了他这些宝物,以为就可以吃定我此名弟子了么?”凤冠霞帔的巫神女冷漠的看着魏索,眼中浮现出了一丝讥讽的意味,“但是你这不灭净瓶,也只是近乎仙器,并非真正的仙器,你有此种法器,难道我东莱秘境就没有么?…金丹和神玄,修为和神识,本身就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你们今日注定要陨落在此。”

    “铮!”

    风梧苍似乎已经受了损伤,施法出现了停顿,连莲花神铁长枪都差点被震飞了。

    但是魏索却是反而露出了些本性,就好像灵岳城小散修时,做了一笔得意买卖一样,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露出了几颗牙齿,“你说的不错,你现在说这些,是想让我胆寒,破我平静道心,让我和你对敌之时更加无法发挥出全部战力吧。不过你恐怕要失望了,我可以告诉你,你的这个弟子身上有什么东西,我早就已经看穿了…还有,你的这名弟子,注定要败亡在风梧苍的手中。”

    “若不是时间不够..,风梧苍来不及领悟一些术法,否则我传几道术法给他的话,他现在也根本不用费这么多手脚。你这名弟子早就已经死了。”说着,魏索似乎还有些懊恼的样子,挥了挥手,又说了这么一句。

    巫神女微微一滞,眼中的神色明显有了波动。

    “怎么回事!”

    突然之间,绝大多数修士都是倒吸冷气,而占尽优势的玉衡大陆年轻神玄大能却是脸露极其骇然的神色。

    “嗡!”

    风梧苍打出的一轮列缺残月突然交织出了独特的元气规则,打出了恐怖的威能,玉衡大陆的这名年轻神玄大能打出的一片青色苍翠巨山直接就被碾碎。

    “啊!”

    此名玉衡大陆的年轻人也已经打出最强战力,此刻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庞大的余威瞬间压在了他的身上。

    “噗!”

    就好像一方阴暗的天地压过,这名玉衡大陆年轻人的大半个身体直接化成飞灰,只剩下了两只脚,孤零零的残留空中,掉落下来。

    “怎么可能!”

    许多玉衡大陆这方的修士都是彻底惊骇,很多老辈人物甚至都跳了起来。一名神玄大能,竟然是被一名金丹修士轰杀,而且还是硬生生的被术法威能轰杀!

    “列缺残月失传太久,似乎直到我兔子兄弟,才又重新现世,实在是没有人知道列缺残月的真正奥妙了,不过现在你们应该知道,列缺残月为何能够位列上古最强的攻伐之法了吧?”魏索此刻淡然的扫了玉衡大陆这方修士一眼,很是平常的说道。

    “轰!”

    又是一片哗然,不灭净瓶收起,此刻现出身影的风梧苍身上穿着一件银白色的神铁莲花战衣,银色神光缭绕,并没有什么损伤的样子。

    魏索竟然还有给他这样的护体战衣!怪不得剧烈的震荡都根本没有让他产生严重的损伤。

    节节挫败!

    玉衡大陆这方所有修士看着收起不灭净瓶的风梧苍和垂手而立,站在空中的魏索,心中都是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他们这方足足七名神玄大能齐聚,实力实在惊天,但是自从魏索出现之后,他们这方,却是反而被带出了一种看不到希望,一切都在这人掌握之中的感觉。

    “锵!”

    极高的高空之中,突然有一条闪电划过,发出了一声充满杀伐气息的神铁斩杀般的声音。

    “我的确还是小看了你,不过这更坚定了我要将你抹灭的心念。”巫神女动了,朝着魏索一步步行来。

    她的步子不大,玉足轻移,但是每一步落下,远处的天空,都有无数霞光在明灭,一股灭世的气机在涌动。“咚!”“咚”“咚!”有一股强大的无形法域被她的脚步带动,魏索的心脏剧烈震荡,体内的神纹,竟然都一条条的崩裂。

    “抹你的头啊!”

    魏索叫出的话很粗,但是脸色却是极其凝重,也直接对着巫神女发出了大乘法音,同时施展洞虚步伐,往后一步跨出。

    巫神女是他单独面对的最为恐怖的对手,似乎完全不止掌握一种法域力量,她以脚步带出的也是一种难言法域,若不是魏索的肉身和体内神纹,恐怕魏索体内的心脉瞬间就要粉碎,直接就要被秒杀。

    “你能够挡住我的一击,也算是不错了。”巫神女身外一阵霞光闪动,魏索的大乘法音竟然无法攻破她的护身法域。“唰!”一片恐怖气机出现在天地之间,无数闪耀七彩霞光的细细神纹从她身周迸发而出,瞬间演化出了一方到处飞洒霞光花瓣的天地。庞大的威能,将魏索的身体直接定在了空中。

    “喀!”

    魏索的身上赤霞和银色神光笼罩,身体肌肤上出现了龟裂,头上都出现了几道裂纹,眉心之中都有一滴鲜血沁了出来,瞬间被压得粉碎。

    “叮!”

    就在此时,一团晶莹的光华在魏索的身前显化,无穷无尽的仙气震荡,魏索强行祭出了仙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