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九十章 古域之中的气机

第九百九十章 古域之中的气机

    “厉宫主,万幸你也安然无恙。”

    “厉宫主,你也到了。”

    “厉宫主,当日一别,想不到是在此种情形下再聚。”

    厉若海的人面很广,进入山谷之后,马上就有不少修士迎上来打招呼。

    魏索不动声色,打量着谷内的情形,厉若海和迎上前来的修士打招呼时,也只是提及魏索是一名平时不怎么出世的金丹散修,是他的故交。

    此种情形之下,许多原本在修道界中极少露头、甚至平时根本不出面的金丹修士都赶到了此处,整个山谷的金丹修士之中,倒是有三分之一的金丹修士大多数宗门内的修士都根本不认识,所以多了魏索这样一名“金丹修士”,也根本没有人恩感到诧异。

    “也只有此种最为动荡的大势下,这些人物才会彻底显露出来。”

    魏索的眼光连连闪动,山谷之中的景象十分惊人,在平时根本难以想象,整个天玄大陆原本一共有一千几百个大小城池,平均下来,每数个城池才有一名金丹修士的存在,此次兽潮之中,也不知道陨落了多少金丹大修士,但是此刻这山谷之中,灵气翻滚,却是至少就聚集着两百几十名天玄大陆的金丹大修士。

    在此种情形之下,相当于一个大陆的底蕴都显露了出来,此刻到场的三分之一几乎根本无人认识的天玄大陆金丹大修士之中,也有不少金丹三重之上的存在。而此种情形之下,所有的修士也都知道自己恰好生逢了一个惊天的时代,亲身经历的这一切必定会记载在后世的典籍之中,任何到场的修士,包括魏索在内,震撼之外,都有种非凡的热血沸腾的感觉。

    “厉宫主,数年不见,你已突破到金丹五重的修为,真是可喜可贺。”

    又是一名黄袍白眉、脸庞清瘦的老年儒生模样的修士行来,双手抱拳,对厉若海打起了招呼。这名老年儒生模样的修士也是金丹五重初期的惊人修为,身上冒出金色灵气,在身外凝成编钟、鼓瑟等诸多乐器的形状。

    “这是天玄大陆中部仙序宗的太上长老仙音真人。”厉若海先传音到魏索的耳中,介绍了此名老人的身份之后,也是双手抱拳,对着行来的仙音真人行了一礼,苦笑道,“此种情形之下,为了保命,我是动用了我灵兽宫的所有底蕴,才有了这样的进境,倒是真人的修为精进,值得庆贺。”

    “仙序宗,居然也有这样的一名修士存在。”魏索目光微微一闪,天玄大陆的仙序宗原本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之前根本是连金丹大修士都根本没有听说过,很多宗门和散修,都隐藏的很深。

    “我又何尝不是一样,相当于将我们仙序宗数代的积累,都堆在了我和数名弟子的身上。”黄袍白眉的仙音真人也是忍不住摇头苦笑。

    仙音真人和厉若海的这几句对话,让魏索和周围听到的数名修士都是又心中荡漾起非同一般的感受。

    修道界典籍之中,自古就有乱世出神王的说法…除了大量修士陨落,剩余修士相对来说修炼资源更多之外,很多宗门为了流传下去,将祖上积累下来,原本舍不得动用的东西都拿出来用了,所以这修道界中十五万年最为动乱的时代,注定会有许多超出以往修道界的惊天人物化生。

    “这位道友不知道和厉宫主是什么关系,如何称呼?”仙音真人的目光又落在了魏索的身上,眼中明显露出了一些惊异的神色。

    “这是季道友,是天玄大陆南部的散修,是我以前的故交。”厉若海和方才一样,对着仙音真人介绍魏索。

    “季道友给我非同一般的感觉,看来也是有非同小可的神通在身,不是一般的金丹修士。”仙音真人凝神看了魏索片刻,肯定的点头道。

    “看来这个家伙也有什么奇特的望气术法,只是你没有神玄气息,所以他也根本看不透。”绿袍老头的声音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魏索的心中也是同样的想法,不过他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淡然的抱拳行了一礼,也根本不多说,“真人过誉了。”

    “玉天宗和西仙源的大修士还没出来么?”厉若海岔开了话题,从纳宝囊中取出了几尊用黄玉雕刻而成的宝座,和魏索和仙音真人等人在一处空处坐了下来。

    “还没有出来,不过据说祈仙教的几个老古董也已经赶到了,应该在里面和他们商议事情。”仙音真人点了点头,看着厉若海答道。

    “祈仙教的几个老古董也来了?据说祈仙教的老古董掌握有某种惊人秘术,有他们到来,我们天玄大陆这方更是胜算大增了。”厉若海有些惊喜的说道。

    “只可恨真武宗和玄风门居然吃里扒外,否则我们天玄大陆这么多宗门同仇敌忾,又何惧玉衡大陆的宗门!”仙音真人脸上现出了怒容,轻声叫骂。

    “我有预感,此次他们必定不会如愿。”厉若海的目光不可察觉的在魏索和不远处无人注意的灵珑天身上扫过,对着仙音真人说道。

    “但愿如厉宫主所言。”仙音真人目视玉衡大陆修士聚集的那个山头,凝重的点头说道。

    “对方有人出来了!”

    片刻之后,山谷之中有不少修士冷声低喝。

    一大片一大片的光华,从玉衡大陆修士聚集的那头山头之中的绿色灵光光罩之中飞遁出来,朝着山谷而来。

    “玉天宗和西仙源的人也出来了,看来谈判很快就好开始了!”

    随即,所有人也发现,碎玉古域那几个巨大的灵光光罩之中,也有一片片的遁光飞射了出来。

    “轰!”

    山谷之中很快一片哗然,玉衡大陆这方的修士最先冒头,首先不断到达山谷,而到达山谷的,大多却不是玉衡大陆宗门的修士,而是真武宗、玄风门和许多原本是天玄大陆宗门的修士。

    “走狗开道,不知廉耻!”

    “主人没有出来,狗却先出来了。”

    “一群走狗!”

    当下就有不少修士,冷笑怒骂出声。

    “说什么呢!有胆量的话,站出来单独和我说。”

    一名赤足的白衣年轻人在首先落下的这玉衡大陆一方的修士之中越众而出,站在一块大石上方,冷笑环视四方。

    这名白衣年轻人的眼神极其凌厉,身上的法衣居然全部用一种奇特的细小白色贝壳炼制而成,每一片指甲大小的白色贝壳上都雕刻了细细的符纹,编织出了一股奇特的元气波动。他身上的肌肤如同白玉般玲珑剔透,身上冒出的微蓝色灵气在其身后凝成了一片大海,蔓延出去不知道多少丈,给人一种极其磅礴的感觉。

    除了身上显化大海的灵气之外,这名面容冷峻,眼神极其凌厉的年轻人不知道还修有什么独特秘法,身上有七个五彩霞光光环笼罩,使其更加超然脱众,如同一尊神灵。

    “这是南溟葵水岛的南溟真人,想不到此人竟然也归顺了玉衡大陆一方!此人是金丹五重的修士!”当下就有不少人认出了此名白衣年轻人的身份。

    这是天玄大陆天穹外一处水域岛屿之中的散修,得了一个上古的洞府,面相虽然年轻,但实际上已经是一名三百余岁的老怪,已经数十年没有露面,绝大多数修士都根本不知道此人的存在。

    “站出来又怎么样!既然当了走狗,难道还怕人说么!”

    一名黑衫中年大汉极其看不惯此人,大声叫骂,从盘坐的一块山石上直接跳了起来。

    “狗一样的人物,就凭你也配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身后大海蔓延,围绕七个五彩霞光光罩的南溟真人眼中寒光一闪,伸手直接朝着此名黑衫中年大汉虚空按去。

    “唰!”

    一股无形的气机让黑衫中年大汉周围的许多修士都感到彻底的悚然,也有金丹三重的黑衫中年大汉浑身一滞,竟然直接被定在虚空,毫无还手之力一般。

    “轰!”

    这名黑衫中年大汉身周的数名修士共同出手,一片光华在黑衫中年大汉的身前十数丈处爆开,帮黑衫中年大汉挡住了这一击。

    南溟真人打出的威能竟然是无形无色,在湮灭崩塌之时,都根本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光华。

    “无色葵水神法!”

    一名看上去很快就要入土的佝偻老人挡在了黑衫中年大汉的身前,眼中冷光闪烁,“南溟,你能代表你们那方人么?如果能的话,我们不介意此刻就和你们来一场大战。”

    这名灰衣佝偻老者的身后,方才共同出手的数名金丹修士和黑衫中年大汉的神色都有些骇然,虽然阻挡住南溟真人的出手一击,但是数名金丹修士都是受了不少的震荡,要动起手来,恐怕数人联手,也根本不是这名南溟真人的对手。

    “双方约定坐下来谈,若是有谁想动手的话,那我西仙源会将之直接灭杀。”

    一名三十余岁,看上去面相十分忠厚,此刻脸上却荡漾着冰冷杀意的男子从空中落下,站立在了灰衣佝偻老人的身旁。

    这名男子头发盘起,身穿一件黄色精金法衣,站得笔直,身上的灵气在后方形成一个耀眼的日盘,其中有龙形的图腾。此人很多人都认识,是西仙源的真传大弟子黄卫。

    黄卫看着南溟真人,双目之中竟然发出实质性的光华,凝成了两道白色的方形符箓,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机,隐隐从玉碎古域之中透出,瞬间笼罩在了南溟真人的身上。

    这股气机,让魏索和灵珑天都感觉一阵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