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八十九章 以实力来谈

第九百八十九章 以实力来谈

    碎玉古域方圆数千里范围之内灵气惊人至极,就连空气都似乎变得极其湿润,所有的植物都是异常鲜艳,绿色的如同翠玉,红色的如同赤霞。

    “这到底是什么地貌?”

    突然,魏索的眼中闪现出了极其骇然的神色。

    他用地母古经沟通地脉,到这碎玉古域方圆两三千里之内,突然中断。他感知出来,此处碎玉古域下方的地脉似乎被某种骇世的力量在远古之前就已经彻底打乱,甚至给人一种很多地脉都已经彻底消失,被某种惊天的威能变成了一条条固化的烙印,如同图腾一般,只是用来记载曾经发生在某处的逆天的力量。

    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得连天地都不再是至高的存在,变成了记载某些痕迹的画纸一般?

    逆天,这是真正超脱了天地的逆天的力量!

    若是修士的大道法域力量,那这力量,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所置身的这方天地!

    “嘶!”

    魏索又发出了深深的吸气声。

    此刻距离近了,他看到,碎玉古域那五六个巨伞般的庞大灵光光罩之中,一股股灵气翻滚,甚至激荡出乳白色的灵光,而乳白色的灵光,竟然是隐隐化生出一株异常婆娑、垂下万千枝条的白色灵树的虚影!

    此处的确是远古真正的古战场,肯定爆发过甚至远超过灵珑天那个时代的惊天大战,碎玉古域下方地脉的元气规则已经被彻底打乱,以他的神通根本不可揣测,但是通过地母古经,他却是又有隐隐的感知,这碎玉古域的下方,有一股惊人的气机在汹涌,似乎此处令他根本难以推测的地脉之中,的确存在着一条极其适合化生灵气灵脉的惊人地脉存在,就好像地下蛰伏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大龙。

    真正超脱天地的逆天力量的烙印…灵气激荡产生得白色灵树的虚影…一条夺天地造化的惊人地脉...这无一不让魏索陷入彻底的心神激荡之中,直到数个呼吸之后,魏索的心神才略微平复了下来。

    玉衡大陆修士占据的那处山头距离碎玉古域差不多千里,庞大的绿色灵光光罩遮掩了其中的景象,而那处灵光闪动的山谷位置就在两方之中,相隔两方正好都在五百里左右。

    山谷内里,密密麻麻的停留了许多修士,其中许多磅礴的气息直冲天空,使得山谷上方的云气不停的变化,甚至产生了奇特的瑰丽彩霞和极光。

    零零散散,不时有修士或驾着祥云,或驾着飞遁法宝,或驾着妖兽降落下去,气氛平静而又压抑,给人十分古怪的感觉。

    “厉若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都在这里出现了?!”

    魏索很快再度震惊,视线之中,一道青黄色遁光从远处横空而来,青黄色遁光之中是一名面容俊逸,带有成熟气息的美男子,身穿一件轻薄的丝质鎏金法衣,其身上沁出的灵气在其身外形成了一头长着四翼的蛮荒古兽,看上去充满了蛮荒凶猛的气息,和此人出尘飘逸的气息截然相反。

    这名修士,赫然就是魏索的故交,灵兽宫宫主厉若海!

    而且厉若海的修为,比起之前已经有了惊人的提升,竟然已经到了金丹五重初期的修为。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魏索马上施展普通灵光遁法,朝着厉若海飞快掠去。

    这处区域无法利用地母古经沟通地气,对于魏索极其不利,所以他更加的小心,连灵光遁法的遁速都刻意控制,让自己最多显得就像一名普通金丹一重的真元力量。

    “这位道友,你是?”魏索直直的掠向厉若海,目标十分明显,厉若海自然也是很快发现,远远的传音过来。此刻魏索是用随心幻化决连身材都改变了,变成一名矮胖中年修士,厉若海也根本看不出来。

    “厉宫主,我是魏索。”魏索继续朝着厉若海靠近,同时简短的传音到厉若海的耳中,“此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魏道友?!”厉若海的身体顿时猛的一震,眼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随即马上以更快的速度,朝着魏索迎了上来,“魏道友,想不到竟然会在此处会面,怎么,你是刚刚路过此处,还根本不知道此处发生了什么?”

    “我是追查天地灵气浓郁之地,一路到此,只在沿途正好对付了一批玉衡大陆的修士,知道玉衡大陆的几个大宗门准备在此处和玉天宗、西仙源对决。”魏索一直掠到厉若海的身侧,才飞快的暗中传音,“这个地方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你们怎么会都赶来这里?”

    故人相逢,而且是天穹崩裂,如同隔世,厉若海脸上的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看着魏索的眼色却是十分的感慨,“魏道友,你知道玄风门和真武宗已经和这些玉衡大陆的宗门联合么?你探知的不错,这些宗门本身是要在此处和玉天宗、西仙源对决,但是玉天宗和西仙源这方布置了某种惊人禁制,打下来可能玉石俱焚,所以双方约定坐下来谈。玉衡大陆这方势大,肯定不会罢休,所以玉天宗和西仙源派了许多修士向各方求援。此次和谈,牵涉到天玄大陆所有宗门利益,所以绝大多数收到消息的宗门和大修士全部赶来了。”

    “居然是要在此处进行谈判?”魏索的目光一闪,这倒是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看来玉天宗和西仙源这方拥有的禁制,必定极其惊人,连对方拥有这么多神玄大能都彻底震慑住了。

    “玉衡大陆的这些宗门和玄风门、真武宗肯定也是不想有太大的死伤,毕竟拼起来的话,获胜的一方也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修士的代价,但虽然说是约定坐下来谈,肯定是免不了一场比拼,要看出双方的实力,若是玉衡大陆这方的实力明显占优,那玉天宗和西仙源这方必定要做出很大让步。”厉若海看着魏索说道,“玉衡大陆的这几股势力已经灭了我们天玄大陆许多宗门,完全就是外来强盗,来了就是要好处,霸占资源,而玉天宗和西仙源这方是给出承诺,只是合力抵御外敌,接下来根本不会干涉天玄大陆剩余宗门的发展,所以我们天玄大陆赶来的绝大多数修士,基本上都是向着玉天宗和西仙源这一方。”

    “你们灵兽宫现在如何?”魏索目光闪动了一下,此刻灵珑天浑身隐匿在一件黑色披风之中,自顾自的朝着那片山谷行去,但是方才却是给了魏索一个眼色,明显也是弄清楚了,示意先行一步。

    “我们灵兽宫就在距离南关城比较近的天穹外面,一处荒原之中建立了洞府,但是那处地方先前正好有一批玉衡大陆的修士经过,我们灵兽宫不敌,被逼放出所有蓄养的妖兽,才逃脱出去,弟子和蓄养的妖兽都是死伤不少。现在我们灵兽宫的修士都聚集在太素宗建立的一处聚集地,就在这后方,原先天穹外约一万五千里的地方。”厉若海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朝着后方极远处点了点。

    “心有兰怎么样?”魏索的眉头顿时一皱。灵兽宫这分明就像是山门被攻下,再在此种兽潮根本未平复之时长途跋涉逃离,灵兽宫的损失,可想而知必定十分惊人。

    “她受了重创,不过幸好没有性命之忧。”厉若海看了魏索一眼,“玉衡大陆和玄风门、真武宗联合,气势汹汹,但幸好魏道友你正好到来,此次谈判,我们这方陡然多了许多胜算。”

    “谈判到底什么时候开始?”魏索的眼神变得冰寒了起来。他的亲朋好友本来就不多,厉若海和心有兰至少算是其中的两个,虽然厉若海和心有兰此刻都没有陨落,但是他十分清楚,厉若海他们逃脱必定也是十分凶险,若是运气差一点,逃脱的路上遇到些惊人实力的妖兽,说没有也就没有了。而在他的提醒之下,灵兽宫这批人本来应该没有任何安全之忧的。光是原本没有危险,却变得只是因为运气好而没有陨落,光是这一点,就让魏索此刻的心中陡然生出了不少冰冷的杀意。

    “就在今日傍晚。”厉若海看着魏索说道。

    “我先隐匿自己的身份,若是有人问起,你就随便说我是哪里的散修就行了。”魏索点了点头,一边和厉若海传音了这么一句,一边和厉若海朝着用于谈判的山谷行去。

    山谷四周的山头对于修士来说十分低矮,只有两三百丈的高度,但是山谷却是不小,有一百五六十里方圆。

    山谷内里已经到了不少修士,都是天玄大陆的修士,玉衡大陆的修士还根本没有一人露面。

    此处灵气极其浓郁,而且此次谈判牵扯到所有天玄大陆的修士,所以一眼望去,这个山谷之中星星点点,到处都是金丹修士的灵气升腾,原本根本在修道界中极少露头,或是平时根本就不暴露踪迹,整个天玄大陆修道界中根本就不出名,或者几乎没有人知道其存在,完全陌生的金丹大修士都是出现在了这个山谷之中。

    这是完全压倒当日化天教会盟的一次盛会,而且此种谈判注定是以实力来谈,必定会有一场惊天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