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八十四章 阵前调情

第九百八十四章 阵前调情

    “怎么,连你都看不到里面?”

    古剑宗此处聚集点上方的一处云层之中,魏索和灵珑天祭出了一笼轻纱状的法宝,将两个人笼罩在内,隐匿了身影。

    此刻从两人所在的位置往去,对面远处那片晶光若隐若现,笼罩了足有数里方圆,让魏索有些惊异的是,灵珑天眼中金光闪烁之下,却是也无法看到晶光之中的具体情形。

    这批玉衡大陆的这批修士用于隐匿身影的法宝,还是有些不凡,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小子,他们出来了,不过对方好像根本没有光明正大一战的意思。”绿袍老头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只见下方古剑宗的此处聚集点之中,古剑宗宗主等人已经全部掠了出来,有上百名都在分念境以上修为的修士也都分列在古剑宗宗主等人的前后左右,祭出了各种各样的法宝和法器,各种光华交织在一起,极其的绚烂。而此刻远处的晶光却是已经停了下来,不停的涌出一股股如同妖云一般的黄雾,遮天盖地的弥漫而来,看情形似乎是要将这古剑宗的聚集点方圆七八百里区域全部笼罩在其中的样子。

    “怎么,既然胆敢侵入我们天玄大陆,却根本没有胆量露面和我们光明正大一战么,你们玉衡大陆的修士,难道都是这么畏首畏尾的鼠辈么?”

    “成王败寇,这种话,能活下来再说吧。”一声冷笑声马上传了出来,这声音十分尖锐,如同有精金在摩擦,明显是玉衡大陆这方那名矮子修士所发。

    “很可惜,你们此次注定要失算了,很有可能客死他乡。”因为有先前魏索的承诺,所以古剑宗宗主极有底气,大声冷笑回应。

    “呼!”“呼!”“呼!”…

    与此同时,下方古剑宗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的建筑物中的某个大型禁制也发动了,一道道青色巨龙般的风柱凭空涌起,朝着铺天盖地而来的黄雾涌去。

    “是么?”玉衡大陆这一方明显连劝降的想法都没有,又是一声冷笑之后,任凭古剑宗这方如何叫骂,对方也是根本就不搭理了。

    而古剑宗这方发出的一条条巨龙般的青色风柱却是居然无法将弥漫而来的黄雾驱散,黄雾越来越为浓厚,很快就遮天蔽日,连阳光都彻底遮掩住了,整个天空都彻底阴暗了下来。

    眼见此幕,古剑宗宗主打出了两道灵光,下方各种建筑之中灵光大放却是形成了一个蓝色和青色的灵光光罩,将所有建筑物笼罩在了其中,而有几座殿宇之中也索性放出了滚滚的白色浓雾,一时间,黄色雾气和白色云雾是彻底交缠在了一起,天玄大陆这方的修士都是根本看不到对方置身的位置了。

    玉衡大陆这一方,为首的四男两女之中,那名身穿古朴紫色宫装的贵妇般的女修的身前,却是悬浮着一颗拳头大小的黄色晶球。

    这颗黄色晶球通体散发的光华却是形成了一周光幕,上面光华点点,将天玄大陆这方所有修士的方位标示得清清楚楚。

    虽然每一个光点都是普通的黄色小点,无法判断出修士的具体修为,但是就连魏索和灵珑天两人都没有逃脱这件法器的探查,在光幕上也是单独的两个小光点,明显在古剑宗宗主那一群人的上方高处。

    “这批人上方居然还隐匿着两名修士,看起来这两名修士的身份还要凌驾于这批人之上的样子。”浑身气息阴沉,如同老鬼婆一样的白发老妪看着代表魏索和灵珑天的两个黄色光点,眼中寒光闪动的说道。

    “祝道友,你先放出你的食灵甲虫。段道友,你放出那五尊黄天神将吧。”身材虽矮,但是身上气息却是最为惊人的矮子双眼微眯,点了点头,对着身旁的绿袍乌黑干瘦老者和那名身穿淡黄色法衣的年轻修士说道。

    “现在就放出黄天神将?”身穿淡黄色法衣的年轻人微微一怔,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黄天神将虽然宝贵至极,但孙宗主总算能够炼制得出来,段道友该不会觉得这种宝贝比我们的性命还来得重要吧?”矮子修士扫了年轻人一眼,冷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既然房前辈这么说,晚辈自然遵从。”身穿淡黄色法衣的年轻人撇了撇嘴,取出了一个纳宝囊,伸手一点之下,五条黄光顿时矗立在了他的身前。

    这五条黄光,赫然都是五尊手持双刀的精金傀儡。

    这五尊精金傀儡都是通体黄铜色,全身皮甲的武士样子,体型却是和矮子差不多大小,只有普通修士的一半大小。只是这五尊精金傀儡身上的森寒气息却是极浓,通体都是隐隐泛出一层微红色的华光,远远看去好像有一层淡淡的鲜血在流淌,但是细看之下,这一层微红色的华光之中,却是有一条条极其细小的微红色神纹在若隐若现。

    五尊精金傀儡都是平板脸,只有两个眼眶,没有五官,两个眼眶之中黑漆漆的,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的感觉。

    此时另外那名绿袍乌黑干瘦老者却是没有丝毫废话的取出了数个奴兽袋一般的东西,随着一股股真元的贯入,无数的绿光从这数个奴兽袋一般的东西之中无声无息的飞射了出来。

    这无数的绿光越飞越多,在这名绿袍乌黑干瘦的老者身前形成了一条绿云。

    所有的绿光,全部都是成人小手指般细长的奇异甲虫,通体绿光闪烁,外壳的感觉居然和噬灵兽的外壳有几分类似。

    乌黑干瘦老者目光一闪之下,这些奇异甲虫又全部无声无息的分散了开来,朝着古剑宗宗主等人聚集的方位飞射而去。

    身穿淡黄色法衣的年轻人不急不缓的又取出了足有四十余颗圆滚滚的,风灵气息和妖元波动都是极其剧烈,看上去都至少是六级以上的高阶风系妖丹。

    随着一股股真元的打入,五尊森寒的精金傀儡胸口的一片精金甲壳打开,露出了一个孔洞。此名身穿淡黄色法衣的年轻人将手上四十余颗高阶风系妖丹全部分别打入了进去。

    “嗡”的一声轻响,随着精金甲壳重新合上,这五尊精金傀儡原本漆黑无光的双瞳之中,突然都闪现了幽幽的青光,随即,这五尊精金傀儡也马上消隐在了前方的黄雾之中。

    十分奇异的是,那些奇特的绿色甲虫飞出之后,还在那名宫装贵妇的黄色晶球的光幕上显现出来,只见密密麻麻的黄光小点朝着古剑宗宗主等人的位置四面八方涌去,但是这五尊精金傀儡涌出,在光幕上却是根本没有任何的痕迹,根本感知不出来一般。

    “姐姐,你说着房老头是不是越活越胆小了,天玄大陆也就那几名厉害修士,而且肯定是不会出现在此处的。这几尊东西可都是至宝,要是坏了一件就是巨大的损失。”身穿淡黄色法衣的年轻修士放出这五尊精金傀儡之时,却是暗中朝着那名宫装贵妇传音道。

    “我说弟弟你也别心疼这几尊东西了。这些东西虽然对敌起来,比起金丹一重的修士还要厉害一些,但是每次都要消耗惊人的风系妖丹,施放起来又比较慢,在单独对敌之时也没有什么大用的,只要我们将这天玄大陆的灵气淤积之地都占了,提升修为,才是正道,等你修为再突破个一重,这些精金傀儡对于你来说便都没有了。”宫装美女暗笑传音,“房老头神通不小,你可是不要得罪他。”

    “姐姐说得极是,你这么一说,弟弟我顿时觉得舒服了不少。”身穿淡黄色法衣的年轻人猥亵的轻笑,传音到女修的耳中,“不过和姐姐做某些事更为舒服,此战结束之后,还望姐姐再好好照料一下弟弟我了。”

    “你有三房侍妾,个个貌美如花,怎么还看得上我这个人老珠黄的?”贵妇般的女修白了淡黄色法衣的年轻人一眼,娇嗔道,“而且你真不怕你师兄扒了你的皮。”

    “她们哪里比得上姐姐的手段,光是姐姐的那一手玉舌缠珠,她们与之一比,就是索然无味了。至于师兄,姐姐你应该不会告诉他的吧….”

    “我当然不会,他可是没什么情趣,只知蛮力,哪里比得上你那小白龙花样百出…”宫装贵妇和淡黄色法衣年轻人传音调情,越说越是不堪,听她和身穿淡黄色法衣的年轻人的对话,这名宫装贵妇却是有一个道侣,是这名淡黄色法衣年轻人的师兄,但是此名淡黄色法衣年轻人却是和她暗中私通。而在此种情形之下,两人还这么传音调情,显然是心中都极有把握,根本就不将此处的天玄大陆修士放在眼中。

    “是一些妖虫,没有见过,可能是对方培育出来的新种。”

    此时,灵珑天眼中金光闪动,对着魏索说了这一句。

    “什么东西?”

    一名外围的古剑宗修士突然一声惊呼,一条绿光一闪,他身外的一个灵光光罩突然崩裂了。

    ***

    (今天柳下同学要带我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东山羊和火山口,所以接下来一章应该是明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