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七十六章 生擒大能!

第九百七十六章 生擒大能!

    “小风,你怎么这么不用心呢,前天晚上我就把这么黑风剑的口诀交给你了,你到现在连口诀都没背下来。你叔叔将你托付给我,可不是让你跟着我玩的。”

    一处天穹边缘,一名身穿黄袍的分念境中年汉子正在苦口婆心的教训一名只有六七岁的孩童。

    “黄伯伯不要怪我嘛,这两天我在记五雷心法。”六七岁的孩童嘻嘻一笑,一副调皮的样子。

    身穿黄袍的中年汉子面容一正,正待再说什么,但是突然之间面色大变,随即整个人都震骇得彻底无语。“黄伯伯,怎么了!这天穹怎么了!”而他身边的六七岁孩童也是不停的惊叫了起来。

    就好像一块坚冰突然崩裂一般,一条条裂口,在两人左侧远处的天穹上蔓延,一片片天穹彻底崩裂开来,转瞬之间,两人面前的天穹也开始碎裂,崩塌!

    天穹外远处的荒原之中,隐隐传来了无数的兽吼声。

    “师哥,你既然这么喜欢钟姑娘,那为什么不跟她说呢,这种事情,总是要我们男人第一个出口的。”

    一面山坡上,两名周天境的年轻修士躺在草丛里,都叼着一根青草,懒洋洋的晒太阳。

    “算了,等过一阵再跟她说吧。”其中一名浓眉大眼的黑袍年轻人想了想,对着旁边的另外一个规劝他的青衣年轻人道,“她不是一直想要头白雪羽鹤做坐骑么,我想帮她猎一头再说。反正也不急…”

    说到此处,两名年轻人突然面色大变,一下就跳了起来。

    “喀!”“喀!”….

    一阵爆裂声从远处传来,远处视线尽头,那若隐若无的乳白色光幕,正在飞快的消失。

    “钟姑娘,你就做我的道侣吧…”一处山头上,一名身穿锦衣,有些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正点着远处的天穹,对着一名身穿翠衫的女修说话。

    “多谢赵道友美意,但是在下尚且没有和人结为道侣的打算。”女修婉言拒绝,眼角明显对着此名年轻人的嫌恶之意。

    “钟姑娘,我对你可是一片真心,要问我爱你有多深,这天穹就代表我的心啊,海枯石烂,只要这天穹在一天,我就保证会爱你一天啊。”有些油头粉面的年轻人继续堆笑纠缠,但就在此时,这名年轻人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像死鱼眼一般鼓了出来。

    就在不远处的天穹,突然出现了一条条巨大的裂口,随后,大片大片的天穹,崩塌开来,在他和女修的眼前,一片片消失!

    “啊!”

    一群在天穹边缘的修士骇然而呼,只是一瞬间,这群修士就被狂潮一般的各种妖兽撕得粉碎,彻底淹没在兽潮之中。

    这批修士所在的后方天穹,已经彻底崩裂了,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兽潮,正在形成,天地之间,彻底沸腾。

    ……

    这样的场景,在天穹大陆的许多个角落上演着。

    “天穹裂口…天穹竟然彻底崩塌了…”

    天穹大陆无数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修士都是面色苍白,呼吸停顿,甚至站立不稳。

    所有人亲见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亘古存在,给人的感觉会一直存在下去的天穹,竟然全部崩塌了。

    “这天穹原来是这样形成的么..”

    魏索和灵珑天凝立虚空,看着天穹在眼前消失,虽然早知道要迎来这样的一日,但是心中万分震撼的情绪,还是让两人无法自已。

    一名修为逆天,坐拥天下权势,几乎汇聚所有惊人至宝的修士,想要掌控整个天地,以自己为神,但是却被那名白衣修士彻底打下神坛。

    我只是一介凡人,就算你是神,我也要将你灭杀!

    那白衣修士一股股无可阻挡的意志,让魏索彻底的敬畏,由心的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魏索也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只是灵岳城的小奸商小散修起家,当时他去灭杀林太虚的时候,也是抱着这种我就是小散修也要把你拉下马的心态。

    而最后的场景,他虽然看得并不完整,但是他看得出来,这天穹是那名白衣修士和另外一名来自极北处的修士牺牲了无数神通、修为所化,为的就是要护住所有幸存的人。

    “嗡!”

    突然之间,魏索发动洞虚步法,带动灵珑天横跨虚空。

    一大片金色神威从魏索刚刚消失的地方碾压过去,盛开无数金色波罗花。

    这一瞬间,却是功德宗宗主和数名功德宗的强者发动一击,偷袭魏索。

    “天穹都被你们弄得彻底崩塌,在这种时候,你们居然还不知敬畏,居然还敢偷袭我!”魏索避开这一击,突然之间有些莫名的暴怒,厉声怒喝,喊出了一句让他都可能有些难以理解的话。

    “噗!”一名刚刚发动了一击的功德宗真传弟子身体直接震成了一团血雾,形神俱灭!

    “我们不知敬畏,偷袭你?你别忘记,是你偷偷潜入我们功德宗,窃取我功德宗至宝,击杀我功德宗修士在先!”功德宗宗主发出咆哮,身上无数金色神纹无尽泛出,完全不计自身的损耗一般,不停的在身外凝出无数神佛、法器、神山、法莲…。

    “我走到这一步,还不是托了你们这些超级大宗门之福!”

    “你们这些所谓的超级大宗门,都是受这天穹庇佑,才有今日的基业,可是你们这些大宗门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像方才那名金色天神一样,高高在上,将普通修士视为蝼蚁!随意杀人越货!”

    “要不是天剑宗,我会孤身一人在灵岳城么!要不是你们明德想要灭杀我,结果被我反制,想要设计对付我,我会那样潜入你们功德宗去么?就算我得了你们醍醐圣果,取了你们七宝密地的东西,你后来发现明德和湛台灵澜设计对付我,亲身到了,也可以问我,也可以和我谈条件,结果你还不是贪图我的东西,只知道唯利是图,只知道想要对付我,连明德的罪都不治!”

    “到底是谁在先?到底是谁在先!我灭杀天剑宗,就是告诉所有大宗门,不要以为自己高高在上!今日,我也同样可以灭你们功德宗!”

    魏索也是发出了连连怒喝,两道列缺残月同时打向功德宗宗主。

    “我们所有人聚集一处,聚集所有人的威能和他对抗!”登仙宗宗主和身周的登仙宗大修士都打出神威,帮助功德宗宗主拦截,同时登仙宗宗主带头,朝着功德宗宗主所在的方位行去。

    “你以为你们想要聚拢威能,就能聚拢威能么!”

    就在此时,虚空金葫一闪,湛台灵澜的身影也再次透了出来,明显也是看准形势,想要出来对付魏索,但是魏索一声冷笑之间,大乘法音的威能直接镇压在了刚刚透出虚空的湛台灵澜身上。

    “啊!”湛台灵澜的身体猛的一震,身上肌肤全部龟裂,无数血珠飞洒,顿时又消隐在虚空之中,再也不敢露面。

    于此同时,登仙宗宗主的身周突然泛出无数晶光,形成了一尊法莲,将他的身体压在其中。

    “啪!”

    白色神霞涌起,虽然登仙宗宗主身外的封印神威也瞬间被震碎,“啊!”但是登仙宗宗主也骇然发出惊呼,魏索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身体后方。

    “嗤!”

    就在魏索和灵珑天的一击几乎打在他背上的瞬间,登仙宗宗主的身上冒出白色神光,迅速在虚空之中淡去。

    登仙台!

    登仙宗显然不止一尊登仙台,而此刻登仙宗宗主直接在魏索的一击之下,就被骇得直接激发此宝,逃遁而走。

    “嗡!”

    魏索没有丝毫的停留,再次横跨虚空,朝着功德宗宗主行去。

    一轮轮的列缺残月不断打出,不停的和功德宗宗主以及功德宗所有人发出的神威对撞。

    功德宗这一方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聚集到了功德宗宗主身旁,至少有十六七名金丹三重以上的大修士,打出的威能和功德宗宗主打出的神威叠加在一起,本身还超过了魏索全力打出的列缺残月。

    但是对撞剩下的余威,却完全无法对拥有明王感应经和洞虚步法在身的魏索造成丝毫的威胁。

    连续不停的对撞之下,连续有功德宗这方的大修士承受不住神威对撞的震荡,大口咳血,无法施法。

    “啊!”

    突然,一轮列缺残月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威能,如同自然化生一方法域。

    几乎所有功德宗这方的修士全部被打得倒飞,所有人都在吐血。

    “你还要和我为敌么?”

    魏索的声音发出,功德宗宗主倒飞的身体巨震,身外所有的淡金色光华全部崩碎,肌肤上也出现了许多条裂口。

    “啊!”

    功德宗宗主剧烈咆哮,想要拼命发出一击,但是其肉身却是已经承受不住他的真元和神威的激荡。

    “噗!”

    功德宗的肉身,再次崩碎,无数血气飞洒。

    “啊!”

    一团金光想要逃遁出去,但是魏索的目光只是剧烈的一闪,这团从功德宗宗主碎裂的肉身之中冒出的金光,被他用自转天镇魔法一下封印住。

    “喀!”

    自转天镇魔法的威能被金光击碎。

    但是魏索再次施法,再次封印!

    连续三次之后,金光再也无法突破出去,被魏索镇压住!

    ***

    (明天21号到27号,我又要赖皮了...明天下午的飞机到海口,27号回无锡,这段时间在海南...更新可能会很不稳定...莫有存稿。我知道大家肯定要牙痒痒了...不过就当放我个年假吧,老胳膊老腿,不休息估计写不了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