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七十五章 天穹之命

第九百七十五章 天穹之命

    “救宗主!”

    很多功德宗的修士骇然大叫,拼命的打出一道道威能,阻挡魏索的攻击。

    几乎所有功德宗修士对功德宗主抵挡魏索两轮列缺残月全无信心,认为功德宗宗主根本抵挡不住。

    事实也是如此,已近神玄两重中期的魏索打出的两轮列缺残月使得半边天空都变成了阴黑色,神威滔天,完全相当于两名神玄三重中期的修士合力一击。

    “轰!”

    功德宗这一方所有威能几乎瞬间湮灭,即便是有许多功德宗大修士拼命出手,功德宗宗主还是一声大叫,被打得倒飞而出,身后的金光盛开一片片金色的波罗花,身上的窍位之中飞出了一丝丝的血丝。

    “挡我者死!”

    魏索一声叱喝,再次横渡虚空,截住了一尊乳白色道尊。

    “啊!”

    与此同时,一名刚刚打出了一道紫色神光击向魏索的登仙宗弟子一声惨呼,整个身体被无形的威能打得彻底暴散开来,在虚空之中变成一团血花。

    “噗!”

    魏索身上的气息再度狂震,彻底渡过了神玄两重中期。

    “啊!”

    “啊!”

    登仙宗宗主和功德宗宗主都忍不住歇斯底里般的咆哮了起来,但是两人却是不敢逼近魏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索继续横渡虚空,朝着另外一尊乳白色道尊截去。

    “啊,快!他们的布置威能快要尽了,小子,快!不要管他们,快多截几尊,你的修为再提高一些,他们所有人联手都根本不是你的对手!”绿袍老头也是哇哇的大叫了起来,看着这一尊尊堪比至尊仙丹的乳白色道尊,他比魏索还要更加的兴奋。

    “禁制的威能果然要尽了。”

    魏索目光一扫之下,只见山谷之中的许多晶柱上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纹,发出的灵光已经慢慢消隐,山谷上方的乳白色道尊,也开始不再化出。

    “轰!”

    也就在此时,虚空巨震,山谷上方虚空之中,无数天地元气,形成了一个高达数百丈的光人,朝着白色玉台上方的湛台灵澜扑去,带起了无数的狂风,吹沙走石,山谷上方剩余的几十尊乳白色道尊,也全部因为惊人的元气震荡而改变了轨迹,朝着四面八方飞出。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湛台灵澜的身上迸发而出,神玄异香飘动数百里。

    湛台灵澜竟然在此时突破神玄成功!

    “唰!”

    就在这彻底突破的瞬间,湛台灵澜朝着魏索打出了九十九条流光瀑布,每一条晶光组成的瀑布都有恐怖的气机流转,前方一片片虚空都好像被扭曲了起来,让所有人的神识和感知都在其中产生了扭曲。

    “我帮你对付这个家伙,你管你去截取这些道尊。”

    灵珑天眼睛一眯,从魏索的身后掠出,身上冒出团团灰色光华,朝着湛台灵澜逼去,一条条流光瀑布全部在她的身前崩碎。

    这些乳白色道尊明显对她是无用,所以这段时间灵珑天也根本没有设法去截取这些乳白色道尊,只是一直跟在魏索的身后,直到现在才掠出。

    “此人的实力,竟然也堪比神玄!”

    看到湛台灵澜打出的神威一股股在灵珑天的身前崩塌,功德宗和登仙宗这一方的所有修士,包括刚刚突破到神玄的湛台灵澜,全部变了脸色。

    “噗!”

    魏索没有丝毫停留,再次打出两轮列缺残月,分别轰击功德宗宗主和登仙宗宗主,以免两人腾出手来攻击灵珑天,于此同时,再次横跨虚空,截住一尊乳白色道尊。

    “轰!”

    “轰!”

    登仙宗宗主和功德宗宗主身边都已经聚拢了许多登仙宗和功德宗的大修士,但是魏索一击之下,这些人虽然阻拦住,但是也不敢进击。

    “我们这样的设计,竟然成了此人的嫁衣!啊!”

    这两批人都看到,魏索又毫无停留的截住了一尊乳白色道尊,身上的气息,再次暴涨。

    而另外的一边,湛台灵澜脸色煞白,连连打出一道道神威,都是无法阻挡住灵珑天的节节逼近。

    “嗤!”

    突然之间,湛台灵澜眼光剧烈闪动,猛一咬牙,数道光华打入下方山谷之中的阵中。

    “唰!”

    这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惊悚,连魏索也是马上停下追击一尊乳白色道尊的举动,一步跨出,往一侧横渡虚空。

    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机,瞬间弥漫在整个虚空之间。

    “喀!”

    “喀!”

    “喀!”

    山谷之中所有悬浮的古朴光字,巨大晶柱全部崩碎,天穹上投射过来的所有乳白色晶光薄片全部消散,变成了一团团湮灭一切的虚光!

    “啊!”

    五六名闪避不及的登仙宗修士被一团虚光扫中,瞬间全部飞灰,根本什么都没有留下。

    “啊!”

    所有的人都发疯般的闪避,拼命朝着远离此处山谷的方位逃遁。

    “荒神折虚!”

    湛台灵澜的身影随着虚空金葫在原地消失,同时一声厉喝,身体都好像萎缩了小半一般,滚滚的神玄元气和神光形成了一片透明的长镜一般,将大片湮灭一切的虚光都折叠了起来,压向灵珑天和魏索。

    “嗡!”

    虚空震动,脸色极其凝重的魏索突然出现在往后狂退的灵珑天身旁,马上再次发动洞虚步法,往后暴退。

    荒族大能虚空道人的道法极其惊人,竟然引导虚空一般,将这些崩散的天穹威能,朝着他和灵珑天压来。

    这些天穹威能的气机甚至完全超越那具古帝尸全力一击的气机,以魏索和灵珑天现在的神通,根本无法阻挡。

    “啊!”绿袍老头也是大叫了起来,从一开始的极度兴奋变成了极度恐惧。

    毁灭一切的气机如同狂澜一般,魏索堪堪救起灵珑天,一步横跨三十余里,但是这滚滚的威压,已经又到了魏索的身后。

    这一瞬间,又至少有四五名功德宗和登仙宗的人彻底湮灭在湮灭一切的虚光之中。

    突然之间,湮灭一切的恐怖气机突然一顿,就好像一件法宝突然失去了后继真元支持一般的感觉。

    “喀!”

    远处天穹之上,突然一声爆裂之声传出。

    所有死里逃生的修士转眼望去,只见那片天穹之上,陡然裂开了一道裂口!

    天穹上,裂开了一道裂口!

    而且这一道裂口以完全令所有人心神震撼,无法动作的态势蔓延,先只有数丈长宽,随即,裂口下方深入地下,裂口上方直到上方云层之上,到所有人视线都不能企及的高度。

    “唰!”

    所有人都彻底僵住,如同被定在虚空之中,心神震撼至根本不能动。一股股难言光华从裂口上散发出来,又形成了一副副的画面。

    依旧是金碧辉煌,聚集了数量难以想象的无尽至宝的九重环岛之中。

    一名身上的气息游动了整个天地,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的金色天神,矗立在天地上方。

    之前画面之中,那剩余一千多名和白衣修士大战的恐怖银衣强者,在他的翻手之间,全部化成了一条条神纹,变成而来一颗颗金色雷丸,形成了一柄难以想象的金色长剑,朝着那名不知为何,无比固执前行的白衣修士斩去。

    虚空彻底崩塌了。

    如同有无数天地星辰在幻灭,但是那名白衣修士从碎裂的虚空之中走出,虽然身上有无数恐怖的伤口,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停止,到了金色天神的对面。

    “轰轰轰…”

    这一瞬间,不知道两人之间瞬间打出了多少击,有多少神威对撞,碎裂了多少虚空。

    “啪!”

    但是依旧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白衣修士,白衣修士突然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金色天神的脸上。

    一名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的金色天神,竟然被白衣修士打了一个耳光,打得飞了出去!

    白衣修士的目光淡淡的,似乎只是如同拍死了一个蚊子般的表情。

    “啊!”

    金色天神似乎发出剧烈的咆哮,又有无量神光,各种各样让所有人已经根本难以看清的神域镇压。

    “啪!”

    但是这名金色天神,依旧再次被抽打了一个耳光。

    “你想成为这个天地的神,只可惜,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神,我不是,你更不是。”

    “你当人是狗,岂知这天这地,不是也将你视之为狗?人世苦短,要斗的本是这天,这地,你却是依仗修为,自以为神,真是可笑!”

    “若世间真有神,那就让我来将这神抹去!”

    一股股无可阻挡的意志,突然冲击在魏索的识海之中。是那名白衣修士,在告诉那名金色天神,任何人的命,都不容亵渎,不容所谓的神来操控。

    一股难言的震动,充斥在魏索的心中,对那名白衣修士,他突然说不出的敬畏,不是因为大神通的恐惧,而是因为敬而畏!

    “给我灭!灭!灭!灭!灭!灭!”

    毁天灭地!

    金色天神被打得如同狗一般,彻底疯狂。

    无尽虚空之中,一颗颗真正的星辰,被引落下来,天地崩裂,无数生灵涂炭,无数陨石、流火,星辰元气,毁灭一切。

    白衣修士腾空而起,以他为中心,无数神通、光华飞散出去,已经彻底崩裂,行将毁灭的天地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穹。

    “你想拯救这个天地,你的真元和修为,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的损耗。你真以为你是无所不能的救世主么?”

    “天地万物,都只不过是强者手中的玩物,连这些都不能舍弃,你注定要败亡在我的手中!”

    金色天神疯狂的大笑,打出无数金色转轮,整个巨大的白色天穹,化成了七片。

    “唰!”

    突然有无数慈悲光点从极北之地发出,汇入到了七片裂开的白色天穹之中。

    七片快要彻底崩散的白色天穹,突然固定、凝结了下来,形成了七个白色的光罩,将七片神州大陆笼罩其中。

    无数星辰元气、陨石乱流、域外妖兽垂落,七个白色光罩、七片大陆之外,沧海桑田,填出了无比广阔的高山、荒原、不毛之地,每一瞬间,都如同沧海桑田的变化。但是这七个白色光罩,却是巍然不动,将七片神州大陆,牢牢固定其中。

    画面慢慢消隐,那名白衣修士的强大意志和逆天的气息,却依旧在魏索的体内回荡,令魏索的心神震动不已。

    “喀!”

    而就在此时,又一声爆裂声响起。

    那片天穹上,已经裂开的一条通天接地的裂口旁,又出现了一道裂口。

    “喀!”

    然后是第三条…第四条…

    那是一种无言语可以形容的景象。

    一条条裂口,在亘古以来似乎始终都不会消失的天穹上不停的蔓延开来。

    远处超出视线之外的天穹,也传来了爆裂声。

    一片片天穹不停的消失。

    天穹彻底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