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六十三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九百六十三章 不能说的秘密

    一个纳宝囊由某种秘密的渠道,传递到了海仙宗山门最顶端的玉殿之中。

    一身黄色法衣的炼于棠站在一条山道旁,看着一名身穿银色法衣的海仙宗弟子神色匆匆的走入玉殿,又从玉殿之中走出,忍不住微微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个纳宝囊所来的渠道的秘密程度,连他这名海仙宗的真传大弟子都根本不知道。

    不仅是他,连海仙宗的几位太上长老也都不知道这秘密渠道,这样而言,这条秘密渠道便只有可能是老祖亲自布下的,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知道他这条秘密渠道是在和什么人,什么势力来往。

    他唯一清楚的是,今年海仙宗灵石库房里的灵石存量,比任何时候都少,平时每隔数日,都有大量的灵石从这条通道流出,不知道流向了何处。

    灵石的收入和支出,是一个宗门的根基之一,他完全不担心老祖花费大量灵石暗中部署什么东西,他担心的是,这些暗中流出的,没有到海仙宗修士手上的灵石,会不会给海仙宗的修士带来什么好处。

    万一宗门内的很多弟子发现,整个宗门拼死拼活赚取回来的灵石,资源,流入了其它势力和宗门,而自己根本得不到好处的话,那这个宗门就会失去凝聚力,失去根本,到时候这个宗门,就会真正和最后的灵脉枯竭一样,走向衰亡。

    身穿银色法衣的海仙宗弟子匆匆忙忙的到了炼于棠身前,对着炼于棠行了一礼,炼于棠拱了拱手,回了一礼,没有开口相问。这名身穿银色法衣的弟子的姓名他十分清楚,在内门弟子之中也属于杰出的,先前他在教导这一批内门弟子的时候,甚至还单独指导过这名身穿银色法衣的弟子,但是他知道这名对他尊敬有加的内门弟子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负责最终将这个不知道从何种秘密渠道送来的纳宝囊传入到玉殿之中,传入到老祖的手中。

    先前炼于棠也已经恰好遇到过这名身穿银色法衣的弟子几次,双方都是互相行礼之后便各自离去,没有什么多话。

    但是让准备转身离开的炼于棠愕然的是,今日这名身穿银色法衣的弟子却是恭谨至极的对他说道,“大师兄,老祖有令,让你和二师兄、三师兄他们还有诸位长老现在都到他大殿中去。”

    片刻后,包括炼于棠在内的几名真传弟子,海仙宗的长老们,都聚集到了轩辕老祖所在的大殿之中。

    “炼于棠,我知道你对这个纳宝囊里面的东西肯定十分好奇,你是我指定的这一代海仙宗真传大弟子,便由你来打开这纳宝囊,让诸位长老看看吧。”轩辕老祖身穿宽大的法袍,端座在莲台之上,伸手一点,将一个纳宝囊点到了恭谨低身站在他下首的炼于棠身前。

    炼于棠和周围几名真传弟子和一批长老顿时都是微微一怔,但是炼于棠微微的蹙了蹙眉之后,却并没有什么迟疑,躬身行了一礼,接过了纳宝囊,但是神识一探,还根本未取出一件东西之时,他的脸色就彻底的变了。

    “大师兄,怎么?”他身旁一名脸蛋微圆,身上风灵气息很浓,明显是天赋风灵根的年轻修士暗中传音。他是炼于棠的三师弟景秋,是和炼于棠一起入门的,对他的这个大师兄十分了解,要不是这个纳宝囊之中有异常惊人的东西,平时虽然看上去温文尔雅,但是遇事最为冷静沉着的大师兄是绝对不会这番表情的。

    炼于棠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却是镇定了下心神,彻底将这个青黑色的高阶纳宝囊放开。

    “唰!”

    一道道夺目的光华,顿时如同有声一般,将整个大殿照耀得比平时亮了数倍。

    “嘶….”

    一阵真正有声音的倒抽冷气声顿时在这大殿之中响了起来。

    方才一吸之间还在传音到炼于棠耳中的景秋的脸都顿时白了。

    法宝!

    一件件形状各异的法宝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作为海仙宗的真传弟子,景秋自然也见过许多法宝,但是他却是从未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灵光惊人,品阶也是如此惊人的法宝。其中至少有十数件的法宝上散发的气息,都直接让他感觉到有些窒息。

    就算是道阶下品的法宝,恐怕都没有这样的灵光和气息吧?

    “难道是道阶中品?道阶上品?”手上还根本没有道阶法宝的景秋如此天真的呆呆想到。

    “六件玄阶以上的法宝,三十件道阶以上,其中还有五件道阶上品。四十件灵阶中品以上的法宝。”而轩辕老祖接下来的这一句话,直接让他脑袋之中嗡的一声响,差点双腿一软就站不住了。

    “玄阶以上的法宝,还是六件…这么多道阶以上的法宝?”

    所有在场的海仙宗的重要人物的脑袋都有些呆滞,一时都有点根本反应不过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炼于棠,李众易,我知道你们两个小家伙对一些灵石的出路很有疑虑,在暗中追查。”轩辕老祖看了一眼炼于棠和他身旁的一名黑衣浓眉青年,而后者,二师兄李众易也顿时身板一紧,背心有了点冷汗,“我知道你们对海仙宗是一片赤诚,但是我要提醒你们一句,你们是我选定的人,如果我看不准你们,我不会传给你们衣钵,而且对于海仙宗的感情,我肯定比你们两个人深得多,所以你们是否也该给我足够的信任?有些事不让你们知道,只是有些事最少人知道,便最少有泄密的机会。”

    “这些法宝,便是我那些灵石和我看人的眼光的回报之一,现在是完全属于我们海仙宗之物。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有疑虑,估计我不说,你们也忍不住都要来问我了。那么现在,光是这些法宝,抵不抵得上我们那些出去的灵石?”轩辕老祖的目光,落在了炼于棠和李众易的身上。

    “自然值得。”炼于棠和李众易都是深吸了一口气,异常凝重的点了点头。

    “那件法宝,恐怕到了玄阶上品!那件至少有玄阶中品…”所有在场长老和太上长老都知道轩辕老祖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废话。玄阶以上的法宝,都是有灵石而根本难求,光是一件玄阶上品法宝,都可以作为镇派之宝,传承法宝,那些流出的灵石便都有了价值,更何况现在的玄阶法宝和道阶法宝这么多!

    有这么多件法宝,在周遭十余个城池之中,海仙宗的实力,必定是一下子跃然到第一了!

    “既然你们认为值得,那就给我个面子,不要再追查了…你们动用不少人手追查,反而会被人察觉。”轩辕老祖看了炼于棠和李众易一眼,说道。

    “弟子愚钝,自当遵从。”炼于棠和李众易大惊,马上躬身行礼。

    ……

    “师兄,看来我们这次真是自作聪明了。”一会之后,走出了玉殿,和炼于棠一起朝着一片住所行去的李众易忍不住对着炼于棠苦笑道。

    炼于棠也是忍不住苦笑,虽然轩辕老祖说话的语气一直都是和颜悦色,似乎也是并不觉得他们这么做不对,很是理解,但是两人到现在背心还是一片冷汗,因为两人都想到…若是某件根本不是自己这个层面上的人物所能插手,对海仙宗的将来至关重要的大事,反而被自己的一些担心和小聪明给误了的话,那自己岂非是海仙宗最大的罪人。

    “让所有帮我们查这件事的师弟们全部回山门,全部精修两个月再说,以免有什么消息走漏。”炼于棠走了几步之后,又突然顿住,十分郑重的对着李众易说道。

    “好,我马上去办。”李众易身影一动,马上就要飞掠出去,但是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事一般,停了下来,四下看看之后,忍不住传音到炼于棠的耳中,“师兄,其实今日我还是已经查到了一些眉目…从我们海仙宗出去的很多灵石,都是跑到一些没有背景的坊市,用于收购水系妖丹了。”

    “用于收购水系妖丹,只是用于收购水系妖丹?”炼于棠一愣,他当然知道这里面肯定牵涉到许多人,许多道转手,过程必定十分隐秘,追查起来也是极其困难,但是他也根本没有想到,这渠道的一头会这么单纯。

    “是的,用于收购不计品阶的水系妖丹,只要是水系妖丹就收。只是收了之后往何处去,就查不到了。”李众易忍不住抓了抓脑袋,“真是让人头疼啊,若不是牵涉到本门隐秘,我倒真是想继续追查下去,这么多水系妖丹用来干什么?炼丹么?又不用这么神秘,又哪里会换得来那么令人震惊的法宝。”

    “水系妖丹…”不由自主的强烈好奇心也让炼于棠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忍不住苦苦的想着,“水系妖丹,我听说那名姓魏的…”

    “姓魏的….我们的魏长老….难道他没有陨落…是我们….”突然之间,这两名海仙宗最为杰出,最为灵慧的年轻人的脑海之中,有根线突然隐隐的穿了起来,而这根隐隐的线,某种可能,让两人都忍不住同时打了个哆嗦。

    “这…”两个人的身体颤抖,面色发白,但是眼睛中的亮光却是比平时亮了几倍。

    “这决计不能说出去!”

    “是的,决计不能说出去!”两名年轻人传音,狠狠的拍掌,立誓。

    ……

    “这么说,现在诸城中少掉的那一部分水系妖丹供应,应该是和海仙宗有关?”

    一间松木禅院之中,一名僧人打扮的神玄大能盘坐在离地三尺的虚空之中。这名僧人打扮的神玄大能宝相庄严,无悲无喜,给人不染一点尘埃的气息,赫然就是功德宗宗主。

    此刻他的肉身气血强大,已然是早就重塑肉身,其身上冒出一股股淡金色神光,在他的身下自然形成一个淡金色莲台,一圈圈的神纹从他背上透出,又刺入后方虚空,不时在刺入虚空的部位,绽放出一朵朵金色的吉祥波罗花。

    他的下方,也凝立着一名身穿紫色大罗袍的功德宗老古董和几名真传弟子。

    “暂时不用管了,等到布置一成…得引天穹之威,别说那人留下的那些道侣,就是皇天道和化天教,也不足为惧。”沉吟片刻之后,功德宗宗主无悲无喜的出声,“这段时间,和平时一样,不要引起皇天道和化天教的注意。”

    ***

    (奇怪,这章明明也是拉开下面大情节的过渡章节,可偶怎么就觉得写得很爽,有些吊暴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