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五十七章 所有人都被骗

第九百五十七章 所有人都被骗

    魏索此刻虽然也是元气大伤,但是利用华衣年轻人接近仙器威能的绚烂古图,要对付这头已经遭受重创的螈王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仅剩这头螈王的身后,那名华衣年轻人还趴在许多白骨之中,奄奄一息的样子。

    “恩?”

    魏索和灵珑天以及一直龟缩在魏索身后,已经被滔天的神威冲撞吓得索索发抖的龙木星朝着仅剩的这头螈王行去,这头螈王突然前面双肢伏地,连连朝着魏索和灵珑天磕头起来。

    “居然讨饶?”

    魏索和灵珑天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很明显,这头螈王和他的阳脂鸟一样,也已经很通人性了。

    若是换了一般的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头重创妖兽的话,恐怕根本不会有什么留手,因为此种级别的妖兽,浑身都是至宝。

    但是魏索看到这头螈王哀求的样子,却是有点下不去手了,停了下来,点了点此头螈王身后的那名华衣年轻人,对着这头连连对着自己和灵珑天磕头的螈王说道,“我只是想要你身后那名年轻人,你若是不阻拦的话,我可以不为难你。”

    此头螈王听到魏索这么说,一时显得有点呆呆的样子。

    “你听得懂我的意思么?”魏索点了点这头螈王身后的华衣年轻人,“我只要此人。”

    “哗啦”一声,这头螈王似乎终于听懂了一般,马上挪开了位置。

    魏索伸手一抓,一股玄煞阴气直接朝着那名华衣年轻人卷去。

    但是一卷之下,竟然是卷了个空,那名华衣年轻人依旧好好的在地下躺着。

    魏索和灵珑天顿时都是一愣,“唰!”两个人的遁光带出一片破空声,瞬间就到了那名华衣年轻人所在之处。

    魏索伸手一捞,直接从华衣年轻人的身体内穿过,居然是捞到了一片虚空。

    这下魏索和灵珑天两人顿时面面相觑了起来。

    无论是凭目光还是神识,这名华衣年轻人身上都是有生气和血气,就连灵珑天的感知来看,这名华衣年轻人都是真正的肉身。

    但是此刻很明显,这名华衣年轻人,赫然只是法器化出的虚体。

    也就是说,那名得了荒族传承的华衣年轻人是根本就不在此处,早就已经逃掉了。

    但是这是什么法器,居然瞒过了所有前来的大能,这也实在是太惊人了点。

    “噗!”

    灵珑天上前,身上冒出灰光,华衣年轻人的“身体”迅速崩塌了,下方的冰地地面上,隐隐有光华透出,有一个明显的裂洞,似乎是什么法器打入形成。

    挖下五尺多深之后,一片光华璀璨的方形白色古玉符出现在了魏索和灵珑天的眼前,被灵珑天抓到了手中。

    “是替身仙符!”绿袍老头的叫声响了起来。

    “替身仙符,是专门用于模拟修士气息,化出虚体的法器么?”灵珑天和绿袍老头对话,显然她也是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方形白色古玉符依旧还在发光,内里有一尊头戴帝冠的道尊的图纹,散发出来的光华依旧在上方化成那名华衣年轻人,散发生气和血气,如有血肉。

    “这片古符在我那个时代出现过,据说只要滴入一滴气血和贯注真元进去,就可以按照真元凝形,化出完全难以判断的虚体。”绿袍老头飞快的回答。

    “那这个家伙留下的这个虚体怎么驱散?”魏索看着这片白色古玉符,忍不住问道。这片古玉符极其奇怪,本体一丝灵气波动都没有,甚至连神识扫上去,都根本感觉不到存在,如同一片虚无,所以方才魏索和灵珑天都是根本感觉不到这片东西的存在。

    “只要将真元注入,应该就可以停止激发此件古宝了。”绿袍老头说道。

    魏索按照绿袍老头所说,一股真元贯注进去,果然,这片白色古玉符马上光华消隐,上方那名华衣年轻人的“肉身”也马上消失了。

    “噗!”

    魏索试着滴了一滴自己的鲜血到这片白色古玉符之中,接着一股真元贯注进去,只见白色古玉符上方光华闪动,却是又凝出了一个魏索,而且是魏索本来的面目,不是他现在假扮的极阴神君的样子。只是身上的法衣可以按照魏索的心念,真元凝形幻化。

    “这个家伙居然用这样一片古符骗过了所有人。”

    魏索有些无语,就算长孙世家和宇化世家最终没有生死决战,但是这里也至少溃灭了王无一的一尊神纹法身,陨落了圣王宗的两名神玄大能。他和灵珑天也是拼尽了全力,没有元始神根的话,两个人也不敢这么做。但是没有想到,这名得了荒族传承的华衣年轻人竟然早就不在此处,金蝉脱壳,引动了这么多超级大势力前来厮杀。

    “这人十分机敏,遁法又厉害,看来一时是难以找到此人了。”魏索摇了摇头,看向了那头一动不敢动的螈王,问道:“你是炼化了此名年轻人给你的灵药之后,才进阶到此种程度的么?”

    这头浑身雪白的螈王很是人性化的点了点头,前肢还在地上划动,划出了一株结着果子的古木的图形。

    “你应该知道他这不是真身吧?既然知道,为什么一开始不跑,还要在这里苦苦支撑?”魏索继续问道。光从这头螈王划出的图形,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是何种的古木,而且谁也不知道,此种古木对冰雪神螈有用,到底对其它妖兽有没有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名华衣年轻人对荒古古木的确所知甚多。

    螈王不会说话,但是却伸出前肢,点了点前方白骨堆之中的十几枚冰雪蝾螈的蛋。

    “原来你只是要拼命保住你们这一脉的后代。”魏索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和灵珑天互望了一眼之后,便掠了起来,准备就此离开。

    此次所有人都被华衣年轻人摆了一道,但是魏索和灵珑天好歹没有一无所获,罗锋的芥子宝塔之中应该有不少东西,这片替身古符也有大用处,关键时候也可以用来金蝉脱壳。

    “吼!”

    但是才离开百丈左右,魏索和灵珑天却是都不由得顿住,转头往后看去。

    那头仅剩的螈王彻底匍匐在地,不停喷出大口大口的白色鲜血,将前方一大片的地面全部染透了。

    “这头螈王刚刚突破不久,经过这样的威能冲撞,也支持不住,要陨落了。”

    一看到这样的情景,魏索和灵珑天就都看出,这头螈王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很快就要陨落。

    而看到魏索和灵珑天回过头来,有些怜悯的眼神,这头螈王突然用尽仅有的力气,勉强直起前身,不停的朝着魏索和灵珑天磕头作揖一般,并不时的指点身前的十几枚冰雪神螈的蛋。

    “它是在求我们保存它们这一脉的骨血。”

    灵珑天对着魏索说了这一句,化成了本来面目,朝着这头螈王行了过去。

    出了这头螈王之外,此处所有的冰雪神螈之前就已经全部被大寒宫和宇化世家的人全部灭杀,这头螈王显然已是在托孤。

    “好,我答应你,我会带走它们,让你们这一脉延续下去。”灵珑天一直行到这头螈王的身前,伸手触碰了一下这头螈王的额头,承诺道。

    “吼!”

    这头螈王的双眼之中冒出异光,但是很快这头螈王眼中的光华便消隐了下去,无力的垂下了头,生机迅速流失。

    “奸商,将这些螈王的尸身和这批神蝾蛋全部带回去吧。不过这些螈王的尸身,我不想你动用。”灵珑天缩回了手,看着魏索说道。

    “好。”魏索也没有什么废话,取出了一个纳宝囊将此头螈王和周围其他的冰雪神螈和另外螈王的尸身收了起来,接着又取出了一个奴兽袋,将十几枚冰雪神螈蛋也收了起来。

    “可惜连那件东西都损坏了。”

    接着,魏索不再有所停留,遁光一卷,带着灵珑天和龙木星离开此处,魏索知道灵珑天是想给这头螈王一个全尸,而对于已经拥有生死书和仙泪小罐的他来说,放弃一些炼器材料根本不算什么,他只是有些遗憾那颗黑白两色眼球状的法宝也彻底崩碎了。否则凭借那件法器,视野便可以看到数千里之外,对敌起来更是大占上风。

    “死奸商,这件芥子宝塔之中有一缕古怪的气机,很有可能是被火域神王烙印了追踪法阵,或者打入了一丝他可以感知到的气机。”在掠出了数百里之后,一直在检查罗锋的芥子宝塔的灵珑天的神色突然又变得极其凝重了起来,马上说道。

    “可以破除掉么?”魏索马上神色一凛,飞快问道。

    “在胎体内部,难以破掉。”灵珑天看着魏索答道。

    “我们取出里面的东西,去最近的城池,设法丢给小极界的人。”魏索马上下了决断,芥子宝塔这种东西虽然极其有用,但是这种可以被感知到的东西,绝对不敢带在身上,只能继续用来阴极阴神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