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借刀杀人,灭杀一切

第九百五十六章 借刀杀人,灭杀一切

    魏索根本没有理会金皇女等人,一个散发惊世仙韵的晶莹小罐已经由灵珑天的手中显化出来,随后交到了魏索的手中。

    于此同时,灵珑天往前掠出十余丈,挡在了魏索的身前。

    “咚!”

    虚空震动,魏索打出的列缺残月直接崩碎,如同神王咆哮一般,一片惊人的耀眼红色神辉瞬间反压到了灵珑天的身前。

    “啊!”

    灵珑天的身上冒出一层层灰光,但是瞬间就被打得一声惨叫,倒飞而出,身上出现了许多龟裂,整个身体都似乎要崩裂开来。

    “什么人!居然能抵挡神域法符的威能一击!”金皇女等人眼见此幕,顿时脑海之中都闪过这样的念头。

    “啊!”

    但就在此时,让金皇女等人骇得魂飞魄散的是,魏索神容肃穆,身上的神玄气息瞬间爆发到了极致,如同一颗星辰突然爆炸开来。

    “仙泪”小罐上散发出湮灭一切的晶光,如有大道法音在奏响。

    一轮如同上古魔月的灰黑色弯月和一条庞大的白色须弥神山同时显化,一条惊天的白色水浪、一击一片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朽木,同时打出。

    魏索瞬间爆发自己的最强战力,打向罗锋!

    “这是真正的仙器!”

    “他的手中怎么可能有一件真正的仙器!”

    “他怎么可能同时打出这样的两道术法!”

    “他怎么可能爆发出这样的战力,这样神域法符都要彻底崩溃,反击神威要湮灭一切,此人彻底疯了!”

    这一瞬间,金皇女、身穿古铜色精金法衣的隐藏神玄大能、身穿鲜红色精金法衣和身穿玄铁色法衣的四名圣王宗修士,全部彻底变了颜色,每个念头都剧烈的咆哮了起来。

    “啊!”“啊!”“啊!”

    但是这些人都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都是发出骇然至极的大叫,纷纷拼命打出自己最强战力。

    “喀!”

    如同一方天地突然崩裂,罗锋身上红色神纹之中散发的那股藐视一切的神玄气息突然消失,瞬间变成了无比暴戾的气息。

    在被灵珑天抵消了一部分神威之后,在魏索爆发的这最强一击之下,所有的红色神纹突然一下崩裂,化成了一片滔天的红色神火海洋,前方虚空之中的空气瞬间全部烧空,变成了真空。所有人的面前,只剩下了满目的红,抹杀一切的神威瞬间压至。

    “啊!”

    身穿鲜红色精金法衣和身穿玄铁色法衣的两名圣王宗修士打出一片璀璨花雨和一片蔚蓝色的神光首先崩碎了,只是发出一声惨叫,两人就被抹灭一切的红淹没。

    “啊!极阴神君,你这个疯子!”

    身穿古铜色精金法衣的隐藏神玄大能发出了疯狂的大叫,他的身前悬浮出了一片三角形的五彩斑斓古玉,和他打出的一片琥珀色的神威,在他身前形成了一方独特的琉璃界,内里似乎有无数琉璃净花在不停的明灭。但只是瞬息之间,这一方琉璃界也瞬间瓦解,红色神辉镇压在他的身上,撕毁了他身上精金法衣冒出的光华,不停的击碎他身上冒出的神玄元气,将他的身体打得不停倒退,一片片血肉和元气震荡出来,被烧成飞灰。

    “你到底是什么人!真正的仙器已经落在你的手中?!”金皇女看着魏索,发出了剧烈的咆哮,无数的金银两色的神纹从她的天灵之中透出,形成了无数条孔雀羽毛般的光华,围绕在她的身周,竟然是暂时抵挡住了抹灭一切的红色神光。

    但是她也被神玄五重的法域威能压得定在空中,根本无法动弹。

    “啊!”

    只是瞬息之间,她发出仓皇至极的大叫,身外金银两色的神纹也开始一层层崩裂,一股股神玄元气不停的从她的身上无数窍位喷出,但是根本无法阻止身外神纹的崩裂。

    “你这个疯子!”

    她唯有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尖声大骂,因为此刻另外的一侧,魏索将晶莹剔透的“仙泪”小罐挡在身前,而且魏索将宇化若星的那件神铁莲花战衣都已经穿在了身上。此刻红色神光不断冲刷上去,打得晶莹剔透的“仙泪”小罐当当作响,虽然无法打破“仙泪”小罐,但是也打得神铁莲花战衣上散发出来的皎月般神光全部崩碎,一股股强大的威能冲撞使得魏索的肉身无法承受,不停的大口大口咳血,体内的鲜血都好像要吐光了一般,这瞬息之间,他的肉身也开始崩裂,出现了裂纹,看上也要彻底陨落。

    “当!”

    晶莹剔透的“仙泪”小罐再次剧烈震动,“喝!”但是再次大口喷出一口血的时候,魏索却是发出了一声低喝,一股威能爆发而出,冲击在他的前方。

    于此同时,压力略微一轻的魏索没有任何的犹豫,浑身的真元流动到了极致。“嗡!”一轮灰黑色弯月和一条巨大的白色须弥神山再次显化,震动天地,镇在他的前方。

    “喀!”

    前方横扫的红色神光终于大片大片崩裂,“当!”晶莹剔透的“仙泪”小罐也被直接压至魏索的身上,魏索身外的神铁莲花战衣光华大灭,虽然依旧没有破损,但是魏索内里已经布满裂痕的肉身却是彻底崩裂,整个前胸彻底消失,无数血肉和元气全部化成飞灰。

    “啊!疯子!”

    金皇女发出绝望的大叫,她身外的所有神纹也崩裂了,大团大团的神玄元气从她的体内冒出,也无法阻挡住红色神光的倾轧。“唰!”随即,她也被红色神光淹没其中。

    “啪!”剩余的两头螈王也被波及,一头螈王的妖丹和身体全部爆开,只有剩余那头神玄级的螈王堪堪抵挡住了红色神光溃散的余威,一口口白色的鲜血如同岩浆一般从这头螈王的两个头颅中涌出,其中甚至带出了内脏的碎片。

    魏索虽然跟古帝尸一样十分凄惨,但是在空中却是强横的顿住,一股股生命精华从元始神根中透出,让他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恢复。

    “恩?居然还没有陨落?她已经在体内刻入神纹…”

    魏索一眼扫过,只见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古木和白雪已经彻底消失,地面上都是飞灰,罗锋和圣王宗的另外三人都是已经变成了三滩残骸,后方被打飞出去的灵珑天正飞掠回来,而金皇女跌落在魏索后方近千丈之遥的地方,身上的法衣已经彻底残破,肉身也已经彻底如同破布,满是窟窿,但是却还没有彻底陨落,还有生气。魏索一眼看到,金皇女的体内,隐隐都有金银两色神纹闪耀,使得她的肉身就像一个彻底残破的法宝胎体。

    “唰!”

    魏索伸手一点,先将“仙泪”小罐点向了灵珑天,让灵珑天收起,不让这件极道仙兵的气息被人感知到。随即,他没有任何停留,先行掠到了金皇女的上方。

    “你到底是谁!居然这么歹毒,利用我们帮你一起抵挡神域威能!”

    “真正的仙器落到了你的手中!你不要得意,我圣王宗不会放过你的,火域神王更不会放过你!”

    “想不到我金皇女纵横一生,从来只有我算计人,今天竟然被你算计了!”

    但是还不等魏索发话,金皇女已经发出了连连低沉的咆哮,“啪!”根本不想听到魏索的回答一般,发出了这数声咆哮之后,她的整个神识瞬间崩裂,整个头颅都彻底化成了一团飞灰。

    “居然修有自毁神识的秘法!”灵珑天飞掠回来,她得样子看上去倒不是十分凄惨,只有身上有不少裂口般的伤口,正在飞速恢复。“这种秘法,就算用术法制住她,都根本无法阻止她自灭。看来就算擒住这个宗门的高阶修士,也无法从他们口中逼问出有用的东西。”

    “此人虽然身为女修,都居然如此决断,只是他们想灭杀我们在先,也怪不得我们。至少我们可以肯定,以我现在的肉身修为,刻入神纹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了。”魏索皱了皱眉头,神识一扫,此刻圣王宗这四名修士身上的所有法器都已经全部碎裂,纳宝囊都荡然无存,就连这名金皇女的尸身之中的金银两色神纹都已经在消失,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唰!”

    目光微微一闪之后,魏索打出一股光华,将这四名修士的残骸彻底打成飞灰。

    “这就是那件可以装纳纳宝囊的古宝?”

    掠到罗锋的残骸上方之时,魏索和灵珑天却是都目光一闪。这名只有神海境修为,却是仗着火域神王的威能,一路杀人越货,连神玄大能都不放在眼里的少年,其肉身和身上其余所有的法器也都已经消失了,但是一堆灰烬之中,却是有一尊灰色的七层宝塔状的古宝,看上去好像灰色陶瓷的材质,但是内里却隐隐透出一股虚空的气息,明显是件虚空纳宝类的古宝。

    “这是远古的芥子宝塔,虽然已经有些破损,但是还可以使用。”灵珑天直接将这件东西摄到手中,对着魏索说了这一句之后,却是直接目光闪动,仔细探查起这件东西有无留下什么禁制起来。

    “唰!”

    魏索点了点头,祭出了那张华衣年轻人的古图,朝着华衣年轻人和那头已经重创得爬不起来的螈王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