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四十五章 到底是谁阴我

第九百四十五章 到底是谁阴我

    “好厉害的神通,想不到我神通初成,居然会遭遇这样的对手,让我差点连逃都逃不出来。”一间静室里面,得到了荒族传承,身穿异常绚烂的彩色法衣的神秘年轻人睁开眼睛,恨恨的说了一句,同时喷出一口五彩的浊气出来,看他的样子,是被魏索击伤之后,直到此时才彻底疗伤完毕。

    “此人目前我还对付不了,不过我得到这样的传承,将来不怕没机会收拾他…荒族…他说的那名同样得了一条蓝色巨臂的修士,倒是不像有假,应该也可能得了厉害传承,倒是可以去云灵大陆...”

    这名身穿异常绚烂法衣的神秘华衣年轻人喷出了一口浊气,完成疗伤之后,却是又自己嘀咕了起来。听他的意思,明显是很想对付魏索,但是就怕对付不了,想要先跑到云灵大陆找那个名为林枫华的神秘年轻人,抢林枫华手上的东西。

    “就这样也好,正好可以去云灵大陆收刮一些用来修炼的东西。”嘀咕了几句之后,这名华衣年轻人便下定了决心一般,站了起来,朝着静室外掠了出去。

    这间静室是位于一个有一个冰罩笼罩着的住所之中,外面也是一个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城,而且这个城池比凝翠城等城池都要更加的严寒,到处都矗立着一条条的巨大冰柱,呼出去的气都在空中结成一颗颗的冰粒。

    这名神秘华衣年轻人所在的这处住所前方不远处,就是一个搭建了许多兽皮棚子的集市,热闹非凡,修士络绎不绝的进出。

    “什么,大寒宫宫主和皇普家主、还有宇化世家的天才修士宇化若星都被那人用一具古帝尸给偷袭陨落了?出世的极道仙兵,是落在了那名修士的手中,不是被宇化世家得到?”

    “那人的身上怎么会有一具古帝尸的?”

    “会不会是宇化世家乱传出的风声?”

    “应该不会吧,宇化若星陨落这种事,宇化世家不可能会乱说,而且宇化世家给出了这样的惊人悬赏,据说宇化世家所有的厉害修士,连几个外界都以为陨落的老祖都出动了,不可能是假的。”

    “据说先前的确有不少修士见过那名年轻人的,不会有假,只是不知道现在跑到哪里去了,得了仙器,换了我肯定先要躲起来再说。”

    “仙器,几千年都没有听说过有真正的仙器出世了。天哪,要是那件仙器被我得到多好。”

    “你做梦吧,除非你战力惊天,是宇化应天那一流的人物,要不仙器在手里,反而引来杀身之祸。”

    才掠出住所不久,这名华衣年轻人就马上一怔,他听到前方集市之中很多修士都似乎在谈论同一件事情,似乎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仙器”两个字也让他的耳朵都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

    “诸位….”此名华衣年轻人马上身影一动,掠到了最靠近他的一个聚集了十几名修士的摊位旁,想要问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恩?”

    但是他才开口说了两个字,十几名本来正聊得兴高采烈、唾沫横飞的修士一看他就都呆了呆,然后见鬼般的马上遁走了。连原本摆着地摊的那名摊主都直接卷了东西,一溜烟的跑的人影不见,他的周围马上空出了老大的一块。

    “这是怎么回事?”这名华衣年轻人顿时有些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而更让他觉得见鬼的是,不仅是这里的十几名修士,这个集市其余地方的修士,注意到他这里的异常之后,一看清楚他的样子,也纷纷面色大变,片刻之间,整个集市里面的人已经差不多走空了,空空荡荡,只有寒风吹过。

    “不会真的是此人吧?”

    “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难道他自认为天下无敌了么?”

    “会不会只是面目一样?”

    “不知道,反正就算只是面目一样,都肯定有大变…别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隐隐约约有这样的窃窃私语传到这名搞不明白状况的华衣年轻人耳中。

    “怎么会有我的画像?”

    一张帛纸在空空荡荡的集市中如同秋风扫落的枯叶一般飘荡,正好飘到此名华衣年轻人的身前不远处,而此名华衣年轻人一眼扫过,又惊讶至极的就这张帛纸摄到手中,再看了一眼之后,顿时更加发愣了起来。这张帛纸上竟然画着的是他的画像,和他一模一样,而且他神识一扫之下,发现这个已经空空荡荡的集市之中,还有好几张这种一模一样的画像。

    这下这名神秘华衣年轻人就算再迟钝,也知道肯定有什么和自己相关的事发生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马上掠了起来,想要追上几名修士,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就在他的身影刚刚掠上这个集市上空时,这个一眼望不到尽头,到处都是玄冰的大城之中,已经至少有数十道用以传讯的冲天光焰绽放在天空之中。

    “嗤!”

    而就在这同时,一道绿色的光焰就从不远处一栋殿宇旁朝着他打了过来。

    一名身穿墨绿色皮袄的中年修士打出了这一击之后,马上点头就跑,这名身穿墨绿色皮袄的中年修士修为似乎只是分念四重,但是不知道有什么飞遁异宝,飞掠起来的速度却是极其的惊人。

    “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名华衣年轻人更加搞不清楚了,居然一出来都直接有人攻击他。“啪!”的一声爆响,这名华衣年轻人伸手挥出一道色彩斑斓的华光,打碎了击来的绿色光焰,同时双目之中爆出了两条两尺来长的神光。

    “啊!”

    那名已经逃得距离他数百丈的中年修士突然一声惨叫,外表没有任何损伤的从空中坠落下来。

    “双目发出神光…令人无法阻挡的秘法,果然就是这名修士!”

    “天哪,他居然敢大摇大摆的在这里露面。”

    隐隐约约,远处很多名修士不可思议的声音响起。

    “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何突然偷袭我!”华衣年轻人飞掠到那名中年修士坠落的地方,飞快的逼问道,他没有下致命重手,只是将这名中年修士打得没办法动用术法。

    “不要杀我啊,我只是为了悬赏啊!”中年修士抱头惨叫道。

    “什么悬赏?”这名华衣年轻人更加疑惑不解。

    “轰!”

    但就在此时,有三道明显是金丹大修士的气息震荡而出。三条耀眼的华光分别从不同的方位朝着此名华衣年轻人打来。

    “有金丹大修士出手了,快,一起上!”

    三道华光闪现之后,又至少有五六十道华光从各个角落打出,涌向这个华衣年轻人。

    这名华衣年轻人的脸色顿时有些发白了,这么多人动手打来的威能,他也难以硬接。“啪!”他也根本不敢停留原地逼问中年修士,连连飞遁,挡开一名金丹大修士的攻击的同时,双目之中再次迸发出神光,将一名正往后方一处商铺之中逃遁的黑衣金丹修士打得惨叫落地。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都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华衣年轻人同时忍不住大叫,“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不过是一名外来修士,你们再行攻击我的话,别怪我下重手了!”

    “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抢了一件仙器,弄得皇普家主、大寒宫宫主、宇化若星陨落,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玄冰城。”

    “你难道不知道宇化世家和大寒宫、皇普世家都发了惊人悬赏?只要攻击你一下的修士,都可以领取不少灵石么?”

    “要是能把你打伤,可以得到一件道阶法宝!”很多修士大叫,觉得华衣年轻人是明知故问。

    “轰!”

    “轰!”

    “不要让他走了!”这个大城至少有上百万修士居住,里面也有不少高阶修士,东侧又有两团庞大的气息涌来。

    “你竟然敢在玄冰城出现,难道真当我大寒宫已经不复存在了么?”

    南侧的天空猛然震动,有一座庞大的冰殿升起,其中至少有四五道异常苍老而宏大的咆哮声震荡天地。

    “什么?我抢了一件仙器?我还使得皇普家主,大寒宫宫主和宇化世家的宇化若星都陨落了?”华衣年轻人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

    “搞什么啊!不关我的事啊!”

    随即,这名华衣年轻人终于彻底反应了过来,顿时大叫了起来,都是眼前发黑,欲哭无泪了。自己好好的再这里闭关养伤,连门都没有出过,居然会抢了仙器,还导致这么多大人物,神玄修士陨落了。这叫什么事啊!而且他也反应过来这么多人为什么见鬼一样看着自己了,这里是玄冰城,距离大寒宫的山门不远,就相当于大寒宫的大门口。自己弄了那么大事,连对方宫主都弄死了,在到处惊天悬赏的时候,还敢大摇大摆在这里露面,怪不得大寒宫此刻已经彻底歇斯底里了。可是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压根什么都没有做过啊!

    “你们认错人了!”

    又避开一名修士的一击,放翻了一名屋顶上的金丹修士之后,这名华衣年轻人忍不住大叫。

    “别喊了,大家都看得出来,大家配合一下吧。反正你出来也是艺高人胆大,我们就攻击你旁边,不直接打你,你也别为难我们,可以让我们领悬赏。”但是这时候有几名修士发出的声音,更是让这名华衣年轻修士差点眼前一黑,吐出一口老血来。

    “妈的,到底是谁阴我!”这名华衣年轻人发出了悲愤欲绝的大叫,拼命往城外跑。

    “哇哈哈哈!这次彻底发达了!”而就在这名华衣年轻人发出这悲愤欲绝的大叫时,另外一处城池的一间静室之中,却是正响起绿袍老头和魏索无比得意的哇哈哈哈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