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到底谁求谁

第九百二十七章 到底谁求谁

    “皇普世家还是有些货色啊…”

    魏索传音到灵珑天的耳中,倒是也有些惊讶。

    这个横空而来的皇普世家的人身上的一百五十道黑色光环气势十分惊人,有神王的气象,所修的功法估计也至少天级中阶,而且这人已经是金丹四重中期的修为。

    天玄大陆的修道界里面有句老话,叫做兔子不要和狼做交易,说的就是低阶修士最好不要和高阶的修士做交易,因为这太没有保障了。皇普世家一下子就冒出来一名金丹四重的大修士,果然有些底蕴,怪不得敢和真雷宗这样的宗门谈交易。

    “噗!”

    魏索先打出一道华光,直接把皇普天赐制住,省得这个家伙弄出什么声响。

    “你们还敢来?真是可惜。”接着,魏索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跟着这个身绕黑色光环的皇普世家的人赶来的一共有三十几名修士,惠晋和惠天晴那一批年轻世家子弟,包括那名被魏索打得满地找牙,半边脸肿得根本没办法说话的银袍年轻人也在其中。

    不过除了身绕黑色光环的金丹大修士和惠晋、惠天晴之外,也就只有一个双手拢着的青色皮袍干瘦老头是金丹一重后期的修为。

    只有四个金丹大修士,魏索是根本不放在眼里,他现在暗地里考虑的只是怎么样尽可能的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不动用洞虚步法,不同时打两道术法,不动用列缺残月和大提须弥,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肉身极其强横,包括最好让对方以为自己只是金丹修为,这对于魏索来说倒是要稍微小心一点,不要玩得兴起,露了点底子。

    “现在还敢这么嚣张,你简直就是活腻了!”有身罩一百五十道黑光神环的皇普世家的人在场,惠天晴等人的胆气很足,纷纷大声叫骂。一名金丹四重的大修士,加上三名金丹大修士和三十来名都是分念境以上的修士,对付一般金丹五重的修士,都应该是稳操胜券了。

    “你在皇普世家能不能说得上话啊,如果连前三都排不到,和他一样,是连话都说不上的货色,还是再喊点说得上话的人来再说吧。”魏索笑了笑,也不理会这些自以为肯定弄得死他的家伙,扫了一眼架着黑色战车而来,相貌十分威严的金丹大修士说道。

    “是皇普语奇!金丹四重的大修士也正好在这里。”

    “皇普语奇可是号称东原战神,在整个东部冰原都是出了名的狠角色啊,这人居然敢这么说话,真是狂得没边了,肯定是要爆发大战了。”

    这个时候大半个禁仙城都已经被惊动了,很多修士都认出了来的人是谁,听到魏索这么说,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找死!”

    身绕一百五十道黑色神光光环的皇普语奇极其强横,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冷然出手。“嗡”虚空一震,一只比起人的身躯要大出数十倍的黑色巨手瞬间在他的身前凝出,瞬间就带出沉重如巨岳的气势。

    “到底是谁找死啊?”魏索很是风骚的说了这么一句。

    “他的眼睛又冒光了!”有人惊呼出声,所有人看到魏索的两个眼睛中一条光芒伸出数尺。

    而与此同时,皇普语奇的身体也同时猛的一震,凝出的黑色巨手猛的一颤,居然没有及时打出。

    “唰!”

    相反,一片五彩的虹光却是从魏索的身前打出,一下子将他打得从战车上往后飞了出去。

    到处都布满古朴古兽浮雕,前方是两个如同巨虎般狰狞兽头的黑色战车完全失去了空中,从空中轰然坠下。

    “怎么可能!”

    所以见到此幕的修士都是倒抽冷气,而和皇普语奇等人一起前来,将魏索团团围住的三十几名修士都是面如土色,根本不敢相信一名金丹四重的大修士居然被一下打飞了。

    “一起上!”就在皇普语奇身旁不远处的身穿青色皮袍的干瘦老头大叫出声,声音十分尖利,如同老鸦夜哭。

    一个白玉葫芦从他的手中打出,口中连连喷出一片片白色的刀光,好像下雨一般朝着魏索罩落。

    “唰!”魏索打出一片五彩虹光,堪堪挡住这片白色刀光。

    “奶奶的。”魏索有些小郁闷,为了尽可能装得像那名年轻华衣修士,他现在选的也是天剑宗的一门冷僻术法五彩天虹。这道术法打出的光华五彩冰纷,有点那名华衣年轻人术法的意思,只是威力实在不强,这名干瘦老头的这件法宝也只是道阶中品,他这道术法也只是堪堪挡住。

    不过郁闷的叫了一声“奶奶的”的同时,魏索眼中又逼出两道光华,乘机发动大乘法音。

    这一下那名身穿青色皮袍的干瘦老头顿时承受不住,啊的一声怪叫,就口喷鲜血从空坠落。

    “实在是太差劲了。”一下将这名干瘦老头打落,魏索就又忍不住摇了摇头。原来惠晋和惠天晴等人见到魏索一个照面就将皇普语奇和这名干瘦老头击溃,直接就吓跑了胆,掉头就跑。这些年轻世家子弟的修为虽然不差,但是对敌起来完全没有那种狠辣彪悍的气息,和魏索在蛰气海遇到的那些老古董和宗主人物相比起来,简直就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想走,没这么容易吧?”摇了摇头之后,魏索不停双眼冒出神光,施展大乘法音和打出一片片五彩光华,先将惠晋和惠天晴也打得从空中跌落下来,然后追打其余的这些乌合之众。

    “我都已经警告过你们,你们要是再敢来,我就没这么容易放过你们了。”只是片刻的时间,所有跟着皇普语奇前来的三十几名修士全部被魏索打落。

    魏索没有下太重的手,这批修士全部都没有打死,但是都被他打得砸落在地,浑身的骨头都是碎了小半。

    这些修士都被魏索制住,叠在了这座冰峰的顶上,身上所有的纳宝囊,也被魏索收了起来。

    晋升到神玄之后,魏索的双神玄和肉身真的就像无底洞,几百万灵石买到的东西,加上在奇石园淘到的紫月石心这样的至宝,都只是让他从神玄一重到神玄两重提升了十分之一的修为,虽然魏索身上有上千万的灵石,估计还有至少价值几千万灵石的法宝和法器,但是真用以收刮东西修炼起来,上千万的灵石估计也流水一样出去了。现在这三十几名修士身上的东西对于魏索来说倒是也不无小补。

    惠天晴之前的纳宝囊里就有一颗七级中阶的水系妖丹炼制而成的灵丹,以及一株相当于七级高阶妖丹的水王参。

    其余这些修士身上的灵石和法器等家当加在一起,倒是也至少能够折合七八百万下品灵石。而且从一个照面就被他打飞的皇普语奇身上,魏索还搜出了一件没来得及动用,威力接近仙器的法器。

    这是类似于灭绝金丹和灭天珠之类的法器,很有可能是皇普世家之前的神玄大能炼制留下,是用某种荒古妖兽的气血凝炼而成,看上去就像一片黄褐色的琥珀,外形就像是一片巴掌大小的树皮。但是其中荡漾着一圈圈旋转的金光,让魏索感觉出来,只要真元激发,这一圈圈旋转金光中蕴含的威能就会很快爆发出来。

    “小子,你敢和我们皇普世家为敌,你死定了!”

    看到魏索和灵珑天旁若无人的收刮自己这批人身上的东西,还拿出自己身上压箱底的法器左看右看,身上黑色光环已经消隐,浑身的骨头也断了十七八根的皇普语奇极其狰狞的叫道。

    “啊,我死定了,我好怕!”魏索故意怪叫了一声,同时故意激发了一下那件可以将他伪装成金丹修士的法器,但又不完全激发出来,使得他身外有灵气一闪,然后又马上消隐了下去。

    “死奸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贱。”灵珑天极其郁闷的狠狠瞪了魏索一眼。

    “你只是一名金丹修士,竟然就敢和我们皇普世家为敌!”而看到魏索身上灵气一闪的样子,鼻子也差不多已经气歪的皇普语奇顿时又大叫了一声。

    “不要废话,你们从那张抢来的古图中得到了什么奥秘,你们和真雷宗到底在暗中图谋什么。”魏索直接伸手一挥,将其余的人都震昏过去,然后用猫捉老鼠一般的目光,看着皇普语奇问道。

    “你怎么知道古…”皇普语奇猛的吃了一惊,说了几个字之后又马上顿住。

    “哈哈,有戏,看来你在皇普世家还是有些地位的,比那废物皇普天赐强一点。”魏索顿时哈哈大笑,“这样的话,你是要现在就说,还是要我折磨得你欲仙欲死之后,再求着我要告诉我。”

    “求你十八代祖宗!你敢和我们皇普世家为敌,你会后悔出生在这世上的!”皇普语奇破口大骂,“我会求你?你跪下来求我还差不多!”

    “是嘛。”魏索呵呵一笑,伸手连打出数道华光。

    ……

    “啊!求求你,求求你听我说吧…”半炷香不到的时间后,已经不成人形的皇普语奇,涕泪横流,浑身抽抽的不停求饶道。

    “…..”灵珑天看着一边得意的魏索极其无语。阴尸宗别的术法不算什么,但是折磨人的术法,却都是顶尖的,估计换了任何修士都受不了。

    (不知道怎么搞的,设置的自动更新莫名其妙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