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二十六章 神玄都没有?

第九百二十六章 神玄都没有?

    “连找来的帮手都是这种货色,还敢说什么自己将来要挑战神玄。你们此种货色,给我提鞋都不配,还敢号称年轻一辈中的惊才绝艳人物。”魏索一击打飞皇普天赐,看着剩下全部面无人色的华贵年轻人和惠晋冷笑道:“陨落了一名魏姓修士,你们就以为天下无人,连你们这种货色都可以称雄了么?”

    “轰!”

    直到此时,围观的绝大多数修士才反应了过来,彻底的沸腾了。

    “他到底是谁?两名金丹两重的天才年轻修士,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打飞。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这事本来就是惠家的年轻一辈太过嚣张了,自己才金丹一重的修为,居然敢藐视那名天玄大陆的天才修士,真是因为老虎死了,就说那老虎不如猫,结果被人打得狗一样。”

    “你听他说的话了没….此人肯定是想着天下这年轻一辈的修士争锋。所以看到惠家的这年轻人充大佬,让他极其的不爽。”

    “什么时候居然又出了这样的一名年轻人,战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原来此人如此神通。”碧焰楼二楼的修士更是目瞪口呆,普通金丹大修士的神通对于他们来说已经顶天了,魏索的神通都让他们根本难以想象了。

    惠晋等人都是面如土色,浑身冷汗直流。

    “你到底是谁?真连皇普世家都不放在眼中么?”一名身穿银袍的年轻人还不死心,叫了一声,还想以皇普世家的威名来压人。

    “狗一样的东西,还敢叫嚣,我最看不起自己不行,还想要仗势欺人的狗了。”

    魏索伸手一挥,一道华光直接打在了这名年轻人的脸上。

    “啊!”

    这名银袍年轻人惨叫着被打得横飞倒地,一边脸肿得估计连他老娘都不认识他了,所有的牙齿都被打得从口中混杂鲜血喷出。

    所有惠晋这方的修士都胆寒,而很多原本看不惯这些华贵年轻人的修士,都是心中大快。魏索的出手看上去并不快,但是他施法而出,对方却偏偏连一人都难以阻挡。

    所有的人看得出来,他的神识和神通远超对方这批世家年轻子弟,就算是对方一起上,也根本不是魏索的对手。

    “走!”

    皇普天赐从数十丈开外的地上爬了起来,又连咳了两口血之后,掏出几颗丹药服下,不敢多说,想要直接离开。

    “此事本来和你无关,你要强出头,还想用背景压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这么容易吧。”但是魏索却是一声冷笑,“其它的人都可以走,你要留下来,给我倒这碧焰酿赔罪。等我高兴,让你走的时候,你才能走。”

    “哗!”

    现场的围观修士顿时一片哗然,魏索这么做,完全就是不把皇普世家放在眼中了。

    “你!”皇普天赐一听,更是气得鼻子都歪了。

    “废物一样的东西,还敢不服?”魏索伸手一点,一道华光先行打在皇普天赐的身上,将他再次打得惨叫出声,倒翻了两下,摔在地上,一时连气都差点喘不过来。

    “走!我们快去找皇普世界的老辈人物过来!”

    “皇普兄弟,我们去找人过来救你!”

    看到此幕,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惠天晴以及面如土色的惠晋等人,都是飞快的暗中传音,先前来的时候这些人趾高气扬的跟什么似的,现在却是狼狈得如同丧家之犬。

    “你的纳宝囊给我留下。”这批人正如同丧家之犬一样落荒而逃之时,魏索却是身影一动,到了惠天晴的身边,一把将惠天晴的纳宝囊抓了出来,接着随手把惠天晴当成死狗一样丢了出去。

    “你们要是还敢来和我为敌,那我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放你们走了。”

    看着这批丧家之犬一般离开的世家子弟,魏索淡然的警告了一句。

    “那处地方风景不错,你就到那里给我倒这佳酿吧。”一股光华一卷,魏索直接将两壶碧焰酿抓到手中,同时卷着皇普天赐和獐眉鼠目的修士,朝着禁仙城的一处无人陡峭山峰飞掠而去。

    “我要是发动术法,说不定难以控制威力,所以没有什么事,不想和我为敌的修士,还是不要跟来了。”魏索的声音从空中落下,镇住了所有想要跟上去看热闹的修士。

    “还有两个人跟了上去,可能是和他有些关系的修士。”

    “反正在那处地方斗法的话,我们也可以看到的,跟上去反而危险。”

    很多修士看到灵珑天和龙木星跟了上去,他们同时也极其兴奋,因为皇普世家在周遭若是有什么厉害的修士的话,肯定不会善罢干休,很有可能会有惊人大战。

    “好了,说吧。你们从那张抢到的古图之中,发现了什么奥秘。”那座陡峭冰封的顶部堪堪只容三四个人站立,在上面可以看到大半个禁仙城,寒风刺骨,充斥狼吼般的声音,不过这自然无法影响到魏索等人,随便激发一个灵光光罩隔绝起来之后。魏索便直接看着被他制住的皇普天赐说道。

    “什么古图!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图谋?”这下皇普天赐也彻底反应了过来,魏索并不只是要踩他们这些天才修士打出名气,而是另有大的图谋。

    “我花了这么大力气,从别的大陆跑来此处问你,你居然反问我?”魏索也不废话,随手点出数道绿色光焰,打入皇普天赐的体内。

    皇普天赐马上就面容扭曲的浑身抽搐起来,不时发出惨呼,但也只是半盏茶不到的时间,他就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再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过后,魏索伸手一挥,结束了对他的炮制,“现在你可以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吧。”

    “你问的是什么古图?我都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皇普天赐喘了好大一会气之后,才终于能够说话,叫了起来。

    “看来你是还觉得不舒服了?”魏索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古图!到底是什么古图啊!”皇普天赐看到魏索又要施法的样子,连连的叫了出来。

    “你身为皇普世家年轻一辈中的金丹弟子,难道不知道你们皇普世家从我朋友手中抢过去的那份古图?”魏索也不急着继续折磨这个家伙,冷笑道:“那你们皇普世家和真雷宗最近在暗中图谋什么?”

    “你!”皇普天赐浑身一紧,不可置信的看着魏索,明显是震惊魏索知道这内幕,“我们皇普世家和真雷宗最近是有联手,但具体是什么,以我在家族中的地位,还不足以知晓此事。”数个呼吸之后,皇普天赐叫了起来,“至于你说的那份古图,我是真的不知道。”

    “那你可是想好了。要是你说老实话,我说不定可以饶你一命,但是等下我要是发觉你说的是假话,那我非但不会放过你,而且还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魏索面无表情的看着皇普天赐道:“方才此种手段,我可是至少还有十七八种。”

    “什么古图,我真的是不知道。”皇普天赐叫了起来。

    “死奸商,看来这人倒是真不知道。”灵珑天看着面容扭曲的皇普天赐,觉得不像有假,对魏索传音说道。

    “那就等着问其他的人了,反正应该很快就会有更高位的皇普世家的修士来的。”魏索此刻用东荒宗的术法探查,也是没有发现皇普天赐说话有假,看来此人居然还真是不知道。

    “你们皇普世家有神玄大能么?”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停留,继续问道。

    “没有。”皇普天赐摇了摇头。

    “神玄大能都没有,你们在外面还敢这么嚣张。”魏索鄙视的说道。

    “….”皇普天赐顿时在心中大骂你爷爷的,难道没有神玄大能的势力就不能嚣张了么,在他看来魏索实在是太过臭屁了,他也实在没有想到,魏索竟然就是天玄大陆那名已经陨落的天才修士。

    “真雷宗除了那名雷咤神君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神玄大能,除了和真雷宗勾结之外,你们还有和别的大势力勾结么?”魏索可是完全不管他的感受,瞥了他一眼,继续问道。

    “我只听说真雷宗的雷咤神君,至于还有别的神玄大能与否,我也不知道。最近我们也只有和真雷宗暗中有联手。”皇普天赐咬牙切齿的答道。

    “来了。”灵珑天的目光一闪,说道。

    “哈哈哈哈!”皇普天赐顿时有些得意忘形的忍不住狂笑了起来,此刻四面八方,至少有数十道遁光云集而来,在他看来,魏索肯定是死定了。

    “你笑什么。”魏索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我…我背上有点痒,挠不到。”被魏索一看,皇普天赐顿时想到刚才内里好像无数火针在穿刺的煎熬,顿时浑身一寒,滞了滞之后,心虚的说了这么一句。

    “还挺懂得见风使舵的,我欣赏你。”魏索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仰头一灌,将一壶碧焰酿全部喝下了肚。

    “什么人敢打扰我看风景?”他模仿那名华衣年轻人的口音,滚滚如雷,声震数百里。

    “什么人敢不把我们皇普世家放在眼里?”

    一名身穿纯黑色裘毛法衣的中年修士架着一辆同样是黑色的战车横空而来。一股股黑色焰光,从他脚下布满无数古兽花纹的古战车上发出,席卷方圆百丈的天空,而此名修士的相貌十分威严,身上足足笼罩一百五十道黑光神环,黑色长发在空中飘舞,也同样散发着一条条黑色神光,如同魔神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