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二十五章 你爷爷

第九百二十五章 你爷爷

    “搞什么鬼?”魏索拈着一个酒杯,看着灰头土脸,气得要吐血的惠晋微微一笑,“连周天境四重的修士都打不过的金丹大修士,实在是太少见了,我实在是佩服。”

    这碧焰酿他已经试过了,应该是十余种灵药制成,灵气在体内会慢慢散发,但是会有一些杂质遗留在体内,长期服用的话,还是有些不利。

    “难道是此人暗中做了什么手脚?”所有围观修士的目光顿时聚集到了魏索的身上。

    “这个家伙不是刚刚一直在说厉害啊什么的人么?”有几名修士忍不住嘀咕。

    “你!”惠晋的身体气得直发抖。

    “你什么你,难道自己不济事,又要抬什么皇普世家出来想要吓唬我么。”魏索哈哈一笑,“真是吓死我了。”

    “你等着!”惠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终于抛下一句狠话,转身就走。

    “我没死啊!我真的没死啊!”这个时候那个獐眉鼠目的修士还在激动得泪流满面。

    “好了,不要鬼哭狼嚎的了,到楼上坐着看戏吧。有我在,没有人能伤你半根汗毛。”魏索传音到这个修士耳中,这个修士又是打了个哆嗦之后,反应过来自己要是现在就跑,可能被惠家的人大卸八块,还是龟缩在神秘高人的身边安全,所以马上又屁滚尿流一般,跑回了碧焰楼里。

    “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敢教训惠家的人,而且不动声色就把惠晋打得吐血?”

    “惠晋也是活该,太不要脸了,要是天玄大陆那名魏姓修士还活着,他怎么敢说那种话。”

    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已经看出是魏索暗中搞鬼,都在纷纷猜测魏索的来历。

    “这位道友,要不你赶紧离开吧,此人吃了亏肯定不会罢休的。”而碧焰楼中不少看不惯惠晋的修士,尤其那两名被惠晋骂废物的两名修士,也是偷偷给魏索传音,让魏索离开。

    “放心好了。他们惠家来多少人,我就让他们多少人变成死狗,为你们出气。”魏索微微一笑。他刚才和惠晋的对话之中故意提到皇普世家,他觉得以惠晋此种货色,应该会挑拨,带上皇普世家的人到这里来。

    半个时辰过后,碧焰楼外一侧的大道上突然一片骚动,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在波动,逼近碧焰楼,明显有不少厉害角色降临。

    “惠天晴到了!惠家五百年来资质最好的天才弟子也正好在禁仙城里,那名华衣年轻修士恐怕要惨。”

    “惠天晴可是三十岁就结出金丹的天才人物啊!”

    “还有那个是谁?似乎修为不比惠天晴低。”

    “是皇普天赐,皇普世家年轻一辈中的高手,也是金丹两重的大修士。”

    “皇普世家也不知道多少年的底蕴了,年轻一辈都出了不少金丹修士…”

    …..

    一群十来名年轻修士趾高气扬的前来,这十余名年轻修士看上去都是十分华贵,脸色十分阴沉的惠晋也在其中,而最为显眼的是一名身穿水绿色法衣和一名身穿淡金色法衣的年轻人,被其余的华贵年轻人众星捧月一般捧在中间。

    身穿水绿色法衣的年轻人面如白玉,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长着一双三角眼,身上的灵气在他的身后形成一条凶信连连的绿色大蟒。此人就是惠家号称五百年来最为杰出的天才修士惠天晴。

    另外一名身穿淡金色法衣的年轻人相貌普通,面孔方正,身上没有什么灵气冒出,但是每走一步,脚下却是化生出一团洁白色祥云,看上去就像仙人走路,比周遭普通的修士自然高出一等的样子,看上去也十分冷傲,此名年轻修士便是皇普世家年轻一辈中的皇普天赐。

    “果然把皇普世家的人给找来了…这个家伙就是惠家五百年来资质最好的天才修士?”

    这批趾高气扬,气势汹汹的年轻人到来,魏索早就已经感知到了。“两系灵根修士?”让他有些略微意外的是,惠天晴身上荡漾独特的水灵气息和风灵气息,居然是少见的风、水双系灵根修士,此种资质,自然是已经算是极好了,但是比起现在魏索的仙灵根,那还是根本无法相比的。

    “是什么人打伤我弟?”

    这群年轻人到了碧焰楼下不远处,惠天晴便直接冰冷的喝道。

    “死奸商,你的运气不错,这个家伙的纳宝囊里,有两件水灵元气十分充裕的东西。”灵珑天传音到魏索的耳中。

    “是么,不要浪费时间了,你们在这里等我吧。”因为那名神秘华衣年轻人似乎是一个人,魏索一个人行动显得更像那人,所以魏索对着灵珑天和龙木星传音了这一句之后,也直接从窗口悠然自得的掠了出去。

    “三哥,就是此人暗中搞鬼,算计我!”一看到魏索现身出来,惠晋便马上点了点魏索,告状般叫道。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暗算我六弟?”惠天晴眯着眼睛看着魏索,冷笑道。

    “谁都看到,你六弟是被一名周天境的修士打伤的,是他自己太差劲,我都没有见过这么差劲的金丹修士,居然自己真元都会运岔了气。”魏索哈哈一笑道。

    “怎么,连说你是什么人都不敢么?”脚踏祥云的皇普天赐十分霸道,直接上前一步,眼中寒光暴现,“听你的口音不是我们寂寒大陆的修士,怎么,一名外来修士,就连我们皇普世家都不放在眼里了么?”

    “唉..”魏索叹了口气,现在别说是神玄大能,就连金丹大修士都实在是太少了,平常金丹大修士都已经是威严不可冒犯,所以这些修成金丹的修士,又有背景,自然就骄横得不了了,估计他们就算做梦也不会想到,面对的居然是一名神玄大能。

    “告诉你们也无妨,我姓倪,名爷爷。”魏索叹了口气之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倪叶叶?倪夜夜?你爷爷?!”

    十几名年轻人和周围修士怔了一会之后,顿时反应了过来。

    “看来你是真的想客死他乡了!”惠天晴和皇普天赐顿时都是极其震怒,无比肃杀的气息从两人的身上冒出,皇普天赐的身上也冒出大股大股的白色灵气,隐隐形成一尊白色神炉。

    “你们谁先来,还是省得麻烦,一起上了算了。”魏索摇了摇头,完全不把两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你是哪里来的修士,居然胆敢如此狂妄,你真当我们寂寒大陆无人么!”

    “要对付你,还需要惠大哥和皇普大哥动手么!”

    一名身穿大红皮袍的年轻修士大声呼喝,应该是别的不如惠家和皇普世家的宗门或是世家的弟子,此时出声大喝,明显是想要讨好惠天晴和皇普天赐。

    “你也配和你爷爷叫嚣么?”但是此名也有分念境四重,身上的红色皮袍也是灵光闪动,看上去十分华贵的年轻修士,才刚刚出声,魏索的眼中就冒出了两股一尺来长的淡淡神光,只是远远的看了这名红袍年轻修士一眼,这名红袍年轻修士便啊的一声惨叫,口中喷血,往后倒飞而出了。

    “轰!”

    周围围观的修士顿时一片哗然。

    “你找死!”

    惠天晴直接出手,一股股罡风和一股股青色神水在身前飞速的旋转,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柄青色的神枪。

    但是他这柄荡漾着强大气息的青色神枪还没来得及出手,“唰”的一道青色光芒就已经从魏索手中发出,打到了他的身上。

    “啊!”

    惠天晴惨叫声中,胸口被打出了一个孔洞,鲜血狂飙,身体瞬间就被往后打得飞出了数十丈。

    “你!”皇普天赐的身前洒出了一片银色珠子。

    “这是弱水银汞!是用弱水和天汞等物炼制出来的神汞,本身威能惊人!皇普世家居然有这样的秘法,可以将此种东西化在体内,融合术法威能一起打出!”很多识货的修士发出倒抽冷气的声音。

    “哦?”

    魏索也有些意外,他看得出皇普天赐打出的这上百颗银色珠子都是极其沉重,而且每一颗都荡漾着强大的威能,给他的感觉就是和九阴炼兵水一样的神水类法器。而皇普天赐的这门术法,很像模拟上古本命剑元。上古本命剑元是将飞剑炼化在体内,而他的这门术法,却是省略了飞剑炼化,直接将可以炼化的法器导入体内,然后像本命剑元一样打出。

    这样的一击,威能远超普通的金丹两重修士一击了。

    可是魏索连真正的本命剑元都不怕,更不用说此种模拟本命剑元威能的东西了。而且皇普天赐的神识和他相比实在相差太远,那名得到荒族传承的神秘华衣年轻人的施法速度还能和魏索差不多,但是皇普天赐的施法速度,却是和他相差实在太远了。

    “哦”的一声发出的同时,魏索又运动真元在双目中逼出两道神光,神识威压一压,同时悄然发动大乘法音。

    “啊!”皇普天赐也直接毫无抵挡能力的一声惨叫,口鼻之中都被打得飚出血来,往后倒翻了几个跟斗。

    “什么!”

    所有围观的修士都彻底震惊,就连二楼那名獐眉鼠目的修士都不发抖了。惠家五百年来资质最好的天才修士,和一名底蕴惊人的世家出来的子弟,居然一个照面,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直接被打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