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二十四章 暗中搞鬼

第九百二十四章 暗中搞鬼

    “你!”那两名修士都是色变。

    “怎么,不服气的话我们可以比试一下。若是不敢的话,就不用废话了。”惠晋不屑的看了那两名修士一眼,倒了一杯刚刚送上来的碧焰酿,缓缓的饮着,“只可惜那人死得太早,让我失去和他争锋,今后亲手将他击败的机会。”

    两名修士的脸色可以说是气得铁青,但从服饰来看,两名修士都只是散修,而且一名分念境一重的修为,一名分念境两重的修为,修为比起惠晋来说相差太远,所以都有些敢怒而不敢言。

    “这个家伙太嚣张了,我直接自己出面,都是没什么意思了。”魏索对着灵珑天嘀咕了一声,同时放出一股神识威压,朝着一方角落一名修士压了一压。

    那名修士只有周天境四重的修为,四十来岁的年纪,而且獐头鼠目,身穿一件油光光的灰色皮袍,看上去混的很差,只点了两杯碧焰酿,而且还舍不得喝,在那慢慢品的样子。

    “唰!”

    那名獐头鼠目的修士被魏索无形的神识威压一压,顿时浑身如坠冰窟,猛的一晃,直接哗啦一声,从椅子上滑了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恩?”

    这整个二楼的修士顿时被这样的变故吸引住了目光,惠晋目光一扫,看到此名獐头鼠目的修士脸色煞白,很是脓包的样子,顿时鄙夷的撇了撇嘴,一副十分不屑的样子。

    “不要乱看了,你想要活命的话,就按照我说的话说,挑战此人,等下我自然会保你无恙,还可以给你很大好处,否则你也应该可以感觉得出我的修为,我要灭杀你,易如反掌。”此时魏索传音到此名獐头鼠目的修士耳中。

    “…!”这名本来在骇然的四下张望的獐头鼠目修士顿时浑身一颤,索索发抖起来。

    “哼!”

    惠晋还以为此名獐头鼠目的修士是被自己扫了一眼,所以才这副样子,心中不由得更加得意,觉得自己真是威势无双。

    “此人真是和外貌一样,脓包至极。”而这二楼其余的修士,却都是暗中摇头,觉得那名獐头鼠目的修士实在是太差劲了。

    “我…我看你也是废物,只会胡吹大气!只不过金丹一重修为,就…就敢说击败神玄大能,简直就是老鼠拍着胸脯,说将来可以干死猫。”但是让所有人,包括很是得意的举起酒杯的惠晋一下顿住的是,这名看上去要差劲就有多差劲的獐头鼠目修士,却是抖抖索索的叫出了这么一句。

    “说的好,光凭这句话,我可以给你一件灵阶下品法宝。等下你说得更大声点,我再给你一件灵阶中品法宝。”而此时,魏索却是微微一笑,传音到此名背心已经全部被冷汗湿透的獐头鼠目修士耳中。

    “你说什么!”惠晋顿了几个呼吸之后,才反应了过来,眼神都有些不可置信了,这种龌龊的修士,居然也敢跳出来说这样的话?

    “我…”这名獐头鼠目,身上灰色皮袍满是油光的修士浑身一抖,但旋即更大声的叫道:“我说你简直就是老鼠拍着胸脯,说将来可以干死猫!后来那猫是死了,不过是听到老鼠的这句话后,活活笑岔气笑死的!

    “….!”眼球差点掉了一地。

    “这人竟然有这样的胆气?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二楼的其余修士都是不可置信,连给魏索和灵珑天、龙木星端来碧焰酿的那名相貌普通的青衣少女都傻眼了。这名獐头鼠目的修士说的话很是搞笑,但是这些修士都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你是活腻了吧!”惠晋深吸了一口气,冷然看着这名獐头鼠目的修士,一股冰冷的杀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那倒没有,我看你乱放厥词,狂妄得都忘记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倒是有可能活腻了。”獐头鼠目的修士直着脖子,将魏索传给他的话叫了出来。

    “跟我到外面,否则我直接在这里面灭杀你。我还约了皇普世家的人在这里会面,不想污了这片地方。”惠晋霍然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扫了獐头鼠目的修士一眼,说道。

    獐头鼠目的修士一听到皇普世家四个字,浑身一抖,额头上又是冒起一层冷汗,一时张大了嘴,都叫不出魏索传给他的话出来。

    “怎么,觉得自己仗势压人的势力还不够,还要抬皇普世家出来压人么?”魏索见状,故意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声。

    “还有人敢出头?”二楼所有修士的目光,顿时聚集到了魏索等人的身上。

    “你是什么人?”惠晋也看不出魏索的修为,只是魏索弄成那名华衣年轻人的样子,也显得有些神秘,他也不敢对付那名獐头鼠目的修士那么嚣张了。

    “我是什么人,等你对付得了他再说吧。”魏索笑了笑,点了点獐头鼠目的修士说道。

    “你很狂!”惠晋脸色都变了,但更让他的脸色变得难看的是,这个时候獐头鼠目的修士被魏索用神识威压偷偷的又压了一下之后,豁出去的叫了起来,“走吧,就你这种货色,还敢大言不惭将来要挑战天玄大陆的神玄大能,我都可以打得你满嘴啃泥!”

    “啪!”

    随即这名獐头鼠目的修士,直接推开窗,从窗口跳了下去。

    “哈哈!”魏索笑了笑,也不下楼,就走到窗口边,一副准备看戏的样子。

    “此人难道身上有什么秘宝,可以抗衡金丹大修士?按理也不可能啊,惠家还有修为更厉害的金丹修士…”看到此幕,二楼很多的修士都纷纷下楼,准备围观。

    脸色阴沉至极的惠晋狠狠的瞪了魏索一眼之后,也直接从窗口一掠而下,在此名獐头鼠目的修士对面站定。

    一时间周围有很多修士发现此处有斗法,都围了过来,发现其中一方是金丹修士之后,都是不敢靠得过近,形成了空出三百丈左右的一个圈子。

    “这人怎么敢挑战一名金丹大修士?”

    “这不是经常在城东散修小集市摆地摊的那个散修么?他怎么敢和金丹大修士对决的?他想找死么?”

    “周天境四重的修士,看上去这么猥琐,这么不济,要是金丹大修士会败在此人的手中…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这不是惠家的六公子么?”

    看清对决双方之后,周围的几乎所有修士都是有种不可思议之感。

    “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惠晋身上的气息狂涨,身外凝成的一株株水仙般虚影晃动了起来,如同活物,显得十分妖异。

    獐眉鼠目的修士面无人色般祭出了一面法盾。

    “半灵阶玄冰盾?这种破烂货祭出来有什么用,也想用来抵挡金丹修士?”很多人目瞪口呆,他祭出的法盾半透明,像是一块圆冰,只是到处都可以买到的半灵阶的玄冰盾。

    “你去死吧!”

    惠晋冷笑,伸手一划,一点水蓝色的光华在他身前凝出。

    “这怎么挡得住。”很多分念境三四重以上的修士忍不住想摇头,他们看出这是惠家的不传之秘水蓝神晶锥,是天级中阶的强大术法。

    而光是此刻惠晋发出的神识威压,都压得獐头鼠目的修士根本无法动手,前方的玄冰盾都块控制不住。

    “厉害!”碧焰楼的二楼上似乎也有人对惠晋的此道术法发出赞叹。

    但是让所有围观的修士眼睛都一下子鼓了起来的是,獐眉鼠目的修士竟然没有被一击打死。

    “噗!”

    惠晋身前的水蓝色光华,还未完全凝出,竟然就一下子崩散了,惠普的整个身体也猛的一震,好像真元控制差了,施法失败一样。

    “啊!”

    这个时候獐眉鼠目的修士才堪堪回过神来,打出了一根骨矛。

    惠晋伸手一划,一口青色霞光从口中喷出。

    “金丹霞光啊!”碧焰楼的二楼又有人发出了赞叹。

    “噗!”惠晋口中的青色霞光也是突然控制不住,崩散了。

    “啪!”

    獐眉鼠目修士打出的骨矛,一下子打在了惠晋的身上,打得惠晋往后倒翻了几番,身上的白色羽衣没有被打破,但是口中却是喷出一口血出来。

    “不是吧?这都能真元控制差了?连金丹霞光都没控制好,这是什么金丹修士啊?”魏索在二楼窗口,又是装作惊讶的出声道。

    “啪!”

    被打得倒翻出去的惠晋身上气息狂涌,似乎想要反击,但是又好像岔气一般一抖,又被獐眉鼠目的修士的骨矛打得倒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这次伤得比较重,一时都有些爬不起来了。

    “不会吧?连一名周天四重的修士都没打过?这根骨矛似乎也只是灵阶都不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差劲也不会差劲成这样吧?”

    所有围观的修士看到这样的景象都是觉得不可想象了。“我没死!我真的没死啊!呜呜呜呜!”而更让这些围观修士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的是,獐眉鼠目的修士打倒惠晋之后,竟然是先摸摸自己,看看自己完整无缺之后,竟然是激动的大哭大叫了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你搞的鬼?!”惠晋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吞了两颗疗伤丹药,浑身颤抖着看着碧焰楼二楼的魏索,厉声大叫。獐眉鼠目的修士他随手都可以灭杀,但是他每次施法的时候,却是都被一股威能打断,被獐眉鼠目的修士打得吐血,而周围修士和獐眉鼠目的修士的反应,更是让他简直气得要再次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