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十五章 来得正巧

第九百十五章 来得正巧

    “有此种地方?”魏索一听就顿时想到了灵珑天连纳宝囊都看得透的奇异目力,马上传音到灵珑天的耳中,“那你到此种地方,岂不是正好如鱼得水了。”

    “你以为别人都是傻的么,既然有这样的赌法,你以为别人会让你这么轻易看得穿?”灵珑天顿时鄙夷的瞥了魏索一眼。好歹也是个神君级的人物了,结果一发现可能有好处捞的时候,还是眼冒金光跟个小奸商似的。

    “专门放不明之物的地方,倒是说不定会有些有用的好东西。”魏索不以为意,道:“等下去过了凝丹坊,倒是可以去看看。”

    听到魏索这么说,灵珑天倒是没有说任何鄙视的话,说实话她对此种专门收集稀奇古怪之物的坊市,也是十分的好奇,以她和绿袍老头的见识,倒是说不定可以再次捡到大漏。

    跟随着带路的龙木星,魏索和灵珑天很快的进入了凝翠城的区域之中。

    龙木星对凝翠城显然十分熟悉,直接在一片片建筑上方飞过。

    而在凝翠城中飞掠的修士也不在少数,到处都有遁光,大概因为资源的限制,城中修士的等阶倒是和天玄大陆和云灵大陆的普通城池的修士差不多,大多数也都是周天境和神海境的低阶修士,分念境以上的修士就已经不多见了。

    离得近了,让魏索和灵珑天略微有些惊讶的是,这凝翠城的许多建筑都是直接用玄冰雕成,而且玄冰的里面都是放了些色泽各异的妖丹和法符,甚至法宝等物,使得整个建筑物看上去晶莹剔透的同时,还是各种光华闪耀,美轮美奂。

    而这些建筑物的透明冰墙,同时也成了展示商铺和坊市货品的地方,让人一目了然。看中了里面某件东西的修士,便可以直接购买,然后商铺店员要么取出同样的商品,或者就索性破冰从中取出东西,交给购买的修士。

    整个城池的地面,也到处都是白雪道和玄冰道,大概是因为城池之间来往不便,一个城池的修士都在这个城池常住的时间很长,知道哪些修士不能惹,哪些势力不能碰的关系,所以这凝翠城虽然几乎全无限制,但是真正斗法的修士倒是几乎没有。

    最让魏索和灵珑天感到奇特的是,这凝翠城中粗看有许多碧绿的古木,但是细看却是会发现外面也都包裹着透明的冰晶。这些古木都是已经被包裹在玄冰之中的年岁极长,似乎已经变成了碧玉般的化石一般。

    给人的感觉,是此处原本是生机盎然之地,但是突然有惊人极寒降临,而且是瞬间冰封,所以这些古木虽然被一下冻死,但是却形体不失,栩栩如生。

    “看来奇宝园的生意倒是做得不差。”灵珑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恩?”魏索一愣,顺着灵珑天的目光望去,就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了。

    就在左侧的一处山谷之中,有一片建筑群看上去十分雅致,是以一座二三十丈高的冰塔为中心,四周分布着一些亭台院落,好像一个普通修道世家的大院一样,里面甚至还有一小座山头和一片似是人公开凿出来的湖泊,湖泊的中心还建有一些亭台楼宇。

    冰塔上方一块黄色晶石雕刻而成的牌匾光华闪闪,十分显眼,所以从此刻灵珑天和魏索所在的位置虽然至少距离有三四百里之遥,以两人的目力还是看得十分清楚,牌匾是“奇宝园”三字。

    这凝翠城的大多数坊市和商铺也都是聚集在一起,分成了几大块,奇宝园周围明显也是有几个集市,许多坊市,进进出出也很多人的样子,但是光从建筑来看,奇宝园明显显得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了。

    因为打定主意先解决好身上的古帝尸的问题再说,所以现在魏索和灵珑天虽然已经看到了此家坊市,却是也没有停留,一直跟着龙木星不停的赶路,在掠到接近此城最北侧的一处位于一条山脉山腰的集市时,龙木星对着魏索和灵珑天讨好的说了声到了,降落了下去。

    “凝丹坊”位于此片集市的中部,占地也不少,足有六十余间各色楼宇,用一道冰墙围起。

    冰墙的内里都是冰着一颗颗绿色的小颗药丸,都组成一团团的“凝丹坊”三字,听龙木星说,此种绿色的小颗药丸是一种低阶的补气血的灵丹,附带着有驱除风寒的功效,很多神海境三重以下的修士长时间在寒气极浓的区域停留时,便都需要此种药物抵挡风寒侵袭。

    凝丹坊的大门外,却是没有什么店员相迎,和灵珑天、龙木星一走进进门的大厅,却是看到一名满面红光的矮胖紫袍老者,正在和一名身背双剑的修士说着什么,旁边还站着一名皮肤黝黑,神情恭敬的年轻人。

    身背双剑的修士大约三十来岁,身上剑修独有的金铁煞气极浓,应该是修有什么双飞剑术法,修为倒也不弱,有分念四重的修为。

    因为魏索也是一副剑修的打扮,所以魏索一走进来,此名剑修的注意力第一时间就聚集在了魏索的身上,而只是看了一眼,此名剑修顿时就是目光一凛。

    这段时间魏索是又从水灵儿那里要了那门易容术法,水灵儿本来之前还觉得有些对不起玄风门的授道之恩,还不想将玄风门的术法传出来,后来魏索说反正都和玄风门死敌了,到时候大不了和玄风门的人对上时,看在她的份上留手一些,心地纯净得跟一张白纸似的水灵儿才将这道术法传给了魏索。

    此刻魏索又是用此道术法换了样貌,身外灵气不显,但是此名剑修可能还是有些独特的感应,第一时间觉得魏索的修为不是他所能匹敌。

    “这位道友,到我凝丹坊来,是想要交易些什么东西么?”矮胖紫袍老头本来是背对着魏索,看到身背双剑的修士明显的神色变化,此名矮胖老头马上转过头来,拱了拱手打起了招呼,“在下姓黄,是此坊的副掌柜。”

    “在下的确是有些东西要交易,但是不想让其余人知道,不知黄副掌柜是否可以单独一谈?”魏索不动声色的说道。

    那名身背双剑的剑修似乎本来已经没有什么事了,此刻听到魏索这么说,他对黄副掌柜说了声告辞之后,便直接离开了。

    “不知道友是想要交易什么?”此名黄副掌柜也是十分精明的人物,看得出魏索的修为非同小可,也不敢怠慢,直接将魏索三人带入了后方一间静室之中,很是热情的问道。

    “我想要收购一些水系灵丹、灵药、妖丹,有多少我要多少。同时我还想让贵坊鉴定一瓶药液。”魏索也不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

    “有多少要多少?”黄副掌柜顿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魏索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随手取出了一个纳宝囊,点到了他的面前,“这些应该足够了吧?”

    “咳咳…”黄副掌柜接过纳宝囊神识往里一探之下,这次是真的被口水噎到了,一阵咳嗽,同时连连点头,“足够了,足够了。”

    这个纳宝囊里面至少有折合数百万下品灵石的灵石,魏索在收刮天剑宗之前都收刮了两大宗门,一大坊市,这些灵石只是魏索身上带着的灵石的几分之一而已,而且还根本不算魏索身上还有数量极其惊人,平时已经根本用不到的道阶以下的法宝和法器。但光是这数百万灵石随手甩出来,也是足够吓人了。

    寂寒大陆水系妖丹出产并不多,估计这数百万下品灵石,差不多可以将凝翠城市面上的水系妖丹等物都收刮一空了。

    “水系灵药和妖丹等物,没有品阶限制么?不知道道友想要让我坊鉴定的又是什么药液。”黄副掌柜好歹也是见过些场面的人物,片刻之后,也马上镇定了下来。

    “就是这瓶东西。”魏索看了黄副掌柜一眼,伸手将金色药瓶取出,点到了他的面前。“水系灵药和妖丹等物,没有品阶限制,都可以收下。”

    “这…”只是一眼触及金色药瓶,黄副掌柜的脸色就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怎么?”魏索和灵珑天顿时互望了一眼,“看来黄副掌柜认得此种东西了?”

    “这….”黄副掌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又打开金色药瓶,探查了一下,仔细辨别了一下气味之后,却是又忍不住有些苦笑和不解的模样,看着魏索道:“实不相瞒,这瓶药液本身就应该是我们凝翠坊华掌柜亲自炼制的。道友是如何得到此瓶东西的。难道此瓶东西出了什么意外么?”

    “什么?”魏索和灵珑天顿时一怔。

    “前辈,我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此瓶药液是这凝丹坊炼制的!”龙木星呆了呆之后,也马上浑身冷汗,连连传音到魏索的耳中。

    “那黄副掌柜知道此瓶东西是为谁炼制的么?”魏索和灵珑天互望了一眼之后,问道。

    “这恕难告知了,一是我真不知道那人来历,二是我们所有商铺都有规矩,不能透露交易修士的信息。”黄副掌柜很是为难的看着魏索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此次找贵坊交易的事,贵坊也应该不会将我的讯息透露给任何人吧。”魏索看了黄副掌柜一眼,不动声色的说道。

    黄副掌柜正色道:“这是自然。”

    “好,那希望贵坊不要对任何人提及我来问这瓶药液的事,就当根本没有此事发生。”魏索看了黄副掌柜一眼,道:“此瓶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处?”

    “在下可以保证此事绝对不会对任何人提及。我只知道这其中一味药物,应该是用于迷昏不死冥物的,具体的灵药成分和功效,却是要将华掌柜找来方可。道友可否稍等片刻,我请华掌柜过来。”黄副掌柜看着魏索说道。

    “好。”魏索也不废话,点了点头。但是黄副掌柜的转身走出之后,他的神识却是彻底放了开去,牢牢的锁定黄副掌柜的一举一动。

    没有什么意外发生,黄副掌柜走入了后方一间丹房之后,马上请了一名面容清癯,浑身药香的白袍老人过来。

    “这是用迷魂蝶妖丹和百日醉、弱阳花等药物炼制而成的,丹方名为金霞化魂散,可以令强大的不死冥物,都沉睡三十日之上。”白袍老人走进之后,也没有什么废话,和魏索等人打了个招呼之后,就马上说道。

    “那此药的药力可用什么提前解除么?”魏索看着此名白袍老人道:“或者再在被此药迷昏的不死冥物之中加入沉桃古玉,会不会影响到沉桃古玉的效果?”

    “沉桃古玉只有用雷核果唤醒。”白袍老人眼中闪过一些惊讶的目光,似乎奇怪魏索知道此点,“我的此种药液不会影响沉桃古玉的效果,也可以用我炼制的收魂散驱除药力,令不死冥物醒来。”

    “那你这两种药液,还能很快配置出来么?”魏索看着白袍老人,继续问道,“华掌柜,你觉得这两种控制不死冥物的方式,哪种比较好?”

    “不是我自夸,相比之下,应该是我这两种药液要更好一些。”白袍老人沉吟了一下,道:“我炼制的收魂散,可以根据打入的药液多少,来大致控制不死冥物醒来的时间,而雷核果的唤醒,时间是固定的,大概半炷香的时间。”

    略微顿了顿之后,白袍老人补充道,“这两种药液,配置起来大约要一天左右的时间。”

    “若是我想让那不死冥物长时间沉睡,想用的时候用,那此种金色药液有没有抗药性的问题,可否一次性多炼一些?”魏索看着白袍老人道。

    “此种针对不死冥物神魂,不是针对肉身的药物,倒是没有什么抗药性的说法,只是我手头上的材料有限,估计只能炼制四瓶左右,可以一百二十余日的时间。”白袍老人答道。

    “既然如此,那就劳请华掌柜帮我炼制这两种药物如何?只是我希望此事彻底保密,不让任何人知道。”魏索看了白袍老人一眼,正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