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百十章 心怀鬼胎
    直到此处,魏索和灵珑天也没有感知到有任何修士存在附近的迹象。

    阴阳坟内里也是一片安静,根本没有厉害的元气波动。

    “嗤!”

    一道青色神光耀眼的剑光,从魏索的手中射出,打入了前方阴阳坟之中。

    数个呼吸之后,魏索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对着灵珑天点了点头之后,两人朝着阴阳坟的上方掠了过去。

    阴阳坟内里的情形很快一览无遗,整个阴阳坟明显是被人为的挖开,此刻日光直射下去,深达两三千丈的深渊也是清晰可见。

    魏索的神识扫入,下方的深渊绵延数十里,其中很多惊人的深壑,还荡漾着强大威能残留的气息,很明显是被古帝尸从灰色骨棺中打出的威能冲击所至。

    深渊之中到处都是倒塌的乱石和厚厚的尘土,还有很多丝阴气从地下渗出,但是他的那具灰色骨棺和古帝尸却是踪迹全无。

    “这应该也是某种灵药残留的气息,对方也是用什么灵药,控制住了这头古帝尸。”灵珑天伸手一捞,从上方的金色烟云之中,抓了几丝烟气下来,只是闻了一下气味,便对魏索说道。

    现在的情形十分明显,的确是有人捷足先登,先将灰色骨棺和古帝尸取走了。

    “只能看看天海神澜镜能不能追踪出这些人的气息了。”魏索飞快的搜寻了一遍之后,对灵珑天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马上将天海神澜镜祭了出来。

    除了上方应该是大量灵药焚烧般残留的金色烟云之外,阴阳坟周遭没有什么明显的东西残留,根本无法判断出是什么人取走了这具古帝尸。

    若是这古帝尸落在功德宗或是登仙宗的手里,那事态就是十分严重了。

    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取走古帝尸的时间应该不长,因为数日之前,海仙宗还来探查过,那时古帝尸还好好的在阴阳坟下方的深渊之中,还时不时和灰色骨棺的威能对抗。

    天海神澜境可以感应到在此处施法的修士的气息,但如果对方施法时间已经很长,或者在取走古帝尸之后,又有别的修士来过,那这天海神澜镜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唰!”

    随着魏索的一股真元贯注进去,天海神澜镜被瞬间激发,一片光华从镜面上发出。

    一副画面马上在魏索和灵珑天的面前凝出。

    有三名修士在蛮荒荒原之中飞遁。

    这三名修士赫然都是金丹大修士,打扮也都是十分独特。

    中间的一名修士是一名显得雍容华贵的年轻修士,身穿一件白色皮毛大衣,脚踏在一个白色玉盘上,身上冒出的灵气,在其头顶上方形成一个白色的葫芦。

    左侧的一名修士身穿连半个脸面都遮挡住的青色精金战甲,青色精金战甲的背后本身有两条精金长翼,就依靠两条精金长翼飞行,两条精金长翼上每一片羽毛都是一片利刃,上面还有独特符纹,看上去十分森寒,其身上的灵气,却是在身外凝成一头青色三头怪熊的模样,十分凶神恶煞,前所未见。

    右侧一名修士也只有三十余岁的面相,身穿一件黑色的皮袍,很有儒雅书卷气息,腰间还挂着一个玉石坠子,其身上的灵气,却是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枝朱红色的毛笔的样子。

    “这三人是什么来路?”魏索皱了皱眉头。光是从天海神澜镜显现出来的画面,是无法具体确定这三名修士的修为,但是从这三名修士的飞遁速度和气度来看,却明显不是普通的金丹修士,而且这三名修士似乎也不是功德宗或是登仙宗的修士。

    “难道这些人有什么独特的法器,可以收纳古帝尸?”灵珑天的眉头更加皱了起来,一般的纳宝囊等物,是隔绝一切元气,灵药等物放进去,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却不能收取活人,古帝尸此种虽然是不死冥物,但被隔绝一切元气,气息无法流动,也是要陨落的。

    “是那个地方!距离我们此处应该不到四万里!”

    突然,魏索面色一变,直接发动洞虚步法,带着灵珑天一步跨出。

    天海神澜境显出的画面也无法维持很长时间,但是此刻这三名修士飞遁的前方远处,却是出现了一座红石山头,那座山头有一千余丈高度,上面长满了不少参天的松木。那处全是红色石头的山头,魏索和灵珑天先前在带着功德宗宗主等人兜圈,跑到阴阳坟的途中,也曾经看到过,是在阴阳坟的北侧方位,距离阴阳坟不到四万里,按照这三名修士的遁速,这三名修士从此处离开,最多也就是两三个时辰而已。

    那个方位是往蛮荒荒原的深处,三名修士往那处方位飞掠,有些奇怪,但是关系到古帝尸,魏索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发动洞虚步法追击了。

    一路追赶到那处红色石山之时,三名修士行踪全无,但是魏索和灵珑天掠上高空,以灵珑天的目力看去,北侧却是隐隐有三点遁光。

    “死奸商,到时候没有绝对的把握,不要出手。万一对方有控制古帝尸之法,拼命之时将古帝尸打出来,我们也根本无法逃脱。”看到没有追丢那三名修士,灵珑天马上又对魏索说了这么一句。

    “好,先看看这三名修士的来路再说,反正他们的遁速和灵光遁也应该相差不多,用易辟剑遁也追赶得上。”魏索点了点头,不再施展洞虚步法,而是将银白色飞剑祭了出来,不停施展易辟剑遁,继续追击了下去。

    “恩?有修士在朝着我们此处方位掠来。”

    “似乎是名金丹剑修,这剑遁的速度很是惊人,修为应该至少有金丹两重。还有一名修士似乎只是分念境修为。”

    “只是一名金丹两重左右的剑修,不是我们的对手。”

    “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公子正好要数名此种修为之上的修士配合修炼,要不我们索性设法利诱,将他骗回去?”

    魏索的遁光逼近之后,三名修士却是也看到了,交谈了一阵之后,这三名修士却是反而朝着魏索和灵珑天的遁光迎了上去。

    “金丹三重后期,金丹两重后期,金丹两重巅峰,这三名修士居然有这样的修为,他们朝着我们迎上来了,似乎并不想动手,不知道有什么用意。”魏索故意略微减慢了遁速,不让自己的剑遁显得太过惊人,暴露修为。这三名修士的修为让他十分惊讶,因为他看得出这三名修士的真实骨龄都不大,其中右侧那名年纪最大,看上去三十余岁面相的修士,实际也只有六十余岁,而中间那名身穿白色皮毛大衣,显得十分雍容华贵的年轻修士,真实年龄只有四十余岁,但是这名年轻修士已经有金丹三重后期的修为,肯定来历非凡。

    “那名金丹三重的年轻修士身上有件东西看不透,可能便是存放古帝尸的法器。他身上的纳宝囊里面,有件东西的气息也十分独特,应该是件厉害法器,万一要动手的话,要首先对付此人。”灵珑天不动声色的传音到魏索的耳中。

    “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只是片刻之间,三名修士和魏索、灵珑天相距只有三百余里,已经进入了魏索的施法距离之内。而三名修士之中,中间那名身穿白色皮毛大衣,显得十分雍容华贵的年轻修士却是主动出声,远远的和魏索打起了招呼。

    “在下天南子,不知三位道友如何称呼?”魏索装出了一副剑修特有的桀骜不驯的样子,同时却是和灵珑天交换了一下眼色。

    此名年轻修士的口音有些怪异,似乎根本不像是云灵大陆修士的口音。

    “在下北灵纬,这位是段无涯,这位是龙木星。”年轻修士微微一笑,分别介绍身旁的黑袍儒雅修士和身穿精金青甲的修士,“天南子道友是云灵大陆的修士么?看道友神通非凡,剑光惊人,不知道出自哪个宗门?”

    “在下出自皇天道。”魏索看了三人一眼之后,道:“看北道友的打扮和口音,似乎不是我们云灵大陆的修士?”

    “天南子道友眼光不错,我们三人都是寂寒大陆森罗宗的修士。”年轻修士微笑道。

    “居然是寂寒大陆的修士,难道是因为渡星宗的那名神玄大能青凌应陨落在此?这些人得到了消息?”魏索顿时忍不住和灵珑天互望了一眼。

    “从来没有听说皇天道有一名这样的剑修,此人肯定是一名散修,怕我们对他有不利,先捏造一个大靠山。”身穿精金青甲的修士暗中冷哼传音到黑袍修士和年轻修士的耳中。

    “他们以为我们是散修。”这传音直接被灵珑天听到,然后直接传音道魏索的耳中。

    “如此最好,看看他们打什么主意。”双方心中都是各怀鬼胎,魏索不动声色的传音给灵珑天。

    “既然是皇天道的道友,神通肯定更加非凡,我们三人想和道友做个交易,不知道道友是否有兴趣听听?”身穿白色皮毛大衣,如同堆在一个白色绒球之中的北灵纬,心机也是十分深沉,依旧满脸微笑的看着魏索说道,在他的眼中,灵珑天应该就只是魏索弟子一类的人物,根本就不重要。

    “哦,什么交易?”魏索看着这三名心怀鬼胎的寂寒大陆修士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