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八十五章 脚踏天剑城!

第八百八十五章 脚踏天剑城!

    北明宗宗主羽化凡陨落之前的真正修为,魏索不可得知。

    但之前听水灵儿和羽凰真人等人所说,北明宗宗主羽化凡的神通,可能都在玄风门宗主等人的神通之上。

    以此来判断,羽化凡至少就是神玄三重以上的修士,其烙印最深的一篇古经,原本魏索想来,不是其主修的功法,就极有可能是一门和列缺残月、大提须弥一样的无上攻击强法。

    但是这篇“明王感应经”却是大出魏索的预料。

    这竟然是一篇能够感应术法气机,感应威能轨迹的秘法!

    简单言之,这道秘法,能够感应出一名修士身上的气息变化,从而提前一些感知到对方术法打来的轨迹。

    这赫然是一门制敌先机的惊人秘术!

    可以提前感应到对方威能打来的轨迹,便很有可能直接闪避,而且此道秘法,还能感应到空间型法宝打来的气息。

    魏索现在的神识本身远超同阶修士,再有此道秘术,很多术法和法宝的威能,恐怕直接就能闪过!

    “据说北明宗是现今整个天玄大陆传承最久的宗门,此种秘术完全堪比洞虚步法。”彻底领悟了这篇玄奥经文之后,魏索很是吃惊,试着施展此法。

    “唰!”

    同样在魏索的眉心之中,如有一轮紫日升腾,普照四方,似乎将魏索的大脑之中照得一片通透。

    “果然是惊天强法,怪不得羽化凡死都记这篇经文记得这么牢。”

    魏索深吸了一口气,这轮紫日化出之后,和得自真仙神纹的秘法化出的金色神祗一般,存在于眉心神台之中,一时不会消失,也就是说,此种术法在斗法之中,是不需要时时施展,在对敌之前就祭出此法,在对敌之时,不会影响其它施法。

    因为突破神玄,魏索体内的真元如同一片天地,厚度惊人,再加上有地母古经的配合,所以根本就不担心真元的损耗,直接一路施展此法,朝着天剑宗山门而行。

    “恩?”突然,距离天剑城还有五个城池的古垣城,魏索眉心之中升腾的紫日突然光华大放,魏索的脑海之中,顿时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轨迹。

    此种感应无法言明,一股强大的威能,正从他后方的虚空中打来。

    “噗!”

    一想血色刀光突然毫无征兆的从虚空中透出,穿过了魏索身上冒出的一层土黄色灵光,斩杀在他的左肋处,带起了一溜的血光。

    “不用惊慌,对方应该明知此种程度的威能无法将我们灭杀,只是试探。”魏索的左肋部被切出了一条巨大的伤口,内腑都遭受了很大的损伤,但是他却同时飞快的传音到了吓了一跳的灵珑天耳中。

    明王感应经极其惊人,依靠此法,他非但预先感应出了这一击的轨迹,而且感应出这一击的威能不足以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应该只是试探,所以他根本不想过多暴露,直接就装作不知道,承受了这一击。否则依靠明王感应经和洞虚步法,方才他这一击恐怕直接可以躲掉。

    “一颗阳和仙丹的确没有能够阻止他的肉身木化,肉身木化不可逆转,只是他的肉身和生机惊人,所以最终陨落的时间还要在数天之后。”就在魏索被一条血色刀光斩出一条切断小半个腰身的巨大伤口之时,另外一个城池的一间静室之中,一名身穿一件身上全是一条条飞剑般符纹,脸色是青铜色,看上去极其阴森的中年方脸金丹大修士,正祭着一面玉盘,这面白色玉盘上,有数十颗像眼球一般的黑色宝石,光华一闪一闪,好像一只只魔眼在眨眼一样,这片玉盘的前方,凝出了魏索被血色刀光斩伤的画面。而此名脸色是青铜色的金丹大修士的身前,却是押着四五名老者,身上都有浓厚的丹汞气息,似乎都是对丹道、药理研究十分深的修士。其中一名身穿灰色法衣的白色老人,看着魏索的伤口,给出了很肯定的答案。

    “多谢诸位丹师了。我天剑宗若是能够顺利解决此人,必当重谢。”此名青铜色面孔的金丹大修士听到此言,顿时露出了一个笑容,伸手一点,收了白色玉盘,伸手一挥,令几名明显是天剑宗弟子的修士,将这几名老人都送了出去。

    随后,此名青铜色面皮的金丹大修士冷哼了一声,又对数名天剑宗弟子传令了下去,“毁去周遭数城的传送法阵!”

    “曹师弟得了剑王老祖的传承,以他的资质和修为,恐怕会后来居上,到时候反过来成为真传大师兄也不一定。我现在全力讨好他,今后肯定能捞到不少好处。”数名天剑宗弟子全部出去之后,这名青铜色面皮的金丹大修士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先是激发了一只传讯用的古玉鹤,随即也是往外掠了出去。

    ……

    “天剑宗是以为我必定陨落,想要拖延时间。”行进到距离天剑城之间还只隔了四个城池的墨鲤城时,魏索和灵珑天发现通往下一个城池的传送法阵,已经损坏,无法修复。

    不过魏索见到此种情形,非但没有什么郁闷之情,反而是有些欣喜。

    看来天剑宗是实力不达,不可能让所有沿途的城池都听他们号令,毁坏传送法阵,尤其真武宗和玄风门,甚至希望天剑宗被魏索扫平也不一定。因为在他们看来,魏索注定陨落,天剑宗被打得七零八落之后,他们正好可以收拾残局,接管天剑宗的势力。

    若是天剑宗能够毁坏沿途所有传送法阵,令他在数日之内根本没有办法赶到天剑宗,那倒是只能逼得他放弃攻打天剑宗山门的计划,但是现在其中只隔了四个城池,只有数万里的距离,他利用洞虚步法,在一日之内,就可以赶到天剑宗。

    而且这也正好无形中暴露了一点,天剑宗对自己山门的防御,并没有绝对的信心,否则根本不需要做此种布置,只要全部龟缩在山门之中,等着魏索前去攻打便是。

    还有的一点好处是,依靠魏索给叶顾薇等人的飞遁法宝,叶顾薇等人在两日之内赶到和天剑城相邻的天鳞城,在那里布置造化玉池,也不会有什么妨碍,而且城池之间无法互通,完全要靠遁法和飞遁法宝的话,就算最后发现他在那里布置了造化玉池,别人赶去,也没有一个有魏索快的,途中也要花费时日。

    而且独孤宇云也是个十分机敏的修士,他一到天鳞城,肯定也马上会提前设法和魏索互通消息,告知造化玉池布置的具体所在。

    “天剑宗,我必定扫平你山门!曹翼,我会令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在这个墨鲤城发出了震天的厉喝声后,魏索不停的发动洞虚步法,朝着天剑城的方位,不停的横渡虚空。

    “魏索此人和天剑宗有大仇,扫平天剑宗,可以说是他最后的心愿,他一定会来天剑宗的!”

    “此人不滥杀无辜,只是对付天剑宗。可以目睹这惊天一战了,不知道最后鹿死谁手。”

    在天剑城周遭的数个城池的传送法阵被毁之时,无数的修士,却是都已经聚集到了天剑城周遭,这些修士都是不敢停留在天剑城的城区之中,都是停留在城外野地,至少汇聚了数十万之众。

    万年以来,从来没有一名散修,胆敢公然杀上一个超级大宗门的山门,要直接扫平超级大宗门山门的。

    遁光不停的出现,还有数量惊人的修士不停的赶来,想要亲眼目睹这惊天一战。

    密密麻麻的修士都在议论纷纷,都在翘首等待。

    突然,遥远的天际尽头亮光一闪,有一种让人惊悚的气息透出,远远的浩荡而来,一股让地面都似乎微微的震动的滔天杀气,如同潮汐一般,从远处的地平线滚滚而来。

    “来了!”

    所有修士的呼吸都为之停顿,心脏却是都剧烈的跳动着,亮光在虚空之中不断横渡,如同星辰跳跃,只有魏索才有如此惊人的速度,才有如此滔天的杀意。

    “曹翼,先出来受死吧。我还可以给你个痛快点的死法。”一股充满冰寒的声音,滚滚而来。

    魏索和灵珑天在空中不断横渡虚空,以魏索此刻的修为,每一个横渡虚空,跨越的距离,都超过二十里。

    此刻他和灵珑天已经看清了天剑宗周遭的全貌。

    一条长长的山脉之上,如同一条横着的长剑。

    长剑的前半段,建着一个城池,便是天剑城。而后半段,却是伸入天剑宗的山门之中。

    一层宏大的玄铁色光华,笼罩住了包括此条山脉后半段所在的巨大区域,从周围的山峦判断,其中至少有上百个山头。

    “大言不惭!陨落在即,还敢放此妄言。”一个十分威严而森冷的声音,在魏索发声之时,从天剑宗的山门之中传了出来。

    “我大言不惭么?”魏索登临天剑城上方,浑身荡漾滔天气势,如同把整个天剑城踩在脚下,“天剑宗的人都是缩头乌龟么?连一个敢出来迎战的人都没有么?超级大宗门,这就是所谓的超级大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