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八十四章 无所顾忌

第八百八十四章 无所顾忌

    “他要离开了,他还能活多少天?”

    “他想要做什么?”

    所有仙甲城周遭的修士都不敢有任何的动作,都在猜测魏索的状况和接下来的行踪。

    魏索和灵珑天直接掠入仙甲城中,和叶顾薇等人会合,进入了仙甲城的传送法阵之中。

    “有造化玉池可以化解此劫?….把造化玉池布置在天鳞城?”

    听到有造化玉池有可能化解魏索的肉身木化,叶顾薇等人都是略微松了一口气,但是听到魏索计划要将造化玉池布置在天鳞城,他们却是又都吃了一惊。

    因为天鳞城就和天剑宗山门所在的天剑城相邻,只有八千里左右的距离,而且天鳞城本身还是天剑宗管辖之下的城池。

    “接下来我和灵珑天要攻打天剑宗山门,整个天玄大陆、甚至云灵大陆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我们的身上。你们的修为不高,隐匿行迹起来,十分方便,不太会被人发现。但是造化玉池是我唯一的机会,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在我们眼皮底下布置,更为安全…所有人都以为我注定陨落,最后的疯狂,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我会一边攻打天剑宗,却一边在天剑宗周遭布置造化玉池。而且我攻打天剑宗,所有人以为我最后的疯狂,天剑宗周遭反而是最为安全,不会有大能跑去,和我这个最后疯狂的修士拼命。”

    “造化玉池,不容透露任何消息,魏兄弟,你自己要小心!”叶萧正等人都是极其凝重,知道魏索这样也是相当于将半条命交在他们的手里了。

    “这是上清灵光界,可以联法防御…这些东西,你们收着,应该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让你们找到布置造化玉池的人手了。”

    魏索传了数道不会暴露和他联系的术法,以及身上的几乎所有灵石、不少从那些宗主级和老古董级的修士身上得到的,都是在道阶以上的法宝,交给了叶萧正等人。

    然后连过了十余个城池之后,和叶萧正等人分开。

    叶萧正等人一路隐匿了身份,寻找大坊市暗中收购造化玉池所需的一些辅助灵药,同时暗中收购水系妖丹,并按照魏索的指示,雇佣一些商队,将魏索用海仙宗传讯用的禁制玉符带到海仙宗。

    ……

    “什么!此人难道要攻打天剑宗山门!”

    “此人是最后的疯狂了,他和天剑宗山门有大仇,肉身木化也是因天剑宗而引起,最后陨落之前,是想要灭掉天剑宗!”

    “天哪!他难道想用一人之力,灭掉一个超级大宗门!”

    “此人修成双神玄..而且本来就说是天级顶阶功法,惊才绝艳,可是还是要陨落了。”

    魏索和羽化凡的对决,全部是在体内,除了仙王老祖之外,恐怕根本没有人知道,但是他和仙王老祖的对决,凝成惊天双神玄、肉身木化,即将陨落的事,却是已经瞬间就传遍、震惊了整个天玄大陆。修士之间交口相传、扩散的速度,甚至不比魏索和灵珑天不停的赶往天剑宗慢。有些沿途的城池,还没有从魏索行进路线之中的城池听到这个消息,就已经从周围别的城池听到了。再加上魏索身上的神玄气息没有遮掩,一路之上,很多修士都发现魏索的行踪,最终很多人发现,很多消息传出,魏索是在马不停蹄的朝着天剑宗山门逼近。

    很快,有一个更加震撼的消息传播开来!

    据说魏索亲口在途中传出消息,说要直接灭掉天剑宗!

    而且魏索还亲口说,要让真武宗宗主许神君和玄风门宗主叶玄成不要龟缩,做缩头乌龟,有种也到天剑宗山门前,和他一战。

    同时,魏索还传出消息,要玉天宗的真传大弟子风梧苍到天剑宗山门前见他,不知道是何用意。

    …..

    一座所有的建筑几乎都是用青玉建筑而成的城池之中,一团炽烈的光华突然亮起,横渡虚空,带起了铺天盖地的威压。

    这座城池的规模大概相当于三座灵岳城,规模也是不小,整个城是在一片黄土平原上铺开,城的最南头,有一大片如同皇宫殿宇一般的殿宇群,其中许多高耸殿宇如同一座座山头,气势非凡。

    炽烈光华只是在空中闪动了两下,就到了这一大片殿宇群的前方。

    “魏索到了挽月宫的山门前!他想要做什么?”城中很多修士都是在不停的吸气,看着显露出来的两条身影。

    此城名为挽月城,是仙甲城往天剑宗山门的途中一处城池,掌管此城的城池是挽月宫,也是一个实力接近阴尸宗的宗门。

    此刻横空而出,停留在挽月宫山门之前的,正是魏索和灵珑天。

    “哗啦!”

    就在魏索和灵珑天逼近挽月宫山门之时,虚空震动,整个挽月宫之中涌出无数道光柱,在挽月宫的上空,形成了一轮直径超过数百丈的巨大明月。

    “除去禁制,让我取我要的东西,否则我扫平山门。”魏索的声音滚滚而落,无尽神威令人战栗。

    “他真是要连玄风门都对付了!”绝大多数修士都马上反应了过来。“霸气真人…不,霸气神君到了挽月宫山门前,要收刮挽月宫的东西!”爆炸性的消息马上扩散了出去。挽月宫是归附在玄风门之下的宗门,其实就是相当于玄风门的一个分支,魏索此时直接要进入挽月宫山门搜刮东西,很明显就是连玄风门都要对付。

    “我们挽月宗和你无冤无仇,你口称要扫平山门,太过仗势欺人了。”魏索的声音发出之后,挽月宫之中,无数遁光升腾而起,一名身穿金缕玉衣的中年长须修士,从一座高殿之中现出了身影,在一轮巨大明月的下方,和魏索隔空对峙。

    “我没有什么时间,不要和我废话。”魏索扫了此人和挽月宫的山门的空中,停留再空中,密密麻麻的至少数千名挽月宫修士,“玄风门是我大敌,我不想多杀无辜,只想取可以延命的东西。赶快除去禁制,否则我马上动手。”

    “让让我们拱手献出山门,任你收刮,简直就是做梦!”中年长须修士面色变得异常冰冷,伸手一点,祭出了一个五彩的玉葫芦,“既然如此,你要来就来吧!”

    “嗡!”

    虚空一声爆响,魏索没有丝毫的废话,如同神王一般,直接打出两条巨大的白色须弥巨山,朝着挽月宫山门镇压而下。

    “我挽月宫也是千年积累,就凭一人之力,也想攻破,真是痴心妄想!”

    三名面目阴鸠,都是如同干尸一样的老人同时现身,同时三道华光打入挽月宫中部,一处白色光罩笼罩着的一根至少有五人多高的幽蓝色晶柱之中。

    “轰!”

    挽月宫山门上方的巨大明月升腾而起,和魏索打出的两座白色须弥巨山撞击在一起,如同两方世界对撞。

    “啊!”

    这三名一个呼吸之前还胸有成竹的阴鸠老人同时大惊失色,骇然大叫。巨大明月直接就被魏索打出的两座白色须弥巨山震碎。

    “升平神域!”

    中年长须修士往后飞退,一片青色古阵盘在他身前浮现出来,光华大放,同时一片巨大海浪般的青色神光,朝着两座白色须弥巨山迎去。

    “喀!”

    青色神光的威能还在巨大明月之上,带着一股独特的法域力量,明显是领悟了神纹的神玄大能留下的禁制。两座白色须弥巨山被青色神光阻挡,镇压不下,在空中崩碎。

    “唰!”….

    足有五百余名挽月宫的修士,在一名桀骜不驯的黑衣老人的指挥下,同时打出术法和法宝,形成了一片惊人的潮汐,完全不是神识锁定,完全是覆盖性的打击,铺天盖地朝着魏索和灵珑天打来。

    这些修士最多也只是分念境的修为,但是无数元气力量叠加、重合在一起,威势也是惊天动地,难以想象。

    “你是不可能攻得破我挽月宫的山门的!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自行退去吧。”中年长须修士发出了冷笑。三名如同干尸一样的老人也是重新镇定了下来,一脸阴鸠。

    “是么?”

    但是让他们所有人都是骇然变色的是,魏索再次打出两条白色须弥巨山的同时,浑身冒出惊人的银色神光,无数赤血霞光升腾,狠狠的一脚踏下。

    与此同时,数颗绝灭金丹从魏索的手中飞出,猛烈的爆炸开来。

    再次升腾而起的巨大明月和青色海洋般神光,全部被震碎。

    “啊!”

    一名老者的双手之中发出两条血色凤凰般华光,想打入身下一个阵图,但就在此时,一条紫光硬生生的从滔天的光焰中冲入,冲到他的身边。

    “喀!”

    此名老者身上光焰尽熄,地下一片阵图被灰光一卷,一脚猛的一跺,全部震碎。

    现出身影的灵珑天,一把就将此名老者提在了手中。

    与此同时,魏索的身上现出两尊庞大的神玄法身,如同两尊神魔一般,手提白色须弥巨山,从上空踏入。无数殿宇瞬间被翻卷的威能震得四下崩飞。

    “啊!我们投降!神君网开一面!”

    身穿金缕玉衣的中年修士身前的五色葫芦中打出的一股五色真火,也被魏索其中的一尊神玄法身中打出的一条滔天水浪冲熄,此名中年修士和不少挽月宫的修士,全部骇然的发出了求饶声。

    “不见棺材不落泪!”

    魏索出声,和灵珑天不停的在挽月宫中穿行,他没有灭杀这些修士,只是随手将这些修士制住,将他们身上法宝和纳宝囊等物搜出。

    挽月宫的禁地一个个被打开,里面的灵石和灵药等物,全部被魏索和灵珑天搜刮一空。

    “天剑宗…我必定扫平你山门!”魏索和灵珑天离开挽月宫时,掷地有声。

    “什么,魏索打破挽月宫山门,将挽月宫的库藏都几乎完全搬空了?”

    “此人真是穷途末路,无所顾忌,彻底疯狂了。”

    “此人已经彻底乱咬了,看来一路上只要是和他有仇的,玄风门和真武宗制下的宗门,他都不会放过…”

    这个消息传出,整个天玄大陆震动。

    “什么,魏索进入了天鸦门,将天鸦门的库存妖丹和灵园中的许多灵药都席卷了?”

    “真是疯狂…他真是无所顾忌了。”

    “真宝阁也被搜刮了…”

    很快,又有惊人消息传出,沿途真武宗制下的天鸦门和一个大型坊市也不敢反抗魏索的神威,被魏索进入取了许多东西。

    “玄风门和真武宗的神玄大能怎么不出手?”

    “废话,他都马上要陨落了,这么疯狂,谁愿意和他拼命,而且他双神玄拼命起来,哪个神玄有全身而退的把握。要是换了你是神玄大能,你会和他去拼命么?”

    “就算有三个神玄大能,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露面的,肯定只会装死,让他最后疯狂。”无数修士议论纷纷,玄风门和真武宗都根本没有人出现阻截魏索。

    “明王感应经…原来是这样的一门古经!”而此时,魏索和灵珑天已经距离天剑宗只有十余个城池。一路上,魏索在做强盗抢劫沿途真武宗和玄风门的宗门之时,都是在参悟羽化凡遗留的古经。沿途的劫掠,给他也积累了大量的资源,除了一些有用的水系妖丹和灵药等物,其中的很多东西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清点。他很清楚越是像红了眼的野兽一样,越是显得最后的疯狂,他所有的对手就都是不敢露面。甚至根本不可能出现有可能被他察觉踪迹的区域之中,所以越是疯狂,反而越是安全。这种赤裸裸的抢劫,让对方的大能又根本不敢露面,只能装死吃哑巴亏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而此刻,他也是彻底将北明宗宗主羽化凡的这门古经领悟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