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八十一章 肉身木化

第八百八十一章 肉身木化

    “你到底是谁!”魏索依旧不停催动大道灵音,否则他的神识恐怕一下子就被彻底重创。

    “告诉你也无妨,本座乃北明宗宗主羽化凡。”身穿月白色法衣的神玄大能在魏索的脑海之中闪动神光,已经占了一席之地,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

    “北明宗宗主羽化凡?!”魏索十分震惊,一时根本来不及多想。

    “想不到你的神识居然能支撑这么久,看来你也听说过我的名号…什么,你居然有两颗金丹!还这么庞大,你修有什么密法?”

    突然,此名在魏索的脑海之中是身穿月白色法衣,丰神如玉男子形象的神玄大能,突然也不可置信的惊呼了一声。

    “这么凶猛的丹气!”

    此时一股股汹涌的丹气,带着无数自然蕴育生成的光符、符箓,已经从魏索两颗金丹的裂口之中滚滚而出,沁入魏索的肉身,魏索的肉身也再次发出惊人的变化,第一时间给魏索的感觉,是之前自己的肉身就像朽木一样,得到了惊人的灌溉,变得滋润,充满灵韵起来。

    和现在被金丹破壁产生的惊人丹气浸润,得到改变的肉身相比,以前魏索强大的肉身,都似乎如同朽木,也就是说,这一下金丹破壁,突破神玄之时,魏索的肉身,是再度得到了惊人的提升。

    任何修士,突破神玄之时,肉身也会玄化,肉身的生机和强韧程度,也会得到很大的提高。

    魏索此刻,是已经在真正的突破神玄!

    “妈的!你不是已经在测试天穹威能的时候,被天穹威能反噬灭了么!怎么会龟缩成在一颗晶石里头,你自己死就死了,居然还想夺我的舍!”魏索此时忍不住破口大骂。

    只是瞬息之间,他就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经络、气血,已经开始僵硬,以他感知得到的速度,一层层木化!

    寻常修士一颗金丹破壁之时,强大的丹气,就有可能令修士的肉身滋润过渡而承受不住,如同化成一株灵木一样而木化,而现在,魏索更是两颗金丹同时破壁,他这丹气,根本不是一般的修士所能比拟。

    “放心,我既然要利用你的肉身和修为,自然不会让你全身木化的,不过这似乎也不是你应该丹心的事了。”羽化凡似乎是感应到魏索突破神玄的气息,才从蛰伏的状态中苏醒而出,之前魏索都已经和剑王老祖打生打死了,但他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魏索是双金丹。不过他此刻反应过来魏索是双金丹,惊讶过后却是一点都不紧张,依旧一副轻松自在,尽在掌握的样子。

    “唰!”

    两片乳白色神华从羽化凡的身上飞出,打入了魏索的金丹之中,似乎要从中调出某些东西。

    但是羽化凡的脸色就马上变掉了,“我的羽化元气呢!我可以化掉木化丹气,保证突破神玄万无一失的羽化元气呢!”

    “快说!我的羽化元气呢?”羽化凡突然之间就不淡定了,在魏索的脑海中拼命的叫着,似乎想彻底掐住魏索的神识逼问清楚的样子。

    “羽化元气?什么羽化元气?”魏索呆了呆,“难道是青色石球的元气?”

    “青色石球元气…你!你难道重修了金丹!”与此同时,羽化凡也似乎反应了过来什么似的,歇斯底里般的大叫了起来。

    魏索也有些反应了过来,“那重修金丹时,随着先前金丹消失掉的青色金丹嵌物,就是羽化元气?”

    “重修金丹!你居然重修了金丹,你都已经修成金丹了,好好的居然还会选择重修金丹!你有病啊!”羽化凡彻底的抓狂了一般,“这下我被你害死了!”

    “妈的,你才有病!谁让你要夺舍,逼我突破神玄!”魏索也是气得双眼发黑。明明是羽化凡害得他金丹破壁,在此刻突破神玄,弄得现在肉身行将木化,快要将他害死了,可羽化凡居然还倒打一耙,说是他害死羽化凡。现在他是已经反应得八九不离十了,当初羽化凡虽然被天穹威能反噬,但是没有彻底陨落,应该是用某种秘术凝成了那样一个古怪青球。那个古怪青球应该是等着北明宗有什么人修到接近神玄的人出现之后,然后羽化凡再夺舍重生的。为了让宗主重生,北明宗应该会不惜一切代价,造就出一名资质不错的年轻弟子出来,否则那种已经快要陨落的老古董级人物,就算重生之后也没有几年活头,羽化凡是肯定不要的。但是这个青色石球却是被李写意当年通过内应弄了出来,所以甚至还引起了北明宗铺天盖地的大搜索,只是估计这是北明宗的很大隐秘,估计李写意当年也只是知道青色石球是羽化凡陨落之后所留,估计只是想弄到手研究,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好处,却也是不知道这其实就像是羽化凡的元胎,随时感应有合适的人出来夺舍。

    而现在蛰伏的羽化凡是感应到了魏索行将破壁的气息,马上施术夺舍,而且他的此术凝聚的元气,本来还能令突破神玄的修士万无一失,也就是他一夺舍成功,马上就又是一名神玄大能。但是让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魏索却是万中无一的,修成金丹之后,却是又弃了金丹修为重修的修士!

    “啊!…我不甘心啊…竟然遇到你这样重修金丹的变态!”羽化凡终于无法承受了。他身上发出的威能,在被魏索金丹破壁的丹气浸润下,都已经开始凝滞,木化。事实上魏索还有一点不知道,羽化凡的那股羽化元气,还是用以让他的神魂融合金丹的,没有那股羽化元气,羽化凡就算能够阻止魏索的肉身木化,也根本没有办法融合魏索的金丹。

    “嗤!”

    只见魏索脑海之中的羽化凡,瞬间化成了一团乳白色的神华,想从魏索的体内冲出去。此刻的羽化凡是根本不想要修为了,只想要保住小命要紧,若是逃脱出去,能够夺舍一名合适的低阶修士,至少也可以从头开始修起。

    “还想走,给我去死吧!”

    但是羽化凡一停止对魏索的神识杀伐,魏索就顿时恢复了控制体内部分真元的能力,“轰”的一下,数股汹涌的丹气被魏索鼓动了过去,直接就将羽化凡所化的那团神华包裹在了里面。

    “啊!”

    羽化凡一声惨叫,一层层乳白色神华顿时化成元气,被魏索的丹气侵蚀,反而化成了魏索丹气中的一部分。

    整团神华瞬间消散,无数晶光飞散。

    “明王感应经”

    这一片片晶光,都是羽化凡崩散的神识,其中一段神识晶光之中,完全就是一篇典籍,一下子被魏索的神识捕捉到了。

    魏索的脑海之中,顿时多出了一页乳白色的璀璨典籍。

    这似乎是一篇完整的古经,而且第一时间给魏索的感觉也是十分不凡,就算不是羽化凡主修的功法,必定是北明宗极为重要的传承,否则不可能在羽化凡神识崩碎,彻底陨落的时候,还显得如此清晰。

    但是此刻魏索已经来不及马上去感悟这篇经文的具体内容,一股股从金丹之中倾泻|出来的惊人丹气,已经让他的肉身开始不停的木化,他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肉身不停的变得僵硬起来。

    此时,魏索身上的气息依旧是惊天动地,随着丹气的不停涌出,他头顶上方的两尊神玄法身依旧在蕴育而生,惊天景象,前所未有,他和羽化凡的拼杀也只是在他体内的交锋,几乎所有旁观的修士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剑王老祖”却似乎感知得一清二楚,知道其中所有变化。“此名神玄竟然都最终失败,被你灭杀…可惜…你的金丹已经破壁…肉身已经开始彻底木化,不可逆转…你还是要陨落在此。”此刻他在虚空之中,看着魏索,有些欣慰,又有些惋惜般的说道。

    他身上的气息也渐渐消隐了下去,在也没有施法成功,获取到魏索的威能的情形下,剑王老祖这段神玄巅峰的神念,也即将消散,一段绝世的锋芒,即将彻底消失。

    “喀!”

    就在此时,脸色十分难看的魏索取出了一颗冰封在玄冰之中的明黄色丹药,一下子吞服了下去。

    “剑王老祖!”

    曹翼等四名天剑宗俊杰人物顿时都发出了骇然的大叫,因为他们都知道魏索此刻面临什么样的处境,但是这一颗丹药一吞服下去,曹翼等人却是都感觉出来,魏索肉身化木的气息似乎一下子就被遏制了。此刻剑王老祖即将彻底消失,不复存在,若是魏索安然无恙,那对于天剑宗将是一个惊天大劫,他们四人肯定也是不可能逃离此处,必定要被魏索灭杀。

    “不用担心…这是阳和仙丹…他的两颗金丹的丹气太过惊人…”但是剑王老祖却是极其的平静,“一颗阳和仙丹,最多只能延缓他肉身木化的速度,不能让他渡过此劫。他的肉身木化,就算有真仙复生,也根本无法阻止。”

    “妈的!”魏索又是忍不住骂出了一声粗话。

    和剑王老祖所说的一模一样,阳和仙丹的药力在他的体内瞬间化开,但是融化一切般的阳和药力,却是只能延缓他肉身木化的速度。他可以感觉得出,自己体内最最细微的经络,血脉、气血,正在一点点化成僵硬而不可逆转,无法炼化的木质。

    按照这种速度,恐怕最多只要十天的时间,他也会彻底变成一具僵硬的木尸,断绝生机而陨落!

    “造化玉池!只有设法布置造化玉池了!”他的心中瞬间又充满了郁闷得近乎吐血的冲动。

    他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元磁山中的那具功德宗如同朽木一样的古尸,那具古木尸,就是冲击神玄失败而肉身木化陨落的,而自己见过他布置的造化玉池才根本没有多久,现在竟然就轮到要轮到自己要靠这造化玉池来和天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