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临神化朽!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临神化朽!

    没有丝毫的停留,魏索再次将仙王神晶吞下,将浑身的气血和真元都催动到了极致,浑身有赤霞和银色神光缠绕,再次发动洞虚步法。

    “唰!”

    魏索一步跨出,直接横渡十余里的虚空。

    “太强大了!”

    四名金丹修士隐匿在远处一条山脉之中远眺,这四名金丹修士之中,有两名就是魏索在孙掌柜的坊市之中遇到的那两名凌虚宗的金丹修士,其中有一名还是被魏索直接用大乘法音震飞了出去。此刻这四名金丹修士都是神色极其的骇然,只觉得魏索光是身上的血气都如同一座巨大的烘炉,惊人的热气蒸腾,如同一头巨大的远古蛮兽在空中剧烈咆哮。

    “无上强法…可惜…你不是我对手。”

    空中跟随青色飞剑凌空而行的英伟青衣男子,却是微微的摇头,似乎是在叹息魏索神通惊人,只是修为不够。

    只是伸手一点,他前方的青色木剑上,顿时发出了万丈剑光,如同一片神力化成的星域,朝着魏索打了过去。

    这一击,几乎所有观战的人什么都见不到了,到处都是剑光,魏索完全就被淹没。

    “喀!”

    天地震动,一座庞大的白色须弥神山突然从海洋一般的剑光中透出,如同撑破了一方天地。

    两股难以想象的威能冲击在一起,下方的一座山头,从半山以上,都被庞大的威能冲成了飞灰。

    若是这一击直接在仙甲城中相撞,恐怕半个仙甲城都要直接被打成齑粉。

    浑身赤霞血光和银色神光闪耀的魏索如同神王一般,手提庞大神山从剑光神海之中打出,其身姿彻底震慑所有眼见此幕的修士。

    “可惜…”

    “剑王老祖”摇头,“唰!”一道剑光突然如同凭空划出,瞬间从背后透入魏索的心脉,又从魏索的前胸穿出,带出了一条惊人的血浪。

    青色木剑!

    他身前的青色木剑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打出,一剑就洞穿了魏索的心脉。

    而且此剑上的威能,凝成了一条条实质般的细小棱光,沿着魏索的心脉往外蔓延,似乎要将魏索的身体全部绞成粉碎!

    “啊!这是什么样的威能!”

    “一挥手就是打出一片神海剑光,一剑就将一名这样堪比神魔的剑光斩杀,这是什么样的存在!”

    所有眼见此幕的修士头皮发炸,神魂都震撼得似乎要从头顶炸出来了。

    “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

    但是所有修士的目光和呼吸都顿时凝滞了,每个毛细孔都在冒着惊人的寒气。

    “恩?”伸手收回青色木剑的“剑王老祖”也是眉头皱了皱,目光闪动了一下。

    心脉被彻底震碎,胸口破开一个血洞的魏索,却是并没有丧失生机,青色木剑上流散在魏索体内的一条条细小棱光,也越行越慢,如同打入惊人法宝胎体之中,最终被消磨殆尽。

    魏索浑身染血,身上的银色神光,却是依旧炽烈至极。

    “唰!”

    他再次不停的施展洞虚步法,瞬间横渡十余里的虚空。

    “天剑宗没有活人敢和我交手,只有你这种死人敢和我动手了么!”

    一步跨出的同时,魏索的身前,再次化出一条庞大的白色须弥神山,同时,魏索发动了大乘法音。

    “铮!”

    青色木剑上再发震动天地的龙吟,一道剑光泼洒而出,瞬间将白色须弥神山震碎,但是与此同时,“剑王老祖”凝立空中的无比英伟的青色身影,却是也突然猛的一震,有数十条青光在他身外崩碎,直接消逝在虚空之中。

    “这是....?”剑王老祖的面目上显出了十分惊疑的神色。

    “哗!”

    一股无形的神威随着他的目光一闪,也瞬间降临到了魏索的身上。

    就在这股无形的神威降临到魏索身上的瞬间,魏索突然打出了一柄奇特的银黑色扁尺。一条条隐隐约约的琴弦状的光纹,从这根扁尺上震荡而出。

    无形的神威似乎被这根扁尺的奇异威能消减了不少威能,同时斩杀方位被带得出现了一丝偏差,只是神威的边缘如同扫把的末梢一般,略微扫中了魏索的身体。

    “噗!”

    魏索的身体上瞬间出现许多条龟裂,大口吐血。

    这是一股如同以心念发动的剑气,竟然和他的大乘法音有几分类似,带着碾压之势,以他现在的实力,几乎难以抵挡。

    “要是你是完整肉身,我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但是你只是一段神念,防御力完全无法和真正肉身相比,而且神威还没有彻底复苏,你不是我的对手!”

    但是魏索的神色却是反而十分平静,他的大乘法音再次发出,庞大的威能,也再次镇压在了“剑王老祖”的身上。

    “剑王老祖”的身体再次猛的一震,但是魏索全力发动的大乘法音威能,却是被他牵引,引到了他身前的青色木剑上。

    “喀!”

    青色木剑上瞬间布满了裂纹,但是“剑王老祖”的身体却是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轰隆!”

    就在此时,魏索的身外突然出现无数透明飞剑,形成了一条巨大的洪流,如同一个巨大透明磨盘,围绕着魏索旋转。

    不灭净瓶也再次被魏索祭了出来。

    “唰!”

    一股冷电般的剑光从“剑王老祖”的手指中透出,斩入了魏索身外的剑流之中,“当”的一声,但是在魏索的防御之下,这道剑光却是被不灭净瓶挡住。

    “看这柄木剑,能够帮你阻挡多少击!”魏索的冷笑声从不灭净瓶之中发出。与此同时远处一条紫光也以惊人的速度逼近而来,灵珑天在方才的一击之下,浑身也几乎被震裂,但是身上的法衣却是反而丝毫无损,而且此刻看上去身体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喀!”

    青色木剑在剑王老祖的身前彻底崩碎,化成了无数片松枝碎片。

    “怎么可能…以你的真元…怎么可能支撑这样的损耗…”剑王老祖的眼中,也出现了莫名的惊诧神色。

    “你带着这四个人干什么?难道是想让他们亲眼见到你的神威?只可惜,他们只能看得到你的陨落。天剑宗将许多无辜修士囚于魔纹凶脉之中,视人命为草芥,老天都要你们天剑宗败亡!”

    魏索拖动无数的透明飞剑和不灭净瓶,继续朝着剑王老祖逼近。

    “轰!”

    剑王老祖的双目之中迸发出神光,所有仙甲城的修士都是发出了惨叫,这一瞬间所有仙甲城的修士都是觉得双目刺痛,睁不开眼。魏索身外的无始剑阵全部被打散,不灭净瓶也被打得瘪了小半。

    但是同时,剑王老祖也是被魏索的大乘法音威能打中,身体震颤不已,给人一种像一条烛火要熄灭一般的感觉。

    “啊!”剑王老祖身后的曹翼等人都是发出了骇然惊呼,他们都感觉得出来,若是这样硬拼下去,剑王老祖的神威还没有彻底复苏,就要被魏索打得消失。

    “他们都是我选出来的传人…得我剑经…”

    剑王老祖突然在空中凝住,身上也现出了一条条青色剑光,竟然也是施展出了无始剑经,只有数十道青色剑光,但是却在他身外形成了一道道青色的神环。

    “你还是慢了一步…我的神威没有完全苏醒…但是我的意识和杀念,已经完全醒来…”

    剑王老祖的手中,突然打出数道光华,打入身后曹翼等人的眉心。

    “啊!”

    曹翼等人的眉心,突然出现了一条剑形的血痕,发出一声惨叫的瞬间,眼中却都是欣喜若狂的神色。

    “传经!此人将自己的剑经,传给了这几人!”魏索瞬间看出了剑王老祖这是在做什么。

    “唰!”

    魏索再发大乘法音之时,剑王老祖的两道目光,突然打入魏索的目光之中。

    魏索的身体猛的一震,他的心神,被一股庞大的神念彻底震住,这一瞬间,好像剑王老祖的一段神念,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

    “这…?”

    让他瞬间呼吸停顿,不可置信的是,一股庞大的威能,瞬间化成滚滚的灵气,贯入了他体内的经脉之中!

    如同剑王老祖在他体内,一下子打入了不知道多少颗仙阶的灵丹,他体内的真元,不停的壮大,瞬间形成了惊涛骇浪之势。

    这就像剑王老祖,在用某种秘术,将修为渡给他,在帮他瞬间提升修为一样。

    “剑王老祖帮我提升修为?”这一瞬间魏索是怎么都想不通了。

    “这一道秘术,叫做临神化朽…将你的金丹破壁…提升到神玄之时…你就会化成一截朽木…”剑王老祖有些遗憾天才逝去般的声音,在此刻响了起来。

    “不好!”

    剑王老祖的这声音传出,几乎绝大多数观战修士,还听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但是魏索的面色却是剧变!

    临神化朽!

    剑王老祖的这道秘术,竟然是要将他的修为硬生生提升到金丹破壁,化生神玄之时!

    也就是说,剑王老祖的这道秘术,是如同直接逼着他在此刻突破神玄!

    突破神玄,不知道要做多少的准备,若是在根本没有什么准备的情况下,突破神玄,几乎百分之百都要陨落,或者肉身彻底木化,成为元磁山中那样的干尸都根本没有可能,因为功德宗的那具干尸,还至少有可以让神魂不灭,居于本命法宝之内的秘法!

    “这是如同三清摩顶一般的强法!但是上古三清摩顶之类的强法,却是真正用自身修为,替人提升修为,而这道,却是专攻杀伐…以让人突破神玄失败的杀伐之法!”灵珑天也瞬间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