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七十六章 谁敢如此嚣张

第八百七十六章 谁敢如此嚣张

    离开无忌天宫的山门之后,魏索等人准备先回仙甲城,随后再赶往天剑宗打探消息。

    “曹翼现在居然爬到了这样的高度。”

    “天剑宗真是太嚣张了。”

    沿途随便在一个城池花了几颗灵石打探了一下,魏索等人却是得知,当年害死魏索父母的两名元凶之一的天剑宗修士曹翼,现在居然是已经被天剑宗宗主指定为下任宗主的第二继承人。

    天剑宗此刻的真传大弟子是石齐古,也就是说,曹翼的地位在天剑宗仅在此人之下,若是石奇古有所不测而陨落的话,真传大弟子就是轮到他了。

    而且此刻天剑宗已经放出消息,说誓杀魏索,还对外宣称,要是魏索有胆的话就公开露面,他们一定将魏索击杀。

    这些消息让魏索有些脸黑。

    一名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个无辜修士的家伙,居然爬上这样的高位,一个建筑在许多低阶修士白骨上的超级宗门,在被他灭杀了神玄大能和那么多名高阶修士之后,居然反而变得穷凶极恶,他都还没想找上门来报仇,对方却居然已经准备要灭杀他了。

    既然这样,就看谁更狠。

    现在魏索已经接近神玄,他的身上有除了大量水系妖丹之外,还有神凰石丹、三株登天桑、以及在蛰气海那批宗主和老古董级人物身上,和七宝密地之中得到的水神芝、小叶金茄、混元青瓜等蕴含惊人灵气的灵药,身上已经累积了惊人的资源。

    当然因为他修炼仙根五密,加之金丹又是无比庞大,突破所需的资源足足比其它修炼天级顶阶功法的修士还要多出一倍不止,现在他手头上的这么多资源加起来还是远远不够,和可以保证让他顺利的突破到神玄的资源相比,可能还要相差一半。

    但天剑宗也是数千年的底蕴,这样的超级大宗门,就算没有对魏索有用的大量妖丹和灵药,整个宗门的法宝、法器和灵石数量,也是十分惊人。

    如果能扫平整个天剑宗山门,收刮出来的东西,绝对应该可以让魏索交换得到剩余所需的资源。

    “这次不要让我逮到机会,只要有五成以上的把握,我一定要直接灭了你天剑宗,让天剑宗成为我踏上神玄的最后一块垫脚石!”听到曹翼的消息和天剑宗的公开叫嚣,魏索脸黑的同时,在心中恶狠狠的起誓。

    他此次决定想尽办法,要灭掉天剑宗!

    为了暂且避免暴露踪迹,一路上魏索没有使用洞虚步法,也没有使用随心幻化诀,不过利用城池间的法阵中转,赶起路来也并不慢,只是一日不到的时间,魏索等人便已经赶回了仙甲城。

    刚从传送法阵中步出不久,魏索等人就听到不少人在窃窃私语,说“纳宝宝阙”惹上了大麻烦。

    “凌虚宗这次太过仗势欺人了,坊市本来就应该保证任何客人的隐秘。”

    “这次谁也阻止不了凌虚宗,仙甲宗宗主遁甲真人都在这一战中被人灭杀了,仙甲宗都默许凌虚宗在城中这么做。”

    “纳宝宝阕的后台据说是周家商行,周家商行实力根本无法和凌虚宗相比,而且凌夕照此人据说已经和破虚宗一名真传女修联姻,失去了凌夕照,凌虚宗相当于一下子断了很大靠山,所以凌虚宗才会这么震怒,而击杀凌夕照,这也相当于不给破虚宗面子。如果死扛的话,周家商行必定要吃大亏…”

    魏索仔细的听了一会之后,直接对着灵珑天等人使了个眼色,直接施展一门得自东荒宗藏经所的冷门普通遁法,朝着孙掌柜所在的“纳宝宝阕”行去。

    原来凌虚宗这次兴师动众,找不出是谁灭杀凌夕照之后,却是将孙掌柜的那间坊市围了起来,说是凌虚宗的人怀疑灭杀凌夕照的人参加过之前的拍卖会,而在查问孙掌柜的时候,发现了孙掌柜说的有假。此刻凌虚宗的人还在“纳宝宝阙”之中,不知道逼问的情况到底如何。

    “居然有人直接在仙甲城中飞掠?”

    “他们想要做什么?”

    仙甲城中禁止施展遁法,魏索一展开遁法,顿时沿途所有修士都注意到了,都是十分的吃惊。

    “你们做什么!难道不知道仙甲城中禁止飞遁么?”很快,有两条青色遁光从高处直落而下,大声呵斥,是两名仙甲宗的巡城修士。

    “你们不管凌虚宗逼迫坊市,那就由我来管。”魏索根本就不理会这两名巡城修士,依旧朝着孙掌柜坊市所在掠去。

    “你!”

    两名仙甲宗巡城修士勃然色变,但根本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两人突然都是浑身一颤,脸色煞白的在空中往下掉了数丈,然后才顿住。

    魏索的神识威压一压,直接让这两名仙甲宗修士都根本控制不住心神,真元都根本无法控制。

    “仙甲宗要是不想无谓的陨落的话,就不要插手了。”魏索冷冷的甩下了一句话。

    “你们是什么人?”

    很快,有一名身穿银灰色法袍的中年修士阴冷的阻挡在了魏索等人的前方,后方也有五六名修士围了上来。

    “你们是凌虚宗的修士吧?”魏索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从身穿银灰色法袍的中年修士身旁掠过。“若是你们凌虚宗修为最高的修士不在‘纳宝宝阙’之中的话,让他到‘纳宝宝阙’来见我。”

    身穿银灰色法袍的中年修士脸色煞白,浑身冷汗淋漓。

    此名身穿银灰色法袍的中年修士已经是分念五重后期的修为,但是同样,在魏索的神识威压一压之下,他浑身如坠冰窟,根本连出手都无法做到,分念境五重和金丹五重,而且是和魏索这样的金丹五重修士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抹了一把冷汗,看了一眼魏索等人的背影之后,此名身穿银灰色法袍的中年修士马上伸手激发了一道符箓。一条淡蓝色的光焰,马上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淡蓝色光球,悬浮在空中,片刻不散。

    “你们是什么人?”

    在距离“纳宝宝阙”的大门外不远处,同样有五六名修士逼了上来,神色十分不善。

    “滚!”魏索根本没有理会这些人,同样只是神识威压一压,直接走进了“纳宝宝阕”的大门,“孙掌柜。”进入了大门之后,魏索直接平静的吆喝了一声。

    要是在平时,按照魏索的脾气,肯定会搞点乐子,压这些凌虚宗的人,也说不定会用些猥琐的手段,但是他被打听到的天剑宗的消息弄得很是脸黑,所以根本就没有和不入流的对手纠缠的兴趣。

    “什么人!”

    魏索的声音刚刚响起的时候,内里的凌虚宗修士也已经反应过来外面有异动,又有五六名修士从中飞掠了出来。

    为首是一名身穿布满翠竹图纹的绿色法衣的面相威严的老人,身上冒出的灵气在身外形成一个金刚琢的形状,是金丹一重的修为。

    “唰!”

    在这些修士刚刚现身之时,魏索已经直接放开神识,滚滚的神识威压瞬间弥漫了上千丈的区域。

    “你…前辈…。”这名面相威严的老人刚刚面孔一板,想大声呵斥,但是魏索的威势一压出来,他顿时就是一个哆嗦,一声厉喝硬生生的噎在喉咙里,双腿发颤的换了个称呼,这变化的速度要是韩薇薇在这里,肯定都要笑出声来了。

    “什么人敢如此嚣张,不把我们凌虚宗放在眼里!”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随着一阵破空声传来,很快一名身上冒着赤色灵光,身穿一件绣有火麒麟图纹的华贵红色法衣的银发老者,面色极其阴厉的在门口显现出了身影。

    “是你这么嚣张么?”此名银发老者一露面,就又眼露凶光的看着魏索,冷冷的喝道。

    “师兄,这是前辈…不要无礼。”但是让这名银发老者一下子呆住的是,前方那名面相威严,身穿绿色法衣的老人却是马上就脸色煞白的对着他说了这么一句,同时传音到他的耳中,“此人至少金丹四重以上修为,我们万万不是对手!”

    “你们凌虚宗在此处修为最高的,就只是你么?连金丹三重的修为都不满?”魏索冷冷的看了一眼银发老者,“孙掌柜呢?”

    “不知前辈是什么名号?你这样也未必太看不起我们整个凌虚宗了吧?”银发老者面色一变,强声说道。

    “滚!”魏索平静出声。

    “啊!”银发老者直接咳血,往后倒飞而出。

    整个坊市之中一片死寂,所有凌虚宗的修士全部僵住了。

    “孙掌柜呢?”魏索的目光落在了前方那名金丹一重的绿衣老人身上。

    “他就在里面。”绿衣老人浑身冒着寒气的说道。

    “带我进去见他。”魏索毫不客气,直接指使。

    绿衣老人根本不敢有所违逆,脸色煞白的转身带着魏索走进去。魏索的神通已经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他可以肯定,就算所有的人一拥而上,都根本不是魏索一人的对手。

    “孙掌柜,他们有对你们不利么?”魏索跟着绿衣老人走进一间大厅,看到孙掌柜和几名坊市的上层人物都在其中。

    “前辈…”孙掌柜看到魏索走进来,顿时眼睛一亮,随即摇了摇头。

    “凌夕照就是我灭杀的,你们不服可以到城外直接等我出去和我讲道理。”魏索看了绿衣老人和这大厅之中,几名原本看守孙掌柜等人,此刻又楞楞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凌虚宗修士一眼,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