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七十一章 你什么也不是

第八百七十一章 你什么也不是

    “怎么回事?”

    一名身穿连脸部都遮住小半的黑色精金甲衣的修士从空中落下,落在之前那名身穿紫金色法衣的年轻人吐血的地方。

    “师兄,是凌虚宗的凌夕照,在此处吐了一口血。我不敢上前盘查。”两名身穿青色皮甲的年轻修士马上前去,对着此名修士行了一礼,同时低声禀报道。

    “凌虚宗的天才修士,已经结丹成功,怎么会突然在此处吐出一口血?”身穿黑色精金甲衣的修士顿时浑身一震,十分凝重的问道,“他现在何处?”

    “不知道,我们已经盘查过周围看到此幕的人,据说他是突然吐血,可能是之前就受了伤。”两名身穿青色皮甲的修士马上答道:“他已经从城东出城去了。”

    “是什么人居然能把他打得伤重在这里吐血?”身穿黑色精金甲衣的修士沉吟了片刻,也不再多说,又飞遁了起来,朝着位于城中的仙甲门山门飞掠而去了。很显然这名身穿黑色精金甲衣的修士和两名身穿青色皮甲的修士都是仙甲宗的巡城弟子。

    仙甲宗炼制甲衣很有一套,所以基本上弟子都是人手一套甲衣,所不同的就是级别越高的弟子的甲衣档次就越高。

    而仙甲宗的大部分灵石来源,也来自炼制甲衣的一些材料和成品甲衣的交易和出售。

    “在那个地方吐血的金丹大修士是凌夕照?他伤得这么重?是谁胆敢打伤凌虚宗的天才弟子?”此时,在仙甲城的一处住所之中,聚集了十余名修士,独孤宇云的大哥、七叔等人都在其中,这些全部都是独孤世家的重量级人物,最低的也有分念境三重的修为。

    “那些人已经从鑫盛记出来了,除了多了那个店铺的掌柜之外,还多了一名中年蜡黄脸修士,应该是要出城。”突然,一名红脸老人直接推门走了进来,飞快的说道。

    “很好,看来对方很是嚣张,怎么,难道以为请动了一名雪峰真人,就有恃无恐,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中了么,他们这次是要失算了。”身穿金衫的七叔冷笑了一声,他和这个房间之中所有的人全部站了起来。

    “老五,可以让遁甲真人和乌风真人动身了,这次绝对不能再让此人逃脱!”

    ……

    魏索和灵珑天走在最前,叶顾薇等人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午后的阳光十分和煦,相比风起云涌的云灵大陆和已经成为蛮荒荒原的天玄大陆北部,此处显得十分平静安宁。

    魏索不紧不慢的沿着仙甲城的大道走向城外,他将驼背老人也带上了。

    驼背老人姓钟,在此种情形之下,还竭力帮助独孤宇云,有情有义,所以他不只是现在才带上老人,接下来他还准备将老人和叶顾薇等人一起带回云灵大陆。

    魏索可以感觉得出来,此刻远远不止三人跟了上来,但是他都甚至没有用神识去探查到底有多少人跟了上来,因为对于他来说,只要没有神玄大能,除非是有上百名金丹大修士能够将他堵在一定区域之内,同时发难,否则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些人以为要猎的是头肥羊,却根本没有想到,他们想要猎的,根本就是一头天龙。

    魏索根本没有朝着传送法阵的方位走,而是从仙甲城的正南大门直接走出,朝着城外荒原行进。

    这些人肯定会在城外荒原动手,他就是要给这些人创造出这样的机会。

    仙甲城的正南大门外面,还有一条青石古路,朝着城外延伸十数里,青石古路的一块块青石石板已经被修士的足迹磨得十分光华,而石头缝隙之中有很多野草野花长出,有一些黄色和白色的野菊长得十分明媚。

    青石古路延伸到荒原之中,此种景致十分独特,魏索在心中感叹,可惜很多满怀杀心跟上来的人,今后是再也难以见到了。

    “独孤宇云,你还想逃么!”

    才再青石古路上走了数里,一声厉喝响起,许多修士追了上来,纷纷腾空。

    “独孤宇云?”

    “是独孤世家的人在追杀独孤宇云!难道独孤宇云就在前方那些人之中?”

    “独孤世家这么多名分念境以上的修士!果然是底蕴十分深厚的修道世家!”

    这条青石古路周遭,很多进出仙甲城和旁边一个小型自由集市的修士全部被惊动了。

    独孤世家的气势十分的惊人,至少有四十余名修士飞腾而起,气焰滔天。在寻常的低阶散修看来,每一名独孤世家的修士都是修为惊人。

    “居然还请动了两名金丹大修士。”

    魏索只是看了一眼,不需灵珑天提醒,就看出其中有两名修士是金丹修士伪装。其中一名是金丹一重后期的修为,而另外一名是金丹两重中期的修为。

    因为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所以魏索对着灵珑天点了点头之后,身影一动,卷起了叶顾薇等所有人朝着远处的荒原逃去。

    一直飞掠了两千余里,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烟一般,他才装出了被后方追得有些烦躁的样子,停了下来。

    “如果我等的消息没错,阁下应该是雪峰前辈吧。”看到魏索等人停下来,追击上来的身穿金衫的“七叔”首先发声,“前辈似乎犯不着插手此事,和我独孤世家为敌吧?”

    “如果我就想插手此事呢?”魏索微微一笑,“你应该是上代家主的七弟吧。你因为一己私欲而弑杀亲兄,罪不可恕。”

    “我是敬仰前辈修为来之不易,才和前辈如此说话。如果前辈执迷不悟的话,必定陨落当场。”身穿金衫的“七叔”顿时发出了一声冷笑。

    四十余名修士团团围住了魏索等人,两名金丹修士不再掩饰修为,凌空站立在了“七叔”的身侧。

    “你们不是独孤世家的人,是什么身份?”魏索淡然的看了两名金丹修士一眼。

    金丹一重后期修为的是左脸上有一个黑色痦子的干瘦老道,身上的黑灰色灵气翻腾,凝成一面古朴方盾的样子。而另外一名金丹两重中期的修士,身上的灵气,却是形成了一个乌光沉沉的风卷,将其笼罩在其中,直接就给人一种极其阴沉的感觉。

    “雪峰真人,看来你真是极少在外走动,连到了仙甲城,却连我都不知道。”听到魏索此语,干瘦老道打了个稽首,不动声色的说道,“在下遁甲真人,是仙甲宗宗主。这位道友是乌风真人,不知道道友有没有听说过。”

    “你们如果不想就此陨落的话,现在马上离开。”魏索微微抬头,看着远处天空,摇了摇头,“那个家伙居然这样找死,受了那样的警示,居然还敢赶来。”

    远处一条蓝色长虹飞掠而来,其中赫然就是那名身穿紫金色法衣的年轻人。

    这名年轻人被魏索的大乘法音震伤,按理来说,连自己被谁所伤都不知道,肯定心惊肉跳,根本不敢多事了,但是此人居然还敢赶来,是吃定了魏索等人不怎么样的样子,只能说真是自己找死了。

    “是凌夕照,此人怎么赶来了?”

    “听此人的意思,凌夕照也是针对他而来?”

    “面对三名金丹大修士和我们这么多人,此人竟然还敢说这样的大话?”很多独孤世家的人都目瞪口呆,魏索的话让他们觉得此人肯定是有病。

    “道友你太过狂妄了点吧。”浑身包裹在乌光沉沉的风卷之中的乌风真人,发出了充满杀气的声音。

    “他的确是独孤宇云,应该是独孤世家的真正家主。”魏索不理会乌风真人,拍了拍身旁打扮成蜡黄脸修士的独孤宇云,看着独孤世家的所有人,平静的说道,“当年的是非曲直,想必你们这些人也都清楚,愿意弃暗投明,站到独孤宇云这一边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哈哈哈哈!”

    那名被七叔称为老五的老者首先发出了震天的大笑。

    乌风真人也是接着大笑,杀意尽显,“你竟然敢说这样的话,只是一名金丹两重的修士,面对我们这么多人,也敢说这样的话了,难道你以为你是那霸气真人魏索么?”

    “你说对了,我就是魏索。真是可惜,我给你们机会,你们还是没有一个人反省,走到我们这边。”魏索很是遗憾的笑了笑,露出了牙齿。

    “哈哈!你是魏索?哈哈,你是魏索那我就是…。”乌风真人如同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狂笑了出来。

    “你除了是具死尸,什么也不是。”魏索看着乌风真人,认真得说道。

    “噗!”

    乌风真人的大笑突然中止,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外的乌风全部崩碎,直接就从空中坠下。

    “啊!”与此同时,魏索伸手一点,一道细细的暗金色剑光瞬间洞穿也在大笑着的“老五”的心脉。“老五”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

    “啊!!”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凝滞了,惊骇得全身的毛细孔都在直冒冷气。所有的人都看到,乌风真人此刻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气,魏索似乎只是看了他一眼,他就已经断绝生机,一下子被击杀!

    ***

    (感冒略好,两个鼻子通了一个,可以发挥五成战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