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七十章 谈笑间,金丹吐血

第八百七十章 谈笑间,金丹吐血

    几个拳头大小的神凰石丹也亲自由孙掌柜带到了魏索的房间之中。

    这颗神凰石丹没有任何灵气流露,但是散发着一股荒古气息,材质极其紧密,神识根本透不进去。

    “上古神凰的蛋转化而成的灵药…”

    魏索将这颗东西托到手中,仔细端详。看似平常的石壳上无数斑纹星星点点,却是像无数星空叠加在一起,玄奥莫名。整颗椭圆形的石蛋顶部有一条细微的切削痕迹,应该是凑巧得到了这颗东西的修士,切下了一点探究,但是发现内里似乎也是一模一样的实质,所以没有切开,而是选择将此物出售。

    魏索点出一条太古凶火,结果接触到这颗石蛋的表面,便沿着石蛋的表面散开,根本无法烧化这颗石蛋。

    “这整颗神凰石丹都有这么惊人的辟火功用么?若是将之剖开,切成薄片,制成法衣,是否可行?”魏索忍不住看着灵珑天问道。

    “寻常辟火当然可行,不过上古大能寻在此物,都是为渡天劫准备,要抵挡天劫神火,自然是越厚越好。”灵珑天看了魏索一眼,“上古大能得到此物,基本上都是凿出细孔,取出内里的神药,然后整颗石丹抵挡天劫神火。”

    “那岂不是只能抵挡这头颅大小一处地方?”魏索有些奇怪的问道。这颗神凰石丹的大小,最多只能抵挡头部大小那么一片。

    “没见识就是没见识。”灵珑天很是鄙视的看了魏索一眼,“要渡天劫的大能,哪个不是惊才绝艳,神通惊世的人物,对于这种级别的人物来说,很多就算只能保住一个头颅,也能活得下来,渡过天劫。得到惊天成就。”

    魏索愣了愣,想想也是,现在不说旁人,就说他自己,要是身体被打掉大半的话,体内的元始神木神根也可以保住他,让他很快重塑肉身。

    “这截枯藤模样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玄妙。”魏索将神凰石丹先行收了起来,目光又聚集到了那根灵珑天和绿袍老头不识的枯藤状东西上。

    那根通体乌紫色的东西方才长须老头已经介绍过,说是看不出材质,十分沉重,神识无法穿透,没有什么灵气,但是在黑暗之处,却是会发出一点微紫色的亮光。

    “乌紫色枯藤,五千下品灵石。”

    这件东西方才长须老头介绍的时候,却是没有人马上出价,此刻魏索已经得到神凰石丹,所以也不想浪费什么时间,直接出声喊价。

    大概是因为都觉得这条枯藤并没有什么特别特异之处,再加上都觉得魏索喊价起来是个疯子,所以竟然无人出声和魏索竞价,魏索竟然只是一次喊价,就直接拍下了此物。

    “这件东西真是有些奇怪…”

    等到这根古藤状的东西送入之后,魏索和灵珑天、绿袍老头却是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这根东西既像是骨头,又像是木质,但是又比精金还要沉重数倍,敲打上去居然也没有声音发出,神识又穿不透,给人的感觉也是年代久远,却是又没有任何的气息散发。

    片刻之后,魏索忍不住连发暗皇剑气,将之切下了一段。而切下来之后,内里和外表面居然也是一模一样的,这让魏索一时实在无法推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也只能先行将这件东西收了起来。

    “走吧,我们先看看独孤世家到底有些什么手段没有。”魏索伸手一点,将独孤宇凡和老妪点醒。

    “帮着弑杀了亲生父亲的人对付自己的兄弟,也不会是什么好人,看在你们好歹还算配合,好歹让我和故人重逢的份上,我饶你们一命。”点醒两人之后,魏索点出数道华光,打在独孤宇凡和老妪的身上。

    独孤宇凡和老妪都是浑身一震,身上的神海都发出了碎裂的声音,双双发出一声惨叫,但是却被魏索随手一拂,惨叫声都封在了喉中,没有发得出来。

    这一下,两人却是被魏索废了修为。

    “你们乖乖跟着我,等我让你们离开之时,你们再行离开。”魏索没有什么留情,对着两人说了这一句之后,便和灵珑天、叶家兄妹一起走了出去,独孤宇凡和老妪两人脸色惨白,但是却不敢说任何的话,浑身发颤的跟着魏索等人离开此处坊市。

    知道魏索真正身份的孙掌柜也是没有丝毫多话,毕恭毕敬的将魏索等人送出了坊市,同时暗中传音到魏索的耳中,告知他已经安排坊市的两名弟子故意传出口风,说魏索很有可能就是一名名为雪峰真人的金丹两重散修。

    魏索直接让叶顾薇和叶萧正带着自己往独孤宇云隐匿的小店铺的方位走去,同时将神识泼洒开来,有三名修士暗中跟了上来,独孤宇云的大哥和“七叔”那批人却是不在其中。

    “独孤世家做事还算小心..这个家伙就太过嚣张了点。”

    魏索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冷笑,他发现那名身穿紫金色法衣的年轻人却是也已经跟了出来,装作闲逛一般,远远跟在他们的身后。

    “鑫盛记”,按照叶顾薇和叶萧正的指引,魏索很快就到了这间独孤宇云藏匿的店铺之前。

    “这…。”店铺里只有一名身穿黄色皮袍,头发花白,有些驼背的老者,这间店铺里主要经营一些低阶的符箓等物,看上去并没有多少生意,而一看到这么多人走入,这名头发已经花白,有些驼背的老者顿时一怔,眼底不由得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掌柜不用担心,都是我们信得过的朋友。”叶顾薇马上对着这位驼背老人说道。

    “这…。”驼背老者的面色还有些犹豫,明显心中很多顾虑。

    “放心好了,我是独孤宇云的朋友,不会有什么事的。”魏索走上前去,看着驼背老人,微微一笑,悄然对驼背老者说道,“你看到后方拐角处那名身穿紫金色法衣的年轻修士了么,就是那名假装在几个地摊面前转的家伙?”

    “这?”驼背老人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魏索,那名年轻人的紫金色法衣灵光闪动,有些显眼,所以距离虽然很远,但是驼背老人也是一眼就看到了,只是他根本不知道魏索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此人暗中跟随我们,想对我们不利,我就让他吐一口血吧。”魏索笑了笑,依旧对着驼背老人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

    驼背老人又是一愣,下意识的再次转头朝着那名身穿紫金色法衣的年轻人所在的地方望去。

    让驼背老人一下子张大了嘴的是,魏索的话音还未落,他才刚刚转眼望去,只见那名身穿紫金色法衣的年轻人此刻已经浑身巨震,一口鲜血突然喷了出口,明显是遭受了一记重击的样子。

    “金丹大修士!”

    而让驼背老人更是呼吸都为之停顿,身体都彻底僵住的是,这名身穿紫金色法衣的年轻人一口鲜血喷出之时,身外一层蓝色灵气迸发,明显凝成了一柄柄如意的样子。

    灵气凝形!那名身穿紫金色法衣的年轻人,明显是一名金丹大修士!

    “啊!”

    此时,那名喷出一口鲜血的身穿紫金色法衣的年轻人周围也是已经一片混乱,很多修士都在惊呼,很多修士都发现了此名气宇不凡的年轻人是隐匿了修为的金丹大修士,而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名年轻人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没有任何征兆的喷出一口血出来。

    “死奸商,你这样就不怕暴露身份了?”灵珑天轻哼了一声,她自然知道魏索是直接用大乘法音击伤了这名年轻人。

    “没关系,我们所在的位置远超出他的神识笼罩的范围,他根本不知道是我动的手。”魏索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就是不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吸取点教训,有点警醒,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

    “魏兄弟的神通,真是已经难以想象。”叶顾薇和叶萧正两人互望了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独孤宇凡和老妪的脸上一片死灰,魏索这样的神通,根本就是让他们连报仇的心思都不敢有了。

    “这足有五千丈…这么远的距离,直接无声无息就击伤一名金丹大修士,他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什么神通!他到底是什么人?”驼背老人看着魏索,根本就是说不出话来。

    “老掌柜,放心吧,有我在,没有人能够再伤得了独孤宇云。”魏索拍了拍驼背老人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前辈,跟我来。”驼背老人又是呆了一呆,旋即昏黄的眼中充满了惊喜至极的神色,然后他马上用力的说了这一句,带着魏索朝着后面一间库房走了进去。

    移开了一大堆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普通药材之后,一个地窖的入口盖板露了出来。

    驼背老人打开了这块石制盖板,魏索跟着他走了下去。

    漆黑的地窖之中,腥臭扑鼻,有一张石床,独孤宇云盘坐在石床上,浑身青黑,身上的一些肌肤都似乎有些溃烂了。

    “独孤宇云,你应该认得我,我是魏索,放心吧,一切由我来处理就好了。”看到一名陌生人首先跟着驼背老人进入,独孤宇云明显面色一变,但是魏索的声音,同时已经传入他的耳中。

    “是你!”独孤宇云浑身一震,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噗!”魏索点了点头,没有丝毫停顿,伸手一点,将九眼天珠震得粉碎,用真元裹住,全部打入到了独孤宇云的体内。

    “独孤兄弟,没事了。”叶萧正和叶顾薇也已经出现在魏索的身后,叶萧正的声音也马上响了起来。

    独孤宇云连连深吸了数口气,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明显是在平复心神。随即,他的身上很快流出一小股一小股脓水,而他的肌肤颜色,却是慢慢的恢复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