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五十九章 功德宗欺人太甚

第八百五十九章 功德宗欺人太甚

    “可惜无法生擒,此子秘术非凡啊。”

    “你先前没有听那功德宗修士喊的么,三名神玄联手围杀,都被此子打伤一名神玄逃了出来,以此子的神通,想要生擒是几乎不可能的,不将之灭杀的话,我们几个宗门日后寝食难安。”

    “此子不除,必成惊天大患,值得了…。”

    一条条的身影从山林、虚空之中显现出来。

    “可怜的明德,对方为了对付你居然都用上了这种东西了,我也没有办法啊。”魏索先行停留原地,猫哭耗子的暗自嘀咕了这一句之后,同时传音给灵珑天,“钢牙妹,等会看看清楚,要是再有此种东西我们说不定就惨了。”

    “你以为这种东西是低阶法符,随处可见的么。这种东西在我那个时代,寻常修道界之中都难得一见。除了一些宗门大能之外,没有哪一个真仙级或是神玄级人物会花力气炼制一件和自己术法威能相当,但又对自己有威胁的法器的。”灵珑天没好气的说了这一句,但是实际却也不敢怠慢,十分小心的看着显现出来的一名名修士。

    一条耀眼的星光突然从极高的高空之中显现出来,如同流星一般落下。

    无数萤火虫一般悬浮的点点星光的包裹中,是一名身穿明黄色法衣的修士,此名修士身上的肌肤如同白玉,面容俊雅,三十如许,身上散发着一股九天十地,唯我独尊般的帝王气息。

    “这就是许千幻的老爹了。”魏索之前通过真武之门已经和真武宗宗主照过两次面了,此刻一眼看到这条星光落下,就马上嘀咕了一声。

    “还好,此人只是神玄两重中期的修为,估计比起苏神血和登仙宗宗主还略有不如。”灵珑天不动声色的对着魏索传音,“左侧前方那个额头上有包的老头,纳宝囊之中有件东西可能有古怪,等下也要第一个对付。”

    “额头上有包的?”魏索转眼一看,马上就看到了灵珑天所说的那个人。

    那是一名身穿黄色道袍的老道,看上去七八十岁的样子,身上的道袍有着一柄柄拂尘般的符纹,额头上有一个圆形的肉瘤,看上去就像长了一个寿桃在脑门上一样。

    片刻时间,已经有八九名修士在周遭显露出了身形,除了三名面相四五十岁的修士之外,其余都是已经苍老到了一定程度,金丹开始衰竭,连驻颜术都无法掩饰肉身衰老的老人。

    而远处后方,也有十余条遁光显现出来,正在朝着此处赶来,都是金丹期大修士,除了真武宗宗主许神君之外,并没有其它神玄大能的存在,看来一共有二十来名修士,其中只有一名神玄大能,关于这点,冤死鬼明德倒是没有说谎。

    “现在的修道界比起以前还是没落了不少,这些超级大宗门,一个都没有真正的仙器在手。所以像你这样的散修都能这么嚣张了。”灵珑天此时也嘀咕了一句。

    “钢牙妹你怎么说话的呢。”魏索顿时翻了翻白眼,“要不等下我第一时间对付许千幻的老爹,你帮我对付那个头上长包的,然后看看他身上的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要带上我,这么危险。”灵珑天很不满意的哼道,“跟着你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尽遇到危险。”

    “好歹也捞到不少精金的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吞噬精金能够提升修为。你现在激发你的灰色手镯的威能都比以前强了不少了吧。”魏索传音道:“咱俩谁跟谁啊,你帮我不就相当于帮自己么,你有什么看得上的精金全归你就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个额头上长老的老头身边那个满脸红光的,他身上有一件半仙器是用麒麟血精金炼成的,那归我了。”灵珑天看着魏索,磨了磨牙,传音道。

    “….你是早有预谋对吧。”魏索顿时有些无语。

    “前方不知是功德宗何位道友?”正在此时,从极高高空之中落下,看上去又是俊逸不凡,明显一个美男子,又是威势难言的真武宗宗主许神君凝立虚空之中,看了魏索和灵珑天一眼,传音道。

    “在下大德,见过许宗主了。”魏索在功德宗好歹呆了那么多时间,对功德宗内有些修士还是十分了解,像他此刻化出的形象,倒的确是一名他知晓名字的太上长老。

    “贵宗和登仙宗的其余修士,怎么不见跟来?”许神君问道。

    “我们和登仙宗之前在一处和此人大战了一场。”魏索和灵珑天不动声色的朝着许神君等人靠近,道:“此人十分狡诈,装作突围而出,朝着另外一侧逃遁,我宗宗主他们追了下去,结果又绕了过来,幸好被我们察觉,跟了下来。我已传出消息,我宗宗主他们应该也很快赶来了。”

    “既然此人已然伏诛,那我等就此离开,烦请道友知会贵宗宗主一声,后会有期了。”许神君看了明德被一击彻底打成飞灰,尚有一股惊心动魄的真仙气息残留的地方,对着魏索和灵珑天说了这一句,一副心愿已了,就想平静离开的样子。

    “可惜没有能够生擒。”

    “这样直接灭杀此子,实在太便宜他了。”

    “不过也没有办法,他跑得比谁都快…。”此时汇聚过来,一共二十余名修士之中,大多也都是对直接灭杀了“魏索”很不满足的样子。

    “走吧。”

    “没关系,他都已然被灭杀了,我们可以追查他那些道侣的下落。说不定能从她们的身上得到些此人的秘术。”

    “哼,不将他的道侣全部对付了,如何能显示我天剑宗的威严!”

    灵珑天不动声色,将有些人的暗中对话传入了魏索的耳中。

    “这些家伙看来不把他们彻底打怕还是不行啊!”魏索恨得牙痒痒的,不过面上却是装出了一副惊讶的神色,朝着那名头上有包子一样肉瘤的黄袍老人行了过去,“这位道友很是面熟,难道我们在哪里见过不曾?不知道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面熟?”头上有包子一样肉瘤的黄袍老人顿时一愣,“在下天剑宗玉慈。”

    “玉慈?道友的面容十分独特,肯定在何处给我留下过深刻印象。”魏索和此名黄袍老人越来越近,“哦,我记起来了,道友是不是年轻时去过灵岳城的柳下巷?”

    “灵岳城的柳下巷?”这名黄袍老人顿时又是一怔。而此时周围所有修士,包括许神君在内听到魏索和此人套近乎,都是不自觉的停了下来,听魏索到底说些什么。

    “怎么,道友没有印象了么?”魏索嘿嘿一笑,如同遇到老朋友一样,道:“灵岳城的柳下巷,有些女修很不错的…七百灵石一次,那是在我年少之时了,我记得道友好像当时还价六百灵石…。”

    “咳咳..你肯定是记错了!我怎么可能去过那地方。”这下黄袍老人终于反应过来魏索所说的是什么地方,顿时摇头否认道。

    “那真可惜,没有去过的话,那你这辈子恐怕就没有机会去了。”魏索摇了摇头,叹息道。

    “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仅是黄袍老人,就连许神君等人都是不由得眉头一皱。

    “动手!”魏索一声大喝,直接对着许神君发动大乘法音,同时五道光华从他的手中直接打了出来。

    “绝灭金丹!”

    这二十余名修士之中,除了天剑宗和真武宗的老古董级人物之外,还有不少是天剑宗和真武宗邀来的散修和其它宗门人物,都不是普通角色,此时魏索五道光华一打出来,很多人都是瞬间骇然变色,都从这五道光华之中的毁灭性气焰之中,反应了过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黄袍老人眼睛一下子鼓了起来,他和旁边一名应该也是天剑宗老古董的身穿赤龙袍的干瘦老道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动作,突然发现任何术法都用不出来,连遁空都难以做到了。

    “噗!”“噗!”

    面对这群先前埋伏在这里,准备灭杀他们的修士,灵珑天没有什么留手,直接就将两人的心脉处直接打得粉碎。

    许神君目光只是一闪,一层无数钻石凝聚般的璀璨光层笼罩全身,随即伸手朝着魏索点来。但是银光刚刚泛出,一股无形的威能已经压在他的身上。

    “你!”

    他的脸上顿时现出震惊难言的神色,身体猛的一震,口鼻之中都沁出血来。

    “轰!”“轰!”“轰!”….

    与此同时,魏索打出的五颗绝灭金丹炸了开来,在空中形成五团恐怖的光焰,如同五颗星辰爆开。

    “啊!”

    “这到底怎么回事!”

    “功德宗想要做什么!”

    一时间,许多修士尖叫,魏索直接打出五颗绝灭金丹,虽然这批老古董级人物反应都是极快,这五颗绝灭金丹连一人都没有真正灭杀,但是这场面却是极其的混乱,如同末日。

    而这彻底的混乱也正是魏索想要的。只要一乱,这些修士无法形成联手打击,那他和灵珑天就谁都不怕了。

    “我们功德宗追了好久,就是要为了此人身上的秘术,你们居然直接就把他给灭杀了!真是找死!”

    魏索还不显露身份,眉心之中绽放无数神光,瞬间激发皇天灭识术,将方圆数十里天空笼罩在一片断绝六识的白色神光之中,接着继续对许神君发动大乘法音!

    “噗!”

    许神君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下方瞬间如有十数颗星辰碎裂,一团团破碎星光泛出,整个身体瞬间在空中往后飞退了数千丈。

    “你们功德宗欺人太甚了吧!”一声厉喝从他的口中发出,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魏索真是功德宗的人。显见功德宗之前也并没有将魏索得到大乘法音的消息告知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