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三十三章 造化玉池

第八百三十三章 造化玉池

    简陋的石案上已经厚厚的一层尘土和风化的碎石,遮掩住了上面的玉瓶等物,再加上一开始的六色玉池和这具神玄古尸太过惊人,吸引住了魏索和灵珑天的注意力,所以两人直到此时,才发现这样一张石案的存在。

    “这玉池是一个莫名古禁制,已经损坏,登仙金桑的药力十分凝聚,采集下来不会有灵气散失。”灵珑天先从衣袖中取出了一些用于疗养神识损伤的灵药出来,递给魏索吞服下去,接着观察了片刻,先帮魏索将三株登仙金桑采集了下来,收入了她无底洞一般的法衣衣袖之中。随后,两人十分小心的朝着那张简陋的石案前行。

    魏索抓起了一大块狭长的碎石,扫开脚下的尘土和风化碎石。

    这具神玄古尸所在的玉池周围的地面上,明显也有纂刻的符纹,但是因为年代久远,这些符纹大多处细微之处,已经全部朽化看不出来了。

    “这个家伙到底在这里做了什么事?”魏索和灵珑天又是忍不住互相看看。这实在让人想不通,这名神玄大能明显是功德宗的修士,对功德宗十分死忠,但按理来说,一名功德宗的大能就算陨落在此,功德宗的人也肯定会设法将他的尸身运出,或者直接在此处设置墓冢,列为禁地。而且此名神玄大能的神念尚存,明显就是一个最老的老古董,可以留下传承。此种情形,只能说明功德宗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名神玄大能陨落于此。

    裂成两片的黑色古玉就落在那张石案前方的不远处尘土之中,魏索先将这两片黑色古玉捡了起来。

    “这人果然也已经领悟出了一道完整的大道神纹,创造出一片法域了,怪不得可以在这种地方都引动强大的威能。这块东西,的确是他的本命法宝。”灵珑天只是看了一眼,就直接对魏索说道。

    这两片黑色古玉已经毫无灵光,这件法宝已经彻底破损,但是从断面上,却是看到黑色古玉的内里,有一条条隐隐的光纹流动,荡漾着古怪而澎湃的气息。

    但这些神纹和黑色古玉本身的气息都有点不合,这些神纹,明显是此名神玄大能后来纂刻进这块黑色古玉法宝之中。

    这种神纹或许到了魏索今后成就神玄大能,对天地元气规则的领悟到了一定程度,神玄四重五重之时,就有大用,但是以此刻魏索的境界,自然是不可能领悟得到这至少要神玄三重才能领悟的大道神纹的奥妙,所以魏索也没有过多研究,让灵珑天将这两块黑色古玉收入了衣袖之中,走到了简陋的石案前。

    神玄大能的东西肯定是非同小可,所以魏索十分凝重,小心翼翼的将灰尘和碎石全部拂去。

    “宝元玉盒!”

    石桌上所有的东西全部展露出来,让魏索的目光首先剧烈一闪的是,其中竟然有一个宝元玉盒,而且这个可以让灵药药力不散失的宝元玉盒的大小,还足足是魏索已经交给姬雅她们的宝元玉盒的三倍大小。

    “这么多的丹瓶和器皿…。”除了这个宝元玉盒之外,这张石案上堆满了至少四十余个各种明显是用以装载灵药的各色丹瓶和器皿。

    “这是?”魏索在这些丹瓶和器皿的中间,发现了一卷黄铜色的经卷。

    这卷经卷十分古老,荡漾着远古的气息,年代肯定在这名神玄大能之前,用某种妖兽皮革炼制而成,已经快要彻底腐朽,魏索展开得十分小心,生怕一不小心某处地方化成了飞灰。

    经卷被魏索完全展开,上面没有什么禁制和法阵布置,纯粹就是在皮革上雕刻记事。

    “造化仙池!”

    这卷古卷上记载的,赫然是那名神玄大能所在六色玉池布置之法。

    “阻断神玄肉身木化…”而魏索和灵珑天越看越是震惊,只是粗略将这卷古卷看了一遍,两人就一下霍然而通,知道此名神玄大能怎么会在此处了!

    “原来此名修士是冲击神玄失败,眼看肉身要彻底木化,便以神通支持,布置出了这样一个造化仙池,想要恢复过来,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彻底木化了…。”

    上次逼问羽凰真人之后,魏索已经得知,冲击神玄之时,金丹破壁,会涌出惊人元气,丹气浸入肉身,会使得肉身发生独特变化,寿元、包括生机、神识等等,都随之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若是肉身承受的丹气浸润过多,就会导致全身木化,如同化成一截真正的灵药古木。这种丹气爆发极难控制,所以基本上快要修到神玄的修士,都会准备防止木化的灵药和术法。魏索上次灭杀皇普绝伦和刘唯真等人时,就得到过一颗阳和仙丹,正是可以防止神玄突破时,肉身木化所用。

    而此具神玄古尸,赫然是冲击神玄到达最后一步,已经接触到神玄境,但是肉身却是在金丹破壁之下而木化,所以此名大能在肉身尚未完全木化之时,来到此处,设法布置了造化仙池,想要彻底阻断自己的肉身木化,但是最终还是失败,肉身完全木化在此。

    “此人恐怕是一开始准备不足,没有预料到金丹破壁时肉身木化如此猛烈,后来再准备灵药,再布置造化仙池,还是没有来得及。”

    “此人肉身虽然木化,但是一丝神念不灭,倒是相当于肉身陨落,但神念却是真正跨入了神玄境,这千年以来,对此处的元气法则有了很深感悟,领悟出了独特大道神纹,而且使得这一股神识的力量也这么惊人。”

    灵珑天看到这卷古卷之后,也是彻底的明白了。

    从此名神玄大能对付他们时显现的威能来看,这名神玄大能所修的功法和术法和元磁之力恐怕大有关系,此处元磁山核心之中,对他最为有利,所以他将造化仙池布置在这里,想要起死回生。但是恐怕造化仙池的功效还没有来得及彻底发挥,他的大限已经到了。

    因为从这造化仙池的布置之法来看,这个造化玉池的功用,是封锁住所有灵药药液的灵气,不让外泄,然后会不停的将灵药药液的灵气打入修士的体内。

    但是现在此处布置之中,长出需要许多灵药药液滋润才能长出的登仙金桑,很明显就是此名大能刚刚布置出造化玉池,还没来得及吸纳多少药力,大限就已经到了,彻底木化。而这满池的药液就遗留了下来,渗透了下去,以至于长出了惊人的登仙金桑。

    “绛仙紫草…黑龙真果…九叶灵菊…”这布置造化玉池除了法阵布置之外,需要用到足足五十余种灵药,许多灵药的品阶很高,灵力惊人,这么多灵药汇聚成一池,怪不得会长出登仙金桑。

    “这人是无忧神君!”突然,魏索记起了自己在大盈峰的典籍中看到的记载,忍不住惊呼出声。

    “无忧神君是什么人?”灵珑天忍不住看着魏索问道。

    “是两千年前功德宗出现的一名大能,按照记载,是突破了神玄,而且修有几门秘术,有强大的神识杀伐之法,修有真磁功法,但是此名修士在突破神玄之后,马上又离奇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没有任何传承留下,成为功德宗的一桩迷案,在大盈峰的典籍中也有记载。”魏索看着灵珑天解释道:“按照这个记载,此人应该就是无忧神君,原来当初他突破神玄,并非是已经完全成功,肉身已经木化,但此人恐怕是不想被人知道他的实际情形,暗中进入元磁山中,布下造化玉池,但是最终还是功亏一篑,陨落在此。”

    “按照这样的记载,应该就是此人了…此人居然已经是两千年前的修士。”灵珑天看了已经无头,胸口有一个窟窿,完全如同朽木一般的神玄古尸,很是郁闷,“这种两千年前留下的古尸,居然还差点弄死我们。”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魏索也忍不住再次把胸口的乳白色晶核取了出来。这颗枣形晶核上的光华,和天穹十分类似,内里似乎还有许多符文闪烁不停,看上去很像是一篇篇的典籍。

    但是此颗东西上依旧没有任何气息流出,根本看不出端倪,而且以方才无忧神君的神识都不是这块东西的对手,以魏索现在的神识,也是根本不敢渗透进去探查。

    “不管是什么东西,反正是救了我们一命。”灵珑天一副庆幸魏索有这东西的样子,毕竟方才要是没有这颗东西的话,她和魏索肯定要被这具古尸给灭杀了。

    魏索收起了这颗东西,青色圆球和内里的这颗东西到底是什么,恐怕也只有李写意才知道了,因为当年就应该是李写意要这件东西,但是李写意的神智已经彻底错乱,恐怕怎么都不可能恢复,想要从他身上得知这件东西到底是什么,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了。

    “这卷东西有用,造化玉池虽然纂刻的符纹已经损坏,但是大半材料还能使用,也收起来再说。”石案上和这个洞窟之中,没有什么法器残留,所有的丹瓶也是已经用空,魏索让灵珑天将这些东西全部收起,包括六色玉石构筑的造化玉池,也全部被他挖出,让灵珑天收了起来。

    冲击神玄看来的确十分危险,虽然他身上有一颗可以防止肉身木化的阳和仙丹,但是万一自己还是面临肉身木化的险境,说不定此种造化玉池,就有极大用处。